浮生漫漫别再逃

2017-12-30 10:48:11作者:饼饼斌斌

文/饼饼斌斌

《浮生漫漫别再逃》by 饼饼斌斌

(1)

深夜3点,地表失去太阳的宠爱,慢慢凉了心,秋蝉叫了一天后下班睡觉,蟋蟀接班,"唧唧唧"的叫声是夜晚的主旋律。

从女生宿舍120传出敲键盘声,苏晗又在赶稿子,噼里啪啦的声音为蟋蟀伴了奏。

这个时间点,苏晗不知清醒着度过几回,反正已经习惯了。

天边的月亮上住着嫦娥仙子,她终究是含蓄高傲的,即使内心火热,也还是会撒着令人不易接近的寒光。

或许正是因为她的冷傲,世间万物生灵才会在夜晚乖乖的,不敢惹怒她。除了夜猫子苏晗,因为她们是一类人,孤独是她们在夜晚隔着光年把酒言欢的主题。

之前的她12点之前就和周公约会去了,但这两年里,她学会了熬夜,为了强制自己忘掉那个人,为了防止在夜深人静时躲进被窝舔舐伤口。

嫦娥有玉兔陪着,苏晗有台灯和电脑相伴,她必须在早上8点之前赶出剧本交给公司。作为一名准大三生,她有着让人羡慕的未来人生,这是她两年前想都没想过的成功。

只因,两年前的她,身心只为那个人鲜活。

把创作好的剧本存进U盘,苏晗伸个懒腰,仰望月亮轻松一笑,这么久了,真的放下了?

即便忘不掉又如何,波澜不惊才是最高境界。

(2)

同样的初秋,同样的深夜,某一军区部队灯火通明。

两年的服役期限已满,义务兵正式退伍,这些来自各个高校的大学生建立了深厚的战友情,临别之际,边收拾内务边聊天。

"我回去一定要先好吃好喝的享受几天"。

"对啊,这两年苦日子可熬到头了,得好好歇歇,不过先说好,不管以后在哪都不能忘了兄弟们啊!"

"咱们是继续上大四还是…?"

"我感觉咱两年没学习,学校肯定会让咱留一级什么的"。

不知何出吹芦管,一夜征人尽望乡。士兵们闲谈杂扯,此时的他们想家甚浓,不过几小时后,他们就要远离战友拥抱家人,月有阴晴圆缺,人有悲欢离合。

"尹琛,回去后你有什么想做的没?"一士兵碰了碰一直沉默不语的尹琛。

懒散的眼神瞬间聚焦,尹琛把两条胳膊撑在后面的桌子上,若有所思后薄唇微启:"追回我曾失去的。"声音平淡无奇,却字字坚定有力。

(3)

"新的课程表出来了,一个星期有三天大早上就有课,还怎么睡懒觉!"舍友1号义愤填膺,躺在床上耍羊癫疯。

舍友2号从卫生间探出头,"小声点,晗晗在睡觉。"

"她昨天晚上又没睡,这种课程表对她这种昼夜颠倒的夜猫子来说真是个晴天霹雳",舍友3号一脸心疼的看着正在熟睡的苏晗。

"哒哒哒"的铃声在舍友1号手里绽放,"让我看看咱系又要搞什…"

饼饼斌斌
饼饼斌斌  作家 如果我是一条鱼,好像7秒钟的记忆里全是你。小女子爱做白日梦,爱幻想,脑洞大的遭到室友嫌弃,好可怜~喵~有兴趣欢迎来跟我尬聊,不过我很容易把天聊死,哈哈!

天将降你于我心也

浮生漫漫别再逃

我的出轨,不是变了心

整蛊玩家

A市有一档出名的综艺节目叫《恶整天才》,每期节目会有一个叫做“专家”的人专门做一些出格的事情,让两到三名所谓的“徒弟”参赛者加入,“徒弟”如果中途说不或者输掉就等于放弃比赛。总共有三关,坚持到最后的就能赢得三千万奖金。 即使饱受争议,这档节目依旧是当之无愧的人气王。 因为A市是个发展落后的城市,普遍人收入都不高,所以经常有人想靠一夜暴富来逆转自己的人生。即使这档节目后来被改为深夜在网络平台播...

我就是那只会杂耍的猴

我是一只猕猴。我的手里习惯握着几撮毛。 我常听主人对着我吼,二毛!二毛!没错,我的名字就叫二毛。 我的男朋友,主人以前叫他大毛。我俩坐在地上互相抓虱子时,主人叫大毛,我俩一块凑到他跟前,主人叫二毛,我俩也一块凑上去。没办法啊,人类就是那么麻烦,无端给我们猴还要起个名,起名就起名,还要排老大老二,给我俩起的名字就一字之差,都有个“毛”字,主人叫我们时,我们都听不懂他到底喊的是“大”还是“二”,...

如果你是笨蛋,我一定不会骗你

或许是因为感谢,或许是因为亏欠,接下来的日子里我不再对他抱有敌意,也是在那段时间,他成了我最重要的人。

【官场小说】铁肩担重任,履职为人民!

长白山余脉末梢红岩岭。方圆百里棕色森林笼罩在一片茫茫雨雾之中。 阴冷的山风呼啸而过,蒙蒙细雨打湿了荒野小径,通向红岩岭山顶的山路变得泥泞湿滑。 这种天气,没有人愿意出来,更何况是爬山。 但,偏偏有人不信邪。 两个单薄的身影犹如蚂蚁一般,渐渐挪动到了红岩岭的山脚下。 这是一对祖孙,老人头发花白,微微有些驼背,头上戴着草帽,右手拄着根拐杖,上身穿着件不知道什么动物皮赶制的袄子,上面蒙了一层细碎的...

捡到一只江小白

七岁那年我遇见江小白,他笑起来眼睛直接眯成一条很漫画的细线,比电视上任何一个童星都乖巧可爱 十七岁再遇见江小白,他已经进化成了一个个子高高的,瘦削的毒舌少年。 “江小白,我很严肃地问你一个问题,就像马克思问恩格斯一样严肃。” “唔。” 微风轻轻吹起江小白有点长的刘海,他身上的白t上画了一个带耳机的男孩,此时男孩的索尼耳机已经被吹成一个怪异的蝴蝶结。 “你到底是不是同性恋?” 发呆的江小白木然...

比起丽江的山水秀美,我更怀恋大理的风花雪月

是不是 对生活不太满意 很久没有笑过 又不知为何 既然不快乐 又不喜欢这里 不如一路向西去大理…… 有多少人,是因为这首歌、这部剧,一直充满着对大理的无限向往。我,就是其中的一个,放下手头所有的牵绊,踏上那趟列车,只身一人来到这里,只为寻找心目中久违的天堂。 一夜颠簸,终抵目的地,走出大理火车站,望着蔚蓝的天空,还有远处隐隐可见的苍山,大口呼吸着新鲜的空气,正式开启了大理梦幻之旅。 在大理古...

手机故事网_每天读点故事在线阅读©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