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频】至尊护花神兵小说完结篇阅读

2019-01-08 14:44:52作者:七七
至尊护花神兵》主要内容:“普通军人”来到这都市之中,一把抱住了这女总裁,从此和苏氏姐妹花结下缘分,暧昧有余,两虎相争,着实难受,看江寒如何遨游都市,将不要脸发扬光大!
第10章 找我也没用

我艹!

这尼玛!

整个一班的人心里都已经震惊到了极点,安静得如同死寂一般,连呼吸声都能听得一清二楚,全班人都无法相信自己刚刚听到了什么。

江寒说什么?

有多远滚多远?

这江寒是疯了吗?敢对李文才说这样的话?苏安安不是已经告诉过他李文才是谁了吗?一中的小霸王,他居然敢让李文才滚?

上一个不知好歹的人,估计坟头草已经两米高了。

张天盛刚想伸手将江寒拉出去,结果听到这么一句话,手顿时就停住了,僵硬在了半空中,心里已经掀起惊涛骇浪,整个人差点没吓到坐地上去。

真想跪下来叫江寒一声大哥,说声你真牛逼,李文才这种人够敢惹,你也是个人才,不要命的人才。

苏安安顿时也傻眼了,虽然知道江寒这人有点不按照套路出牌,但还没想到居然如此嚣张,敢说出这样子的话,这样胡来,难道不知道李文才是什么样的人?你以为李文才是张天盛可以比的?

就不说李文才多能打了,光是李文才的背景,就够江寒吃一壶了,他招惹得起?

李文才也是僵硬了两面,然后才反应过来,怒极反笑:“哈哈,可笑,你可真是有意思,不过也怪我今天出门没看黄历,想不到还能在一中遇到这样子的人,很好!那就让我看看,你哪里来的资本挑衅我,高处不胜寒,我很冷啊!”

李文才话音刚落,身旁的一个小弟就开始狗仗人势:“哼,就你这种穷屌丝,你知道站在你面前的人,是谁吗?榆林市的李少,是你能挑衅的?信不信他一只手指头就能弄死你!”

小弟刚说完,李文才就皱起了眉头,声音里有些不满:“话别乱说,我爸是我爸,我是我,不要混为一谈,我能有今天的本事靠的是我自己,希望以后提起我的时候,能把李少两个字拿开,我不是什么了不起的少爷,我也有我的骄傲。”

一番话吐完之后,李文才的脸上露出了一股优越感,那种骄傲尽显无疑,用这种骄傲来告诉众人。

我李文才的确是个富二代,不过是个有本事的富二代,不是你们这些穷逼能够染指的。

看着面前的一帮人一唱一和,江寒极其不耐烦:“你有病?你有什么,骄不骄傲和我有毛线关系,滚不滚,赶紧滚远点,别在这里恶心我。”

“艹!”

李文才刚才的一番话,把自己都搞沉醉了进去,结果这江寒完全不感兴趣,对他完全不忌惮,就是个出头鸟,这种人要是不打,简直就是对不起他的智商!

“行,小子,你有种!有没有胆子跟我来一趟厕所?”

说完,李文才就怒气冲冲的走出班级往厕所里走。

众所周知,厕所可是学校里约架的常用地点,苏安安也是暗自着急,明知道江寒一定会被打,但是她又帮不上什么忙,这能怎么办?

江寒脸上的不耐烦再次加重了,站起来看了一眼李文才的那几个狗腿子,冷冷说道。

“你们也跟着来,一起上,省的麻烦我打完一个接一个。”

“我艹,真尼玛嚣张!”

江寒跟着李文才几人走进去厕所之后,苏安安心里万分着急,直接跑到李无名的办公室。

“李老师!李老师!江寒被李文才带到男厕所了,估计要动手了,你快去看看!”

一听说有学生被小霸王李文才带走,李无名瞬间来了脾气,立马站起身来,不过立马反应了过来。

“等等,你说是江寒?哦,那算了,没事,快回去学习吧,不用担心他。”

“啊?”

苏安安一顿震惊,这李老师可是出了名的铁面无私,现在不出面又是怎么回事?

......

走进男厕所后,李文才可是丝毫没有客气,一记扫堂腿对着江寒就是踢了过去,这一脚要是踢中,非死即伤,不过对于这种目中无人的屌丝,李文才可是想让他迟迟苦头。

砰!

