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浮魂灯》小说完结篇章节阅读

2018-11-16 13:55:23作者:七七
《浮魂灯》最新章节这本书是南海校尉所写的一部好看的小说,作品浮魂灯最新章节经过南海校尉长时间的构思和积累才得以完成,希望大家能够支持浮魂灯最新章节。
浮魂灯第5章 因何上吊

我以为我要死了,可是我一睁开眼睛发现自己躺在床上,爸爸妈妈一脸愁容,看见我醒来,他们皱成蚯蚓般的眉头终于舒展开来。

“小鲲,你醒了!”

“小鲲,你觉得怎么样了?”

“小鲲,你可吓死爸爸妈妈你知道不了!”

爸爸妈妈一脸着急的对我说道。

我看了眼周围,我躺在家里的床上,桌子椅子都是那么熟悉,还有挂在墙上的辣椒串,我在家里,看来我没有死。

如果死了的话就见不到爸爸妈妈了,我现在一定没有死,我还活着。

想起那个红衣女鬼怨毒的眼神,想起红衣女鬼把我的脖子强行按到绳圈里,我怕的要死,我“哇”的哭了起来,爸爸妈妈……呜呜……爸爸妈妈门我不是从里面插上门栓了吗?你们是怎么进来的?

“怎么进来的?”父亲脸色阴沉的说:“我们怎么敲门你都不给开门,最后情急之下我们只好砸烂了窗户翻进去了。”

原来是砸烂窗户进来了的,我心里说道。我看了一眼窗户,窗户果然现在被砸烂了。

“进来以后差点没有把我和你爸爸吓死。”我妈妈脸色铁青的说,“你猜我们进来以后看见看见你在干什么?”

“我在干什么?”我没有听明白妈妈的话,抬着头看到母亲眸子里一脸惊恐。

“看见你在上吊,你这小子是犯了什么病。我们进来看见你挂在房梁上踢腿呢,我们要是再晚点进来你就活不成了,你个小化生子了。”我爸爸瞪着眼睛责骂我道,这回他是真生气了,准确的说是又气又怕。

化生子也叫坑头鬼,词语来源于佛典中:

“凡化生者,不缺诸根支分,死亦不留其遗形,即所谓顿生而顿灭。”

“化生子”是指哪些还没长大就夭折的孩子。因为他们没有长大就死翘翘了,没有做到回报父母的责任,让父母白发人送黑发人,徒增悲哀。所以大家都认为这些很早就夭亡的孩子投胎投胎就是为了专门来坑他们父母的,所以就叫这类人为化生子。

而在我们这地方“化生子这个词”演变为对比较亲近之人的责难称呼。常有“败家子”“没出息的家伙”“好惹是生非的晚辈”之意。

被父亲责骂,我哭的更凶了,不是我要上吊,是那个红衣女人要害我,爸爸妈妈你们进来的时候没有看见她吗?

“你是说翠花?”妈妈脸色变了,妈妈安慰我说:“是沈翠花又害你!”

父亲听了我的话,脸色也是一沉,他眉头紧锁道,“不应该呀,我们昨天晚上给小鲲叫魂了。也给翠花烧纸钱了,这女人怎么还来找我们小鲲呢?”

妈妈擦了擦脸上的汗,她说,听小鲲这么一说我想起来了,这事情的确蹊跷,刚才小鲲上吊的那根绳子认识,从龙王庙回来莫名其妙出现在小鲲被窝里的就是那根绳子,当时我就觉得那根绳子让我不舒服,记得那天早就被我丢的远远的了,可是今天这根绳子又出现在我们家里,而且小鲲居然用他来上吊,这真是太匪夷所思了,看来还真是翠花那婆娘要害我们小鲲!。

“没错。”父亲听了我和妈妈的话点了点头,他好像也明白了,想到好多可疑的地方,“而且我们进来的时候,小鲲挂在房梁上的绳圈上,小鲲不过是一个七岁的孩子,个子那么矮,旁边又没有磁头(家乡话用来踩着的东西),他是怎么把自己挂上去的?显然小鲲没有说胡话,是沈翠花要害我们小鲲”。

我哽咽了,哭着对父母说了那个穿红衣服的女人是怎么把强行把我的脖子按在房梁上的绳圈里的。

父亲听了大骂不止,翠花这个该死的臭娘们,生前偷汉子丢进了人家老郭家的脸,现在做了鬼又来害我们小鲲!

