孤独的颈椎

2018-06-14 20:10:11作者:小雨王

《孤独的颈椎》by 小雨王

本文参加简书七大主题征文活动,主题:魔幻现实主义。

1、“脖子好疼。”胡大海一边抽烟一边仰着头揉脖子自言自语。

现在是凌晨一点二十,公司楼下的吸烟区挨着垃圾处理点,现在看起来阴森森的。尽管烟味儿很冲,可他还是能闻到一股隔夜垃圾馊腥气。

强烈的酸臭刺激着鼻黏膜,经过神经传导放大之后,直达大脑里管理嗅觉的某个区域。这一系列化学效应竟然使身体感受到了某种寒意,胡大海不由自主地打了个哆嗦,加班加到麻木的脑子也瞬间清醒了许多。

尽管现在时值上海的初夏,一点也不冷。

“没想到不仅抽烟能提神,闻臭味儿也能,下次加班不如买个榴莲放到桌上好了。”胡大海这样想着,干笑起来,可能是忘了喝水嘴唇干燥的裂开了,咧开嘴笑扯的有点疼,而且喉头竟然涌起一股血腥味。

烟、血、臭垃圾、这些东西的味道搅在一起令胡大海感到恶心,肚子也突然隐隐胀痛,不知道是不是刚才吃的外卖牛肉面不干净。总之有什么地方不太对劲,烟只吸了半根,他却突然有些想回办公室了。

可是同事小姚刚才说先去撒泡尿再来跟他一起抽烟,总要等他一起回去吧。“这小子怎么还不来。”胡大海在心里责怪着慢手慢脚的同事,把烟对准路灯的灯柱摁灭。在惨白的灯光下,半根烟的残骸升腾起两缕线状的雾气,它们那游魂一样的影子粘在了胡大海的影子上。

胡大海神经质地挥了挥手,像是想要把心底不断滋生的不祥预感赶走一样。烟雾消散殆尽后,胡大海注意起了自己的影子。他本是五短身材,又矮又胖,影子却被拉伸的纤瘦颀长,就像漫画里的男主角那样。看到这样的反差,胡大海又想笑,却突然发现在他影子旁边出现了另一个影子,非常瘦小,甚至看起来皱巴巴的。

“小姚?”

没想到回答他的却是一阵短促又剧烈的疼痛。他的脖子被紧紧的扼住,发出“咔喳”一声脆响,令胡大海联想起被掰断的嫩黄瓜。断掉的黄瓜,这是他脑海里出现的最后一个画面。

胡大海的脖子断了,死神没有给他时间想别的,就让他死透了。

胡大海一直在等的小姚全名叫姚勇。他们共同就职于佳禹大厦21层3单元的星湖电子,都是程序员。胡大海很照顾小姚,之前带着他做过一个项目,算是他的“师傅”。

那天晚上他本来只想撒泡尿,可到了厕所之后又有些闹肚子,就耽搁了一会儿。解决完内急之后他有些担心没耐性的师傅数落自己,于是一路跑着下了楼。没想到吸烟区在吸烟区等待他的,却是一具横躺在路灯下的尸体。仰面朝天,挺着小山一样的大肚子,脸上的表情柔和又安详,如果不是没了呼吸,就像是睡着了一样。

小姚马上就报了警,等警察来之前一直守在尸体边。尽管夜色深沉、孤身一人,他却并不害怕,只感到愤怒和伤心。要是凶手没走呢?那正好,他想揪住凶手暴打一顿然后质问他为什么要杀害一个好人。胡大海的性格有着与他身形不符的柔和与温吞,从没见他在公司跟谁起过争端。每天除了埋头做事就是吃饭抽烟,上个月小姚交房租手头紧还跟他借了6000块钱没还......想着胡大海平日对自己的种种照顾,小姚竟忍不住流了泪。师傅快四十岁了没有成家,平时也没见他有什么来往的亲友。不知道除了自己还有没有人会为他流眼泪。想到这里,她的眼泪越流越夸张,很快演变成了哽咽不止地痛哭。

他悲伤的理由是:可能没有人会为这场死亡感到悲伤。

2、

“颈椎疼是一种跟其他疼都不一样的疼。大海哥老说自己的颈椎变形了,我觉得要是继续这么加班下去,岂止变形,变异也是迟早的事。”一大早何雪就这样满腹牢骚,说完她才留意到坐在临近工位的胡大海没来,小姚也不在,看来他俩昨晚又加班到很晚了。

眼下她唯一的听众只有设计师美晴。

美晴正拿着一个小巧的锉刀修整本来就很整齐的指甲。她那副悠闲的样子,跟周二早上的办公氛围完全不搭。听见何雪的抱怨。她头也不抬地说:“颈椎疼算不上多疼哟!等你生过孩子就懂了。”

何雪不太想听美晴具体描述生孩子的痛楚。就说:“生孩子的疼我怕是没机会感受啦。”说完吐了吐舌头继续埋头敲打。

话头被打住的美晴放下指甲锉,朝她翻了个白眼。何雪假装没看见,现在不是闲聊时间,得赶紧排版,还有三篇微信图文等着发呢。

这时前台小武带着两个警察出现在办公区,径直朝主管办公室走去。警察一高一矮,都是面无表情的扑克脸。路过她们附近的时候,美晴推了推沉迷于工作的何雪低声说:“快看,警察。”

