宫墙怨:胭脂桃

2018-07-20 11:22:03作者:南欣xin

宫墙怨

皇后娘娘深夜驾到,笑里有哀怨,她说:“世人常道母凭子贵,其实本宫倒觉得是子凭母贵呢。其实呀,只有母子相依,才能谈得富贵,可是呢,这宫里的女人难生养,自己不能生,保不齐就会用上杀母取子的法子。”

皇上曾赋词,赞我们姐妹娇艳,可我们不是很识字,只能闲来唱唱了。

有这么一阙也是极好的,至少他心里,亦曾有过我们,虽然他也不记得,他到底写过什么了。

不过这不是很重要,只要我们平平安安地活着,为夫君解闷儿,为正室分忧,为夫家诞育子嗣,便是完成了奴婢的本分,从小姑姑便这样教我们。

我们姐妹原是溯阳王府上的一双歌姬,溯阳王荒唐爱美人儿,甚至请了教坊司姑姑教导府里豢养的歌姬。有传闻说,溯阳王府里的歌姬是全京城最好的。

我们姐妹也是被教坊司姑姑教导大的,但全然当不起传闻中的一切。我们两个歌儿唱得一般,琴弹得一般,舞跳得一般,所幸我们姐妹是双生子,心意相通,到也能出许多新奇的表演。

我们姐妹一个叫胭桃,一个叫脂桃,我们都觉得此生有姐妹在,便是最大的乐趣。我们干什么都不分彼此,一同吃,一同住,一同玩乐,一同学艺。

“胭桃,我们一定要伺候同一个主子。”

“脂桃,你又不是感觉不到我心里怎么想!”

“脂桃,中午我们老规矩出去吃。”

“胭桃,我就是那么一想,讨厌,你怎么说出来了!”

多么奇妙啊,世上有一个跟你长得一模一样的姐妹,世上有一个跟你心意相通的姐妹。

因着这份奇妙,我们姐妹从小就在王府快乐地活着。姑姑说我们两个虽愚笨又懒惰,但胜在恪守本分,以后必能顺遂一生。

是啊,我们姐妹从来不争不抢,也不像别的姐妹那样总想着能够攀附上王爷,自然也不会像她们那样苦练技艺,我们只要能快乐地过日子就好了啊。

跳舞时才能穿的漂亮衣服,给贵人填酒时才能吃到的精致吃食,娱乐主子们时才能得到的奢华珠翠……

一点点小小的恩惠也会让我们姐妹乐上半日,只是姑姑不叫多吃,说是胖了惹人嫌。

“真是小家子气,这点子玩意值得你们这般。”

“你们两个就好好睡吧,以后得不了王爷青眼,可别怪我没提醒你们。”

“一水子的懒怠货,去去去,姑姑严查我们可别说我帮你们划的名册。”

每每听到这些我们姐妹皆笑嘻嘻地应着,然后对视一眼,自逍遥我们的去。

或许,人傻有人傻的好处,傻人有傻人的运气。

因着我们姐妹从来不想着攀附王爷贵客,所以那次府里来贵客,我们姐妹就躲过了许多算计。

也是那一次,我们姐妹有了飞上枝头的机会。

那个贵客,来了府上好几回,回回都让歌姬们争着露脸,于是大家斗得不可开交,我们姐妹捡了便宜。

姑姑大怒,罚了所有人,让我们两个上去敬酒。

添了酒,贵客道:“跳舞的都散了吧,你们两个到是有趣,会些什么,给我演了助兴,今日我要与皇叔干它三百杯!”

我们姐妹只得择了新奇来演,平日里没有下功夫,除了新奇,怎么都让人觉得敷衍。何况这可是当朝七皇子,讨不得他欢心,也会丢了王府脸面。

我们姐妹并排而坐,长琴横搁在腿上,左手拨弄琴弦,右手执笔画一幅三月桃,轻启朱唇唱一首《桃赋》。

“小卓?小卓?不是说陪皇叔干三百杯么?”我们姐妹方唱罢,只听王爷朗声笑着拍七殿下的桌子。

抬头间触上了他火热的目光,我们姐妹笑着行了礼,请他赏玩画作。

“皇叔,这双生子的滋味儿如何?”他拈着画儿,眼睛扫过我们,轻佻得很。

“哈哈哈,我这一把年纪,不习惯一同伺候的,还是你们年轻人,年轻人……”王爷勾着他的脖子,丝毫不避讳在场的所有人。

也是,这也没什么好避讳的,王府上的这种席,三巡过后的男人总是要拈点乐子来的,我们姐妹,就是今晚的乐子。

王爷指派我们坐在七殿下身边,他笑着,我们娇嗔着,他品着酒,我们填着酒。

觥筹交错间,下首陪侍的官员们喝得多了,要行酒令。歌姬多,想了掷花签的点子。

头一局,他便输了去,众人起哄着喝酒,他却笑着问我们姐妹:

“《眼儿媚》可曾熟练?”

