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都小和尚全集在线阅读,花都小和尚章节无删减阅读

2019-01-08 14:39:19作者:七七
花都小和尚》讲述了一个小和尚进入都市的故事
第十章 大胆的淫僧

可惜,虽然姜城奕露的这一手成功惊到叶大小姐破功,但她最后还是沉默的走了。

  临走前,露出了一个相当复杂的眼神。

  姜城奕也不气馁,能救自然好,别人不愿意他也不会做那个恶人强行救,更何况接触的机会又不是就这一次。

  有人帮忙找清水苑的所在地,姜城奕立马没了干劲儿,回到电脑前继续补番,做他的咸鱼。

  而吃力的走出酒店的叶半夏,也被蹲守的李太和一众混子看到,那有些别扭的走姿(脚软)、那浑身透出的女儿风情和脸上不正常的红晕(忍受微弱的疼痛带来的)、那微微被香汗浸润的略显凌乱的衣裙……

  再加上不多不少的两个小时时间,这一切的一切,都太过让人浮想联翩。

  李太吞了吞口水,看着叶半夏上了车,心里不禁涌出强烈的对那个“淫僧”的羡慕嫉妒恨,居然占有了这么漂亮的人儿!而且看这姿势,这妞好像还是第一次呢!

  同时,对自家主子——何翱翔,他则幸灾乐祸的几乎想放声大笑。

  掏出手机,把这状况添油加醋的对何翱翔说了一遍,甚至差点什么手下小弟进去找到房间,听到里面娇媚呻吟想砸门但被巡逻保安赶走之类的话都说出来了。

  果不其然,何翱翔气疯了,李太心里偷笑,嘴巴上仍是愤怒不已、同仇敌忾,很快便接到了何翱翔的指令——把那个贱和尚五条腿都废了!

  李太早有心理准备,打包票答应了,他心里也不爽姜城奕居然能品尝这等美人,能废了他他也是喜闻乐见的。

  于是,一众人便继续守在酒店外面,等着姜城奕出门。

  一等,就是一整夜。

  姜城奕在酒店宅到第二天下午,才打算出门透透气,顺便买个手机,他那老不休的师傅可没给他配这些东西。

  叶半夏留了电话,让他有了手机联系她,她查到清水苑也好告诉姜城奕。

  不得不说,这酒店内设的自助餐里面东西味道还真的不错,姜城奕胡吃海塞了两次,吃的餐厅的人现在看他就和看怪物一样。

  有吃有喝有网,还没人催促修炼,除了没有妹子,简直就是天堂啊!姜城奕如此想道。

  “太,太哥!那小子出来了!”

  而那辆普拉多上的人已经苦苦守候了将近一天一夜,现在一个个红着眼睛萎靡不振极为狼狈可怜,为了防止把人盯丢了,李太不让他们睡觉。

  现在终于看到目标出现,混混们激动的要死,一人连忙叫醒睡的和死猪一样的李太。

  李太茫然了一下,随即反应过来弹起身:“哪儿呢!那臭和尚在哪儿呢!”

  瞪着恍惚的眼睛找了十几秒,李太总算看到了从酒店左侧走上人行道的姜城奕,连忙吼道:“跟上他!”

  混混们立马发动车辆,吊在了姜城奕后面。

  手上有钱又不愁吃住,姜城奕总算有了逛街的心情,哼着小曲儿四处瞎逛。

  一个小时后,正要迈入一家手机专卖店的姜城奕脚步一顿,微微侧头,用眼角余光看向后方。

  很快,他就注意到了街角一辆黑色的丰田SUV,几个脑袋伸出窗户,有意无意的看着这边。

  果然有人跟踪啊!