何雪木然地抬头看了看,美晴正对小武打着哑语询问。小武匆匆地指了指胡大海的工位作为回应,然后就跑去帮警察开门了。她们还不知道这匆匆地一指,意味着胡大海死了。

美晴又问何雪:“咋回事?”何雪哪里知道,所以只是摊了摊手就又忙着排版了。

何雪好像一点也不好奇警察为什么来公司,她就是这样,算是每个公司都有那么一两个的“怪人”。没什么八卦精神,对谁都不太热络,对啥都是一副兴趣缺缺的样子。开着会也会走神发呆,午餐总是自己带便当,跟同样带饭的同事围着一个桌子吃饭,公司同龄的年轻人挺多,经常聊天聊得热火朝天,她也不怎么插言。就像美晴经常开玩笑说得那样:“小雪身上好像蒙着一层冷场结界,恐怕只有谈场恋爱才能突破了。”

“可是美晴说的谈恋爱、生孩子这些事,好像也和自己不怎么搭界。这两件都不是靠自己就能成的事。前提是得有个男人配合呀。”何雪一边吃着自己的“饭后甜点”——一根巧克力味的可爱多,一边这样想着。

所有需要别人配合来做的事,何雪都无一例外的不擅长,因为她始终独来独往。爸爸在她很小的时候就意外身亡,她几乎对他没有印象。虽然失去了父亲强有力的保护,但妈妈是个高大又坚强的女人,还很擅长做生意。这样一个女人带着何雪长大,倒也没有让她吃很多苦。只是在何雪大学毕业之后,妈妈突然留了张字条就离开了家,再也没有联系过她。

字条上是这么写的:“我们都已经长大了,就去寻找各自想要的生活吧,房子留给你,钱我带走了一半。愿我的小女儿永远快乐,勿念。”

小雨王
小雨王  作家 整日整月整年都很开心的小雨。魔都小文案,热爱看书和写字。

孤独的颈椎

拉面师傅和自然姬

镜子里的我,过着相反的生活

神奇太监(下)

七:不死之因曹府死一般寂静。仿佛一切都静止了。丫鬟仍在走动,仆役仍在干活,学童已然在窗下诵读,火炉上

抱歉,表错了情

有些怦然心动,你以为是爱情来了,其实,只不过是,心~律~不~齐。 1. 一个雷雨交加的深夜,肖秋苒被劈雷惊醒,莫名的接到姚思琪的电话,“苒苒,你还爱着他吗?” “谁?” “别给我装,肖秋苒,爱要用力去追,要不就从心里彻底剔除,给别人腾地。” 肖秋苒张了张嘴,又是一声惊雷,“姚思琪,你作死别带上我,这电闪雷鸣的,不怕把电话烧着。” 肖秋苒说完便直接切断电话,她随手捞起一件外衣披上,倚靠窗前,注...

湖边半日

那里是阴间,披着黑白长褂的生物在游荡,或者是长着白色翅膀的生物也有可能,男子没死过,这是第一次死,所以不知道。

那些我们不得不承认的平凡——读《芳华》有感

文/爱学习的飞哥 ‖飞哥有话说,专注于探求大学生学习、读书、生活那些事。 1 我是后知后觉的人,在元旦假期看完了《芳华》电影,就迫不及待看起了这本电影的小说,在我的理解中,小说永远要比影视作品精彩万分。当夕阳西去,手中翻到最后一页,静静的看完。或许是因为自己年轻不再,对于书中描写的芳华逝去更有了自己内心的体会,也越显得心绪宁静。 严歌苓没有把小说写成电影一样,它平铺直叙,娓娓道来,没有一个泪...

被家暴的哑女扒手

“弱者没有武器,唯一的武器是她自己。” 一 师父拍拍张生玉,抬起左手臂,指指高墙外面,在我还没看清她比划的什么之前,张生玉伸出三只手指,放在脸前。 “你还会手语?”“哪里,哑巴很聪明的。” 张生玉还有三天就出监了,两个月前,家人打来电话,她的老公胡成,喝烂酒,死了。 这件事还没有人告诉她。 二 胡成从外地回家了。 张生玉看到胡成,心里咣当一响。 饭桌上,胡成把筷子戳进桌上唯一一盘肉丸,向岳父...

Máng

(一) 挂掉了兰诺的电话,哈省陷入久久的沉思。 学生公寓旁边的一栋建筑框架似乎是短短几个礼拜之间就拔地而起,在这个春夏交接的烦闷的午后轰鸣着独特的重金属的声音。放在平时,哈省会在一阵阵的脑胀下一边咒骂工地不让人好好睡觉的缺德事一边以光速撤离,而此刻,挂掉兰诺的电话之后,哈省就这样伴随着机器的嘈杂声陷入沉思,哪里还有半分的头疼脑胀。 从什么时候开始她和兰诺之间演变成了如今这副模样呢,哈省也不知...

手机故事网_每天读点故事在线阅读©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