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角姜城奕《花都小和尚》全集免费阅读

2019-01-08 14:35:35作者:七七
《花都小和尚》简介:一个小和尚进入都市的故事。
花都小和尚第七章 投怀送抱

“啊啊啊!那个混蛋!我要杀了他!”

  何翱翔终于忍不住发飙了!

  “冷静,冷静啊翔少,事情说不定不是我们想的那样,嫂子,嫂子一向很洁身自爱的!”

  李太连忙劝道,虽然心里反而有几分幸灾乐祸,让你平时不得了,还不是他娘的被一个和尚给绿了!

  两个人跑到酒店开一个房,说没事儿谁信啊!

  何翱翔强压怒气,样子宛如一头要择人而噬的野兽,双眼发红的瞪着接待员妹子:“房号是多少!”

  “这个,这个是顾客隐私,真的不能说!说了被投诉的话我会被开除的!”

  接待员妹子声音已经带上了哭腔,同时伸手在台下悄悄摁了呼叫保安的按钮。

  “你他妈说不说!”

  何翱翔狠狠的拍了一下柜台,结果马上“啊——!!”的一声惨叫——柜台是大理石做的。

  “翔少!没事吧翔少!”

  李太吓了一跳,连忙去扶,结果被何翱翔一把推开,哎哟一声摔在地上。

  “给!我!说!”

  何翱翔捏着右手,声音因为疼痛而变形,脸也扭曲着,看起来像个疯子。

  “我,我……呜嘶呜……!”

  接待员妹子真的吓哭了,向后退了好几步贴上墙壁。

  心里的怒气已经让何翱翔没了耐心,见接待员妹子还是不肯说,左右看了一眼,迈步就打算从左边绕进柜台。

  “你们干什么呢!”

  这时,几个保安从大门那边跑进来,手上拿着警棍指着何翱翔和李太吼道。

  “丰哥,救救我!他问客人的隐私信息,我不说他就想打我!”

  眼见何翱翔都进了柜台里面,接待员妹子哭着吼道。

  领头的保安脸色一变,气了个半死:“小雅你别怕!看我收拾他!”

  说完,领着身后几人就凶神恶煞的朝着何翱翔两人冲了过来。

  何翱翔呆住了,刚从地上爬起来的李太也呆住了。

  “等等!我没打算打她!”

  何翱翔连忙解释道,天可怜见,他一向自诩风度翩翩,打小就没做过动手打人的事,他更喜欢让其他人帮他动手,刚才也不过是气昏了头,见接待员妹子躲,本能的就想把她抓过来而已。

  “对啊,我们只是来找人的……!”

  李太也赶紧说道,虽然是个蛮横的痞子,但他可没把握一个人对付这么多人,更何况对保安出手,事儿闹大了麻烦还多呢!

  然而领头的保安听都不听,几个人围住李太,他径直走到何翱翔面前,一把抓住他的衣领,直接把何翱翔从柜台上面拖出了柜台。

  “你们要干什么!你们知道我是谁吗!不想在阳山市混了是吧!”

  何翱翔有些发慌,头脑稍微冷静了下,紧张的大喊道。

  “就是!妈的敢动我和翔少一下,你们一个都跑不了!翔少有一百种方式让你们阳山市待不下去!”

  李太听到这话也提起了底气,他抱上何翱翔大腿以后蛮横惯了,哪里会怕几个小小的保安。

  “呵呵!兄弟们都是部队里退下来的,阳山市市委书记跟我们老板还是战友!我倒想看看你们要怎么让我们待不下去!”