  姜城奕放弃了进手机店,故意开始往人少的地方走。

  从一开始他就有种被人窥视的感觉,武道修行者的直觉相当敏锐,不过街上人太多,他这幅圣洁阳光的样子又确实能吸引一些人,所以没在意,不过,同一种感觉反复存在一个多小时这就不正常了。

  身后那车上的人跟踪技术很低,还不懂得遮掩目光,不像是武林中人或者什么专业杀手组织……那是谁在跟踪他?

  难道是昨天那两个卖假药的?

  姜城奕有些摸不着头脑,不过也无所谓,把人抓到就知道了,只要不直面复数的大口径自动枪械,他还不至于怕一群普通人。

  后边的李太则是大喜,姜城奕先前走的地方都比较繁华,人很多,何翱翔尚且不能庇护他们真的无法无天,他不敢动手正发愁呢,没想到这小子居然自己找死开始钻偏僻的地方了,天赐良机啊!

  十几分钟后,姜城奕七拐八拐,以散步的姿态走到一条开发中的街区,天气热工地都停工了,整条街上都没几个人。

  等他再走深一些,怕是大声喊叫都没人能听见了,后面李太是越来越高兴,姜城奕也很满意的装作尿急的样子走进一个死胡同里面。

  “下车!弄死这个狗娘养的!”

  李太已经迫不及待的宣泄自己的嫉妒和在车里挤了二十个小时的怒火了。

  混混们拿着杂七杂八的管制刀具,把车停在路边,一溜小跑的跟着李太走到死胡同的巷子口,慢下脚步,以一种很有压迫力的姿态聚拢向里面逼过去。

  姜城奕笑眯眯的站在最里面,看着把路堵死了的众人,他身后是一堵墙。

  “各位,跟了我这么久,有什么要紧事吗?”

  看着圣徒一般挂着如沐春风笑容的姜城奕,李太一愣,这和他想的不太一样。

  “小子胆儿挺肥啊!知道我们跟在后面,还敢到这儿来?怎么,看不起我们吗啊!!”

  他冷笑一声,手上蝴蝶刀耍了个刀花然后咔的一下扎在墙上,恐吓着这虚张声势的淫僧。

  “没有看不起你们,主要是……我不到这儿来,恐怕各位是不敢出来啊。”

  姜城奕耸耸肩,如实说道。

  没有吓到对方还被嘲讽了一波,李太顿时有点恼火,迈步逼到姜城奕身前恶狠狠的吼道:“废物东西你装尼玛呢!老子不敢出来?信不信老子现在马上废了你!”

  “兄弟,稍安勿躁、稍安勿躁,我想先问几个问题。”

  姜城奕一边在心底感叹着现在的人怎么这么暴躁,一边拍着李太的肩膀安抚道。

  李太脸皮抽了抽,抬起手,把蝴蝶刀抵在姜城奕脖子上,眼神暴戾:“现在,你他妈还要问吗?”

  “当然。”

  姜城奕点点头。

  李太被气乐了,不愧是敢当面羞辱何大少还玩儿了何大少看上的女人的淫僧啊,别的不说,这是有十个胆子啊!

  “你问!”

  反正人堵着了,他也不怕这和尚跑了,收了刀说道。

 

第十一章 劈的一手好叉

“兄弟,好好的人不当,你为何要当一条走狗呢?”姜城奕挂着圣洁的微笑,一脸认真的问道。

“妈的,敢骂劳资,现在就让你的脑袋搬家!”李太气的大吼一声,就动起刀来。

只见姜诚奕迅速往下一蹲,双手扣住了李太的脚腕,一压一拽,接着李太惨嚎声响彻整个巷子,他呈一字马的姿势坐在地上,捂着腿根直抽凉气。

“卧槽!”旁边混混们骂了一声,提着棍子朝姜诚奕砸去。

姜诚奕连忙一躲,但还是被后面来的混混扫了肩头,他左手一把扣住一个混混的胳膊,接着一脚蹿在他的小腿上,往扶着腿艰难站起来一半的李太身上一扔。

又是一声惨叫,姜诚奕的依旧没停,弯腰躲过又砸来的棒子,右手往那人的腰间肉上一抓,又一个前冲撞到一个扑上来的混混怀里,左膝一提冲撞对方的下身。

几个回合下来,混混们都接连倒地,躺在地上痛哭的哀叫。

李太被刚才砸过来的人砸的眼冒金星,颤抖着举起手指着姜诚奕,骂道:“王八羔子,劳资今天非砍死你不可。”