当李文才的腿踢到江寒面前时,却见江寒用两根手指轻轻点在了李文才的小腿上。

顿时李文才的双腿就如同被电击一般,动弹不得,眼神之中露出无比的惊骇,这是怎么回事?腿怎么动不了了?

江寒轻轻一脚踹了过去,正中李文才的胸口,应声飞出,李文才一个后仰栽在了便池里。

幸亏双手还能够动弹,李文才快速推开便池,满头的污秽之物夹杂着一丝血迹,脸上的愤怒和惊恐掺杂在了一起。

“妈的!给我打!”

几个小弟瞬间就冲了上去,李文才也是快速本能的出拳对准江寒下盘就轰了过去。

只见江寒双手插兜里,跳起来凭空落地两脚踩下去,李文才的两条手臂瞬间就发出了咔嚓声,像是脱臼了一般无法动弹。

这时几个小弟也要冲到了江寒面前,可还没来得及反应,江寒随意的一回头,迎接他们的就是铁手般的巴掌。

啪啪啪啪!

四道清脆的声音同时响起,几颗大门牙在空中还未落地,四个壮汉还没看清楚怎么回事,就被放到在了地上,脸上灼热的疼痛感让他们感觉脑子都在嗡嗡作响。

李文才这才明白了,满脸惊恐,眼前这人哪里是嚣张跋扈,分明就是尼玛个绝世高手啊!

李文才嘴唇都有些发抖,说话时都有点吐露不清:“你,你别过来,我,我爸是李建雄。”

江寒顿时笑出声来,智障儿童确实智障,觉得跟这种人计较真没什么意思,顺势一脚将李文才提到一遍,走到厕所隔间淡定的上了个厕所。

从始至终,江寒都没有露出任何不寻常都不表情,让人看起来就像是他上个厕所顺势解决了这群人一样。

李文才也不知道从哪里来的力气,一下子站起身来,快速的往办公室方向跑去,头上的污秽之物让他看起来十分狼狈不堪,脸色慌张无比,哪里还有什么富二代的样子?

一把推开李无名的办公室大门,还没来得及喘息就开始告状。

“李老师!你们班江寒打人!你管不管!江寒打人!”

李文才的德行在全校可是非常响彻的,李无名做事虽说从来不愿意掺杂任何的私人感情,但听见江寒名字的时候,也不经意淡然一笑。

“哦,然后呢?你找我也没有,我也打不过他。”

李文才顿时愣住了,李无名打不过江寒?这尼玛是什么世道!

他的世界观仿佛就被江寒给打崩塌了一般,他李文才这一生可谓格斗奇才,他也知道李无名是真正的武学大师,和他这种格斗者完全不在一个水平层次上,只是,李无名居然打不过江寒?这尼玛是来了个假世界?

看着李文才满脸的震惊和质疑,李无名咳嗽了两声。

“哦,我说错话了。”

李文才听见这句话重新燃起了希望盯着李无名,等待着下一句希望。

可是下一秒,李无名就像是把李文才钉死了一样。

“不是我打不过他,只是就算是是个我,也一样打不过他。”

 

第11章 我认识国家队的

这尼玛!

十个李无名,打不过区区一个江寒?

李文才感觉到了自己人生观的颠覆感,这李无名也太他妈护着自己的学生了吧?

李无名是武学高手在学校里无人不知无人不晓,现在装尼玛打不过江寒?一个学生而已,能有多大能耐,骗鬼呢吧!

只可惜,这李无名是油盐不进,不管李文才送过多少次礼李无名都不买他的帐,没能搞好师生关系,不然一定让这李无名好好收拾江寒一顿!

“李老师,今天你们班的江寒对我动手,打了我,你总得给我一个说法吧?”

在这办公室中,李文才也冷静了下来,江寒说到底也是他李无名的学生,李无名肯定有着偏爱,而且这老东西软硬不吃,就算他李文才再怎么亮出背景,也是没用,但是今天这件事情,李文才是下定决心了要他给个说法。

“哦。”

李无名简单的应了一声就走出了办公室。

没多久李无名就和江寒先后走进办公室来,明明是老师为尊者,但李无名却要走在江寒的身后慢半个身位,那种感觉让人觉得江寒才是老师一般,让李文才顿时愣住了。

走到办公室里,李无名这才坐在老师的位置上,严肃的看着江寒。

“江寒,你可知道在学校打架是不对的,明不明白?”