  一个保安冷笑着说道。

  李太话语一滞,不知所措的看向何翱翔,何翱翔也是变了脸色,四下打量了一下,顿时瞟到了几个字——凯利莱大酒店。

  他的脸顿时发白,他想起来了,他爹当初跟他说过这酒店,是一个大商人开的,那人当初参过军,而且军衔不低,关系很广,名下产业容留一些老兵当闲职保安再正常不过了。

  这个地方,他还真的横不起来。

  看到何翱翔的表情,李太顿时明白了,心里暗骂一句,老老实实的蹲下抱住头。

  一顿不重也绝对不轻的暴打以后,两人惨叫着被丢出酒店大门。

  “马上!叫你的人进去给我找!!找不到就给我守着!等那贱和尚出来,给我把他打成残废!”

  奸夫没抓到,还挨了一顿打,何翱翔气的要死,他很爱面子,不想受路人异样眼光,更不甘心放任叶半夏给他戴绿帽子,怒吼了一句上了车直接开走。

  尽管,叶半夏和他什么关系也没有。

  李太讨好的点头哈腰,看着奥迪消失在视线中,立马站起身“呸!”了一声:“什么玩意儿!还他妈连累老子挨顿打!活该被绿!”

  骂归骂,事儿还是得办。

  何翱翔不是李太得罪的起的,对付那群保安可能不够格,但想对付李太,那何翱翔真的是有一百种方法,更何况,他是李太的金主。

  不过李太也耍了个心眼,只在酒店附近守着,压根儿没派人进去找,他手下那帮混混一看就不是好人,万一再给保安抓了把他捅出来怎么办,至于何翱翔被绿?他还喜闻乐见呢!

  然而此时,酒店内,还真真的发生了一些要是被何翱翔看到,绝对能把他气炸的事。

  “小姐姐……!你,你这是干嘛?”

  姜城奕看着扑倒在他怀中的叶半夏惊呼道。

  几分钟前,两人拿着房卡进了房间,总统套房自然是不存在的,叶半夏给他开的商务套件,环境已经非常不错了。

  随意看了看,又问了一下确认叶半夏点的套餐可以持房卡去楼下自助餐厅随便吃饭以后,姜城奕表示相当满意。

  叶半夏的考虑很周道,说安排果然安排的明明白白,这样在找到清水苑之前他也算有了个暂时的落脚点。

  姜城奕舒服的躺在能把他整个人陷进去的沙发上,回答了叶半夏几个并非闲聊的问题,叶半夏便点点头站起身。

  他觉得这姑娘应该是要打算走了,正准备起身送一送,毕竟得了恩惠和帮助还是要有所表示——姜城奕是真的觉得救那熊孩子只是顺手,叶半夏没啥欠他的。

  谁知他还没来得及有所动作,站他前面的叶半夏便整个人失去力气一样,伴随着一阵香风,直直的扑进了他怀中。

  随着一阵冲击,顿时,温香软玉在怀,姜城奕愣住了,他完全没预料到这神展开。

  难道他看走眼了?叶半夏其实是个外冷内热,很主动的人?!姜城奕有点激动。
 

花都小和尚第八章 都是我老婆

 叶半夏依旧伏在姜城奕的身上,胸前的柔软压在他胸膛,随着呼吸带来几分让人心颤的触感。

  带着甜香的气息扑打在姜城奕脖子脖子附近,他整个人忍不住打了一个颤,手都不知道往哪儿放了。

  “你,你确定要这样吗,我们,我们才刚认识不到三个小时!”

  我们的理论宗师明显的怂了,雏儿就是这样,YY时胆大包天,实践时卵的一匹。

  叶半夏没有回应,甚至动也不动,姜城奕脑子有点乱,不过拒绝是不可能拒绝的,实际上说出这句话的时候他就后悔了。

  姜城奕立马补救道:“不过这也没关系,我理解那种一见钟情的感觉,了解和感情的培养可以慢慢来咳……其实我也很喜欢你,嗯,既然叶子你有这个想法,恕我失礼了!”