“你骂出家人,可是对佛祖的不敬哦!”姜诚奕说着已经走到了李太跟前,狠狠的踩着李太想要闭合的腿。

“啊!劳资跟你没完!”李太仰天长嚎一声,痛的直吸凉气。

“这么不禁打,还出来当保镖!”姜诚奕失望的摇了摇头,本来还想活动一把筋骨,没想到才热个身就已经解决了。

姜诚奕捡起地上的蝴蝶刀,掂在手里在李太面前来回的比划,问道:“是姓何那个小子叫你们来的?”

李太身上直冒冷汗,气势全无,点了点头。

“他让你们来杀了我?”姜诚奕脸上圣徒笑容不变,像拉家常一样的问道。

“你抢人家的马子,人家能爽吗?”李太扭过脸不去看姜诚奕那假慈悲的样子。

“好,我现在就去找他,让他爽爽。”姜诚奕丢下刀子,起身踩过李太往前走去。

李太嚎了一声,连忙掏出了口袋里的手机,准备给何翱翔通风报信,心里更是把姜诚奕祖宗骂了十八遍。

没想到这时已经走掉的姜诚奕突然去而复返,一把抓过李太的手机,对着已经接通的电话问道:“何先生在哪呢?听说你找我?”

何翱翔还在电话那头对着李太大声谩骂,听到姜诚奕的声音,停了一下,便吼道:“你这臭和尚,我不会放过你的!”

姜诚奕见电话挂断,耸了耸肩,看了看这个手机好像是新出的,就转身问李太,“这手机多少钱?”

李太还在不停的骂娘,被突如其来的问题问的一愣,回道:“八千!”

“哦,我给你一千,手机归我,我不报警抓你们怎么样。”姜诚奕圣洁的笑容,让李太觉得自己要是不答应,很对不起他。

但是,等等……他是来寻仇的啊!不是来卖手机的,这片场不对啊!

“不行,你这是讹人,你别想占我便宜,爷爷我这就站起来,一定把你打的满地找牙!”李太说着吸着凉气准备起身。

“唉……年轻人不要这么暴躁!”姜诚奕按住了李太,又让他的叉劈的更大了一些。

“啊!秃驴你个龟孙!”李太嗷嗷大叫着,家乡话都跟着骂出来了。

“你们在干什么?”突然巷口传来一声清脆的呵责。

姜诚奕折腾李太的手停下,李太往巷口看了一眼,“条子!”

李太立马慌了,挣扎着奋力起身,站在巷口的是一个女警,他们嘴里俗称的条子,他们这些人,经常干些猫狗的勾当,看到条子都跟老鼠看到猫一样。

“你慌什么,不就是一个警察嘛,淡定,淡定!”姜诚奕压着李太,不让他起来。

女警看了一眼,就明白了是一群混混在打架,已经掏出了手枪。

姜诚奕觉得自己的运气真是不错,居然又碰上一个美女,这个女警和叶半夏那种充满女性魅力的柔美不同。

眼前这个女警,穿着一身警装英姿飒爽,她穿的是紧身军装,把身材的每一处都包裹的恰到好处,小麦色皮肤并没有让人觉得她黑,精巧的五官嘴角还有两个很明显的酒窝痕迹,姜诚奕想这个美女笑起来一定很迷人。

他笑眯眯的双手合十,迈步到女警面前,“这位警官,这里有人耍流氓。”

“你……”李太气的要命,想要指着姜诚奕大骂,却看到女警那对着他的手枪,只能把脏话咽了下去。

“老实交代,你们是在干嘛呢?”女警对姜诚奕那套圣徒模样根本不感冒,毫不留情的把枪指向他的胸口,有逼问的架势。

姜诚奕连忙高举双手,“警官息怒,警官息怒,这几个流氓跟踪我,还要砍我,你要替我做主啊!”

