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村长借粮食

2017-11-09 10:39:05作者:紫铱步步

《老村长借粮食》by 紫铱步步

老村长赵有财

陈大富刚当上杏花村的村长就遇到了难题。镇上粮食所换了新领导,交公粮比以往任何一年都要严格。他们村拉到镇上的粮食品质不过关,需要重新从村里筹集粮食。

村民们已经很积极的配合这次交公粮。如果,再让他们交纳粮食,他是无论如何也开不了这个口。因为今年村里收成不好,很多人都吃不饱饭,那还有多余的粮食交公粮。

一筹莫展的他,不得不去找老村长赵有财,商量解决的办法。

老村长赵有财在杏花村担任了几十年的村长,吃过的盐都比他走过的路要多。所以他带了老村长最爱喝的二锅头,去拜访他。

此时,正值响午。老村长赵有财正躺在,一张破旧褪色的躺椅上打瞌睡。

忽然听到脚步声,便眯着眼睛向门口看去。,陈大富手里提着二锅头就进来了。

他连忙挪动身子坐起来,笑呵呵的说道:“大富!你小子来就来了,还带什么东西!”。

陈大富放下手中的二锅头,赶紧上前,扶住他说道:“老村长,我知道你好这口,特意带来孝敬你老的!”。

他拍着陈大富的肩膀,翻着白眼道:“你小子!我看你是无事不登三宝殿,有什么事快说,别耽误糟老头子睡觉!” 。

陈大富的小心思被他看穿了,就不好意思的挠挠头,说道:“其实也没啥大事,就是……!”。

“就是什么?男子汉大丈夫,顶天立地!你看你这扭扭捏捏,怎么能当好全村的村长,带领全村的人走上奔小康的道路。”老村长赵有财责怪道。

“是,老村长教训的是!其实事情是这样的:今年粮食所领导有所变动,粮食所的工作人员对小麦品质把控的相当严格。很多村拉去的粮食都不过关,被要求拉回去,重新交纳新的粮食。负责运粮的耿队长意识到事情的严重性,就派人通知我准备好新粮食,以防万一。”陈大富对着他说道。

老村长赵有财听到这,气的直拍躺椅,嘴里骂道:“这个老李早不调走,晚不调走,偏偏这个时候调走,这可害苦了全村的百姓。今年的粮食守收成不好,去哪里要粮食,真是作孽啊!”

“老村长,你别生气,气坏了身体犯不着!上级领导一心想着要政绩,完全不顾老百姓的死活,我看这个公粮不交也罢!我这就派人去通知耿队长让他们回村里。”陈大富说着就起身准备走。

老村长一把拉住他,训斥道:“简直是胡闹!交公粮是国家统一要求的,怎能如此儿戏,说不交就不交了!如果不交的话,我们村里是要进黑名单的,是要被其他村的人看笑话,咱丢不起这个人呐!” 。

陈大富挠着头,叹气道:“这也不行,那也不行。这村长干着真憋屈,村里的粮食几乎都拉走了。我实在是不忍心,再向乡亲们开这个口啊!”。

老村长赵有财自然明白大富现在的苦衷,就安慰着说:“大富啊!你还年轻,往后还有很长的路要走。你身上的担子还很重,切记不可意气用事,否则会酿成大错!”。

“是,老村长!是我太鲁莽了!可是,眼下真的到了火烧眉毛的时候,我是无计可施啊!”陈大富深深的自责道。

老村长赵有财站起身来,拍拍他,说道:“大富啊!既然你开不了这个口,我这糟老头子可以开这个口。只要我开口,乡亲们肯定会给我点面子吧!”。

“老村长,不可!怎么能让你老去,万一乡亲们不给你面子,岂不是……!”陈大富担心道。

“岂不是什么?我都活这大把年纪了,什么事没有见过!临死前能再为村子里做点事也算值了。我都不怕,你怕啥?”老村长赵有财呵呵的笑着说道。

“可是,这实在是没有必要让你老亲自出面……!”陈大富的话还没有说完,老村长赵有财就起身走向大门口,他只好也跟着跑出去。

他跟着老村长来到村委会的办公室。正当他纳闷时,老村长赵有财对他说道:“大富,你帮我把广播打开,我有话要和乡亲们说!”。

他知道老村长的倔脾气说一不二,犹豫了一会,只好把广播打开,调节好音量。

老村长走到一张干净的木桌旁,拿起话筒,郑重的说道:“乡亲们,大家好!我是赵有财。虽然,我已经退休。但是,我还是想着乡亲们呐!时常挂念你们,你们都是我的老伙计了。今天,我有一件事想求助你们。希望你们能看在我这个老头子的面子上,帮咱们夕阳村一把,我老头子一定会记住你们的。”。

老村长的声音通过村里的大喇叭,瞬间传遍整个夕阳村。

在自家地里干活的村民,停下了手中的农活,仔细的听着他的声音;在厨房忙碌的妇女们,也停下了手中的菜刀,认真的听着老他的讲话;在玩耍的小孩,甚至也停止了打闹,认真的听着村头的大喇叭。一时间,全夕阳村村民都停止忙碌,听着老村长接下来要讲的话。

他对着话筒,接着讲道:“今年可能是我们杏花村有史以来最艰苦的一年。许多乡亲们地里的小麦都是颗粒无收。但是,你们还是不遗余力的积极响应咱们村的交公粮任务,为我们村争光,你们是最团结最勤劳的人民。但是……!”