我听父母好几次提到这个吊死鬼的名字,好像叫翠花,我擦着眼泪问父母这个翠花是谁?她为什么要上吊自杀?

父亲点了根烟狠狠的吸了口,对我说,这个翠花以前是咱们村子里的,住在村西头。要说这长相真是没得说,在咱们村也是美人一个。可是就是不正干,做出了那丢人的事情来。把咱们村子脸面都丢光了。”

不正干,我不明白不正干是没干什么好事,但是不知道翠花怎么不正干了。我问父亲,翠花怎么不正干了?她干了什么事情?怎么丢的人?

我看到母亲听到我的话脸蹭一下就红了,他扭了父亲胳膊一下,小鲲开始一个孩子,你和她说这些干什么!

估计母亲扭的这一下很重,父亲疼的“哎呦”叫了一声,你扭我干啥嘛,和孩子说说有什么打紧。

被母亲这么一弄,我也对翠花不正干充满了好奇,我缠着父亲对父亲说,爸爸你就和我说说吧。翠花怎么丢咱们村里的人了。

父亲看了一眼母亲,好像在争取母亲的同意。

其实翠花也是个可怜人。母亲叹了口气说道。

父亲吧唧吧唧吸了一口烟,她可怜个球子,要说可怜老郭家才可怜。老实巴交的一家人,全被这女人给坑死了。

接下来,父亲讲了关于翠花的事。

翠花娘家是我们邻村的,翠花年轻的时候长得漂亮,所以年轻的时候追她的年轻人很多。可是翠花最后相中了我们村一个叫郭林的人。

郭林长得一表人才,两个人可以算是郎才女貌。他们两个能成为一对,也得到了不少人的祝福。

郭林林在外面打工,翠花就留在家里照顾婆婆。一家人其乐融融。

可是等郭林半年后回家,发现翠花居然大了肚子,郭林当场打发雷霆,用剪刀把翠花脸给划了,把翠花暴打了一顿。。

听到这里我倒吸了一口凉气,我想起了那个女鬼的模样,脸上的疤痕如蚯蚓一样攀爬在脸上,恐怖至极,原来是在生前是被自己男人划的。想起那个红衣女鬼的样子,我忍不住打了个哆嗦。

父亲看到我浑身发抖,也不说了,他问我,小鲲你怎么了?怎么浑身哆嗦?

我说没事,我问爸爸,翠花怀孕了不是好事情吗?怎么郭林那么生气,还要用剪头划破翠花的脸?

人要脸树要皮,而且还是自己的媳妇,郭林得有多恨翠花,才去划破翠花的脸。难道他不爱翠花,不爱翠花肚子里小宝宝吗?

想起爸爸妈妈对我那么好,我就不明白郭林为啥要这么做。

父亲狠狠的一了一口烟,因为翠花肚子里的孩子根本不是郭林的。郭林小时候上树掏鸟蛋摔坏了蛋蛋,不能够生育。

你郭林叔被戴了绿帽子,所以才会做出那么极端的事情,划烂了翠花的脸。

我问父亲什么绿色的帽子不能戴?和红帽子和黑帽子还有白帽子不一样么?父亲听到我的话一脸黑线的拍了我的头,对我说我长大就明白了。

郭林划破了翠花的脸,又朝着翠花肚子上狠狠的踹了两脚,翠花昏当场昏死了过去。

等翠花醒过来的时候,肚子里的孩子已经流掉了。从此翠花就开始变得疯疯癫癫的,看见谁的孩子就过去抢,说那是她的孩子。谁家要是有孩子见到她都吓的藏起来。

翠花疯了!

