继父犯强奸罪,帮凶是我

2018-08-06 15:38:04作者:木琵琶

继父犯强奸罪,帮凶是我

去见温晴的路上,我像个疯子一样。

坐在车上,哭了一路。从北到南,两千多公里。伏在桌子上,浑身发颤。

这是我从小的毛病,从我爸死开始,每次哭得久了,便全身颤抖,舌头僵硬。

温晴以前总笑我。她说:“讲真的,你哭的样子太丑了。”

所以,长大以后,我便很少哭了。

极少。

温晴是我姐,我和她并无血缘。

五岁那年,我爸去了山西一带下矿挖煤。

我爸出门的时候,我妈把提前几天就准备好的大小口袋,递给他,“娃他爸,你在矿上再挣两年,就够起栋砖房了!”

我爸重重的点头,背起那些沉重的包袱,一步一步走出了村子的羊肠小道。

六岁,我爸再也没有回来。听说,他被埋在了山西的某片黑煤之下。

和黑煤一起被我妈骂在口中的词,还有黑煤矿。我那时候并不知道,一个黑字能意味什么。

许多年后,我才知道,一个黑字,夺去了我爸的命。另一个黑,则让我妈在年纪轻轻失去丈夫后,却得不到应有的一点赔偿。

黑煤矿背后有一个黑老板,跑了。

当然不会是因为死了我爸一个人。那场塌陷灾难中,我们村的好几个男人,都被埋在了地下。永远,不见光明。

而活着的人,也从此“失明”。

我妈天天坐在门槛前,眼神空洞,飘忽看着村口的方向。她的眼泪簌簌而落,无声无息。时常有各色的人来劝解她,或唉声,或叹气,总归最后只说:“看开些,这都是命!半点不由人啊……”

每每这样,我妈就更加痛苦。她咬着牙,点头。似听得劝了。

其实她只是想顺从别人的话点头。点了头,劝解的人就感觉自己做了一件好事。一件帮助别人的好事。

她们会拍拍我妈的肩膀,“你这命啊……以后,有啥需要的跟大婶子我说。”

我妈依旧只是点头。一口白牙咬在唇上,苦涩的泪从嘴角淌进去,她喉咙一动,便咽下去了。

我妈总说,若不是为了我。活着,倒不如死了。我那时还小,不懂这话。只觉得,死,是这世界最可怕的事情。

我不能理解,我妈想死。

时间长一点,我妈也不哭了。她开始像往常一样,下地干活,洗衣做饭。整日在屋子里忙忙碌碌,进进出出。好像有干不完的活,做不完的事。可明明,她已经把家里的窗帘拆下来洗了一次又一次了。

以前劝解她的大婶们很少来家里了。倒是几个曾经我爸的老根,总在农忙时节,帮着我妈把地里的粮食扛进家里。他们总是放下粮食就走,我妈留他们喝水,他们也只是摸一把头上滚落的汗珠,咧一口白牙,“不了!不了!你嫂子还在家等吃饭呢……”

饶是这样,村里人的闲话还是止不住飞向了我家。飞向了我妈。

有的没的,没的有的。

我妈冷冷望着飞跳的鸡鸭,手上的谷米一撒,鸡鸭飞快围拢,啄起,嘎嘎的怪叫。“寡妇门前是非多,她们爱咋说咋说。”

我从小板凳上抬头,手上的铅笔一下摁断了。田字本上,留下浓厚的一笔。我问我妈:“她们是谁?”

我妈先愣了一下,然后生气的骂:“做你的作业!小孩子家,学什么不好,学听大人说话!”

篱笆墙外,曾经那个劝解过我妈的张大婶,此时却阴沉着脸,气势汹汹的指着我妈喊:“你还有脸教娃!你个贱人,自己老公死了。就勾引别人家男人!我呸,活该你……”

夕阳已经划下了山坡,橘红的光照在我妈的脸上,我妈的脸通红,连脖子也是红的。周围的人很快都聚在了我家院子外,摇着蒲扇,抱着小孩,后面跟着气势汹汹的土狗,汪汪汪的冲我家的方向,吼叫。

热闹得像赶集,像过年,像我爸死的时候一样。

我妈扔了手中的饲料盆,扬头上前两步,“她婶!说话得凭良心!血口喷人要遭报应!”