“知道了。”

“那就好,回去吧。”

“好的,老师再见。”

江寒转身离去,简单的几句对话让李文才目瞪口呆。

过了良久李文才才回过神来,一脸的不可思议:“李老师,这就是你给我的交代?”

李无名装作一副无辜的样子:“难道他刚刚的认错态度你没有看见吗?他也知道不对了,你不也听见了吗?你还要我怎么样?”

李文才咬牙切齿的看着李无名,脸上的怨恨之色分明:“好!李老师,我记住了,只是风水轮流转,只是不知道下一次你还能不能这样子帮他了!”

说完,李文才转身离去。

李无名摇了摇头,下一次?下一次你再和他打,估计就会被打死了。

当江寒回到班级之后,全班人都露出了惊讶的目光,上下打量开始寻找伤痕,不过看到完整的江寒众人顿时有些质疑。

伤痕呢?怎么都没有?难不成打在了隐私部位?

一班的同学是不相信江寒能够打得过李文才的,即使来的第一天就收拾了张天盛,但两人不可能相提并论。

随后李无名也是走进了班级开始上课。

苏安安的脸上还是一副担忧的角色,犹豫了许久还是写下一张字条递了过去,毕竟他江寒也只是受了老姐的命令,要是真的出了什么事,她也不好说。

拿到纸条江寒只是笑了一声,这苏安安看起来倒也不是那么的喜欢玩小脾气。

随手写了几个字都丢了回去。

苏安安看了之后脸色大变,满脸的质疑。

“李文才就躺下了?认怂了?这怎么可能?就算江寒低三下四的求着他,估计也会被揍一顿吧,这还认怂了,难不成被打傻了?”

不过江寒的身上没有任何的伤痕苏安安是看见了的,衣服也没有弄脏,看起来也不像是被挨揍的模样。

再次传了字条过去:“你说他被你感化了,你用了什么能够感化他?”

“爱和正义。”江寒的回答义正言辞。

苏安安看了一眼就将纸条撕碎丢掉了,不想再理江寒,这家伙随时都是不要脸的,也不知道老姐到底是什么想法。

同桌眼镜妹扫了一眼江寒,悄悄说道:“安安,你发没发现江寒其实挺帅的,特别是让李文才有多远滚多远的时候,我觉得和你还是蛮般配的。”

苏安安听见这话小脸顿时红了起来,嗔怒道:“般配个屁!这个死狗子简直就是个混蛋,谁跟他般配就是倒了大霉!”

班级里瞬间就安静了下来,所有人都一动不动的盯着苏安安,这大白天的,这女魔头是抽风了?说出这种鬼话。

苏安安立马回过神来,才意识到自己刚刚的反应过激了,这下算完了,真是的,都是怪江寒这个不要脸的!

李无名摇了摇头,闷哼一声也没多说话,心里想着是不是该找苏安安的家长来聊聊天了,早恋这种事情在高三很容易断了前途的。

苏安安的小脸红得跟个熟透的番茄一般,羞耻下面是憋得通红,觉得认识了江寒之后真的是倒霉到底!

眼镜妹调侃的吐了吐舌头,表示这件事情跟自己没关系就别过头去。

江寒本来在看着书,听到苏安安的话之后顿时摇了摇头,叹息一声。

“女人啊,什么时候才可以成熟一点。”

我他妈真的!

苏安安差点就将文具盒给砸了过去,成熟你个大头鬼啊!你还真以为本小姐想呢!

苏安安气得咬牙切齿,江寒却跟没看见一般。

下课之后,江寒正准备走出教室去透透风,结果张天盛就一瘸一拐的走了过去,语气之中充满了哀求。

“哥,这下课了,我能坐着休息会不,中午学校足球赛我是咋班的主力。”

江寒笑了一声,点了点头,他知道张天盛这人心不坏,就是有点横,也怪苏安安那小丫头让他背锅。

“行了,以后都坐着吧,不用站了。”

江寒这大度的行为让在场的几个女同学眼前一亮,想不到这新来的江寒心胸还这么宽广。

当张天盛刚刚坐下,就有两个高大的学生抱着个足球走进班级,脸上的冷漠和不屑显而易见,站在门口就开始吼:“一班的,提前准备好班费,不然中午的球赛就没意思了!”

张天盛看见这两个人走进来脸色也是有些变化。

这两人是一中校队的两大主力,为首的名叫赖蓝博,外号小飞侠,足球天才一般的存在,校队队长,是省足球队看中的人。

张天盛慢悠悠的说道:“哟?赖蓝博,你一个高二的,来插手我们和三班的事情,相当第三者插足?”