因为翠花的脸被郭林用剪头划破了,伤好后疤痕仿佛一条条蚯蚓在趴在脸上,样子格外狰狞。

郭林怕翠花乱跑闯祸给自己丢人,就用一个大锁链把翠花锁了起来。

老实巴交的郭林也因为被带了绿帽子,开始酗酒,每次喝醉了酒就对翠花拳打脚踢撒气。

终于在一天夜里翠花了出来,翠花穿上了结婚的大红衣服,跑到龙王庙里上了吊。

郭林知道后,悲痛之下也喝了农药。

只剩下郭林的老娘一个人孤零零的活了几年,在前年也死了。

可以说,现在郭林家现在人都死光了。

 

浮魂灯第6章 阴灵附身

听了父亲的话我算是明白了,沈翠花趁丈夫外出打工,偷偷地和别的男人搞上了,而且还怀孕了,怀了别的男人的孩子。

这种事情估计是个男人都忍不了,郭林一气之下用剪刀划破了沈翠花的脸,最后还把沈翠花给踢流产了。

最后沈翠花受不了打击,变得疯疯癫癫,跑到龙王庙上了吊。

郭林和郭林的母亲也相继死去,最可怜的是沈翠花的孩子,在母亲肚子里还没出世看一眼这个世界就死了。

如果不是沈翠花红杏出墙就不会有这场惨剧,这么说来事情的始作俑者就是那这个是沈翠花。

没想到这个沈翠花死后做了鬼还不安生,居然想要跑过来害我。想到这里我忍不住朝地上吐了口口水:呸!这个沈翠花真不要脸,偷偷的和别的男人搞破鞋!

“哈欠!哈欠!”

我听到母亲打了两个哈欠,父亲一脸关心的问母亲是不是困了。

母亲摇了摇头,皱着眉头一脸痛苦的样子,她说,我好困呀。

这时候,电灯忽然不亮了,整个屋子一下子暗了下来,突然停电将我吓了一跳。

“哈哈!”妈妈忽然哈哈大笑起来,我还从来没有见过妈妈这么笑过,借着外面朦胧的的月光,更可怕的是我看到妈妈的脸开始变的扭曲,眼神里没有曾经的祥和,反而变得有些阴沉和怨毒。

那个眼神让我想起了那个红衣女鬼沈翠花,沈翠花看着我的眼神也是这样的,我不由自主的打了个寒颤。

“妈妈你怎么了?”我心惊胆战的抓过妈妈的手问道,“你的眼神好可怕,是不是哪里不舒服了?”

“怎么了?”妈妈不看我,低着头嘟囔道,“我没有搞破鞋,我没有搞破鞋……”

妈妈的的声音有些僵硬,语气冰冷冰冷的,完全不像以前对我说话的样子。

“妈妈,我不是说你搞破鞋,我说的是沈翠花。还有,妈妈你的手我感觉好凉啊,就像冰块一样。”

我看着妈妈越来怨毒的眼神,和冰冷的笑容,让我越来越感觉不安,可是面前这个人明明是我的妈妈呀,渐渐的我有些不知所措。

“孩他娘你到底是怎么了?”妈妈的异常行为引起了爸爸警觉,爸爸也皱着眉头问妈妈。

我感觉到妈妈的手越来越凉,渐渐的,这种凉不是一般的凉,是深入骨髓的凉,慢慢的我就有些受不了了。

我想努力把手从妈妈的手里抽出来,可是妈妈的手好像被铁箍箍住了一样,让我挣扎不得,我打着哆嗦对母亲说,妈妈,你的手好凉啊!