他话锋一转,语气激动的说道:“天灾人祸都让我们村里赶上了。耿队长从镇上的粮食所托人捎信说,今年镇上粮食所领导换人了。粮食所的验收那是异常的严格,对小麦的品质要求相当高!很多村的小麦都被拉回去了。耿队长认为咱们村今年的粮食品质不是很好,就托人带信回来。再筹备一些粮食运到镇上的粮食所,这样相对稳妥一些。”。

“我知道大家伙现在是勒紧了裤腰带过日子,颗粒粮食都是你们的命啊!但是,我们村的荣誉也很重要。你们都不希望将来去镇上赶集的时候,让别人乱嚼舌根子,对我们村说三道四。或者是没有完成交公粮任务,到时候就算镇上有什么好政策,也不会把给名额给到我们村。所以,为了今后我们村能够快速的发展,恳请大伙帮帮忙。有粮食的出粮食,没有粮食的出钱也行。”。

紫铱步步
紫铱步步  作家 我的故乡是一本厚厚的故事书,古有前辈朝花夕拾,现有后辈旧梦重温,我有故乡的故事,你有酒吗?且听且饮,如何?

坐台小姐的自白

十五岁,我偷吃了伟哥

结婚七年,原来老公是Gay

我的男发小是Gay

缝在内裤的学费

梨花落落踏山河

沈眉弯没想出个所以然,不过望着门口的举动却越来越频繁了。可惜她没望来她想见的那个人,倒望来了一个她十分不想见的人。

沉睡和死亡不同

01 冬天的白昼短得像一阵风。夜很深很长,飘着雪花的街道上,静谧得连“咯吱咯吱”的脚步声也没有。 暗夜里,陈颂禾开着车,风驰电掣般从路边的栏杆旁穿过,追着一辆白色的汽车。刚闯过一个红灯,冷不防从拐角处冒出一辆车,“嘭”,眼看两车即将相撞,他镇定地来了急刹车。所幸,车门坏了一个,头部擦破了点皮。 对方很倒霉,车身严重变形,窗玻璃碎了。里面的男司机满手是血,硬撑着爬了出来。 陈颂禾懵了,停在原地...

其实,我想给你一个家

看着雪梨悠闲地坐在桌子前,一边磕着瓜子,一边气定神闲地说着她和陆远分手的消息,白乐顿时像一只抓狂的猴子,在桌子旁来回跳动。 “你说怎么就分手了呢?”“之前不是说的好好要结婚吗?”“分手你怎么一点都不难过?” 白乐说话的口气就像几十挺在同时扫射的机关枪。对着雪梨抛出一连串问题后,看着面无表情的美人。“皇帝不急太监急”这句话适时地在她的脑袋里旋转。“呸呸呸,我才不是太监”情急之下,这句没有经过大...

双面猪人

1 大笨是个好人,板上钉钉的好人,没有哪怕一个人否认过这一点。大笨从小家境贫寒,一路过关斩将考上大学,父母砸锅卖铁供他读书,结果赶上大学生白菜价的时代,大笨并没有因为一纸文凭改变命运,他依然清贫。 大笨毕业的时候,就业形势十分严峻。大笨在某一线城市读的大学,学的管理,被授予管理学学士。同大多数人一样,大笨一开始也期待能留在这所一线城市。但事与愿违,大笨辗转反侧却难以找到合适的工作,生活几乎难...

一朝为夫妻,此生永不离

声明:此文版权归“烟云雾语”所有,转载请注明。曾首发于就职公司内网。 听村里其他老人讲,常老太年轻时是十里八乡出了名的俊俏姑娘,只可惜常老太年纪轻轻便守了寡。说起常老太,老人们先是赞叹接着是惋惜,常老太的人生就像是六月里的天气时而艳阳高照,浑身的热乎;时而疾风骤雨,浇了个透心凉。 常老太的丈夫家是村里后来的,听说是避难到此。常老太的公公是个老好人,在村头开了间油盐铺子。每当入夜,油盐铺子的门...

宿命 不如归去?

文/秋月醉 楔子 在历史车轮滚滚前行的过程中,不断有新职业应运而生,也不断有旧职业被碾压淘汰。 但有两个职业却一直亘古长存,那便是杀手和妓女。在每个时代他们都有特定的名字,或明或暗地存在着。它们仿佛宿命一般,不管是在战乱,还是在盛世,总有一些人会去从事这两个职业。 因为在这个世上总是不缺那样的人,悲惨到对自己生活无能为力的漂亮女人,落魄到对自己生活无能为力的强壮男人。 他们就像是厕所,垃圾场...

手机故事网_每天读点故事在线阅读©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