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代枭雄》章节无删减免费阅读

2019-01-08 15:10:20作者:七七
一代枭雄》讲述了当初看不起我的女神,现在竟然要跟我名下的公司合作…… 金鳞岂是池中物,一朝缘到即化龙。 我要成为一代枭雄,让那些看不起我的人都通通后悔当初招惹过我。

第四章 我不怕事

我不知道他为什么会这么怕钱费钢,难道钱费钢之前在婚礼上说的都是真的,以前幕思雅真的跟他在一起过?

而坐在车里面的钱费钢此时正阴着脸望着我们,他表情出奇的愤怒,脸都黑了。

“外面还下着大雨,走吧,我开车送你进去。”我没管此时钱费钢的表情,语气平淡的跟幕思雅说了一句我就又开车朝前面驶去。

或许我对幕思雅还有那么一点念想,但这也只是出于以前对她的太过于喜欢有些忘怀不了而已。现在我们已经是成年人了,想法也不一样了,我也不会刻意在追求她。

而我这次送她也只是出于老同学的情义,这就只是随手可做的小事而已。

而钱费钢我自然更不会理会他的感受,他爱咋咋,我根本就不会放在心上。

钱费钢见我不理会他,而且还要继续送幕思雅进小区脸色就变得更加的愤怒了,他猛地开车就朝我们冲了过来。

望着他疯狂愤怒的脸,幕思雅吓得大喊了起来,她急忙让我刹车。

此时我也有些急了,我怕钱费钢真的朝我们撞过来,毕竟他嚣张跋扈惯了,这事他还真做的出来。

我猛地刹车,可钱费钢却提速冲了过来,在幕思雅惊恐的尖叫声中钱费钢猛地停下了车。

此时两辆车差一点点就撞在一起了,我心也不由得快速跳动着。

“钱费钢,你疯了啊,你不要命我还要呢。你想死滚远点去死。”出于刚才的惊吓,我也是直接愤怒了,坐在车里面就对钱费钢大骂了起来。

幕思雅也非常生气的望着坐在车里面的钱费钢。

可钱费钢拿着一根棒球棍阴着脸就直接从车上走了下来,站在大雨里面他阴狠着脸举起棒球棍就朝我车窗砸了下来。

幕思雅大喊了一声,我急忙朝右边趴下,将幕思雅护在了身下。

砰的一声,棒球棍直接打在了我车玻璃上,玻璃被砸的出现了许多的口子。

“卧槽,你真.他妈疯了。”我见车窗并没有被砸坏,当即就对他大骂了起来。

他站在雨里面狠厉着脸大骂了一声,“我让你这个穷.逼勾引老子女人,今天老子就要弄死你。”他抡起手中的棒球棍对着我这边的车窗又砸了下来。

“卧槽。”我大骂了一声,猛地一拉把手,一把推开车门就将他推了出去。他拿着棒球棍就朝后面倒退了好几步。

我猛地就朝车外面钻了出去,幕思雅坐在车里面急忙喊我让我不要出去。

“你被疯狗咬了啊,滚远点去发疯。”我站在雨里面就对钱费钢大骂了起来。

我的确不想惹事,可他妈如果要找事,那我也不会怕他。毕竟我现在已经不是以前那个胆小怕事的张远了。这两年华叔也教了我不少,他让我遇到事不要怂,给老子干他娘的,千万不要让自己吃亏,出了事有他在后面给我撑腰。

或许这两年受了华叔不少潜移默化的影响,我性格也变得坚毅了许多。

钱费钢拿着棒球棍愤怒的望着我,“好,你很好。以前总是被我欺负的那个屌丝,现在敢这样对我说话了。你他.妈凭什么,你不就是毒贩的儿子嘛?你这个穷屌丝,今天老子就告诉你,你跟我钱费钢之间的差距到底有多大。老子让你知道你他妈在我眼里面就是一只臭虫,我可以轻而易举的捻死你这个穷屌丝。”

“你再说一遍谁是毒贩的儿子?”我红着眼睛,一脸愤怒的瞪着钱费钢。

这件事一直是我心中的禁脔,以前我就是因为这件事被所有人耻笑。现在,我不允许任何人说我是毒贩的儿子。

而这时幕思雅见我要跟他干架,当即就从车上下来,站在雨里面就对我们劝道,“大家都是同学,没必要将事情闹成这样。张远,谢谢你送我回来,你走吧,我可以自己走路进去。”