“你知道我的手为什么这么凉啊?”母亲使劲攥着我的手,丝毫没有松开的意思。

“大晚上犯什么病?”父亲眉头紧锁,想要过来拽开妈妈,可是手刚刚碰到妈妈的手就被妈妈用一只手轻轻一推,推的摔倒在地。

我惊讶的张大了嘴巴,妈妈怎么可能把爸爸推到。妈妈长得比较瘦弱,而爸爸相对而言长得非常壮实,爸爸平时可以轻易用一只手就可以把妈妈抱起来,可是现在爸爸居然被妈妈轻轻用一只手推倒了。

我觉得不可思议,我使劲想挣扎开妈妈的手,因为那阴冷让我有些受不了。

妈妈抓着我的手,好像那股阴冷深入骨髓,从我的手,侵蚀到我的胳膊,侵蚀到我的脸,侵蚀到我的心脏,侵蚀到我的每一寸肌肤。

“妈妈,你放开我,你的手好凉啊!”我带着哭腔哀求道,“你的手凉的我有些受不了!”

“嘿嘿,鬼的手当然凉了。”妈妈忽然龇牙咧嘴的笑起来,声音无比的尖锐和凄厉,“我死了那么多年,整天挂在那个破庙里的房梁上,整天风吹雨打,时间久了当然凉了。”

听见这话,我的头皮仿佛一下子炸开了,我拼命甩开那双冰冷的手,,一边哭,一边喊道,“你放开我!放开我!你不是我妈!”

“放开你干什么?你要去开灯?”那冰冷的声音戏谑似的说道,“想开灯看看我是谁?你不是见过我很多次了吗?”

话音刚落,屋子里一下子就亮了,但不是电灯亮了,而是有一种奇怪的亮光出现在屋子里。是爸爸拿着手电筒罩了过来。

我终于看清楚了,我面前坐着的的确是妈妈,可是现在的妈妈却是一脸狰狞,双目黯淡无神,

“去死吧!”

手电筒的光好像使妈妈收到了很强大了刺激,她发出一声怪叫,我吓傻了,就想一块木头立在那里,妈妈一下子掐住了我的脖子,那劲让我感觉脖子一阵疼,而且喘不过气来。

“妈妈……妈妈你快放手呀……”我大口大口的喘着粗气说。

“嘿嘿……”

妈妈不仅没有放手的意思,反而掐着我的脖子越来越用力,我明白了,眼前这个人虽然是我妈妈,但是被女鬼附身了,女鬼要害死我。

是沈翠花!不知道是不是我说的“搞破鞋”三个字刺激到了她,现在她居然要当着我爸爸妈妈的面害死我,我觉得自己喘不过气来,呼吸越来越凝重,渐渐的我的视线感觉模糊,感觉我就要死了。

“快放手!”爸爸已经意识到事情不妙,他想要过来把妈妈的手掰开,把我从沈翠花的手里救出来。

可是现在妈妈的力气大的惊人,爸爸根本掰不开妈妈的手,眼看我就要翻白眼了,爸爸情急之下,咬破中指,将带着血的中指,使劲朝妈妈额头上点了下去。

沈翠花根本没有把爸爸放在眼里,一心被我想要把我掐死,被爸爸用中指血点中额头,只见妈妈发出一声凄惨的叫声,头上冒出一缕青烟,一下子倒了下去。

父亲曾经听老一辈人说过,人的手指是连接心脏最进的地方之一,而中指却是聚集阳气最多的地方。所以在对付鬼怪的时候用中指的血是起到压制鬼怪的作用。

父亲也是在闲暇之际听别人说过,今天情急之下使出了这一招,没想到还真管用。

“小鲲,你没事吧?”爸爸关切的问我,“你脖子上都被沈翠花这恶鬼掐出印来了,疼不疼?”

