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鲜花,猛于虎

2018-05-29 14:02:05作者:艺小创的听说铺子

《小鲜花,猛于虎》by 艺小创的听说铺子

我喜欢你。就一点点儿喜欢。

小说作者:尚钟夏

【一】

简洁而宽敞的房间里窗明几净,日光跳跃,中间腾出的一小块空地上,女演员正忘我地表演,忽而被人冷硬地打断:“抱歉,你可能不大适合这个角色,可以离开了。”

女演员一愣,失落地默默转身走了。

和温榭一起来试戏的同学捅了捅她,悄声说:“导演可真是不给人留情面,也不知道待会儿会不会看在咱们和他是校友的份上,对咱们友善一些。”

温榭看向窗边的男人。

顾爵,国际上拿了无数奖项的新锐导演,气质卓然,面容精雕细琢,眉宇起落之间都是动人心魄的惊艳。

她看着这样一个人,脑中自然而然地就冒出来五个字——上帝的宠儿。

说来可能没人相信,这位上帝的宠儿,曾经跟她告白过,还被她拒绝了!但当时他并不多认真,再加上过去这么久,他应该已经忘记自己了……吧?

温榭看着跟她说话的同学有些心虚:友善?对你倒是还有可能,对我可就悬了!

温榭刚腹诽完,身后就有人小声八卦道:“顾爵这样享誉国际又英俊多金的大导演,这么多年身边一个女人都没出现过,要么就是他打算投身佛门、不问红尘,要么就是心里藏了个女人,经年久月,念念不忘。”

“……”

管她是谁,反正自己是没有这样的魅力!

“下一个,温榭。”沉冷的声音响起,正在胡思乱想中的温榭吓了一跳。

她默默走过去,打起了十二万分的精神。今天是顾爵新电影中女配的试戏,得加把劲才行。虽然戏份不重,但对于她这种刚毕业的科班生来说,已经是很不错的机会了。

顾爵一瞬不瞬地看着她,沉默了很久,才道:“随机场景,你认为林九蓉这个角色勾引男人时,会是什么样的?表演出来。”他顿了顿,更久的沉默后,又道:“我帮你搭戏。”

“……啥?”

他忽而露出了一丝笑:“没错,我让你勾引我。”

“……”

温榭挤出了一个艰涩的笑,努力调整状态,准备勾引他。

她在脑中飞速的思考,电影讲述的是民国时期的故事,怎么才能既展现人物性格又贴合时代特色呢?

她看了顾爵良久,忽然嘴角微微抿起,眼中妩媚与迷离交相流转。

“顾先生,外面雨大了,您今晚怕是回不去了。”

表演略显生涩,过于侧重人物本身却忘记了对于周遭环境的展现,但看得出来她还是下过功夫的,言谈神色之间,很容易就把人带入上海滩的十里洋场、万丈霓虹。

顾爵一瞬间领会了她设定的情境,微侧过身子望了阳光灿烂的窗外一眼,眉头微皱了皱,顺着她的话接道:“我之前通知过司机九点来接我,应该快到了。”

温榭默了默,才幽幽开口:“雨这么大,车也不好走。”

顾爵回头看了她一眼:“没关系,我的公馆离这里不远。”

温榭猛然走上前几步,停在顾爵身前,两个人快要紧挨上。

艺小创的听说铺子
艺小创的听说铺子  作家 艺心等你,创作非凡!艺小创的听说铺子欢迎你来听故事说故事~ 微信公众号:【艺小创的听说铺子】长期有偿征稿五千字以上小说,稿费从优,咨询微信:yixiaorui0224投稿邮箱553672378@qq.com

薄雾浓夏

伪女神的恋爱记

乌月落风惊尘

精神病院的千千岁

无 尽 梦 魇

〖九州〗  有生之年遇见你

文章为专题联动文章,作者为多人,均收录在《一笑江湖》专题之中。 上篇:九州之端王武帝篇:边陲星火(五) ――――――――――――――――――― 寻常百姓之墓,也有墓碑刻上名字。如今我却让你在不起眼的荒坡无碑无香。阿英,你可会怪我? ――云桑 01. 云桑随太子逼宫的前日,还是去了城郊外的一处荒坡。 那是一个她闭着眼睛都能走到的地方,她意中人吕良英...

鼠生

1 他想找一份工作。但是,他可能永远都无法实现。因为,他只是一只灰不溜秋,看起来肮脏不堪的灰老鼠。他有很多个名字——讨厌、恶心、滚、啊!这些名字怪异,是人们看见他的时候会从口中叫出的。不知道为什么,人们见到他总是很激动。 但是他有名字,他的名字叫小灰。名字是外婆给起的,和其他的兄弟姐妹发黑的毛色不同,...

一场刀光剑影的爱情

文/矢屿 ―1― ―1― 我的高中有一个流传很广的笑话。 某个晚霞满天的黄昏女生AB在足球场以散步为目的顺便欣赏与自己班上不一样的男同学(嗯,帅的才叫男同学。不帅的叫什么?自然是隔壁班的,对面班的……)。 突然A对B说:“你看,前面那个男生好像还蛮帅的诶。” B听后立马提起十二分的精神用自己视力5.0的眼神一看。 “嘿,好像还真不错。” 于是忍不住又多看了几眼,遂用恨铁不成钢的语气加痛心疾首...

心理医生

1. “著名心理医生李群迅速走红……” “李群新书,心理学著作《人生百态》未经发售预定一空……” “生活节奏加快,人民物质文化生活满足不了精神层面要求,心理健康问题提前暴露出来,社会学家大胆评论称李群在此应运而生,今年将是李群年……” “不完全统计,李群接待精神疾病病人和心理问题患者9705例,对患者的治愈率是100%,多么不可思议的数字” “李群拒绝春晚邀约……” 李群平静地看着自己的这些...

狱中“诗人”

路春华刚下队的时候,赵田正在想办法调动。 赵田考上公务员的那一年监狱刚开始社招,尽管女犯大队条件比所有人想象中苦得多,作为当年少数的重点大学毕业生,赵田仍然暗怀广阔天地大有作为的抱负。 赵田在满是蚊子的车间站了一年,两年,三年,第四年的时候,周围有门路的同期生都调动的差不多了,赵田也放弃了对体制的幻想——监狱系统颇为封闭,裙带关系是晋升的软指标。劳改队工作苦、条件差,大部分只把它当个跳板,先...

皮卡先生,橘子菇娘。

1 骆荷香来到叶子街时,一场小雨正轻轻飘了起来。 天空笼盖了几层淡薄的乌云,天色有些晦暗。 因为是清早,街上人影稀疏,买菜的人更少,红紫色的帐篷撑起的铺子下,卖鱼卖肉的人都清闲地坐在躺椅上,不知是在沉思还是在小眠。 骆荷香来到一家牛肉摊上,喊了一声老板,光膀的中年汉子立刻精神抖擞地从躺椅上站起身子。 “姑娘,要几斤?”汉子说着,提起割肉的长匕首。 骆荷香指了指一块看起来色泽比较光鲜的,说道:...

手机故事网_每天读点故事在线阅读©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