沉溺沧海

2017-11-02 10:25:05作者:花好月圆妞儿

《沉溺沧海》by 花好月圆妞儿

蝴蝶注定飞不过沧海,谁能够责怪

是非难断,二零一六年六月,开始憔悴。

我想,我是病了。日益严重。从送走了玉蝴蝶之后。

会经常的流下泪来,心里难过。在这一瞬间,觉得对这个世间没有了留恋。不知道自己在想什么,就这么轻易地掉下眼泪来。

等流到流不出来,对自己说没事,然后继续做没做完的事。

荫躺在对面,我支起胳膊来看她,她的眼睛轻轻地颤动,我笑起来。

荫睁开眼睛问我为什么总是看她。我说就是想。

小时候,有一次,只有我跟爸爸在家,他好像很累很困,躺在床上要睡着。许有一秒钟,他就睡着了。我突然害怕他睡着,这样,这个偌大的房间就只有我一个人了。我用手指轻轻地拨弄他的眼睛,睁开来又闭上……可是他还是没有醒,他实在太累,我说。

说完,我的眼泪就从闭着的眼睛里渗出来。荫伸出双手为我拭去。慌张地问我,你怎么了。

眼泪顺着脸颊不断地流下来,眼泪是这样简单的事,随时随地都可以。

荫说,忘了南风吧,姻儿你忘了他吧。

我睁开眼睛,心里难过。

*

大一入学,下雨,不大。淅淅沥沥却刚好把人淋湿。

我不打伞,走在操场上,一圈一圈。然后,一脚踩到边下的水洼里,泥水溅到齐膝的裙子上。

不想回宿舍,于是跑到水龙头边去,尽量靠边。用力搓裙子上的泥,心里觉得快乐,于是越来越放肆,最后干脆站到水池里面去,让水顺着脏的裙角与小腿流下来。

你这样会感冒,他说。

我没有抬头,只是说反正在雨里衣服也已经湿了。

他用力拉住我的胳膊,拉我出来,说,你觉得这样好玩吗。

我抬头,看见一双明亮却阴天的眼睛。用力把手抽回来说,爸爸妈妈都不管我,要你管。

我转过身想再走回去,突然小腹一阵尖锐的疼痛。我低下头,看着血从裙子里顺着小腿流下来。嘲笑我吧,上天总是这样跟我过不去。我只好又回过头去对他说,既然你还没走就把上衣借我用一下吧。

他看了看我的腿,慢慢脱下上衣来。走过来包裹住我,声音问得很轻,疼不疼,然后抱我起来,坐在楼梯的一个台阶上。

我觉得自己有一瞬间的眩晕,好长一段时间,才说,不疼了。

他顺手拿过手边的杯子,细细地冲去我小腿上的血渍。温温的水,软软地流过我的小腿。他的手指,细腻而又温存。好久,我才反应过来,问他,我们认识吗。

他摇头,说,尹南风。

我说,我是唐姻儿。

一场抗拒与强势的较量,胜负不言自明,败得心甘情愿。我原是性情冷淡的人,可谁说性情冷淡的人不需要凛冽的感情。只是没人敢给而已。

只要有人敢给,我就敢要。

*

第二天雨就停了,太阳高高地挂在天上,那么大那么亮,让你觉得在昨天的那场雨根本就是你自己的幻觉。

后来认识家家也是这样一个有点怪异的天气。安家家。她说,她的妈妈在搬家那天突然早产,生下了她,填户口时,爸爸就说,不如叫安家吧。妈妈想了想说,女孩子嘛,还是把家重复些吧,这样还可爱些。

花好月圆妞儿
花好月圆妞儿  作家 无计花间住。

沉溺沧海

皇帝的寻人启事

小说作者:树生苔 【一】 漆黑的夜色弥漫了整个京都,皇城也躲不过去。 守夜宫人提着宫灯从长长的宫墙下走过,没有一个人说话,长夜静得让人窒息,只能听见鞋底踩在雪地里“嘎吱嘎吱”的声音。后宫,一如文人墨客笔下那般幽深安静,难窥其貌。 提着琉璃宫灯的宫人路过一方黑漆门的宫殿时,顺着门口的灯笼可以看见上面的字“养旧宫”。这是太祖皇帝题的字,里面住着新帝即位后先帝的嫔妃们,也称先妃、太妃。 到这一代先...

如果你没失恋,我怎么有机会英雄救美

1 我不知道我们相恋的日子从哪一天开始算起,因为我不知道自己从哪一天开始喜欢上她。 和Tivy认识是因为爸妈的工作关系,两个人从小一起长大,两家里人一直开着玩笑说:以后都是要成为一家人的。总是让我们互相喊对方的爸妈为爸妈。 可是和Tivy之间,好像都是把对方当成家人来看。上小学被欺负的时候她会拉着我挡在前面,恐吓对方:这是我哥,你要是再欺负我,小心我让我哥打回去。慢慢地,我觉得自己站在她身边...

意味深长的微笑

国庆长假刚刚结束,我和老妈就出发了。这样做的目的是避开旅游旺季,坐车游玩都轻松舒适一些。 临河到呼市中转了一下,直达杭州。三姐早几年就迁居杭州了,此番是带着母亲探亲加旅行。 在呼和浩特中转的时候,去大姐的女儿家住了一晚。这个城市的堵车程度堪比北京,下车到家也就10分钟车程,外甥女婿开车接了我和老妈蜗行到家,愣是走了一个多小时。 次日再次开车送我和老妈的时候,外甥女婿说可别被堵在路上误了火车,...

南有北风吹,北无故人回

01 阿颜想,她终究是遇见他太早了,若是晚些遇见也就不会有那么的故事,也或许晚点遇见你,余生都是你。 “爷,天色不早了,咋们回去吧。” 墨玉城没有理会顾廷之,继续向前面走去,顾廷之也快步跟上。 “啊,蛇,救命啊谁来救救我啊,,,,,”远远的,顾廷之突然听见有女子的呼喊声,似乎是在求救。 阿颜以为自己会被蛇咬死,昏过去的时候,似乎看见了一张自己熟悉的英俊的脸庞,像极了记忆里的某个人。 顾廷之看...

不上班你养我吗?

“哥们,借个火!” 我转头看到是一个黄色短发女孩,看着大约20来岁,嘴里叼着一根没点着的烟。我掏出打火机,帮她把烟点着。 她深深吸了一口烟,手指夹着烟,嘴里慢慢吐出烟气。“哥们,谢啦!” 我看着她说:“有烟瘾?” “有一点。”她靠在墙上继续吸烟。 “常来这酒吧玩?” “你丫,能不能让我静静地抽根烟?” 我顿时尴尬无比,一时间不知道如何化解这份尴尬,只好借口走开。 一个星期后,在同一酒吧门口,...

青梅为聘

我跟着云沧去了回人间,回来后便记挂上了青梅酒的味道,云沧知道后便说要种一园子青梅给我。

手机故事网_每天读点故事在线阅读©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