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没疯,这个世界疯了!

2017-11-09 11:06:14作者:艺小创的听说铺子

《我没疯,这个世界疯了!》by 艺小创的听说铺子

文、希声

01

这是一个普普通通的秋日早晨,两团火一样的小鸟从灌木丛上扑棱飞起,树梢上的叶片簌簌低语着昨日的见闻,拂晓的阳光借着窗棱折射到床上。床上的人翻了个身,再一次被晨曦的热情迷了眼,只得揉揉眼转醒过来。

夏天看了眼腕上的表,指针夸张地指着180°,“又是才六点啊。”他嘟囔着起身下床,床前的小镜子里眏出的是一个胡子拉碴、神色迷离的男人的脸,盖着的被褥被揉出深深的褶皱,活像一张张人表达不满时弯下去的嘴。

打开冰箱,跟所有单身汉的冰箱一样空空荡荡,夏天只得给自己倒了杯水,揉了揉还有些酸胀的眉眼,准备去楼下那家常去的店里买早饭带去公司吃。这一天天过的,真的算“日复一日”啊,夏天悲哀地想到。

等到了店内,队伍跟昨天一样长,夏天排到最末尾,百无聊赖地掏出手机把玩。

“叮”的一声响,夏天知道这意味着什么,新短信来了。虽然知道无非是营业厅讯息或者快递消息罢了,他还是退出正在看的新闻打开信箱。

“您好!您的手机已欠费37元……”

欠费?不是昨天欠的费么?他当时也缴费了啊……看看信息的时间,的确是刚刚收到的。现在的营业厅都这么不敬业了吗?夏天蹙了眉,复又打开新闻看。

手指轻车熟路地在屏幕上滑动点击,神情却越来越不对劲。不对……“南山路发生爆炸事件”这条新闻他百分百确定是昨天发生的事!夏天慌忙看手机自带的时间,9月23日,没错啊,昨天是9月22……不!他记得昨天才是9月23日!

一声怒斥灌入他的耳朵,暂时抽走了他惊愕到不能转动的思绪。他茫然地抬头望向声音的方向,原来是他前面的一个中年模样的大叔在叫喊。

“对,我知道招牌饭卖完了,但你们店不就是满足顾客需要的吗?我今天就要招牌饭!”

言罢,那个中年人甩了甩公文包坐在了旁边的椅子上,圆睁环眼,下巴上的肉都在层层抖动。

没有人注意到夏天的脸色刷地惨白,像被一盆白漆从头淋下,眸子里尽是惊惧的神色,气急的男人在夏天的墨色瞳孔中摇曳。眼前的一幕不久前,准确地说,昨天早上这个时间点,已发生过一遍。

这里不正常。他再没心情吃早饭,赶紧搭地铁准备去上班。他脑子里的想法太多,仿佛有蚊虫嗡嗡地响,最后抽丝剥茧,只剩下一句话在脑海中倒带回响。

这里不正常,这里不正常。他只想去工作的地方看看熟悉的同事,跟他们笑着说早上经历了一件怪事,他甚至想念他暴躁的老板,毕竟他们都是他在这个偌大的城市里熟识的一群人,跟他们在一起,比早上手机奇怪的消息和每天都在要招牌饭的大叔好受的多。

急急忙忙地走进办公室,在自己的桌前坐下,邻桌的同事“小平头”,因为他只知业绩不重仪表,终年剃的是板寸,夏天暗地里如此叫他。“小平头”还是一如既往地来得很早。夏天主动跟他打招呼,“小张,又来的这么早啊?”

小平头没理他,这着实出乎夏天的意料。没听见么?于是他又叫了一声,“小张?”说着胳膊肘还戳了戳他。

没有回应,小平头目不斜视地看着电脑屏幕,手指飞快地在键盘上跳跃,敲打出串串代码。

夏天愣在那里,他不知道该作何反应。他的大脑已经被连续发生的明显不正常的事冲击得丧失了基本的思考能力。仿佛许久许久后,那些吸收全身机油的珍贵齿轮才开始转动,一个想法连连踢着夏天的大脑,不疼,一脚踢来只发出空洞的声响。

昨天的差不多这个时候,小平头发现了自己缺了一叠文件,向夏天借来去复印。如果……如果他真的又要过一遍9月23号,如果今天真的过成了昨天……那么……

他沉默地、不发一言地等待着。

片刻后,小平头动了,他侧过身来对着夏天说,“我没有那份文件,你的借我去复印下好吗?”