赖蓝博脸上的不屑更重了:“你瞧不起高二的?别忘了,你们的规矩,每个班可以找两个外援,我们两个,就是他们班的外援。”

“你——”

张天盛的脸色也是阴沉了下来,要是他们两个是外援的话,那这外援也太强了,毕业就能够进入省队的足球运动员,让他们来踢的话,那真的是没有悬念了。

苏安安也是愤愤不平的说道:“赖蓝博,我说你们也太欺负人了吧!外援确实有,但那是班级男生人数不够才找的,三班男生这么多,需要叫外援?再说了,就算找外援,把你们找来做什么?欺负人?那还不如直接把省队的人照过来呢!”

赖蓝博嘴角扬起一抹冷笑,嚣张和挑衅都夹杂在语气之中:“哦?规矩是你们定的,我来只是通知你们一声,你们也可以找外援啊!不过我说一句,就你们这个样子,把国家队找来吧!哈哈!”

说完赖蓝博就带着人走了,整个一班没有人说出一句话,沉默不语,这次比赛,他们不光赌上了班费,更重要的是每个人都要自掏腰包,有着损失。

正在安静的时候,站在门口正准备离开的江寒顿时一愣,转过头来看着大家。

“那个,我认识国家队的,要不要,帮你们叫来?”
 

第12章 我接手了

苏安安气得直翻白眼:“你个死人头,就别在那儿说些风凉话了,现在都什么时候了,还开玩笑?那我还说我看你像国家队的呢!要不你上?”

江寒挠了挠头,国家队?还不一定踢得过我呢!

一班众人全都沉默了下来,本来在上次的比赛之中两个班级就有些摩擦,虽说最后平局收场,但由于火花也有了这场赌局,一个学期的班费。

一个学期的班费也是有着不少钱,怎么说也有三五千,赢了的话皆大欢喜都可以出去吃顿好的,玩嗨起来,但要是输了的话,这学期的班费就要大家继续自掏腰包了。

不过像苏安安这种存在倒是不担心钱的问题,但是其他同学可都不是这么大款了,怎么说也有几个家庭条件差的,让他们自掏腰包不光为难人家,而且自己这面子上也挂不住。

上一次也是因为张天盛不再状态,才有了个平局,所以实力上一班还是占了一点优势,结果三班搞来的外援一下子就把这优势调换了,这下算是完了。

眼镜妹叹息一声,语气里有些不甘:“要是我们输了的话,那个陈幽幽估计又要借机会嘲讽我们,开始嚣张了。”

“哼!别跟我提那个贱人!”苏安安冷哼一声。

苏安安说这句话的时候,江寒也是感觉到了一丝杀气,顿时一惊,想不到这小丫头片子还有这么大的气。

于是悄悄的问旁边的人:“陈幽幽是谁?”

“陈幽幽啊,三班班长呗,长得也还算挺漂亮的,她喜欢李文才,但是李文才喜欢苏安安,所以你懂的。”

江寒顿时明白了过来,敢情是恶俗的三角恋啊,他是知道女人之间撕逼有多可怕的。

中午很快就到了,众人也是按照约定去球场看球,江寒也想着去球场看看,再怎么说江寒对这足球还是了解很深的。

上场的同学都换好衣服站在球场上面,远处就走过来了一个女生,花枝招展妖娆多姿,不知道有多显眼。

旁边的人小声的说了句“陈幽幽来了。”

江寒这才知道这个女同学就是陈幽幽,嗯,长得确实不错,只是和苏安安相比,还是有点差距。

“哟?这不是苏安安吗?你们班倒是来得挺全的啊!来看你们班怎么输的吗?哎哟,我这记性,看你们这样子是来当拉拉队的话,不过我劝你们还是早点回去准备班费吧,靠拉拉队可不能赢球。”

看见苏安安陈幽幽就气不打一处来,情敌见面,那就真的是气势磅礴,也难怪,李文才因为苏安安看不上陈幽幽,陈幽幽只能把这股气撒在苏安安身上了。

没办法,陈幽幽只好退求其次的和赖蓝博在了一起,只是穷了点,但是人长得帅,又会足球篮球,让人很欣赏羡慕,最好的是,赖蓝博这次能让苏安安丢脸!

