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地球上的一个卧底

2017-11-02 19:15:33作者:林中自有春天

 

《我是地球上的一个卧底》by 林中自有春天

  我是一个混在地球上的卧底,来自距离地球三百光年的一个星球,叫戈德星球。

  在宇宙中,戈德星球与太阳的距离,和地球与太阳的距离差不多,加上戈德星球上也有水和空气,所以戈德星球上的物种和地球上的物种差不多,这也是我能够混进地球而不被人发现的原因。

  两个星球区别比较大的,就是地球上的科技比较落后,和哈德星球的科技根本不能相提并论。

  当地球上的人类还在用电脑里的百度搜索引擎查询数据的时候,我们只要一声口令,植入在我们体内的芯片就会自动搜索数据,并反应到我们的大脑里。如果需要,只要设定好网路的频率,我们面前就可以直接出现一台空中显示屏,透明度随意调整。所以我们压根不像地球上的人类到哪里都要提个沉甸甸的电脑包,费力又费电。

  我们出门不用汽车,那是我们星球几百多年前的历史了,现在仅存的几辆车放在我们的博物展览馆里。如果我要到一个地方,我只需在我们星球的系统里定位好到达的地点,系统会自动搜索我的位置和最近的无人飞行器,五分钟内,无人飞行器会飞到我的身边载上我,然后根据系统里最近的路线飞到我的目的地,空中那么大,三维空间足够用,所以从不会遇到交通拥堵的情况。

  来到地球,潜伏在中国生活了一阵子,体验了地球的交通工具后,我真为地球上人类的智商堪忧,交通都拥挤成那样了,却还没有研究出无人飞行器来。

  所以当我来地球生活的时候,总部直接给我造好了中国的身份证,里面的芯片轻而易举的就能通过中国的所有身份OCR识别技术。

  我在戈德星球是一个科学家,被派到地球上是要提取地球上的一种稀土成分“铟”,因为这种金属在医学上作用非常大,不但可以用来修复人类被切断的神经,还可以用在扫描内脏的胶体上,这种稀土成分在戈德星球是没有的,而在地球上中国的含量比较高,所以我就被派到了中国。总部还给我起了一个很帅的名字,叫张酷酷,年龄二十八岁。

  当然,由于戈德星球上很多元素和物种都没有,所以很多戈德星球人被派到了地球的各地做卧底,以此来窃取地球上的材料或情报。所以你在大街上遇到的扫垃圾的,或者商店里卖衣服的,包括你在网上认识的女朋友,都有可能是戈德星球人。

  如果在地球上,戈德人与戈德人相遇,植入身体里的芯片里会自动相互感应出数据,戈德人因此可以相互协作,早点完成任务。

  戈德星球环境优美,福利待遇优厚,生活水平相当高,总部派我来的时候,我的感觉就像在北京生活的人类被派到非洲工作一样,那里艰苦而危险。

  但戈德星球的人类执行力特别强,这种任务是一种民族化了的使命,是很光荣的使命,我没有女朋友,父母又有很充足的养老金,所以不管到哪里我基本无牵无挂,因此我当时没有任何犹豫就直接服从了上级的命令,乘宇宙飞行器来到中国。

  我来中国,第一站先到了中国的首都北京。我的飞行器上配备有反检测系统和反追踪系统,所以我能够成功的从国外飞过中国边界,并在夜间降落在北京城外的青龙峡里,出了飞行器,我通过芯片控制把它遥控到了峡谷的水库里,直至沉入水底,所以地球上的人类很难发现我们的踪迹。

  我在北京呆了三个月,学习了中国的普通话,并了解中国各地的风土人情,不得不说我们戈德星球的人,比地球人要聪明多少倍,我们有着很强的记忆力和适应能力,所以云南的方言对我来说也是小菜一碟,大概一个月我就学会了。这可能和人类的进化时间长短有关,戈德人的历史文明比地球人多了几千年,按照物种进化优胜劣汰法则,优质的人才能走得长久,所以戈德人自然比地球人聪明很多。

  为什么也要学习云南话呢,因为在云南的文山自治州大山里有我要的资源:铟。我需要长期潜伏在那里,抓住机会把铟从一堆矿石里提炼出来再带回去,毕竟用飞行器带上几吨矿石回戈德星球不合适,全地球的铟总质量不过一吨多,而几吨矿石里也不一定能提炼出一千克的铟,我的任务是带着二千克的纯铟回去,期限是五年。如果卧底归队的时间到了,而没有如期返回,那么控制在我们体内的芯片会自动扰乱我们的神经系统,让我们失去所有的记忆,以免泄密,直到有同在地球上做卧底的戈德星球人前来接应走。