  他大着胆子伸出手,揽住叶半夏纤细的腰肢,隔着裙子都能感受到肌肤那惊人的嫩滑,从指尖回馈来的柔软让他激动不已。

  “我……”

  另一只手抚上了叶半夏的脸蛋儿,好似一块上好的羊脂暖玉,却又带着几分有弹性的柔软,姜城奕有点紧张,打算再说两句煽情的话。

  不过下一秒,他的动作停住了。

  不对……呼吸的节奏怎么这么紊乱?不像是因为羞涩或动情而急促的那种感觉。

  而且手上传来的温度比想象中要低不少……!

  “叶子?”

  姜城奕试探性的喊了一声,没有任何回应。

  “叶半夏!”

  还是无人应答。

  姜城奕腾的翻过身,跪坐起来,将叶半夏放躺在沙发上,皱眉看向她。

  漂亮的眼眸紧闭,睫毛微微颤抖,俏脸失去了血色,整个人没有任何动静,呼吸比正常人缓慢了三分之二,嘴唇也有点泛白。

  叶半夏已经昏迷了。

  姜城奕心里升出一种撞墙的冲动,感情他刚刚那些心理活动和话语都是在自作多情?!

  不过很快他就把这事儿抛在一边,抓起叶半夏的手,两指按在手腕上,沉吟了几秒钟。

  眉头越皱越紧,叶半夏的脉搏即心跳频率和正常人是一样的,但是血液的循环很异常,无力到像是一个行将朽木的老人。

  “得罪了!”

  轻声说了一句,姜城奕双手翻飞,轻巧的将叶半夏扶了起来,体内真气鼓荡,手掌飞快的在她身上掠过。

  胸腹、肩臂、脊背、头颅、脖颈,几乎是瞬间就被姜城奕过了一遍,真气也粗略的在叶半夏重要的穴位和静脉探测过去。

  最后,带着几分纠结的,姜城奕把手拿回叶半夏左胸靠上边一点的位置,停下。

  叶半夏的身材相当标准,胸不算大,但目测C罩杯还是有的,所以他的手自然还是有一部分停在了高耸的山峰上。

  “抱歉,医患之间没有性别咳。”

  姜城奕自欺欺人的说了一句,更用力的将手摁在了叶半夏胸上,真气随之透体而出。

  他检测了叶半夏的身体,发现这应该是她的老毛病,属于一种先天性的疾病,对于医学他懂得不多,不知道叫什么名字。

  总之,这种病平时不会对人造成什么影响,但很不稳定,每沉寂一段时间便会爆发,大幅度阻碍血气的流通,甚至短时间让人失去对身体的控制——表现即为昏迷。

  而在这个过程中,身体机能会大幅度下降,远比睡着时的状态还要夸张,一不注意,可能就会直接在昏迷中失去生命。

  而且醒来以后,病人应该还会因为那些淤积的气血而感到全身剧烈的疼痛,曾失去控制的身体还会带来几种相当恶劣的感受,譬如恍惚、恶心、头晕、麻痹等。

  “有这种顽疾也敢一个人到处跑,胆子太大了吧。”

  姜城奕摇摇头,这个发病时间完全没法估计和测量,说来就来,要是当时在开车或者处于荒郊野外那可就危险了,昏迷的过程中碰到恶人的话以叶半夏的姿色下场恐怕会很糟糕。

  “算你运气好,这次碰到的是我。”

  真气小心翼翼的在叶半夏体内冲刷游走,化解着那些淤积的气血,大热天在外行走很久都不会流汗或者疲惫的姜城奕的额头也开始慢慢冒出一颗颗汗珠。

  不过叶半夏的状况也随之舒缓好转起来,呼吸和脸色渐渐的恢复正常。

  十分钟后,姜城奕仰天长舒一口气,浓烈的气息在盛夏依旧肉眼看见,化作一道气箭打在天花板上随后消散。

  他成功的帮叶半夏化解了这一次病情的爆发,整个人累的半死。

  肉没吃到不说,还当了一次苦力!