“陈幽幽,你就别在这儿扮猪吃老虎了,不就请了几个外援吗?还真把自己当凤凰了?我们不用外援照样踢你们!”

“哈哈!苏安安,到底是谁在扮猪吃老虎啊,死鸭子嘴硬,别到时输惨了,求着我们不要拿走班费哦!这样吧,加点赌注?”

苏安安此时其实有些心虚了,但那股自尊心不允许她服输:“行,你说,加什么赌注!”

陈幽幽看了看周围,沉默了一下说道:“这样吧,要是你们班输了呢?你就脱光衣服,让大家看看风光也好啊!”

“你!那要是你们输了呢?”

“哈哈,苏安安,你是在说笑?我们是不可能说的,不过为了和你赌,这样,要是我们输了,我就脱光衣服,行吧,记住哦,是拖来剩下最里面那件哦,你懂的!小丫头,怎么样?不敢赌?算了算了,看你这样你不敢吧,哈哈!”

苏安安攥紧了拳头,看着陈幽幽的这个模样,便知道她是故意的,只是......

苏安安此时也没有办法了,往旁边一扫一眼看见了江寒,有了,这混蛋不是吹牛能把人吹到怀疑人生吗?能打赢张天盛,那踢球应该还是不错的,对,就找他!

“好!陈幽幽,我答应你,输了的脱衣服,你就等着脱衣服然后被拍照吧,还有,脱衣服的时间至少十分钟!”

苏安安和陈幽幽的赌注,简直就是在发放福利,不管是苏安安,还是陈幽幽,身材都是极其有料的,其他班的同学收到风声也是赶过来看球赛,一是想看看赖蓝博的实力,二是想看看校花的无限春光。

苏安安冷哼一声就直接走到江寒身边,小声说道:“喂,江寒,你得帮我。”

“你是不是找错人了,我就来看个球赛,怎么帮你?”

苏安安立马就来了小脾气,一副大小姐的姿态:“我不管,我不管,你说你认识国家队的,你牛吹得这么大,你踢球也不赖吧,反正你要帮我赢球,快点上场去!”

“为什么?”

“你再说一遍!老姐可是让你来保护我的,我告诉你,我们要是输了,我就要脱衣服,要是被我老姐知道你让我出这种事情,那你肯定死定了!”

脱衣服?好像有点意思。

江寒顿时笑了笑:“那我更不想帮你了。”

苏安安一愣:“为什么?”

“因为我倒是想看看你脱了衣服是什么样。”

“......”

“江寒!”

苏安安此时已经快要疯掉了,这都什么时候了,这个死人头还说这样子的话,居然还想看自己脱了衣服是什么样子?行,既然这样子的话,那倒是有个办法。

“哎哟,你就帮帮我了,要是赢了,哪天有时间我脱给你看,行了不?”

江寒听见这话立马来了兴趣:“你确定?”

苏安安点了点头,江寒这才答应。

苏安安看着江寒,期待他上场去踢对方个片甲不留,可是看了两分钟,这死人头根本没有上场的意思。

“喂,你这是干嘛?上去啊!”

“嗯,我确实认识国家队的,我对足球也有些了解,可是,我不会踢啊。”

江寒说完就开始观看比赛了,脱衣服倒是个好赌注,可惜他根本不感兴趣,谁让这小丫头没脑筋被人激一下就答应了呢?

苏安安气得火冒三丈,死江寒!要有你有何用!

陈幽幽也走到球场边上看比赛,打量了一下江寒,就开始冷笑起来。

“哦?你就是苏安安的小白脸?看起来也不怎么样,一表人才结果连球场都不敢上,啧啧,你还有什么用?”

江寒皱起了眉头,轻轻扫了陈幽幽一眼,脸上写满了不耐烦:“你嘴真臭,脱光衣服来堵住嘴倒是应该的。”

“你!”