想起刚才的事情来我还是一阵后怕,我说我没事,就是脖子有点疼,快点看妈妈。

妈妈这时候也悠悠的醒了过来,不过她好像不知道刚才发生了什么事情,她说,我怎么睡着了?怎么感觉浑身腰酸背痛,感觉额头上上还火辣辣的。

妈妈轻轻抹了一下额头,把爸爸的中指血抹了下来,一脸吃惊,“我头怎么破了?”

“那是我的血。”爸爸脸色阴沉的说,“你刚才被沈翠花附身了,差点把我们小鲲掐死。”

“啊?”妈妈吃了一惊,她看了我脖子上的红印子一脸心疼,“这个该死的沈翠花,为什么就是不肯放过我们家小鲲呢?”

“这娘们真毒,要说我们小鲲冒犯到了她。纸钱咱们也烧了,罪咱们也赔了。可是沈翠花这娘们还是不肯放过我们小鲲。”

“妈妈,我怕。”想起刚才发生的事情我一下子扑倒在妈妈的怀里,又没出息的哭了起来。

“哎!”爸爸叹了口气,摸出了根烟点上,“本来以为给小鲲叫了魂,给沈翠花烧点纸钱就过去了,没想到事情会那么难办。”

“要不明天我们再去龙王庙给沈翠花烧点纸钱?”妈妈建议道,“都说有钱能够使鬼推磨,我们多给沈翠花烧点纸钱,看看能不能使沈翠花放过小鲲。”

“我看事情没有那么简单。”我爸爸眯了一下眼睛说,“今天的事情是我们大意了,这沈翠花三番两次要来害小鲲,我猜绝对不是为了让我们烧纸钱那么简单。我看我们明天不如去找米婆婆,让她想想办法。”
 

浮魂灯第7章 男人姿态

米婆婆其实并不姓米,她今年有七十多岁了,但是身体硬朗,一顿饭可以吃两个煎饼加一碗稀饭,还可以下地干活。

她在我们十里八乡特别出名,因为她有一个特殊的职业,她是一个神婆,是专门给人看阴事的人。

大家之所以称呼她为米婆婆是因为她所用的方法是“问米法”,她给人看病的时候,面前摆一碗小米,每当这个时候米婆婆就会盘腿坐在地上,手里抓起一把米撒在碗里,然后睁开眼睛后就能够知道问题出在哪里。

据说她能够通过问米法神通,看出景象来。

至于米婆婆怎么当上的神婆,我也曾经听爸爸妈妈说起过。米婆婆年轻的时候也和大多数农村妇女一样,洗衣做饭,割草喂羊,照顾孩子。并没有什么特别的地方。

直到米婆婆到了四十多岁的时候忽然生了一场大病。病好后就给阳人看起阴病来,据说是米婆婆家里来了“客”(在山东这地方读作kei,是指那些有神通的阴灵野神,)。米婆婆在“客”的帮助下,治好了不少人。渐渐名气在周围也越来越大,给刚出生的小孩挂锁子,叫魂,给生病的人过阴。

有些人得了病,又呕又吐,去医院检查什么毛病没有。这时候他们就会以为自己撞上邪了,就会找米婆看看。

米婆婆总能够说出个所以然来。比如某家的坟墓出什么问题了,需要栽两棵“柏树”了。又比如是过世的人有什么要求了,需要给他烧两件衣服了。

因此很多人身体不舒服去医院检查不出毛病来,就会去找米婆婆看看是不是这方面的问题,而且大多数都能够治好。

米婆婆在我们这片区域也变得越来出名。

现在爸爸见这红衣女鬼那么厉害,是铁了心要我的命,于是就想到了米婆婆,请米婆婆想办法对付这个红衣女鬼。

妈妈也同意爸爸的意见,事到如今,恐怕我们也只有这个办法了,把希望寄托在米婆婆身上。

妈妈叹了口气,希望米婆婆可以救救小鲲。

“嘿嘿……你们要去找那个米婆子!”

