寸心相思,情深缘浅

2018-05-31 22:18:06作者:墨御风

《寸心相思,情深缘浅》by 墨御风

天青微雨细纷纷,繁华的京畿街道熙攘,两旁的林立木柱上悬鲜红的灯笼,随风摇曳。

几声厉声呵斥,引来行人驻足。几个壮实的家丁正揪着一个小乞丐,开始拳脚相加。住手。燕士钊手臂轻拨,将犹自抱着鸡腿的小乞丐抢过来。

“你好大的胆子,敢管我们的事!”

燕士钊眸子寒光一现,念及自己的情况,还是收下了袖口的短刀。而后,足尖一踏,跃过人群远去。

在一处山洞口,燕士钊放下脏兮兮的小乞丐,再一看如雪的白衣都成了黑色,眉宇微皱“你唤什么?”“慕霜。”抬首间,一种无法言喻的感觉充斥心间。

“你去身后的山洞,那里有一方碧塘,对你大有裨益。”燕士钊淡淡打量了一番慕霜后道,自顾盘腿坐下。

寒气萦绕,一池的冰冷水让慕霜望而生畏,但是方才他那个冷淡的语气还有眼中的嫌意,还是刺痛了她。终于还是跳了下去,刺入骨的冷让她忍不住的低叫。

燕士钊坐在山洞口,听着洞口内的叫声,他只觉这个小乞丐太过要强。寒潭,虽然对身体大有裨益,不过所受之痛非同一般。多年游离世外的心,竟然也生出了生气。

当换上碧衣绿裳的慕霜出来时,燕士钊还是有微惊到,片刻后还是淡淡道“今年多大了?”

“……,我从小被遗弃,现在自己也不知道……”

燕士钊的心莫名的生出怜悯,蹲下轻拍着慕霜头“好了,你今年应有十二了,今天就做你的生辰。”慕霜忍住要掉下的眼泪,重重的点头。

“我会先将你收在我盗圣一门,他日再让门主正式收你你可愿意?”“好”

燕士钊微微一笑,牵起慕霜的冰冷手,走向远处。慕霜紧紧依着,眉眼都是依恋。

七年后,江湖盗界久负盛名的盗界除了出身玉门的盗圣,还有新崛起的少女神偷慕霜。

一道碧绿的身影,轻易翻过幽静院落的墙头,稳稳落在了屋檐的横梁,偷笑着看向梁下的白袍男子。

燕士钊收下书卷,抬首看向梁上的俏丽女孩“别闹了,还不下来。”。女孩吐了吐舌,一跃而下,却踉跄了几步。燕士钊袖袍一带,稳住慕霜,却不想她却顺势栽在怀内。

燕士钊不露痕迹推开,略带责备“都是江湖的成名人物,怎么还像小孩子!”慕霜从怀中掏出一串玛瑙玉石“成名又怎么了?我都是师父最爱的小女孩。”

眼底的眷恋,还是让燕士钊莫名的生出些许不安。虽然没有正式收徒,却是师徒之谊,关键的是,还是放不下从前吧。

“嗯嗯,不错,下次你便要去拜见门主,接受正式任务。”

“哈,好啊!到时候和师父一起闯荡江湖!”

三日后,两人来到玉门。

门主玉阳子早就等候在门府,在看见慕霜时,面具中的眸子闪过寒光还是逼人不已。

慕霜小心打量着这个带着面具的黑色长袍男子。

“这就是你收的徒弟?”

“属下擅自做主,请门主责罚。”

殿内一片寂静,就在慕霜忍不住要出头时,玉阳子终于发话了。

“这孩子资质不错,这次就算了。不过入我盗门都要接一项繁难的任务,这不可例外。”

小说世界(脑洞)

1、 推开窗户,我坐在书房里,听着音乐,我列好题纲。和往常一样我准备写一篇小说。什么小说呢?我瞎写写,赶着周末前动笔,为了完成自己两周之内一定要写一篇的目标。 我掏出手机,万事开头难吧。我就写:没错,我就是。 咦!为什么不能写了,难道是手机坏了,我关机后重启,打开app重新写:没错,我就是。 突然间手机一明一暗,阳光明媚的正午,马上暗了下来。我手机屏幕里跳出了一个影子,我吓得把手机扔在地板上...

告别我十八岁喜欢的那个人

昨天我去本地一家装潢复古的书店里闲逛。在建筑图书的区域停下了脚步,看到一本《中国建筑图解词典》。随意翻看的时候,我忽然感受到什么一样抬起头,对面有一个高高瘦瘦的男孩子也低着头在看一本书。一瞬间,我还没有来得及看清楚他的面孔,就条件反射一般立即转身走了。 在那一刻,我潜意识里以为他是我认识的那个人,那个我十八岁时在夜里偷偷想念的少年。以至于我有些颤抖,内心久久不能平复。 过了好一会儿,我才决定...

这是我的大学舍友丨开学前几天,他去了天堂!

1. 大年初十的早上,我接到一个从呼伦贝尔打过来的电话。 我不知道那是谁,也没有那边的朋友,怀着好奇的心情按下了接听键。 长达七秒的沉默,我以为又是一个恶作剧,在这伸出手五秒就能冻疼的清晨我挂断了电话。 手机还没放到口袋,铃声再次响了起来。呼伦贝尔市,同一个电话号码! “喂,你好?” “你好,请问你是张伟(化名)的朋友吗?” 张伟是我大学舍友,长得有点像现在的光头强,呼伦贝尔过来的汉族人,一...

【这人实际上是】出生时窒息而亡的女婴

每天晚饭后散步,是凌翔和莲欣多年的习惯。中秋才过,就有微微凉风轻抚肌肤,让人通体舒泰。凌翔突然看到前面一个年轻的女子,款款向前而行。凌翔觉得那个女孩的背影十分眼熟,很像自己的的女儿妤然。她走路的姿势很好看,不疾不徐,步态轻盈自如,手臂随着步伐自然摆动,体现出一种韵律。 凌翔用手肘轻轻的碰了碰妻子的臂膀,看着莲欣不解的眼神,悄悄的对她说:“你看前面那个女孩,像不像我们的妤然。”莲欣这才注意,在...

哑禾

“刘家女儿咋成哑巴了?” “还不是因为那个不争气的爹,嗜赌成性,四处欠债,被债主找上门砍了右腿,他家姑娘目睹血淋淋的场景,吓得失了声” “造孽啊,生成美人胚子,一辈子就这么毁在她那窝囊废的爹手上了” 是的,我成了哑巴,上面的对话已经听过不知多少次,村里就是这样,哪家出了事,过不了多久,必成为全村人的饭后闲谈,他们遗憾,怜悯或是暗喜,都止于下一个倒霉蛋的出现,这是这个落后的小山村里最受村民欢迎...

阿朱:我想我们不只是朋友

阿朱何许人也,金庸说她肤润如玉、晶莹剔透,宛若透明一般的皮肤,唇边的嫣然一笑显得很俏皮,脸颊雪白,小手滑腻;身形细巧娇小,睫毛甚长,双眸如星,容貌娇美俏丽。神色娇羞,这绝对是一位光彩照人的美女。 我是阿朱,却非金庸笔下的阿朱。 他经常调侃我是乔峰的阿朱,而他就是乔峰。 可他却忘记了,阿朱和乔峰的爱情没有好结局,阿朱最后为乔峰而死。 我姓朱,他叫我阿朱,他说这是他给我的昵称。 01 进大学的第...

手机故事网_每天读点故事在线阅读©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