女警扫过躺在地上的混混,眯了眯眼,说:“你觉得我会相信你的话吗?”

李太在后面一听,眼珠子一转瞬间满血复活了,扶着双腿装可怜的喊道:“警官啊,他是血口喷人啊,我们几个人在这里抽烟,骂了他句秃驴,他就要砍死我们,你看这地上,这就是证据啊!”

倒打一耙谁不会,李太递给姜诚奕一个挑衅的眼神。

姜诚奕嘴角勾了一个冷笑,“警官姐姐,你见过聚起来抽烟还拿刀拿棍子的吗?”

女警官脸上露出很烦躁的表情,没有理会他们俩个,而是拿出了黑色对讲机扭头说:“吴队,吴队,发现可疑目标。”

然后又转过身掏出手铐,“你们都得跟我走一趟,有什么话去警务室说吧。”

“进局子?”姜诚奕瞪大了眼睛,看着那亮晃晃的手铐,连忙后退背过手,他这可是练武的手,怎么能带手铐。

更不可能进局子啊,他吃斋念佛数年,进局子不就成为人生的污点了!他绝不接受。

女警皱起好看的眉头,不满的说道:“你有行凶伤人的嫌疑,而且还是最大,你和这些人聚集在这,肯定不光打架那么简单。”

“不不不,警官,我是个和尚,很纯洁的!”姜诚奕此刻真的很想开溜。

“到局里再说!”
 

第十二章 女警的小皮鞭

午后的阳光照在警察局的后院,李太和一排小混混很熟路的抱头蹲成一排,姜诚奕盘膝而坐,双手合十的口中念着经文。

因为他现在很不高兴,需要念经才能平静下来。

“呵,死秃驴,还有心情念经,不知死活!”李太现在看姜诚奕,吃了他的心都有。

“喂,我看不知死活的是你!”

这时女警带着人从屋里走了出来,指着姜诚奕喊道:“你,跟我进来。”

姜诚奕虽闭着眼睛,但也知道叫的是他,因为旁边的混混带进去审问的时候,都是直接被捞起来拎进去的。

想来他的圣徒形象还是起一些作用的,他继续保持着从容淡尘的样子,跟着女警进了一间,以前在电视里见过的那种没有窗户的封闭房间。

房间里还坐着两名警察,见到了女警连忙站起来,恭敬的喊了句:“夏队。”

女警点了点头,问:“嗯,审的怎么样了?”

两名警察拿着笔记开始对女警做着汇报工作,姜诚奕见状心里也对这个女警更有所好奇,虽然他不会看警徽,但也明白了八九分,这个美女警察,在警局的位置肯定不低。

看着年纪不过二十岁的样子,居然有这种成就,很不简单啊!

“好了,你们审一下那个带头的,我亲自审问这个和尚。”女警摆了摆手,并用示意被晾在一旁的姜诚奕坐下。

两名警察关上了门,屋里现在只剩下了姜诚奕和女警。

孤男寡女共处一室?姜诚奕坐下后,抬头看了看周围,果不其然看到了屋顶角上正对着他的监控。

夏雨晴这时敲了敲桌子,皱着眉头很不悦的说:“喂,看什么呢?”

姜诚奕双手合十,微微一笑,“小僧没见过这架势,让你见笑了!”