  姜城奕愤愤不平的想到,但人肯定是要救,没啥好说的,只是心里有些不平衡罢了。

  想到这里,本来要收回来的手也停下了,姜城奕看着睡美人一样的叶半夏,脑子里忽然浮现大量关于“睡鸡衣安”之类的“理论”,顿时咽了咽口水。

  乱七八糟的思绪和冲动涌上来,最终姜城奕沉思着,唇角勾起邪恶的笑容,手往下挪了一些,抓住那饱满的酥胸狠狠的捏了捏。

  “就当给你治病的报酬了!”

  说完姜城奕站起身,打开空调,盖了一条毯子在叶半夏身上,自己打开酒店的电脑看起动漫来。

  他当然可以做的更多——只要小心一点,不破了叶半夏的瓜,她最后什么都不会知道。

  但是,他姜城奕虽然喜欢YY,但也仅限于在脑子里转转,真正要趁人之危他还不屑于去做,做和尚可以不合格,做人,是要有底线的。

  一边得意的想着自己果然是个正人君子,姜城奕一边熟练的打开了一部肉番。

  “拔剑吧诸君!小暗是我老婆!不服来战!”

  当叶半夏醒来的时候,看到的便是一边嚷嚷着这句话,一边敲打键盘、在屏幕上播放着的视频里面刷着弹幕的姜城奕。

  而且,视频虽然不是什么限制级低速画面,却也是大片大片的卖着肉。

  网友:小暗给你们,梦梦和娜娜我就抱走了!

  “休想!前面那个贼子快放下我老婆,她们都是我的!我全都要!”

  姜城奕气势汹汹的对着屏幕喊道。

  这时,一个带着丝丝磁性的动听嗓音响起:“我昏迷多久了?”

  姜城奕激动挥舞着的手停在半空,整个人从头到脚石化。

 

花都小和尚第九章 这,就是真气

“咳咳!”

  姜城奕干咳两声缓解尴尬,转过身的同时,不动声色的反手按了关机。

  重新挂上圣徒般的笑容,尽管姜城奕已经尴尬的想钻地缝了,挠了挠头:“大概一个半小时吧。”

  “一个半小时?”

  叶半夏奇怪的蹙了蹙眉,似乎不大相信,她没想到这次出来尽然会在这种地方发病,不过……以往她每次发病昏迷时间都没有短于六个小时过。

  有些不悦的看了姜城奕一眼,叶半夏咬着牙,以准备应付即将到来的疼痛,同时坐起了身体。

  本来她是不想动的——发完病以后,只要稍微有所活动,她的身体就会产生剧烈的疼痛和麻痹感,头脑也会像喝醉酒一样难受,可姜城奕这个时候还骗她,让她失去了和他交谈的想法。

  不管这欺骗理由是敷衍、是掩饰什么又或者只是开玩笑,被外人看到发病,她现在心情很不好。

  然而,让叶半夏惊讶的事情发生了,直到她坐起来,并把脚放在地面,身上都只传来一阵阵很轻微的刺痛,像是被普通打火机的发电器电了一下那样,对早已习惯了仿佛全身被敲打的疼痛的她来说,简直就是毛毛雨。

  至于麻痹感?同一个姿势躺久了正常的关节麻木算么?

  有些不可思议,不过叶半夏习惯了不表露自身感情,只是动作顿了两秒钟,便继续打开手提包,拿出手机。

  十六点四十三分,这是手机所显示的时间,检查了一下设置,时区依旧是和网络对准,即代表是真实时间,日期依旧是八月二号。

  “真的……只昏迷了一个小时?”

  叶半夏不可置信的喃喃自语,话语中透出几分欣喜和希望,这对她来说很不可思议。

  “当然是真的,我有必要骗你吗?”

  姜城奕翻了个白眼,叶半夏不信任的态度让他有些不爽,亏他刚才还那么尽心尽力而且只揉了一下胸!