我们姐妹笑着点头,他着人取了纸笔,写下一阙《眼儿媚》,要我们唱出来。

清隽有力的字迹,稳稳钉在纸上,内容却让人脸红之极,但贵客有要求,我们姐妹只得红着脸清唱。

“春风迟迟不肯度,原是待桃花。娇蕊轻颤,暗香萦绕,柔粉梢头。

“若得胭脂双生桃,何必赋春愁。芙蓉浅帐,胭脂掩桃,莺啼燕啭。”

艳丽奢靡,缠绵悱恻,众人哄笑着一遍又一遍地要我们唱,再不去理什么掷花签的游戏。

这词明摆着跟王爷要人了,于是,当夜三更天,我们便跟着七殿下回了府。

姑姑教过我们如何侍寝,更是教了许多我们姐妹一同侍寝的法子,七殿下有着酒兴在,宠幸了我们许久。

日上三竿时,七殿下还不见转醒,我们姐妹只得靠在他肩头看他一张一合的鼻翼。

“宋睿卓,你当我是死的吗!”一名衣着华美的女子掀开帐帘尖叫。

她身后的嬷嬷唤了一声皇子妃,吓得我们姐妹顾不得穿衣,直接跪在她脚边,请了大安。

“胭脂,上来。”他唤了一声,我们姐妹光着身子看了看七皇子妃,不敢起身。

“听不懂话吗,我叫你们上来!”

我们赶忙回到他身边,看着他们对峙。

最后皇子妃走了,哭哭啼啼地回娘家去了,我们姐妹心里很是惶恐。

南欣xin
南欣xin  作家 写出的文章能被你们喜欢荣幸至极

宫墙怨:宁馨儿

宫墙怨:胭脂桃

宫墙怨:红衣

椒房殿:薄凉太后

天空很远

1 本来说好了,我去北京挣两年钱,回来把三万元彩礼钱给琴儿她娘,然后我和琴儿就可以比翼双飞,花好月圆了。 想到能每天早晨醒来枕边就能看到琴儿的笑脸,我走着路,吃着饭都能笑出声来。 但一想到要远离年老体弱的爹娘,心里又不禁有些酸涩。 一大早,步行三里多土路到镇上汽车站等车,一路上我不时摸摸被我娘缝在贴身夹袄里边的2000元钱,这钱是卖了家里一头小牛凑足的。决定卖这头牛我爹蹲在门口得抽了5、6袋...

你也不过是个庸俗的人

01 前一阵得知了朋友要结婚的消息,先是有些小小的吃惊,和我差不多年龄已经要结婚了。他们两人已经相识五年,彼此初恋,兜兜转转最后携手婚姻。 说不羡慕是假的,看惯了情侣间的分分合合,好像总以为爱情没有那么容易,更别说婚姻了。 我没有结过婚,不知道两个人是因为什么才会决定去结婚,于是问了很多人,两个人决定结婚的动机是什么,很多人的回答是两个人平淡的像家人一个样子。 我便...

蒋珠莉:海滨之夜

身后有余忘缩手,眼前无路想回头。 ——题记 那是一个凉爽的夜晚,也是这个海滨之城的夜晚。阿春吃完晚饭坐在沙发上刷朋友圈,刷着刷着上下眼皮直打架,哈欠连天,慢慢地,瞌睡虫上来了,她就顺势...

减字木兰花·回梦

折子戏 减字木兰花·回梦 序:自情一场,故人恨见,恩爱不复,唯有离人泪。 残灯阑珊,车水马龙声缭绕。凭栏微倚,思绪如麻寒仄人。 梦游盛世,竹马青梅还记否。语尽还休,落得花零尘土扬。 浮生若梦,欢愁几何…… 梦里梦外,戏里戏外,画里画外,有一抹孤独的灵魂在游荡。有些人看得见,有些人看不到,还有些人,看到了也装作没有看到。 《绝招》是《封城四姐妹》中的一出。 封城,它可不是一座城,也没有一座...

猎人/杨光举

(特别声明:图片来自网络平台,小说纯属虚构,本人从不涉足政治,不要对号入座。) 1 戚子绍给王老板打电话说,他想在星期五的下午去九路寨大峡谷打猎,想用一下王老板的车。王老板问同去的还有谁。戚子绍说,他要带上一个叫夏清的女子。王老板问是不是情人。戚子绍说才认识的,应该是熟人,女熟人。王老板就认为打猎带女人不好,又累又不安全,而且三天里住宿也不方便。戚子绍不耐烦了,回了一句:“你舍不得花钱了?!...

怪异的同学

进入大学之前,经常被人告知,大学里生活要复杂的多,就像是个小社会,跟中学是完全不同的。但事实上一直到现在,周亮也没觉得大学里的生活有多复杂,起码跟中学时候并没有什么大的不同——都是属于单纯的青春时光。 无论是大学还是中学,甚至是小学,只要是上过学的,大抵身边都会有一个怪异的同学。或者是桀骜不驯,亦或是另类乖张。李强属于后者。跟其他同学一样,周亮也是只知道李强来自四川大山里一个偏僻的小地方。李...

手机故事网_每天读点故事在线阅读©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