张婶的嘴一张一合,一手插着腰,另一只手伸出那根短挫食指,上下微晃,颤抖着,指指我妈,又指着远处半坡上我家那块山地,一副早料到你会这样的眼神朝着我妈骂:“呸!你那不要脸的事还非得让人抖落出来!”

“你和我家那死鬼在那半坡搂搂抱抱,你当别人都是瞎的啊!”张婶的脸涨得青紫,眼珠子通红似血。

“没想到你这么不要脸!你男人才死多久啊?就耐不住寂寞!偷人偷到老娘家来了!”张婶张嘴朝着我妈站的方向吐出一口黄稠的浓痰!插着腰,指着我妈脑门骂。

张婶嘴里喷发出的唾沫星子,黏在她的胸口处,湿了一片。

我妈如雷击般立在原地,结巴的回:“那天……不是……不……不是你想的……那样!”

张婶不屑的笑一声,周围的人都跟着她笑,大人,小孩,和那些凶猛的土狗,全都在笑。

我妈的声音低了低,着急的喊:“那天是因为,老张哥提起了娃他爸,我一时想起了娃他爸的死。没忍住伤心,我……我才……”

“呸!你快别说了!这不要脸的事,还讲得出口!”张婶的嘴一直张合着,许多肮脏的话从她嘴里顺着干死在院墙瓜藤,爬到我妈的脸上,身上。紧紧的缠绕,捆绑住我妈。

后来,是我爸生前的老根,张婶的男人,从围观的人群里拖走了张婶。那个男人,一脸愧疚,歉意的看了我妈一眼,立刻收回自己的目光。半拖半抱着张婶走了。张婶依然扯着嗓子喊:“我告诉你……要再……偷汉子……我非撕了你的衣服……让大家看看你他妈是什么货色!”

我妈拉着我走进屋子里,闭门,任由外面的热闹蔓延,或散去。

她拿了扫把一下一下把屋里地上的灰尘弹起,漫天的灰,洋洋晒晒落在我的眼里,生命里。

后来我知道,灰尘还有个好听的词,叫尘埃。如果文艺点说,我可以讲,那时的尘埃落满了我的心底,以至多年,都无法正常呼吸。

那件事以后没过多久,我妈便改嫁给了温晴的爸爸。

温晴的爸爸,叫李大山。我妈说,听这名字,就像个老实人。我妈说,她什么也不求,什么也不想。只要是能过日子,不嫌弃娃,不嫌弃她是寡妇,便是好的。


这种好,不能说是好。这是我妈,对坏透了的生活,可怜的奢望。

农村的寡妇,历来如此。

李大山的原配老婆,也就是温晴的亲生母亲很多年前就跑了。

至于原因,我无从得知。

我也曾问过温晴这个问题,温晴却回我:“你知道你爸为什么要死吗?”

我摇头。

温晴嘲讽的笑,“我也不知道我妈为什么要跑。”

那个时候,我的脑子突然冒出来当年别人劝解我妈所说的,都是命。

这句话。都是命。那时,我以为这句话可以解释一切生命里我们无法控制的事情。

而多年后,我才明白。每句都是命,背后都不是没有原因。只是这原因,是我们无法去深究,也不可以去深究的。

比如我爸为什么去黑煤矿。

比如温晴的妈为什么跑。

我妈嫁给李大山后,我叫他李叔。叫温晴姐姐。温晴有了后妈。我有了继父。

温晴不喜欢我妈,我不喜欢她爸。

而我和她,却成了最坏也最好的朋友。

也许是她的童年过得太寂寞,也许是我的童年过得太孤独。也许是因为我们拥有同样为外人所道,可怜的生活。

反正,我们像猫狗一样,如敌如友。我们在院子里打架,互相揪扯彼此的头发。我们指着对方,学习别人口中那些污言秽语,辱骂。

我们也一起上山偷别人家的柚子,桃子,在衣服上蹭蹭便一口咬下,两个人的腮帮子鼓鼓囊囊的你看看我,我看看你。或者,生一堆火,搬别人家的玉米,刨别人家的红薯,丢进火里,用灰埋起来,听木柴烧裂的声音,闻红薯玉米烧得焦黄的皮。她的嘴角染上黑灰,像长了胡子。我的脸上蹭上玉米粒,或者红薯渣,她说,你像刚吃了屎。