正当我们一家三口打定主意找米婆婆的时候,忽然传来了沈翠花的笑声,那笑声无比的凄凉,带着丝丝寒意,让人不寒而栗。

我吓的瑟瑟发抖,一下子躲在妈妈的怀里,妈妈!妈妈!沈翠花她又来了!

本来以为沈翠花被爸爸的中指血伤了以后就应该逃了,可是没想道沈翠花的执念居然会那么强。

原来沈翠花一直没有走,沈翠花躲在角落里偷偷听我们一家三口说话,现在听到我们要请米婆婆对付她,估计忍不住,终于忍不住出现了。

“小鲲别怕。”妈妈摸着我的头,近乎哀求的对沈翠花说,“大妹子,你在那边缺啥想要什么尽管告诉俺,姐姐烧给你。小鲲还是个孩子哪里有对不住你的地方你多担待点,千万不要害他啊。”

“哈哈!”

一阵冷风刮过,门忽然开了,我看到沈翠花一身红衣服正站在门口。

沈翠花并没有买妈妈的账,她嘴角一撇,我什么都不需要!我只要他的命!

听到沈翠花的无理要求爸爸妈妈脸色齐刷刷逗变了,不过他们好像似乎根本看不见沈翠花。

“你干嘛非要为难一个孩子?”妈妈苦口婆心的劝沈翠花,如果你要是非要带走一个人,那么你就带走我们吧,小鲲还小,他的路还很长!让我替他死!

“住口!”沈翠花咆哮道,“无论如何我也一定要让他去死,你们谁都救不了他!”

我被沈翠花吓的浑身发抖,偷偷的从妈妈的怀里看了一眼门口。发现沈翠花已经过来,她手里拿着一个手指宽粗细的绳子,正在缓缓的向走来,她看着我,一脸邪气,嘴角轻轻的扬起,眼神里满是怨毒。

我当然知道沈翠花要干什么,她要用她手里的绳子勒死我。

想起上次她强行把我送到房梁上的绳圈里,我就感觉到脖子一阵生疼,感觉被闷的有点喘不过气来。

沈翠花离我越来越近,可是爸爸妈妈好像根本看不见沈翠花。妈妈还在那里苦口婆心的劝解沈翠花,希望沈翠花可以饶我一命,可是殊不知沈翠花已经过来了。

“爸爸妈妈她过来了!”我大声呼救。

爸爸妈妈听到我的话大吃一惊,妈妈紧紧的把我抱在怀里,生怕沈翠花会把我抢走,她的眼睛里满是惊恐,把眼神投向父亲,一脸期望。爸爸就是现在的主心骨。

父亲脸色有些发紫,作为一个男人,自己老婆孩子现在遇到了危险,他必须要做点什么了。他大声咆哮起来,狗日的沈翠花,你他娘的欺人太甚人,老子今天和你拼了!

父亲随手摸起桌子上的菜刀,他看不见沈翠花,一边怒骂着脏话,一边挥刀乱劈起来!

“狗日的沈翠花,有本事冲着我来,别他娘的欺负他们孤儿寡母的!”

父亲这一刻,拿出了一个男人应该有的姿态,不过他根本看不见沈翠花,他手持菜刀,朝着周围又劈又砍,又吼又叫,你他娘的给老子出来别藏着掖着,做个缩头乌龟!

都说鬼怕恶人,估计沈翠花是被父亲这气势给镇住了,居然一时间不敢靠近我们。

“我不会放过你的!”沈翠花恶狠狠的瞪了我一眼,眸子里说不清的怨毒,然后她转身离开了。

沈翠花走后,房间里的气温也渐渐回升,没有了刚才的阴冷。

“小鲲,你看看沈翠花是不是走了!”父亲似乎感觉到了周围空气的变化,他问我,

“爸爸,她不在了!”

我抽泣着说。

爸爸听到了我的话如蒙大赦,他仿佛虚脱了一般瘫倒在地上。

父亲满头大汗,他仿佛还不安心,他气喘吁吁的问我,小鲲,再再仔细看看沈翠花到底走没没有走。

“她走了,已经不在了!”

