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水师报君知系列之童子鱬

2017-07-19 13:09:54作者:昱峤

深夜奇谭

她愣怔地望着那青年,控制不住声音有些发颤:“你……到底是什么怪物?那个帖子是你发的?你为什么要把我骗到这里来?”

《<a href=http://www.shoujigushi.com/shiqing/23792.html target=_blank class=infotextkey>风水师报君知系列之童子鱬</a>》by 昱峤

“旧日时光”从十年前开业起就是昼夜兼营,从未间断过。但是今日,店门口突然挂起了歇业的牌子。那排金镶玉竹原本四季茂盛,叶子、枝干莹润如玉,如今也变得叶片委顿,枝干枯黄。此时,两个碰壁的常客站在门口用手抚着竹子的枝干惊诧地道:“前天咱俩来,竹子还好好的,怎么一下子变成这样了?”另一个扒着竹枝向里面边看边说:“店里面也破败得不成样子,就跟十几年都没人进去过一样,全是土,门框上的漆都掉了。”

两人正看着,猝不及防竹门从里被撞开,一个面色阴沉的圆脸侍应,脚步匆忙地从院中出来,对院门口的两人视而不见,径自跑出了胡同。

紧接着一只闪闪发光的银色小蝉自院门内疾速飞出,两个熟客接连受到出其不意的惊吓,终于觉得此地不宜久留,互相拉拽着走远了。

小小银禅振翅高飞,一直飞到了花枝街128号的院子上空,稍作盘旋俯冲而下。院子正中有个宽阔高大的紫藤花架,藤花的枝蔓密密层层,花朵累累如同紫云垂地,院中香气缭绕,蜂蝶纷飞。报君知脸上带着些慵懒,半靠在黄花梨罗汉床上,正在读着一本书。

那只银翅小蝉震颤着翅膀落到了报君知的手上,发出一阵沙哑的蝉鸣,报君知轻轻将它捉住细看,半晌皱起眉头,叹息道:“六年了,还是没灭了你的心头火。”

堪舆街紫微堂里,五师傅正在给弟子们讲解符图术。他笑容款款地坐在鸡翅木根雕茶几旁,五师傅天生一副亲切模样,笑起来总令人觉得如沐春风,但虽如此,却没有一个弟子敢面带松懈,一概毕恭毕敬地围坐在他的周围。

五师傅将新砌的“观音王”一杯杯斟倒在弟子们的杯中,不疾不徐地道:“符图之术是我们必须修习的主课,符图种类繁杂,其作用也各自不一,有的消灾避厄,有的牵引姻缘,有的镇护宅院,有的祛除邪祟,不胜枚举,”他眉目舒展地拿起自己面前的茶饮了一口,接着道:“符图分为三个部分,一为符座,就是符的上半部,二为符脚,即符的下半部,三为符胆,也是整张符图最紧要的部分,符若如人,那么符胆便是人的心窍,没有符胆,符图便是废纸一张,符座符脚写得再好也无用处。”

旁边一个弟子此时得意地插嘴:“师父,您的符图术在咱们堪舆街里若是认了第二,怕是没人敢认第一。”其他弟子们尽皆称是。

五师傅轻笑,“就知道拍哄师父,这话在家里说说得了,外边说了让人笑话。”

他又饮了口茶接着道:“从符胆加得如何,便可看出风水师的功力深浅。符图若按符胆去划分便只分为两种,一种为咒胆符,一种称为物胆符,通常我们用的都是前者,只因符图的物胆都不是平常得见的物件,虽然效力强,但是不方便寻得,也就只好作罢。”

“师父,您讲几个有趣的,也让我们长长见识。”一个年轻的弟子兴奋地道。

五师傅点头,“师父接下来就要讲的,”他想了想,“有两个挺有趣,世上有数种有智的鱼人,按类别可分为鱬人、鲛人与鲵人三类,但世人所熟知的只有鲛人这一支,便是世人所说的美人鱼。而另外两支鱼人因为隐匿在暗处就鲜有人知了,但身上却藏着两味好符胆。”

“这鲵人全身为鱼型,却生着人的脑子,酷爱读书,知识十分渊博,性情温和,能口吐人言,藏身于洞穴中,数量极为稀少,鲵人十年蜕一次皮,蜕完身形长大一点,其皮蜕莹白如雪,用来制符胆,可令人读书过目不忘。”

“而鱬人,身为鱼,却生着一张人面,其面多为可爱的婴孩,所以又被唤作童子鱬,取其鱼鳍血做符胆,可令人生出‘利他心’,但鱬人心眼极小,若有得罪,睚眦必报,所以取其血必要求其应允才行。要说起对付水中的精怪,咱们灵宝派倒是……”

讲到得意之处,弟子们都啧啧称奇,低声交头接耳地议论,五师傅忽然神色一变,站起身匆匆向着门口走去,弟子们微怔,莫名其妙地一齐望向门外,继而互相问道:“外面那人谁啊?”