“你既然是和尚,为何不好好在庙里念经,跑出来和混混们打架,莫不是个假和尚?”夏雨晴瞪着姜诚奕问道。

“阿弥陀佛,小僧是俗家弟子,受师傅所托,这才下山办事,难道警察姐姐认为,我们和尚就只能呆在庙里,出了门就是假和尚吗?”姜诚奕被质疑,心里很是不爽。

“哼,大师这狡辩的本领,怕是在庙里也混的很是不错吧,既然是出来办事,为何会惹上混混,我还真是很好奇大师要办的是什么事!”夏雨晴双手抱胸,她是无神论者,根本不相信姜诚奕这一套。

“警察姐姐如果不相信小僧的话,说再多也是白费力气,既然如此,那就不必再问了。”

姜诚奕说完就欲起身想要离去,这个女警长的是漂亮,可这凶巴巴的模样根本没办法靠近,他不想白费这个力气,还是去找他的小叶子吧。

“我有说让你走了吗?”夏雨晴拿出了小皮鞭,在手里敲打着。

姜诚奕虽然觉得她这样的搭配别有情趣,但他知道如果自己真的往门口走了,可能她真的会狠狠抽自己一顿。

“那你说吧,到底想问什么?”姜诚奕懒的再打官腔,只想赶紧离开这个地方。

夏雨晴见姜诚奕服软,绕到桌前坐下,开始快速审问:“叫什么名字?”

“姜诚奕。”

“年龄”

“19”

“家庭住址。”

“鸡鸣寺。”

……

一番基本的审问下来,姜诚奕脸憋的通红,觉得这下这是有案底了,人生一大污点啊!

夏雨晴唰唰的写完几个字后,这才抬头正视着姜诚奕。

“说吧,是不是携私了?”

此话一出,姜诚奕差点从凳子上跌下来,居然给他怀疑他有这么大的罪名。

不过他马上镇定了下来,疑惑的问:“警察姐姐,你怎么会这么想?”

“你自称和尚,却和混混打架,肯定是交易没谈成引起的矛盾,坦白从宽,好好交代。”夏雨晴已经认定了姜诚奕的动机。

她一眼就看破了姜诚奕脸上的伪善,而且多地发生的假和尚行凶和骗人财产的案子,她很容易就把姜诚奕联想到犯罪上。

姜诚奕被女警的眼神看的心里直发毛,不过转念一想,如果自己大声喊冤扮无辜,肯定会引起更大的怀疑。

“你既然说我和他们在交易,那就拿出证据来。”姜诚奕朝女警发问。

夏雨晴明显愣了愣,在现场搜查时,确实没搜到什么证据。

“那你解释一下,你为什么和混混打架?”

姜诚奕被这个问题搞的很烦,不耐烦的说:“我要是说是因为抢女人,你信吗?”

“抢女人?你不是和尚吗?”夏雨晴有点生气了,这和尚没有一句正经的,根本就是在耍她。

“我说了我是俗家弟子!”姜诚奕再次正名。

他是和尚又不是太监,怎么不能谈女朋友了?

“你吼什么吼?很理直气壮吗?”夏雨晴脸色冷了几分,对姜诚奕的印象更差了。

姜诚奕只能把嘴里的话咽了咽,突然察觉到自己的失态,觉得有点尴尬。

可能是他从进警察局开始,就觉得愤愤不平,一直以来都是在寺庙被人捧着的圣洁高僧,突然的落差让他今天表现出脾气差的一面。

平静下自己的情绪后,姜诚奕调整了一下,坐在椅子上等着女警的再次发问。

这时外面有人敲了敲审讯室的门,夏雨晴起身开门出去,过了一会脸色很不好的回到了屋里。

“那边的光头一口咬定你携带毒品,你还要狡辩吗?”夏雨晴说道。

姜诚奕听完后槽牙都磨的咯嘣咯嘣直响,真的很恨自己一时心软,没有直接废了李太。

“我没有,不信你来搜身!”姜诚奕站起来,直接开始脱衣服。

夏雨晴被他的反应吓了一跳,“喂,你别乱来,我说要搜你了吗?给我停下!”