听到我肯定的回答,父亲点了点头。

她今天晚上不会再回来吧?

这一晚上我们过的是提心吊胆,爸爸手里握着菜刀几乎是熬了一夜,第二天看到他双眼红彤彤的,把我吓了一跳。

第二天天蒙蒙亮爸爸妈妈就带我米婆婆家。

米婆婆虽然已经七十多岁,但是身体硬朗,白天照样下地干活。

我们到米婆婆家的时候在门口倒洗脸水,看见我们一家三口来了,盯着我一看,眉头就皱了起来。

她说,这孩子怎么印堂发黑?这可不是什么好兆头,最近去哪里了?该不会是招惹上什么脏东西了吧?

哎,别提了。爸爸听到米婆婆的话叹了一口说,小鲲被那个沈翠花惦记上了。昨天晚上差点被沈翠花要了小命。

“沈翠花?”

米婆婆听了爸爸的话脸色一变,沈翠花的事情在我们村子里不是什么秘密,她问我爸爸我是不是去龙王庙了。

我爸爸叹了口说,这孩子贪玩,前两天是去过龙王庙。回来以后一直发高烧,没想到好了以后却被那个该的沈翠花缠上了。就在昨天晚上我们一家三口逗差点被那个狗日的沈翠花害死。我们来找您就是为了让你救救小鲲。

“哎!死者为敬,千万不要说对死者不尊敬的话。”

米婆婆也叹了口,让我们进去。

米婆婆家里供了不少神像,进去以后我就感觉到有点害怕,一直揪着我妈妈的衣服。。

妈妈压了二十块钱香头钱,米婆婆拔了香头让我坐下。然后她自己闭上眼睛,从面前的碗里抓起一碗小米又撒了进去,来回三次,米婆婆叹了口气,终于睁开了眼。

妈妈见米婆婆睁开眼忙不迭的问,查出来了吗?到底怎么回事?那个沈翠花为什么一定要让我们小鲲死?
 

如果今天晚上我整个人都是你的 你会对我做什么

如果今天晚上我整个人都是你的 你会对我做什么 是选择性的私聊啦 @及时行乐趣:各种姿势都要来一遍@帅气的花哥:沙发,啪啪已啪啪@乖乖神经病:给你穿上情趣,互相抚摸亲

姿势大全,喜欢就啪啪吧~

1跷跷板  爱爱时由男性控制速度,两个人一起前后摇动。这姿势男性可以很方便的从后面抱住妹子并抚摸妹子的胸部、阴-蒂。不过男性身后最好靠着点东西,不然摇摆角

让国人了解洋妞的身体。

什么样的妞算洋妞?白妞当然算洋妞,黑妞算不算?东洋妞日本人算不算?本文所要讨论的洋妞主要是跟咱中国汉族东亚人种有着显着区别的女人 --- 白妞,黑妞和红妞(印第安人)

床上情趣小故事,让夫妻感情瞬间升温……

(一) 气势汹汹的媳妇:“婆婆,为什么我老公出轨?” 婆婆:“你先把这几个饺子吃了。” 媳妇:“嗯。” 婆婆:“好吃吗?” 媳妇:“好吃。” 婆婆:“还想吃吗?” 媳妇:&l

讲述:军训的混乱事情

不知道学校搞什么,大学入学时已经军训过了。今年居然还要军训!这么热的天气想到就心烦气躁。不过好在这次不用去基地训练,暑假最后半个月回校军训。因为我们是女子

慢功出细活的缠绵……

昨天几个不同行业的约吃饭,已经连续几天都是醉酒状态,前几天不知道是不是压力过大导致性质不佳,但这两天每天都喝酒又导致精虫上脑,看见性感的女人就控制不住自己,来

手机故事网_每天读点故事在线阅读©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