  刚开始我以为落后的地球民族,民风淳朴,人心善良,不过我太天真了,短短几个月,让我深深体会了穷山恶水出刁民这句话。我来的时候总部给我造了五十万的现金人民币,我出飞行器的时候先拿出了十万现金,准备供我一年使用,然而在北京我去银行存钱的路上,不知什么时候十万现金被小偷偷得一干二净,我连吃饭的钱都没有了,麻屁,我还得从北京市区徒步返回山沟沟里,偷偷摸摸遥控出飞行器再拿出一些钱,等我返到附近的镇子里买东西吃时,肚子差点被饿扁,张酷酷变成了张扁扁。

  还有一天,我在租房的楼下吃宵夜,有个美丽的地球姑娘一直朝我眉目传情,让我不禁心潮澎湃,很想和她干一次,体验一下和地球姑娘滚床单的感觉。我斗胆坐过去,用不太流利的普通话搭讪她,顺便也练习一下中国话。很快她就答应了我去开房,我以为她是中国人口中所说的小姐,会和我谈价钱,谁知她压根没提钱。

  正当我在宾馆的房间里吻着她,要脱她的衣服准备好好来一次的时候,门突然被打开了,进来好几个彪形大汉,拿着匕首架在我的脖子上让我交出钱来,我战战兢兢把身上的几百块拿给他们,他们还不放过我,让我说出银行卡的密码,我如实说出来后,其中一个人拿着卡到下面的取款机上取出钱,他们才放了我然后走了,还顺走了我的手机,报警的话我又怕警察核实我的信息,万一核实出点问题就不好办了,毕竟我的身份是假的。麻屁,我张酷酷还没开始办事二十万就没了,这是什么鬼地方。

  我本来想要伪装成一个北京的富二代,假装到云南旅行,顾名思义要体验中国各地的风土人情,欣赏一下中国的大好河山的,但经过这些事后,张酷酷已不敢再那么酷那么招摇,而是在一个夜间偷偷把飞行器从青龙峡转移到了文山的幕底河水库里,然后伪装成了一个穿着地摊货的小市井商贩,开着一个面包车贩卖儿童玩具,穿梭在文山的各个矿山里。玩具里藏着探测仪器,没人的时候就拿出来探测一下那些铁矿石里是否含有铟金属,中国真的是地大物博,铟金属储存相当丰富,我很快就探测到很多含有铟金属的矿石,无比惊喜,准备接下来开始我的提炼工作。

  虽然早科普了一下中国的国情,知道云南相当落后,已经做好了心理准备,但没想到现实中来到云南的大山里后,我还是有点难以接受这里的贫穷,人们穿得很破烂,吃的非常差,我刚开始差点以为穿越到了原始社会,还好我车里带了足够的粮食和水,不用担心买不到吃的饿肚子。

  一天我的车在崎岖的山路上没油了,因为那里太落后,加油站很难碰到一个,我车里备的一桶油也都用光了,这前不着村后不着店的可如何是好,打救援电话手机竟然没有信号,麻屁,这落后的地球啊,什么时候我们戈德星球统治了你们地球,绝对会把地球治理得比现在发达一百倍。

  我硬着头皮又往前开了几公里,油很快耗光了,这下我彻底没辙了。要么等着路过的车辆借我点油,要么自己徒步去附近的村里问问谁家有汽车或者摩托车的,向他们借点汽油。

  等了三个小时连个人影也没见着,眼看着天快要黑了,我只好步行到山前面的一个村里去看看,幸亏还有月光照亮,要不我一不小心掉到悬崖下面就成了流落在地球上的孤魂野鬼了。

  终于找到了有点微弱亮光的人家,时间已经是夜里十点多,好像大部分人都睡着了。我敲了门,里面有个温柔好听的声音响起:“谁呀?”很标准的普通话,听口音不像本地人,让我有点猝不及防。

  “你好,我想请求你的帮助,不知你能不能帮帮我。”