姜诚奕继续脱,脱到身上只有一条内内的时候,这才抬起头,“我可全脱咯?”

夏雨晴已经涨红了脸,她从来没有见过这么不要脸的男生,再说搜身这事根本就不是她管的。

“警察姐姐,全脱咯,你仔细看一下吧!”姜诚奕勾着内裤递到了夏雨晴的面前。

“流氓!”夏雨晴暴怒一声,狠狠踹了姜诚奕下盘一脚。
 

生完孩子她离婚了

今天是女儿一周岁的生日,天知道这一年她经历了什么,用网上最流行的一句话:结婚生孩子,做月子,你才知道你嫁的是人是鬼。 怀孕6个月的她肚子痛,痛的要命,肚子太大,想翻身也翻不了,痛的只有脚可以踹一下床,去市人民医院急诊,躺在急诊室里,由于她是孕妇,各种药和检查都不好做,于是没人搭理她。大家看她痛得死去活来,哭得撕心裂肺,满心得舍不得,不由自主得和她一起哭,开始寻找各种关系。幸运如她...

【罗阎】极品阎王整本章节免费阅读

《极品阎王》由七七文学免费提供,主角是罗阎,讲述了阎罗叫你三更死!谁敢留人到五更! 九幽冥界,十殿阎罗! 因触犯天条被玉皇贬下凡间的阎罗殿主转世成罗阎,也丧失了前世的所有记忆,为了回归仙位,罗阎不得不完成玉皇交给他的任务

直男王爷,了解一下

钢铁直男王爷,了解一下 01 “王爷,你这画的是我?!“ 明湖看了看宣纸上满嘴口水,头发凌乱的女人,禁不住怀疑自己真实的样子。 “是啊,你忘了?前两天我们去恭亲王府里赴宴,这是你喝醉的样子,多像,简直完美。” 说完,亦修拍了拍明湖的肩膀,然后扬长而去,笑声震彻天际。 看着渐行渐远的亦修王爷,明湖暗暗咬了咬牙。 “亦修,你等着瞧,老娘的名声可不能毁在你的手里。“ 02 亦修是穿越过来的,具体原...

来自幽冥地府的朋友圈更新

01 “这里好冷,没有白天只有黑夜,天空永远挂着一轮紫色的月亮。”这是一条普通的朋友圈更新,配图是一片静谧的夜空,一轮紫月闪烁着幽异的荧光,阴森诡异。 孙艾州坐在办公桌前边喝茶边刷朋友圈,冷不丁呛了一下,一口茶全喷出去,捂着胸口一阵咳嗽。缓过气来忙不迭抓起失手掉在办公桌上的手机,眼睛死死盯着手机屏幕。 没错,是老婆的微信号。更新时间显示半小时之前,也就是自己在餐厅吃饭的时候。 老婆贾有玉离家...

不上班你养我吗?

“哥们,借个火!” 我转头看到是一个黄色短发女孩,看着大约20来岁,嘴里叼着一根没点着的烟。我掏出打火机,帮她把烟点着。 她深深吸了一口烟,手指夹着烟,嘴里慢慢吐出烟气。“哥们,谢啦!” 我看着她说:“有烟瘾?” “有一点。”她靠在墙上继续吸烟。 “常来这酒吧玩?” “你丫,能不能让我静静地抽根烟?” 我顿时尴尬无比,一时间不知道如何化解这份尴尬,只好借口走开。 一个星期后,在同一酒吧门口,...

白兔村长的抱砖御妻

“阿卿啊,该吃药啦。”一位老妇人从门外走来,手中还端着一碗热气腾腾的中药。“放那吧,母亲。”伊烨卿躺在父亲的老爷椅上,从电视上移开目光,望向母亲。这中药的味道她老远就闻到了,但是为了身体赶快好

手机故事网_每天读点故事在线阅读©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