  对此,他嘴角翘起一个有些恶意的笑容:“不过,如果我没有帮你疏通气血,你的昏迷时间应该会达到十到十四个小时,醒来以后的疼痛和麻痹足够让一个正常人全身抽搐、小便失禁。”

  叶半夏抬头看着他,眼神因为姜城奕最后那句话而冷了两分——她曾有过类似的体验,不过随着对疼痛的承受力越来越高,这种现象便也逐渐减少了,到现在已经两年不再有过了。

  “你怎么知道醒来以后会有疼痛和麻痹?”

  她没有无意义的驳斥最后那句话,而是语气冷淡的问道,眼里透出几分警惕。

  “我给你号了脉……放心,没有做失礼的事,事实上,我是习武之人,对于这方面的问题多少懂一些……这是你的先天顽疾对吧?”

  姜城奕耸肩说道,明智的隐瞒了他用真气更仔细检查的过程。

  叶半夏沉默了两秒钟,脑子里飞快的判断姜城奕话语的真实性,随后问道:“疏通气血?”

  “字面上的意思,你发病的时候会导致气血淤积,那是让你昏迷和醒来后不适的根源,只要化解掉,就能让你很快苏醒并缓解掉不适的感觉。”

  姜城奕耐心的科普道。

  “怎么疏通的?”

  叶半夏皱起眉头,姜城奕说的话太过浅显和玄乎,无从判断真假。

  “你似乎没有携带任何工具或者药物……不要告诉我是按摩。”

  她瞟了一眼姜城奕打开的背包,东西已经倒出来了,就是一套衣服和几张证件。

  姜城奕有些头疼了,事实上,武道修行属于保密事项,一般是不能透露给普通民众知道的。

  在绝大数人眼中,学武就是学如何更好的打架,一种搏击或者杀人技巧,至于国术更像是花架子。

  犹豫了一下,他还是决定告诉叶半夏,毕竟要给她治病的话,肯定是瞒不过去的。

  “用修炼出的真气,内家真气可以做到很多手术以及药物做不到的事情,其中就包括了疏通气血。”

  “真气?”

  叶半夏愣了一下,随即唇角浮现一丝冷笑:“这么说,姜先生还是一位气功大师?”

  她不是第一次碰到宣称要用气功治好她的病的江湖骗子了,后来事实证明,这些人都是骗子。

  “不,我是武道修行者。”

  姜城奕读出了叶半夏话语中暗藏的嘲讽,这种好心被当做驴肝肺的感觉让他有些不想说下去,可又不忍心放着叶半夏不管——知道了叶半夏所承受的东西后,作为男人,很自然的产生了怜惜的感情。

  “武侠?像小说或者电视中那样?”

  叶半夏面无表情,冷的像块冰。

  “虽然没那么夸张,不过你可以那么理解。”

  “所以?”

  叶半夏的态度显露出质疑和丝丝愤怒。

  姜城奕叹了一口气,知道这妞根本不相信他,不过他还是抱着尽人事的心态说道:“我知道你认为我是骗子……我可以无偿为你提供治疗,如果你愿意的话。”

  “谢谢你的好意,不需要。”

  叶半夏冷冷的说道,对于姜城奕冒着生命危险救了一个差点因她而失去生命的小孩子她是很有好感的,如果不是这份好感和恩情在,她可能半句话不会多说,直接走人了。

  说着,叶半夏站起身,身子晃了一下,尽管姜城奕给她疏通了气血,但发病带来的虚弱还是存在。

  “我不知道你是从哪里得知我的病情,希望你能保密;先前你救人的行为我依旧感激,治病这事——我相信你不是早有预谋,我会当做没有听过,但不要让我听到第二次。”

  尽管话语里有那么点威胁的意思,不过这姑娘在认定姜城奕是骗子,且是针对她最在意的弱点来欺骗这么愤怒的情况下说话依旧保持克制,没有对其实不算多大恩情的恩人翻脸,这让姜城奕很佩服。

  说完,叶半夏转身便准备离开。

  “气血淤积的情况只会越来越严重,得不到合适的治疗,五年之内,你的某一次昏迷便会成为长眠。”