一句话,几十个字,悬在夏天头顶的达摩克利斯之剑倏然坠落,他看到自己的头颅落地,鲜血蜿蜒成小溪。

他疯狂地离公司,像离疯人院,冲到了街道上,这个城市依旧车水马龙,他一个接一个地跟行人打招呼,推搡他们,拉扯他们,他们却毫无反应地向前走,眼神古井无波,又或者用空洞无物来形容更贴切。

像满城的行尸走肉,或者被上帝的线缠绕着演一出牵线戏的傀儡。只剩夏天一个有灵魂的躯壳,在跑,在喊叫,在震惊,在迷惘,在无措,在痛哭。

如果不是我疯了,就是整个世界疯了。他想到。

不,我没有疯!一定是……这整个世界都疯了!

02

“没有用!根本没有用!”

艺小创的听说铺子
艺小创的听说铺子  作家 艺心等你,创作非凡!艺小创的听说铺子欢迎你来听故事说故事~ 微信公众号:【艺小创的听说铺子】长期有偿征稿五千字以上小说,稿费从优,咨询微信:yixiaorui0224投稿邮箱553672378@qq.com

薄雾浓夏

伪女神的恋爱记

乌月落风惊尘

精神病院的千千岁

无 尽 梦 魇

粪坑和青蛙

记忆里的那年,我升入小学五年级,具体时间应该是夏末将转至我很不喜欢的秋天时分。

破碎的美国梦

临近夏天,天气渐渐闷热起来。林静坐在出租车里,车窗外的风吹到脸上还有些许舒服。她已经记不得这是第几次和大川吵架了。她看着窗外闪烁的霓虹,不时闭上眼睛,脑子放空来取得片刻的安宁。 钱钟书说婚姻是围城,城外的人想进来,城内的人想出去。林静和大川结婚两年了,生活的琐事却让两人无硝烟的战争一次又一次爆发。林静不知道这样的日子什么时候才是个尽头。她甚至都怀疑自己当初是脑子一时发热才会嫁给了大川。 直至...

忘不了的家乡,抹不去的乡愁

大年初六是春节在家的最后一天,这一天吃完午饭,便在家收拾行李及食物干粮。收拾期间,五岁的女儿不停问我:“爸爸,你一会要走了吗”,并不停的拖动着行李箱把玩。我知道这小家伙心里一定是舍不得,只是没有说出来。 乡村公交的末班车5点结束,因而4点半遍早早吃完晚饭,便赶往公交站,女儿看我拖带行李箱,便一路哭闹,抓住行李箱不准我走。父亲见状,便哄着孙女去超市买零食,以买她爱吃的巧克力和热狗为由,将其引走...

家远:你是年少的欢喜

两个月前,我跟苏杭说: “我们结婚吧” 苏杭愣了两下,转过来呆呆地面对看向我,紧紧牵着我的手放了下来,举起双手互搓,又放下,一把把我捞进他怀里,我贴着他的胸口,听见他的心扑通扑通地跳,苏杭用一只手搂着我的背,另一只手摸着我的头发,他的头埋进我颈窝里,声音有点闷闷的,说话的时候热气呼我脖子上有点丝丝的痒。 “梦梦,这句话本来该是我说的” 直到现在,还是觉得恍惚。看着镜子里的自己,头发盘成轻巧的...

我才没有喜欢你

(一) 祁安安的好日子到头了。 意识到这个残忍的现实还得托她娘的福。品学兼优的“别人家的孩子”宋澧学成归国第二天,祁安安她娘赵女士就让她托着一碟子自制曲奇饼主动送上门,上演了一幕“羊入虎口”的戏码。 那时正是月上柳梢头的暧昧时分,祁安安摁响新邻居的门铃后久久不见回应,只得百无聊赖地踢踢门前的地毯。一脚踏上去黑乎乎的一团鞋印,祁安安才想起来自己没换鞋…… 正想着如何拯救犯罪现场,身前的门就咔哒...

千里江山图与天才画家

本文参加简书七大主题征文 主题:魔幻现实主义 1.千里江山图 在樊小高的画室里,满地都是废纸团,那些都是他丢弃的作品,有的只是画了几笔就被揉成一团。桌上,果盘大小的玻璃烟灰缸里堆满了烟头,未燃尽的烟头还在那里冒着烟,书桌上,那些画稿被乱七八糟地与他那些绘画工具混杂的摆放在一起。 烟味混杂着没有洗过的衣服的汗臭味,那屋里的味道实在是不敢恭维。那电脑用ppt幻灯的方式里一遍一遍播放着历代大师们的...

手机故事网_每天读点故事在线阅读©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