等太阳落坡,我和她手里各捏着一把金灿灿的野菊花,一路互掐着回家。

那些被我们偷了东西的大人正在我们家的院子里,大声的讨伐我和她的种种恶劣行径。我妈和他爸总是笑嘻嘻赔着不是,又顺手把院子里挂着的腊肉或者是晒干的野菌子塞进她们手里,她们也就摇手,或摆头的离去。

然后,我妈对温晴说,没事,以后不这样就行。

她爸摸摸我的脸,露一口黄牙,对我说,没事,这都是小事。

我妈拉着我进屋,用细细的条子打我的屁股。

她爸用门口的扫把,打她的腿。

我们疼的龇牙咧嘴的大声叫唤,一声声穿过山谷,流进小溪,淌进大海里。

那时候,这样的日子,是我在我爸死后过得最快乐的日子。

我慢慢开始喜欢喊她爸叫李叔。李叔长,李叔短。他也喜欢左手抱着我,右手抱着温晴,去小卖部里任由我们挑选喜欢的糖果。

我妈围着粗布围裙,擀面皮,包饺子。我和温晴一起去割韭菜,欢快的撵院子里的大黄狗,拽它的尾巴,一家人笑得嘻嘻哈哈。

夕阳下,大黄狗的影子映在篱笆地上,像个庞然,又巨大的怪物。

而我那时候,却只看见了,温顺,不长獠牙的大黄。而它的獠牙,一直就藏在它的舌头下。藏在这平静,欢快的日子里。

生活喜欢看笑话,它冷漠的看,黑暗中滋生发芽的怪物,却从不说话。

我十三岁那年,温晴十五岁。温晴考去了县里的高中,开始了她的住校生活。我和温晴的房间,成了我一个人打滚撒泼的地。

那年的六月,我动了温晴留在家里的卫生巾。在厕所,我慌乱的学着温晴说过的样子,将雪白的卫生巾垫在粉红的内裤上。推开厕所门出来的时候,我看见李叔狐疑打量的眼神,我羞耻的快步走进房间。李叔突然在后面喊:“婷婷,你裤子上有……”

他的声音很大,砸进我慌张羞耻的心里。那天的月经,澎湃汹涌的流出我的身体,透过卫生巾,透过内裤,打湿了我的床单,染出一朵耻辱的花。

我甚至不知道,为什么会觉得,这是极丢脸的一件事。我的脑子里闪现出无数,曾经张婶隔着院墙骂我妈的话,那些话,长了翅膀一样落在我的身上。还有那口黄绿的浓痰,黏腻在我的脸上。

我在半夜爬起来,躲在院子里的水龙头下洗染血的内裤床单。

夜色浓黑,我用尽力气搓揉,却怎么也洗不干净,那些猩红的颜色。它们淡淡的印在显眼的地方,显现我无处躲藏的羞耻。

正屋的灯突然亮了,我慌得隐在黑暗中,动弹不得。李叔穿着一个裤衩,光着身子朝厕所边走,他似乎看见了我,定了定步子,却没有出声,绕过厕所,站在厕所边的草丛旁撒尿。

那是我生命里听过最恶心的声音。如同诅咒,曾在无数个夜晚,噩梦连连。

我忘记我是如何回房间的。我像一个哑巴,沉默的睁着眼睛看天变成白的。

我妈皱着眉替我洗了昨晚丢下的床单,晾在院子里。

我看见,那一抹淡淡的红,依然显眼的露在那里。我妈悄悄塞给我一包卫生巾,笑笑摸摸我的头,“我的婷婷长大了。”

我接过那包卫生巾,沉默的挪动脚步回了房间。

从那以后,李叔对我更好了。当着我妈的面,他总慈爱的看着我笑,把桌子上的肉挑到我碗里,从市场买回新鲜的水果,牛奶放在我的房间里。

深夜,我从迷糊中醒来,拉灯时,窗户边有个硕大的黑影快速掠过。我爬起来,拿着墙角的扁担,大声的喊:“妈!妈……”

不一会儿,主屋的灯亮了。

我妈和李叔敲我的门,我向我妈说了惊吓的一幕。李叔拿着手电筒,围着房间四处张望,未见一人。只有肥硕的黑猫,闪着金光的眼睛追赶着耗子。李叔看着我,伸手摸摸我的头,又拍拍我的背,“婷婷,啥也没有!院子锁得好好的咧!”