  果然,姜城奕没办法放着一个本性优良的大美人不管。

  说话的时候,叶半夏转回身子似乎不耐的准备打断,而姜城奕则当着她的面用左手拿起一个陶瓷茶盅,右手并掌如刀慢慢从中切下。

  陶粉“唰唰”的掉落,如同热刀切奶油,几秒后,茶盅中间少了一圈,分成两个小了一号的一半。

  “这,就是真气。”

  对着叶半夏第一次露出精彩表情的震惊面容,姜城奕微笑着说道。

我愿与你立黄昏,亦愿问你粥可温

文/风妍浅浅 初夏看着半空的柜子,黑色的皮箱早就不知踪影,连余温都没留下。桌子上的东西乱七八糟,看着似乎翻了很久。床上还有收拾衣服的褶皱,空气中却早已没了他的味道。 眼神变得呆滞,连泪水爬满了脸庞都没感觉,她不相信许臻真的如此狠心,连一张照片都没留下。 初夏本就不该认识许臻的,他们本该是两条平行线,连自己都惊奇他们会相识。 许臻平时是少有低调的人,甚至可以说有些沉默寡言。他也算是个富二代,别...

我只想和我想爱的人,体会奋不顾身

文/小绾西 01 前段时间《谈判官》里,晓飞童薇式爱情深深的打击了我这只单身狗,他们俩经历了重重磨难,终于谁也分不开他们了。 有句歌词特别喜欢: 我只想和我想爱的人/体会奋不顾身 想起了一个朋友,她的真实恋爱经历,和男朋友不顾一切的在一起,连我都深深的敬佩起她的勇气。 02 前几天,朋友茜茜在电话里跟我说她到北京了,语速里带着兴奋,在电话另一边的我都闻到了浓浓的狗粮味儿。 武汉到北京一千多公...

剩女围城

座机电话想起了那个黄昏,徐薇刚好下班踏进家门。母亲在厨房炒菜,老旧的油烟机轰轰作响,她可能听不到电话响。徐薇放下包包和钥匙,绕过发黄的沙发,拿起响个不停的电话话筒,还没出声,对方就急急地问候。“喂小婶!你好吗!我是阿丽

心病[待发表]

文/零雨飘摇 浑浊的浪花不停地冲击着江畔,江水屡次像小老鼠一样窸窸窣窣地窜了上来,最后又哗啦啦地遛了下去。三两个留守的孩子,光着身子在沙地上往来追逐,奔走间如落水饺子般掉进了江水里。咿呀的打闹声不绝于耳。 我穿着旧皮鞋,踩在一个缓坡上,看着波光粼粼的江水在下边晃荡,如此观望之际,仿佛整个人也快要摇晃起来,直到滚下缓坡,被江水裹进去了才肯罢休。 “儿啊,”母亲的声音越过高墙,在昏黄的天空上盘旋...

骗婚首席宠无度小说电子书未删节阅读(语嫣冷墨寒大结局)

骗婚首席宠无度小说电子书未删节阅读(语嫣冷墨寒大结局),由雪月文学免费 提供!看到负心男抛弃痴心女,她怒了,上去就把蛋糕扣在负心男头上……啥!尼玛她搞错了,不会吧。 不就是喝酒买醉吗,怎么酒店和某男一夜后,世

校园抓鬼记(上)

我要讲的这件事,是关于我的大学室友的。 他如今已在洛阳的白马寺出家修行,法号无执,俗家名号本不该提起。为了方便,就称他为李小凡吧。 故事从校园开始,也在校园结束。 我的大学位于北京三环内,是一所理工科大学。校园小而挤,一入夏,整个学校便如铁砂入大锅,炒得人心浮气躁,半点斗志也无。白天还好,大家通常去实验室或者去教室,那里的空调犹如不算电费,经常冻得人喷嚏鼻涕一大把。可到了晚上,没有空调的宿舍...

手机故事网_每天读点故事在线阅读©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