“臭婊.子,我有什么比不上这个穷屌丝的,你是不是犯贱啊,我这个高富帅你不要,你要选一个父母是毒贩被抓的臭虫。”钱费钢愤怒的对幕思雅大骂完,怨毒目光又望着我,“我告诉你,她是我的女人,就算她被我玩烂了,我不要了。也轮不到你这个臭虫来捡破烂。”

“钱费钢,你胡说什么,谁是你的女人,谁被你玩烂了。”幕思雅激动的对他大喊了起来。

“我去你.妈的。”

我握紧拳头朝钱费钢冲过去,一拳就朝他的脸砸了上去。

当听到他又再次说我父母是毒贩,我直接愤怒上手了。管他妈是谁谁,我现在是实在忍不下去了。

“不要。”幕思雅见我动手,她吓得大喊了起来。

钱费钢迎着我的拳头,他根本没有躲,或许他从心眼里面就看不起我。

他抡起手中的棒球棍就一棍子砸到了我的肩膀上,一股剧烈的疼痛从我肩膀传来,而我拳头也抡到他脸上,将他打的后退了两步。

而我肩膀也剧烈的痛了起来,可我此时我没有管我的肩膀,红着眼睛站在大雨中望着钱费钢。

钱费钢跟我的体型差不多,或许以前我打不过他,但由于他这两年酒色过度,导致身体发虚。而我这两年跟华叔学了不少的打架技巧,现在我根本不会怕他,我有信心可以打赢他。

不过现在最麻烦的就是他手中的棒球棍。

有武器在手的他,我还真不是他的对手,这样继续对峙下去最后吃亏的肯定是我……

 

第五章 离开这里

“穷屌丝,你敢打我?好,你打的真好。老子今天就将你干进医院,然后再把你这辆车给砸了。老子看你到时候怎么跟这辆车的车主人交代。老子就是要彻底的玩死你。”

钱费钢伸手揉了揉被我拳头打中的左脸,往地上吐了一口带血的唾沫,他抡起棒球棒就朝我冲了过来。

而这时幕思雅为了劝架急忙要去拉钱费钢,可钱费钢一脚就将幕思雅踹到了地上,而她直接倒在了雨水里面。

“滚开点。别以为老子喜欢你,你就有骄傲的资本。你在敢管这事,老子连你一起收拾。”钱费钢对倒在雨水里面的幕思雅骂了一句,红着脸就抡着棒球棍朝我冲了过来。

此时钱费钢正处于癫狂的状态,已经没有人能够劝住他了。他现在就是一条疯狗,不将我干到地上他肯定是不会罢休的。

我担心的看了一眼地上的幕思雅,然后望着朝我头砸下来的棒球棒,我急忙低头朝左边快速一躲。钱费钢手中棒球棍咚的一声就砸到了奔驰车顶上,将车顶边上砸了一个凹印。

“臭虫,你刚才不是很牛逼嘛,有脾气你他妈不要躲啊。”钱费钢狠厉着脸大骂着就又抡起棒球棍朝我砸了下来。

我心想你手里面有武器,而我空手。我要是不躲那就真他妈傻了。

此时我没必要跟他硬碰硬,我在找机会怎么能将他手里面的棒球棍夺下来。

只要他手里面没有了武器,那我肯定不会在躲了,我敢跟他赤手空拳对打。

但现在,我处于下风,只能不断的躲避。

我急忙一拉车门,他一棍子就砸到了车门上,我身体急忙朝里面钻了进去。

他拿着棒球棍急忙想钻进车里面来收拾我,等他身体进来一半,我看准机会,一脸就猛地踢到了他脸上。他大骂了一句,下意识的就想伸手揉脸。我抓住机会,一把抓住他手中的棒球棒,然后猛地用脚踢他的脸。