他的手掌粗糙,刮过我的背,皮肉泛起疼痛。我躲过他的手,抱着我妈,缩在一旁。那晚,我妈陪着我睡着。

李叔临出门时,笑着安慰我。我抬头,看见他的眼睛在白炽灯光下,反射出一道诡异的光。透过模糊的黑夜,清晰的刻进我的脑海里。

窗外的黑猫叼着只老鼠,从我的房门口蹿过,银灰色的月光落满大地。


黎明之前,太阳照不出魔鬼的影子。

我开始莫名的害怕李叔。害怕他的突然靠近,捏我的脸。害怕他问我成绩和作业时,低头有意无意的眼神和说话时韭菜味口气。更害怕他喝酒时脱了上衣让我给他挠背。他的背上永远覆盖着一层污黑的泥垢,深深的嵌入我的指甲缝里,烙进我的生命里。

我妈总说:“婷婷这孩子!小时候不是跟李叔可亲吗?怎么长大了还……”

李叔喝一口烧酒,露一口黄牙,“没事没事!”

无数次深夜醒来,窗户外都有细碎的响声。我不敢开门去看,也不想再喊叫我妈。一次两次,她还能从主屋出来,陪在我的小屋,给我安慰,哄我入睡。可次数多了,又从来没有发现有什么人,她便不耐烦的斥令我睡觉。总说我东想西想,贪玩不想睡觉。

我曾怪过她,也恨过她。但我不记得是要恨她嫁给了李大山,还是怪她从来不抬头看看我是怎样活的。

不久后,我妈因为急性肠胃炎住进了医院。李大山,每天奔波来回的照顾她。洗衣做饭,拉屎拉尿,他全都仔仔细细认真的护理着我妈。我妈躺在医院的病床上,眼角闪过泪花,她感激的看着李大山,感谢上天赐她后半生一份圆满的婚姻,一个值得依靠,给她幸福的人。

那天晚上,我睡得朦胧,听见窗外呼呼响着的风狠狠的吹打着窗户,惊醒。

月光下,房门已经被推开了小半。门拴落在墙边,门口处有巨大的模糊倒影。怪物一样的身影覆在我的小床上,只有两条长细的棍子似的影子由门口延伸到着落在床前!

我惊恐的缩起身子,猛的拉开床头的开关。我分明看见,是一个人!

他飞快的转身跑出了院子,跑进苍茫一片的黑暗之中。

我的身下突突地涌出一大股滚烫的热流,浸湿了红花朵朵的床单。

他,是我的继父,李大山。

你问我,他要干什么?

那时候,除了害怕,恐惧。我还真不知道他是想干什么。

别不信,我十四五岁的时候,网络并不发达。电视新闻里也很少看得见什么猥亵,强奸之类的。

哦,不对。李大山,并不能算强奸。甚至,连猥亵罪都构不成。

所以你看,我似乎并没有受到实质性伤害。我说李大山是坏人,你信吗?谁信?

我开始频繁的洗床单,晾在院子里,遮住了大片的阳光,晒出一股子霉湿的味道,散在空气里,弥漫开来。

从那夜开始,尿床成了我另一个耻辱。只要一做噩梦,或者,惊怕之下,我就无法控制自己的小便。

我妈很长一段时间以为,是我长大了,变得爱干净了。

而我,不曾告诉她,那晚,所见的人,所尿下的床。

第二年的冬天,温晴放寒假从县里回来了。她站在雪地里喊我:“婷婷,我回来啦!”

我穿着厚厚的棉袄,拥抱她。她发间有淡淡的洗发水味,清香好闻。我使劲吸了吸鼻子,靠在她的肩膀上哭了。

深夜里,一字一句小心翼翼的和她讲,我经历的噩梦。我以为,温晴定会信我,会帮我。

温晴从床上爬起来,惊呆的看着我。半晌,她才说:“婷婷!你有病!你脑子里怎么会这样想!”

“这些年,我爸对你多好!没想到你居然这样想他!”

我哭着和她说:“我不知道为什么……可我……我……”

温晴蒙了被子,翁声翁气的回:“你的内心太阴暗了!”

那个冬天的冰冷,是从骨头里感觉到的。我甚至怀疑,真的是我,是我太阴暗恶心了。不然,怎么会连温晴,都不肯信我。

这个冬天,我变得更加沉默。温晴提前回学校补习,她回来的那段时间,李叔,从来没有半夜起夜。从来不在房间门口晃荡。从来不亲近我。从来不!

