十九夜之第六夜:孝子

2017-08-01 13:18:28作者:聂小杨

家事

大儿子本想说“我不去挣钱,谁给你填医药费的窟窿?”可是看到老牛那副活不了几天了的样子,还是什么也没说,低着头走了。

《十九夜之第六夜:孝子》by 聂小杨

老牛病了,是癌。

63岁,不算大的年纪,生命一下子进入了倒计时。

躺在医院的病床上,老牛把两个儿子,一个女儿叫来。

老牛戴着老花镜,一页一页看自己的缴费单。

老牛:“进口药太贵了,还没法报销,能不用就不用,反正也不是仙丹灵药。”

三个孩子没吭声。

老牛:“趁你妈去打饭,我跟你们说说接下来的安排。”

老牛在机关单位工作了一辈子,写材料是一把好手,条理清晰,层次分明。

老牛竖起手指头,“一,我和你妈都有退休金,有医保,我们俩的钱给我治病,差不多够用。不够的缺口,你们仨给补上。”

大儿子插嘴道:“爸,我下岗这么长时间,家里情况你也知道……”

老牛摆摆手,“二,不白花你们的钱,我和你妈现在住的那套房子,等我死了以后卖掉,折现给你们,怎么分你们自己看着办。”

老牛看了看病床前的儿女,没人反对,接着说:“三,那套一直租出去的二层小楼,等我死了就给你妈住。她身体还行,自己照顾自己没问题,你们没事去看看她就行。”

小女儿插嘴说:“那套小楼的房租,是攒着给阳阳出国用的呀。”

老牛斜眼看了一眼女儿,“那让你妈住你那儿?”

小女儿声音低了下去,“我那么小的地方,哪住得下呀!二哥家里地方大,刚离婚,家里就他一个人……”

二儿子:“都别说了,妈跟我住。爸,你放心,你这病该咋治咋治,就是砸锅卖铁,我也给你治。”

老牛摘下老花镜,揉揉眼睛。

大儿子和小女儿低头看着地板,也不再做声。

从医院出来,二儿子开车先走了,大儿子和小女儿去公交站等公车。

大儿子:“他说得轻巧,他一个人吃饱全家不饿,我下岗了,你嫂子一个月也挣不了几个钱,底下还有俩孩子要养,哪有锅可砸哪有铁能卖?”

“就是!”小女儿也抱怨起来,“阳阳一个月的补习费比我工资还高,现在买什么都贵,我上哪凑医药费去?”

兄妹两个各自哭穷一通,各回各家了。

医院里,老牛和老伴儿打包票,“我今天跟他们都说好了,我走了以后,小楼给你留着,谁也别打主意。”

老伴儿点点头,“老二晚上专门给我打了个电话,说他给我养老。”

老牛叹气,“老二打小不让人省心,打架学,坏事没少干,我也没少揍他,没想到长大了倒是像变了一个人,生意做那么大,心还总是挂在咱们身上。”

老伴儿握着老牛的手,“老大和老三也不容易,家里事多,咱俩帮不上忙,也别去拖累他们。”

老牛:“我这病虽说是个烧钱的无底洞,可我还是想多撑几天,多陪你几天算几天吧。”

老伴儿红了眼,不再说什么。

二儿子每天都来医院转一圈,病房里的人都说老牛好福气,儿子真孝顺。

老牛:“你忙,不用每天来。”

手机故事网_每天读点故事在线阅读©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