球赛就在这各种撕逼之中开始了,张天盛的球技还行,仗着身体优势突破连连成功,只是面对赖蓝博二人有些吃劲,被压着打,有机会却进不了球。

赖蓝博二人带着球各种花哨动作,带着其他人频频进攻,戏谑的打法,将一班的人踢得没了脾气。

上半场结束,四比零。

光是上半场就踢了这种比分,现在已经是基本奠定胜利了,接下来的比赛也没有意思了,没有人相信一班的人能够在下半场进四个球零封对面,只不过没有人离开,因为他们还想留下来看看校花脱光衣服剩下那一层细细的布料。

“呵呵,一班的太弱了,一个能踢的都没有。”

赖蓝博下场的时候还不忘对着一班的人竖中指,嘴角的不屑非常明显。

一班的人也都愤怒不足,但是在这种场合下,无可奈何。

陈幽幽又阴魂不散的走到苏安安跟前:“哟,苏大笑话,你可是富家千金,你这要是脱光了衣服,泄露了春光,那得多少男人梦寐以求啊,你就圆他们的梦吧,给他们看看,哈哈!对了,我男朋友厉害吧,把你们踢得没有脾气,你男朋友不是很强吗?怎么,球场都不敢上,是个孬种?不会在床上也是这样吧。”

陈幽幽这幅嚣张跋扈目中无人的嘴脸正在打击着苏安安的心灵,苏安安早就咬牙切齿了。

“该死的!早知道我也请外援了,两万块钱踢一场我就不信没人!”

“嗯?”

江寒听见这话立马转过头来,盯着苏安安的眼睛,一副认真的模样。

“两万块钱找人踢?你早说嘛!行了,接下来的比赛我接手了。”

毒药

文/千江月qjy 南方读高中,刚满十八岁的小伙子,无处宣泄的荷尔蒙在北方的夏天里躁动。 “放暑假,你去你姨家住俩月。”南方爸甩过来一句话。 那时南方正在院子里洗澡,一盆盆的凉水从头顶浇下,南方还是心里燃着一盆炭火。 南方去了姨家,姨家白天全家都去上班,南方一人在家。吃饭,睡觉,看光碟,打发着无聊的时间。 “方子,你干活不?给你找了个工地的临时活,干俩月,赚钱了,想买啥都成。”姨吃晚饭时对南方...

殇城(下)

史政终于下定决心,他又走到角落里,找出一件破旧蓑衣,走到门外掸净上面尘土,扔到女人面前。

太空村国际骑毛驴大赛

本文参加简书七大主题征文活动,主题:奇思妙想。 太空村村长胡金西从农博会回来后,心里翻来覆去念叨两个字:国际。 原先在胡金西眼里心里的国际二字,那是大了无边的,只有省城这样的地方才能冠名国际二字。 没想到县上办的农博会竟然敢冠名国际农业博览会,会上来了几个从来都没有听过的国家,更多的是县里、镇上,甚至村上的种植养殖大户,但明光闪闪的大金字就写着国际博览会。 开幕式上,县长讲的激情昂扬,讲话的...

后来,莉香还是失去了完治

后来才明白,千辛万苦爱的那个人,不会是最后在一起的那个人,因为你毫无保留地爱他,就舍不得他受一点委屈,也舍不得他过得不快乐。 一 赵晓晓所在的公司是一家广告传媒公司,在业内小有名气。主要工作是给产品提供广告创意,顺便也接一些杂志封面的拍摄。 这样的一家公司自然难进,偏偏赵晓晓运气好。她毕业那年,出生牛犊不怕虎地投了简历,居然等到了面试通知。 她暗自兴奋地去参加面试,坐在外面等叫人的时候,看到...

我和我骄傲的虫朋友

太阳下,有一只虫子,它趴在花坛里的一棵树上,安静地晒着太阳,一动也不动。路过的大人都说,这只虫已经死了,但是我不相信,我知道,它只是在晒太阳。 我趴在它边上,看着它。看它晒太阳的姿势,脚趴着不动,这个时候,我想到了乌龟,乌龟休息的时候,就是这样趴着,一动也不动的,对,它只是在晒太阳。只是它晒太阳的时候比较专心,不像大人们,一边晒着太阳,还要抬头看看太阳,好像怕太阳会逃跑似的。 ...

我不再是你的超级英雄,却找到了正真的自己

文/天晴和你吹吹风 1. “我和她这次真的掰了。” “我现在真的想死了,你过来,我在老地方等你......" 那天,我刚下班就接到了小森的电话,电话里他声音已经完全沙哑,大声啜泣地说着每字每句,可没多说两句就冲忙挂掉了电话。 那晚一路上狂风大作,暴雨倾盆,当我跑到我们常去公园里的小凉亭时浑身上下狼狈不堪。却只见地上的烟头多如乱麻,啤酒瓶堆积如山,场景甚是一片狼藉。而在阴暗处里,则躺着一个已醉...

手机故事网_每天读点故事在线阅读©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