温晴走之前说:“婷婷,你知道白眼狼吗?”

“我爸就养了一头。”

她的背影纤长像一把匕首,扎进我的皮肉。这个冬天,大雪冰封。洁白的雪,被人们踩在地上,污垢不堪。后来我曾从电视上,百度上,腾讯新闻上看见过无数类同我的经历。

我才懂得,当年我所恐惧的是什么。可我也应当庆幸,幸命没有让真正的悲剧惨痛的发生在我身上。

那年,我妈出院后没多久,我们办事处的初中因为学生太少,学校环境简陋,且语数英都同为一个老师。政府决定解散我们学校,把我们分进了镇里的学校。从那开始,我便长期离家住校生活。即使星期六星期天回家,也从来都紧绷着神经睡觉。门后面,顶上扁担。

多年后,竟也安然长大了!

我长大后,继父便开始规规矩矩。逢年过节回家,他总如慈父一样,嘱托我和温晴一样的关心。可我又怎么可能忘记那些尘封在记忆深处令人发颤作呕的种种往事。我总不咸不淡的对他,且能不回家尽量不回家。

村里人都说,他养了我这样一个白眼狼。到底后爹做得再好,也是养不熟外面的狗。

温晴同我,多年前便已经淡漠到连普通朋友都不如了。连我妈也时常在电话骂我:“婷婷,做人,不能不孝顺!他这多年供你吃穿……”

我沉默着,咬着牙,不发一声。无法启齿,那些恶心丢人的回忆。我恨不得,失忆。永远不再记起。

几天前,我突然接到温晴的电话。那是一个极平常的午后,我晾晒好换洗下来的床单。

昨夜的噩梦,又梦见李大山!午夜梦回,身下的一片湿热提醒着我,过去并不能真正过去。

我再也,过不好,正常人的生活。

温晴在电话里声音哽咽,好一会儿她才说:“婷婷!你快回来!”

我问:“怎么了?”

她回:“妈病倒了!在医院抢救!”

我急回:“我马上订票!我妈到底怎么了!”

温晴沉默了许久,突然嚎啕大哭,“婷婷!我爸进监狱了!”

午后太阳像火,点燃了我面前的米色床单。燃成一团黑灰,漫天飞起,尘埃遍地。我到家的时候,我妈经过抢救,脱离了生命危险。她醒来看见我的第一眼,便流泪不止。我贴着她的脸庞,她戴着氧气罩呼出的气,模糊一片。她说:“对……不……起……”


我用力的闭上眼,咬着唇,抓着她的手,使劲的摇头。病床上蓝色的床单,点点滴滴,泪湿的痕迹,晕染一片。判决李大山的时候,我妈已经离开医院回家修养了。她不愿意去法院。但她还是求我,陪着温晴一起去。我妈哭着对我说:“千错万错……可到底,他还是供养过你的人啊!”

其实,并没有什么好说的。即使,我是律师。

法庭之上,李大山穿着囚服,眼神求救的望向我。他并不知道,我对为他辩护的律师朋友已经拜托过了。

拜托他,依法,实事求是。

犯罪事实清楚,证据确凿,数名受害者均未满十四周岁,最小的年仅十岁。李大山构成强奸幼女罪。且情节十分恶劣,造成巨大社会影响。被当庭宣判无期徒刑。

李大山的余生,终于要在铁窗内度过了!

从法院出来,我见到了那些幼女的父母。她们的情绪激动,指着我和温晴骂:“你们不得好死!不得……好死!”

“不得好死!”

李大山的判决,是重判重罚了的。温晴这么多天窝的火,也不再忍了,隔着几人的距离,回她们:“你们怎么不说你们女儿贪图零花钱!去找陌生的老人要钱啊!你们怎么不说啊!”

“我爹都已经……”

“啪!”

我转头狠狠地扇了温晴一耳光,然后朝着受害者家属重重的跪下,“对不起!”