连踢了几脚,他受不了直接就松开手朝车外面钻出去。

我一把握住棒球棒朝车门一踢,车门猛地将他的身体撞退,他猛地在大雨里面退了两步。

我急忙冲下车,拿着棒球棒就朝他的头砸了下去。

现在局势一度反转,赤手空拳我还真不怕他。现在我手里面还有武器,那我更不可能怕他。

他身体急忙一躲,躲过了我朝他头砸下去的棒球棍,我再次握住棒球棒直接对他的大腿猛地横扫了过去。一棍子就打到了他的大腿上,他痛喊了一声,左腿直接跪到了地上。

我抓住机会,一棍子就又朝他的头打了下去,他头硬挨了这一下,然后猛地倒在了地上。

见他倒在满是雨水的地上,我红着眼睛抡起手中的棒球棒就像朝他身体砸下去。

以前读大学跟他一个寝室的时候,他仗着自己家有钱就处处欺负我,处处为难我,处处针对我。

先前参加曹振华婚礼的时候,他也没少为难我,此时我有机会报仇了,我自然不可能轻易饶了他。

我张远不惹事,但别人惹到我,那我会让他付出惨重的代价。

这是华叔教我的,挨了打,受了委屈不要忍着。如果受了欺负都不敢还手,那跟窝囊废没什么两样。

可我手中的棒球棍还没有对着地上的钱费钢砸下去,幕思雅就急忙拉住了我。她猛地对我摇头,让我别在打了,如果把钱费钢打伤了,那他爸不会放过我的。

被她一劝,我也冷静了不少。

我用棒球棍指着趴在地上的钱费钢,语气冷淡的说道,“我要你跟我和幕思雅道歉,只要你跟我们说对不起,并保证以后不找我们的麻烦,那我就放过你。”

钱费钢的爸叫钱百万,是这个县级市有名的恶霸。钱百万手下不仅有一家贸易公司,而且还和道上的有千思万虑的关系。

有传闻说钱百万早年就是靠走黑发家致富的,后来由于我们国家严打,钱百万提前洗白,将他混黑赚的钱拿去开了一家贸易公司,从此开始做正常的生意。

虽然我背后有华叔给我撑腰,但我也不想将这件事搞的太大了,毕竟华叔平时处理公司的事就已经够累了。如果还要帮我擦屁股,那我就真是不懂事了。

不过我一定要让钱费钢给我道歉,毕竟这件事是他引起来的。还是那句话,我不惹事,但我也不怕事。

如果他想玩儿,那我就陪他玩到底。

毕竟我也只是一个二十出头的年轻人,身体里面还是有我们这个年纪该有的血性的。

钱费钢双手慢慢撑着地就想爬起来,他抬头瞪着我,“我道你妈个逼,让我给一个毒贩的儿子道歉,老子明跟你说不可能。你在我眼里面就是一只臭虫,永远都是让我看不起的一个穷屌丝。”

我红着眼睛,一脚踢倒钱费钢小腹上就将他身体踢了出去,他被我踢的在满是雨水的地上翻滚了几圈才停下来。

“张远,不要打了,现在的你惹不起他的。”幕思雅拉着我的手臂非常着急的对我说道。

我看了她一眼,没理她,直接走过去用脚踩住了钱费钢的脸,狠厉着脸说道,“给我还有幕思雅道歉,向我们说对不起!”

钱费钢眼神非常愤怒的瞪着我,他还是一句话都没有说。

他平时高高在上惯了,而我也在他眼中也只是一个没钱的穷屌丝。地位的差距,让他有深入内心的优越感,所以无论我怎么说,他也不可能跟我这个屌丝道歉。

“不道歉是吧?那我会让你后悔的。”我左脚踩着他的脸,表情狠厉的举起手中握着的棒球棍,一棍子就朝他的左腿打了下去。

钱费钢当即痛的如杀猪般的吼叫了起来,我抬起踩住他脸的左脚,他急忙蜷缩着身体,双手抱着左腿痛喊了起来。

幕思雅急忙过来焦急的对我说道,“张远,你闯了大祸了。他那个有钱有势的爹肯定是不会放过你的,你快跑,赶快离开这个城市,快啊。”