  一个清秀美丽的女生打开了门,里面竟然点着蜡烛,看来这个村还没有通电,这好像是一间教室,里面摆了一些很旧的课桌,而她正在看书。

  我说明来意后,她说可以带我去村长家借点油,村长家有辆摩托车,我连忙道谢,看来地球上还是有好人的。

  月光洒在村落上,伴着田野的虫鸣声,旁边走着一个美丽的姑娘,我想拉她的手,但又怕吓到她。

  原来她是北方人,来这里支教,她就住在教室后面的一个小房间里,晚上睡不着就给孩子们备课。她说中国的一些地方太落后了,这些地方的人可能一辈子都没有走出过大山,没有见到过外面的世界,她的力量实在是微乎其微,但她愿意献出微薄的力量,为祖国发光散热。她在我心目中一下高大了很多,如果地球上的人都有她这种意识,那么地球早就很发达了。

【古风】侠

【1】 “将县令大老爷的脑袋挂在城墙上,一夜之间青楼里的嫖客全部死于非命,杀了陈家的胡乱咬人的狗子,曾几次三番的行刺皇上……” 这些看起来尤其没谱的事情全部都是一个人干的,江湖人称“叶疯子”其实他的本名叫叶无休,据说他十分不喜欢自己这个名字,总觉得师父给他取矫情了。 其实他现世根本不到半个月,却都成了家喻户晓的人物,那张脸也并不是很陌生,招摇过市蛮横得很,完全是因为他师父是什么“人谷仙人”,...

青春是一场化不掉的霜降

伟民死的那天正好是霜降,多年以后我仍然清晰地记得,那天早上天上地下雾起霜落灰灰白白,湿漉氤氲的空气中尽是哀伤,似乎很适合死人。 1999年我在省城的职专读电气专业,再有两年就能毕业找工作了,我们这个学校虽然是职专但是建校50年且技术类专业多,毕业的学生去各大企业做蓝领还算是很抢手的。 我们女生宿舍408住了6个女生,都是本省人。我上铺惠佳从山里来长得高大结实为人爽快,对面下铺叶子来自江边长得...

家长们,请为了宝宝,注意自己的作为

我考虑了几天,纠结了好久,为了宝宝的健康成长,终于在老公的支持下,快马加鞭的搬出了婆婆家。 走出去的那一刻!我回头看看婆婆家的大院子,这个自己生活了四年的地方,长长的出了口气,如果不是为了宝宝的健康成长,我想没有房子的我们,还会再住上一段时间。 其实,婆婆对我们还可以,谈不上好,也谈不上坏,生活还算平静,至少有她帮带宝宝,我轻松很多。就是我实在受不了她的那些坏习惯。 和老公是在大学里结识的,...

没有爱,再好的药物也没有用

01 咚咚咚…… 汪汪汪,汪汪汪 “老李头,快开门,村委会有事情跟你商量……” 汪汪汪 咚咚咚…… “老李头,快开门” “哎,来了来了”老李趿拉着拖鞋,披着破棉袄就出了堂屋 一开门, “哎呀,祁书记,你怎么来了,这大冬天的,快进屋” 汪汪…… 院子里拴着的大黄时刻准备着战斗似的,发出低吼。 老李脚底顺了一块石子,就朝着大黄踢过去,“喊什么喊” 大黄悻悻的回到狗窝里,蜷缩成一团。 “哎呀,祁书...

此 心 安 处

山风呼啸。女子含泪站在包围圈中血迹斑斑的他身前,周围死伤遍地。 她来做最后一次努力。 “停手吧……”女子握着他的手哽咽。 身后一道声音传来,“若你现在放手,一切还有回转的余地。” “呵……”他轻笑,笑的凄凉。放手,凭什么。 “跟他废什么话,”一个有力的声音响起,“他害了那么多人,难道还能当做什么都没发生不成,今天无论如何,都要他拿命来偿,为武林除害!小姑娘你让开!” 女子只深深的望着他,望进...

茶仙子的17岁

叶爽是远近闻名的茶仙子! 叶爽今年17岁了,打小在茶园里长大的她,好像一片嫩绿的茶叶,鲜香翠绿、娇艳可人。 就像这百亩茶园里的每一株茶树一样,叶爽在这片独得天地之灵气的茶园里,伴着晴和的风日、伴着充足的春雨,长得就像是一朵含苞待放的茶花,那么耀眼、那么诱人。 比17岁的叶爽更诱人的是她家的这片百亩茶园。 老叶家的这片茶园,每一株茶树都是一台印钞机,每年给老叶家赚回来多少真金白银,恐怕老叶本人...

手机故事网_每天读点故事在线阅读©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