所有人都以为,我是为了李大山赎罪而跪。

没有人知道,我所愧疚的,是我当年没有站出来,指出李大山的罪恶。

是后来,我已经成人,却因脸面,选择尘封罪恶。

是现在,我已经成为律师,仍然无法启齿当年的过往。

作恶的人,往往是被受恶的人,养出了更恶的行为。受害者的惧怕,避,自保颜面,种种行为都无异于纵容,包庇,滋养恶人成为更恶的人。

我,一直都是李大山罪恶的“帮凶”。……

木琵琶
木琵琶  作家 最爱的知否要播出了。心里多了很多的喜欢。喜欢你。这件事却依然深藏心底。

我也不是生来就是“小姐”

半生回头,并无惊奇

寡妇娘

继父犯强奸罪,帮凶是我

将安将乐,弃予如遗

情书中讲过许多道理,我们还是分开(一)

老婆: 转眼我们在一起已经快100天了,但是,亲爱的你知道吗,我一直欠你一个东西(不是拥抱,耳畔不要情不自禁地响起后弦的那首歌),是情书。亲爱的,你知道吗,你是我第一个相信也是唯一一个写情书的女生。这是我的处女作,水平辞藻有限。 在这近100天的时间里,我们从认识到确认关系到熟悉,我们更深的了解彼此,性格、喜好。很高兴,在这样的过程中,我们每次新的发现,都会更深的爱彼此。老婆(哈哈,感觉真像...

孩子,请给我第二次机会!

我应邀去了一所残障儿童学校看演出,每一个孩子都有身体缺陷,但这些孩子各个都挑战了自己的身体极限,展示了他们最完美的表演。这时候,我忽然想起了一年前我在医院丢下了我的孩子,因为当时发现孩子的双腿有点问题,于是我偷偷地离开了医院,离开了那个地方! 经过了这一年,我内心深受煎熬,听说我的孩子最终被一个姑娘带走了,经过多方打听,最终找到了收养我孩子的那户人家。在一个幽静的小山村里,现代交...

你若流泪,先湿我心

在荷尔蒙的促使下,我们阴差阳错的相爱。或许一切都是命中注定,我们只是彼此生命中的过客,只为了相互扶持走过这段坎坷的经历。老天与我们开着不大不小的玩笑,让我们相识却不能相守,在这聚少离多的日子里欲罢不能。你说过生命中每件事都是上天安排好的,我们终究逃不过此劫。 在你最困难的时候我爱莫能助,看着你那忧郁的眼神,沧桑的面孔,让人忍不住产生怜惜。好想在你累的时候给你一个结实的肩膀依靠,在你困的时候给...

我庆幸遇见了你,却遗憾只是遇见了你

1 闺蜜汪园发信息过来问鹿鹿,听说他明天要结婚了,你知道了吗? 此时的鹿鹿正在后台化妆,下一个就是她出场比赛了。看了信息,鹿鹿还没来得及回复,主持人就在舞台上喊她的名字了。 鹿鹿匆匆忙忙地把手机放在一边,然后上台。 灯光一暗,音乐响起,鹿鹿舞步如同轻云般慢移、旋风般疾转,在舞台上她尽力舞出心中的悲欢离合,台下的观众早已泪流满面。 舞毕,全部评委以及全部观众都起立欢呼,掌声经久不息。 颁奖的时...

键盘怪哪里逃!

姜久做了一个很长很长的噩梦。 这个噩梦一直做到他来到本市唯一一家精神病院才结束。 姜久与女友何佳佳大学毕业三年了,一毕业他就进了一家国内排名前五十的大公司。刚开始工作时也是意气风发过一阵子,可是没多久他就发现这家公司里名牌大学的研究生博士生一抓一大把,不管姜久怎么努力都难出头。 一个周二的下午,好不容易上完一天班,姜久一回到出租屋里,就跟条死鱼一样躺在沙发上不想动弹了。 天天上班不是给经理跑...

雪国糖霜

{PS:第一段借挪威的森林的开头。} 一 我今年三十七岁。现在,我正坐在波音七四七的机舱里。这架硕大无比的飞机正穿过厚厚的乌云层往下俯冲,准备降落在雪国机场。十一月冷冽的雨夹雪湮得大地一片雾蒙蒙的。穿着雨衣的整修工、整齐划一的机场大厦上竖着的旗、BMW的大型广告牌,这一切的一切看来都像是法兰德斯派画里阴郁的背景。 这时,飞机顺利着地,禁烟灯号也跟着熄灭,天花板上的扩音器中轻轻地流出BGM音乐...

手机故事网_每天读点故事在线阅读©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