望着一脸焦急的幕思雅,我将手中的棒球棍扔到了地上,脸上露出了淡淡的笑容。

不知道为什么,我此时并没有觉得自己闯了大祸,反而感觉心里面有什么很沉重的包袱被我放下了。

以前的我非常的软弱,无论钱费钢他们怎么欺负我,怎么侮辱我,怎么打我,我都咬牙忍着,不敢反抗,更不敢报复他们。

而现在我出手了,我将钱费钢干到了地上。我觉得我此时才像个男人,此时才活的有尊严。

我低调,只是我不想惹事,想平平静静的生活。可你认为我怂,认为我怕事,认为你欺负我我也不敢还手,那你就想错了。毕竟大家都是人,你既然想弄我,那我也不怕干.死你。

既然你把我对你的忍让当成了一种理所当然,那我就用拳头告诉你,我并不是好欺负的。

一句话,我不惹你。你也别想能够随意欺负我。如果你把我当成是随手捏的软柿子,让我就让你躺在地上长长记性。

“没事,这件事我自己想办法解决,你快进去吧,不然该感冒了。”我望了一眼在地上痛成死虾状的钱费钢,就淡淡微笑着对幕思雅说道。

幕思雅望着我无奈的叹了一口气,她摸出手机就打了120叫来了急救车。

她在电话里面将这件事说成了偶然,说我们只是路过然后看见有人躺在地上,让他们赶紧过来救人。

而幕思雅也让我跟她一起去她住的地方。

我将车开进小区,坐在车里面看着急救车将钱费钢拖走后,我们才下车朝小区楼里面进去。

这里是幕思雅租的一个房子,不大,一室一厅。不过里面被幕思雅收拾的非常的干净,而且整个屋子里面都漂着一股淡淡的幽香。

不得不说幕思雅长的挺漂亮,而且也挺会收拾的。

“你快去里面洗个澡。我去给你找件浴袍换上……”

第六章 家的感觉

幕思雅说着就进房间给我找浴袍去了,而此时她全身衣服也是湿漉漉的,完美的身体曲线在湿漉衣服的遮盖下清晰可见。

她身材高挺,腰肢纤细,再加上那张俏美的脸颊,她那时候的班花称号可谓是实至名归。

但她与我都变了。现在她已经再也不是以前那个在大学里面被许多男生围着的班花,而我也不是以前那个被周围所有人欺负也不敢还手的张远了。

所以评价一个人永远不要只看他的现状,而自己也不应该自暴自弃自己看不起自己。也许只是个人机遇没到而已,毕竟未来谁都说不准。

对于这点我最有发言权,当初的我被所有人看不起,也被所有人嘲笑说是毒贩的儿子,走到哪里都会被别人冷嘲热讽。可现在的我不一样立于他们之上了。

或许还真应了那句话,只要不放弃,那未来你就希望。

我满身湿漉的进了厕所,厕所里面被幕思雅收拾的非常干净,各种化妆品跟洗漱用品都被她摆放的井井有条。

而且厕所里面还带有淡淡的熏香,像是某种洗发水的味道

我将衣服脱下来望着镜子里面自己肩膀上的淤青,我忍不住抬了抬左手,一股剧烈的疼痛猛地从我肩膀传来,让我痛的不由龇牙咧嘴。

打架还真是伤人又伤己,这次要不是钱费钢挑事,按照我的性格我肯定是不会动手的。

不过这次跟钱费钢打架也让我明白了一件事,那就是我之前的一昧退让并不是解决问题的最好办法。

退让多了,他们非但不会同情,反而觉得我好欺负,还会更加变本加厉的欺负我。

望着镜子里面的自己,我捏紧拳头告诉自己,以后我不会在退让。他们敢欺负我,那我就用拳头告诉他们我张远不是他们想欺负就可以欺负的软柿子。

我打开喷头,站在喷头下面就用热水冲着澡。

冲了十分钟左右,幕思雅的声音就从外面响了起来,“张远,你洗好没有?浴袍我给你准备好了。”

“好了,你在门口递给我吧。”我对外面喊了一声,然后急忙在周围找面帕准备擦身体。

可洗漱台边上的架子上就只有三条花色的面帕,而且都是幕思雅的,我一时不知道该用哪一条,似乎用哪一条都不是很合适。

但幕思雅在外面催我了,我随意拿了一条面帕就擦拭身体。面帕上有股淡淡的香味,闻着很是舒服。

“对了,张远。靠墙那边的那条黄色面帕你不要用啊,那是我用来擦脚的。”

