沉溺沧海

2017-11-02 10:25:05作者:花好月圆妞儿

《沉溺沧海》by 花好月圆妞儿

蝴蝶注定飞不过沧海,谁能够责怪

是非难断,二零一六年六月,开始憔悴。

我想,我是病了。日益严重。从送走了玉蝴蝶之后。

会经常的流下泪来,心里难过。在这一瞬间,觉得对这个世间没有了留恋。不知道自己在想什么,就这么轻易地掉下眼泪来。

等流到流不出来,对自己说没事,然后继续做没做完的事。

荫躺在对面,我支起胳膊来看她,她的眼睛轻轻地颤动,我笑起来。

荫睁开眼睛问我为什么总是看她。我说就是想。

小时候,有一次,只有我跟爸爸在家,他好像很累很困,躺在床上要睡着。许有一秒钟,他就睡着了。我突然害怕他睡着,这样,这个偌大的房间就只有我一个人了。我用手指轻轻地拨弄他的眼睛,睁开来又闭上……可是他还是没有醒,他实在太累,我说。

说完,我的眼泪就从闭着的眼睛里渗出来。荫伸出双手为我拭去。慌张地问我,你怎么了。

眼泪顺着脸颊不断地流下来,眼泪是这样简单的事,随时随地都可以。

荫说,忘了南风吧,姻儿你忘了他吧。

我睁开眼睛,心里难过。

*

大一入学,下雨,不大。淅淅沥沥却刚好把人淋湿。

我不打伞,走在操场上,一圈一圈。然后,一脚踩到边下的水洼里,泥水溅到齐膝的裙子上。

不想回宿舍,于是跑到水龙头边去,尽量靠边。用力搓裙子上的泥,心里觉得快乐,于是越来越放肆,最后干脆站到水池里面去,让水顺着脏的裙角与小腿流下来。

你这样会感冒,他说。

我没有抬头,只是说反正在雨里衣服也已经湿了。

他用力拉住我的胳膊,拉我出来,说,你觉得这样好玩吗。

我抬头,看见一双明亮却阴天的眼睛。用力把手抽回来说,爸爸妈妈都不管我,要你管。

我转过身想再走回去,突然小腹一阵尖锐的疼痛。我低下头,看着血从裙子里顺着小腿流下来。嘲笑我吧,上天总是这样跟我过不去。我只好又回过头去对他说,既然你还没走就把上衣借我用一下吧。

他看了看我的腿,慢慢脱下上衣来。走过来包裹住我,声音问得很轻,疼不疼,然后抱我起来,坐在楼梯的一个台阶上。

我觉得自己有一瞬间的眩晕,好长一段时间,才说,不疼了。

他顺手拿过手边的杯子,细细地冲去我小腿上的血渍。温温的水,软软地流过我的小腿。他的手指,细腻而又温存。好久,我才反应过来,问他,我们认识吗。

他摇头,说,尹南风。

我说,我是唐姻儿。

一场抗拒与强势的较量,胜负不言自明,败得心甘情愿。我原是性情冷淡的人,可谁说性情冷淡的人不需要凛冽的感情。只是没人敢给而已。

只要有人敢给,我就敢要。

*

第二天雨就停了,太阳高高地挂在天上,那么大那么亮,让你觉得在昨天的那场雨根本就是你自己的幻觉。

后来认识家家也是这样一个有点怪异的天气。安家家。她说,她的妈妈在搬家那天突然早产,生下了她,填户口时,爸爸就说,不如叫安家吧。妈妈想了想说,女孩子嘛,还是把家重复些吧,这样还可爱些。

花好月圆妞儿
花好月圆妞儿  作家 无计花间住。

沉溺沧海

我亲手毁了自己的弟弟

叔叔打电话给我的那一天, 我正翘首数着日子盼着过年回家。 那是一个冬日的清晨,和煦的阳光正透过落地窗,暖暖地照耀着办公室内的我,空气里满是回家前的期待与欢欣。 在电话里,叔叔很着急,话都是断断续续的,他一直连声叫我去救小风,因为他已经在龙华的牌馆里被人关了一天一夜了。 说实话,我不想去,在半年前借了十万块之后,我手头真的没没什么钱了。但这事,于血缘于责任,我没法拒绝。 小风变成这样,跟我是有...

你值得被偏爱

文/鹿尒 1. “喵喵,我恋爱了。”凌晨收到阿楠发来的短信。 尽管这个时候的我没有在她旁边,可我仍然可以想象得到她微微发红的脸颊和略带娇羞的表情。 我回给她一个疑问的表情。 还记得16年10月份的时候她哭着跟我说自己分手了的消息。她是一个好女孩,我想,这样的女孩子不应该再次被伤害。 她给我讲她如今的这个男朋友,没有之前跟我讲前男友的时候的那样的无奈和落寞,也没有强颜欢笑。她是真的很开心。 2...

蜀女

秦瑶抬头,停下了脚步,刚要说什么,脚下木板松动,破裂声中,她一下向下坠去。“阿瑶!”

变态杀人记

1 接到这个案子的时候,我的本能告诉自己,死者可能只是和她同名同姓而已,直到看到关于她的资料的地址一栏,“高门市徐华街178号”。截止在两年前,我每个周末都会去那里,和她共度周末,没错,死者路璐是我的前女友,虽然分手两年,可我却还没有彻底走出来,有时候真觉得自己还挺痴情的。 至于分手原因,只有时间问题。进了警局工作,时间的安排永远是被动的。我明明约定好去陪她,结果改去办案,或是在约会途中把她...

转个身就好

1) 陈景和唐振分开9个月,时间长得都够生出个小孩儿来了,她还总凭吊似的站在窗前想他,在日历上画圈儿数日子。 终于是厌倦了自己,也架不住她妈来电话软硬兼施地催,一开年就找了内部transfer的机会,暂时调离上海,回去了。 回去没几天又有些后悔了起来。 她妈潘琴琴整天就忙着卯足劲儿给安排相亲,都不带停,今儿一个,才两天又一个。 现在一看她妈来的电话,陈景就一个头瞬间两个大。果然,今天又是这事...

叫魂·良心救赎

1. 九十年代的一个寒冬腊月,天异常的冷,纷纷扬扬的雪花下了一夜,天地间白茫茫一片。早上起来,桂嫂右眼皮直跳,心里开始犯嘀咕了。快到年末了,前几天丈夫丁大春寄信来,说这几天就要回家,这暴雪天气的,该不会是出事了吧? 丁大春是被同村的丁伟峰叫出去打工的,丁伟峰在建筑工地打工好几年了,一年能挣个万把块的回来。桂嫂见丈夫丁大春只晓得在家打牌,就上门找丁伟峰提了几句,没成想丁伟峰同意了,开年就带着丁...

手机故事网_每天读点故事在线阅读©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