只见紫微堂天井里高大的海棠树下,站着一位身材颀长、气质清冷的年轻男子,面目生得俊美绝伦,此时西府海棠花开得正盛,满树旖旎,微风拂过,粉嫩的花瓣随风而下,飘落在那男子的脚边,那男子穿着一条颜色微旧的浅蓝牛仔裤,上身配一件修身的素白衬衫,就这样简单的打扮却让人觉得说不来的受看,一众弟子趴在窗前看得有些呆怔。

五师傅脚步匆匆走到报君知近前躬身道:“您是有事找我?”

报君知神望着他淡淡地道:“有人要来偷东西。”

五师傅惊讶道:“来紫微堂偷东西?”

话音未落,南二楼的一扇窗子里忽然显出彤彤火光,堂屋中的一众弟子一见大惊失色,高一声低一声地叫起来:“师傅的寝室着火了!”大家都忙不迭地推开门要冲出去救火,几名弟子刚奔出门,只见报君知左手轻挥,众弟子只觉一股滂沱之气迎面而来,门口跑得快的两人一跤又跌了回去。

片刻之后,红光闪烁中的窗口赫然出现了一个身材瘦小的圆脸男子,那样貌正是“旧日时光”的侍应。他怀中抱着一个红色锦盒,自窗口轻飘飘地一跃而下,转身以不可思议的速度向着大门跑去。

五师傅还在愣怔,报君知已经上前一步,右手在空中掐就离文,微微抬头朗声道:“雷霆之威,奉迎持佩,流火之印,涤荡邪祟。”话音刚落,正在奔跑的侍应一声惊叫跌倒在地,紧接着一个足球大的火团破盒而出,直冲报君知而去,报君知看也不看,旋身反手一抄,已经将那火团稳稳接住,再摊开手掌,火光散去,只见掌心上一颗核桃大小的金印熠熠生辉。

他旋步,抄手,拧身,站定几个动作一气呵成,脚下的海棠花瓣一瞬间尽数飞起,又缓缓落下,那场面难描难画的好看。

屋内趴在窗前看的一众弟子已经傻了眼,有一个年长些的奇道:“这莫不就是,咱师门的至宝‘流火印’,专门用来克制水怪的,只有每一代的掌印人才能使用,这人怎么会召唤得动?还有,那小贼的样貌,怎么看着像师叔店里的伙计呢?他竟敢来紫微堂偷印。”

报君知将流火印交给五师傅,自己上前查看倒在地上的侍应,侍应缓缓翻过身来,看清是报君知,神情惶恐至极,报君知肃容道:“是你店主让你来的?他去哪里了?”

侍应大声道:“店主他嘱咐我来取印,然后……”话刚说了一半,侍应的神情忽然间转为惊恐,全身猛地一抽,口中含混不清地呜咽两声,身形委顿下去,化为了一根一米多长的金镶玉竹竿。

屋中的弟子都倒吸了口气,五师傅见状眉头紧紧皱起轻声道:“竹枝人上的符图解了,就是说他自己破了‘旧日时光’的禁护出来了。他有什么要紧事需要取印,为何不自己来同我说?”

报君知回身,面沉似水道:“这几日正是鱬人的洄迟日,这样的敏感的日子,若不是事出紧急,他绝不会去破禁护的。他自然也知道凭个符图变化出的假人拿不到流火印,此举无非就是想通知你我,他已经身处危厄之地,竹枝人取印,实是求助之意。这件事既是这样处理法,不仅因为事出紧急,怕是又触到他最不愿意提及的顾忌了。”

五师傅大惊,“您的意思是,他回鱼化山了?”

阿恒是两天前在背包客贴吧里看见那篇关于鱼化山的帖子的,那帖子写得实在太吸引人,内中描述的情景恍如世外桃源一般。

手机故事网_每天读点故事在线阅读©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