听着外面幕思雅的声音,我当即拿着手里面的面帕看了一眼架子上的其它两条面帕。

我立马一脸的黑线,因为我手中的这条面帕不正是她口中说的那条嘛……

我无语的将手中的面帕重新在架子上搭放好,然后走过来打开了一点厕所门,我将身体藏在后面伸手将幕思雅伸手递过来的浴袍拿进来,然后关上门就换在了身上。

这浴袍应该是幕思雅已经用过的,因为上面还带着一股淡淡的幽香。

我穿着浴袍走出去,发现幕思雅已经换了一身衣服。此时她穿着一身紫色的长裙,湿漉的长发披在她的肩头,此时的她是真的非常漂亮。

“桌子上有我给你准备好的姜汤,你喝一点能够驱除身上的寒气。”她坐在沙发上对我说道。

我点了一下头,走过去端起桌子上的姜汤就喝了起来。

“张远,你还是赶快离开这座城市吧。你打伤了钱费钢,他爸肯定不会轻易放过你的。你只有赶紧离开这里才会安全。”幕思雅还在担心我打伤钱费钢那事。

见她这么关心我,我心里面顿时暖暖的,比喝手里面的姜汤都还要暖。

我捧着手里面的碗微笑着对他说,“你不用担心钱费钢的爸会报复我。我现在是华润老板的司机,而钱费钢将我老板的车给砸了,我老板肯定会出面管这件事的。到时候就算是钱费钢的那个有钱爹也得卖我老板一个面子。不过倒是你,你一个女孩子,等钱费钢好了以后,他肯定会找你的麻烦。”

幕思雅见我这么说,她眉头不由得皱了皱,脸上也不由得露出了担忧害怕的表情。

见她如此怕钱费钢,我心里面又不由得猜测她之前是不是真的跟钱费钢有什么关系。

“你之前真的跟他在一起过?”我忍不住最后还是问了出来。

我刚问出口,她就有些生气的对我说道,“张远,连你也这么想我。你觉得我幕思雅是那样的人嘛?”

看她生气的样子,她说的像是实话,她之前似乎真的没有跟钱费钢在一起过。

“那你跟他之前到底是怎么回事?他为什么会这样损害你的名声?”我又问道。

幕思雅看了看我,最后叹了口气说道,“之前他确实在追我。那时候我到处都找不到工作,心情也不是很好。而他那时候不仅每天安慰我,还推荐我去他爸的公司做财务。当时我觉得他人挺好的,在学校的时候就对我不错,出了社会他也处处帮我,当时我也确实仔细考虑过要不要跟他在一起。但后来我在他爸的公司里面听到别人说原来他早就跟别人订婚了,而且再过几个月他就要结婚了。之后我当面拒绝了他,并辞了职离开了他爸的公司。可能是我伤了他的自尊,他之后到处乱说我跟他在一起过,我开始还挺生气的。我也去找过他,但他就是那样的人,我也不敢得罪他。反正我幕思雅长这么大就没有交过男朋友,跟我关系好的都清楚我的为人,也不会随便听他的胡言乱语,我也就无所谓了。”

原来是这样,按照钱费钢的为人,诽谤这种事他还真做的出来。

不过听到幕思雅亲口说她没有交过男朋友,我心里面还是挺开心的。

虽然我不介意自己喜欢的人有过怎样的过往,但能听到她亲口说出来,这种感觉是不一样的。

“那这样吧,从明天开始我来接你上下班,有我在,就算钱费钢想报复你,我也能帮你。”我想了一个好办法对她说道。

她望着我,有些替我着想的说道,“你每天不是要接你老板上班嘛?用你老板的车来接我,你老板会不会生气啊?”

“不会,我老板每天很早就要去公司,下班也要很晚才走。而且他人很好的,不会怪我的。就这么说定了,从明天开始我来接你上下班。”我做主说道。

幕思雅犹豫了一下,又盯着我看了看,“如果真的没有给你添麻烦的话,你可以来接我。”

见她答应了,我心里面很高兴。

有过暗恋经历的老哥也许能够理解我此时心中的高兴。以前那个在自己心中高高在上,傲娇的就像圣洁女神一样得女人,现在终于可以和她近距离的相处了。

这要是在以前,我估计要兴奋很久,因为这是以前我做梦都想的事。而现在终于如愿以偿了,这对我来说就是一种幸福。

幕思雅进去用洗衣机将我湿漉的衣服甩干,然后又用熨斗给我熨干。

望着帮我熨衣服的幕思雅,我突然有种隐隐家的感觉。

或许我要的就是这种生活,平淡却幸福的生活。

换好衣服下楼,望着被钱费钢砸的不像样的奔驰车,我眼神变得有些阴翳。

开着车我就去了华润公司,刚到公司门下就碰见正从公司里面出来的华叔。

他望着被砸坏的奔驰车,走过来就对我问道发生了什么事。

我将整件事的缘由都原原本本给华叔说了。

“那你伤着没有?”华叔关心的对我问道。

临夜上

1. 突然在电视上看到一个词,很讨厌的词,我感觉那个词仿佛点燃了我脑袋里那颗炸弹的引线; “嘣” 爆炸了,毫无预兆。 我想砸了那个电视,但是却被老妈和妹妹打败了,被他们揍了一顿,灰溜溜的跑回了房间。 寄生虫。 这是一个很可恶的词,因为它很贴切的形容了现在的我。 生命的寄生虫。 突然我才发现,从小学到大学,一路学一路忘,最后我竟然什么都没有学到。 当然了我也有下过决心要改变,但是决心总是一瞬间...

谁说人鬼殊途?这七个故事带你感受一波甜宠暴击~

宝宝们放心,这一期推荐的文章,虽然和鬼有关,但内容一定甜到让你牙痒痒~!

喜欢你,是我独家的记忆

最初,我一直认为罗同学是个彻彻底底的坏蛋。 起因是那天和朋友一起吃饭,朋友说起她的班上有位男生总爱捉弄她,今天还把她的鞋子脱了往教室外面扔。吃着饭的我差点噎着,朋友忙拍了拍我的背。实话说,男女生之间开开玩笑没什么大不了的,但在我朋友遇到的这件事上,我觉得那位男同学确实是过分了! “那么没品的人也是少见。谁啊,我见过没?”我认为一个人的外貌能照出一个人的品性。我倒是很想看看那个欺负我朋友的人的...

【游戏类小说】众望群迷

文/麻也 “我”坐在浮云缠绕的青云山巅,看着周围的山草和头顶的蓝天。 我摇摆双腿,将手中那把血刃剑,放在了一朵花的旁边。花是红色的,从梆硬的石头缝里生成,单名,赤焰花。 “我”每隔白日午时的六点,都会来这吹吹风,然后,在“世界频道”刷几个喇叭:凌绝顶,赤焰花。 凌绝顶,赤焰花。李白甫,我知道,你忘了这里了。 一 “我”骑着红色棕马,在家族空旷的院子里四处游荡。 李白甫喊我下来,让我跟他玩把秘...

转过来

01 陈九走在蓝海公园的人行主干道上。 左边的老梧桐叶自飘黄,右边的小女孩粉淡半妆。笑起来像只刚满月的小喜鹊,明媚动人。 两人用手端着肚子,沿着被雨水翻新的柏油路游荡。 地上的黄线被重刷了一遍。油漆味混着枯枝的腐朽气,不由分说的被水分子裹住。往人肺泡里钻。 寿司生鱼片在肚子里酝酿出的幸福感,从马青青平坦的胸脯游走到白皙的脖颈,溜到唇与齿的缝隙中,肆意环绕。经过一番抵抗,冲出鼻翼与口腔,打出一...

短篇:耳人

武则天时期有个酷吏叫来俊臣,“请君入瓮”这个成语就是自他来的。说的是他请另一个酷吏周兴喝酒,边喝边问周兴:如果有人想要谋反,不招供怎么办?周兴阴笑着说:这好办,找来一个大瓮,把瓮烧烫了,让那人钻进去,不由他不招供。来俊臣回敬一个更阴的笑容说:那我只好“请君入瓮”了。吓得周兴匍匐在地,叩头不已。 其实“小人”这种东西,在中国几千年专制的暗黑历史中,是一种不可或缺的“暗精神”。不仅是一种不可或缺...

手机故事网_每天读点故事在线阅读©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