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牌创业者15:“约吗?今晚有空,一千包夜。”

2017-10-21 06:51:57作者:澈言

11月31号,周末,晴转阴,仍然是在协力科技园B区的广播室里,今天是创业大赛的总决赛,而欢聚则做为本次大赛中唯一的满分项目,第一个上台。

林姿这次表现的比上次还要优秀,短短的几句发言就赢得满堂的喝彩声,莫飞注意到,似乎台下已经有了几小撮林姿的狂热粉丝,他们高举着印有林姿名字的牌子,高喊着她的名字。

“想不到一个小小的创业大赛也能有如此大的影响力。”他感叹,“这真是一个处处能够造星的时代。”

但台上的评委们显然却表现的足够冷静,果不其然,这次,评委们都并不太在意林姿展示的精美的PPT和酷炫的交互体验,而是都把问题都集中在了欢聚这款App的实操上面了,一位留着光头的评委在听完林姿的演讲后说:“林小姐,您的演讲很不错,很能打动人,您的个人形象也不错,在今年的创业大赛中给我们留下了极其深刻的印象。但是……我们还是想真实的看一下欢聚这款应用的实际体验。”

林姿迅速接话说:“您说的对,毕竟实践才是检验整理的唯一标准嘛,我也非常欢迎您能来欢聚的大家庭里与我们欢聚一堂。”

“林小姐真是会说话。”说着,光头评委掏出了手机,投屏到了林姿背后的大屏幕上,打开了欢聚,点击了注册,系统提示输入验证码,可等了几秒钟,也没收到,莫飞暗想糟了糟了,这几天忙着刷量,可能把运营商的短信服务刷欠费了,本想着万无一失,谁料想在这注册的第一步就出了岔子。

好在林姿机灵,她当即拿起话筒解释:“哎呀,抱歉抱歉,可能是我们的短信验证服务器开小差了。”她做了个悲伤的鬼脸,“真是不好意思,我们的App最近实在是太火了,可能服务器不太稳定,毕竟我们是创业公司,资源有限,服务器配置跟不上飞速发展的用户数量……我建议您可以选择用其它方式登录看一下。”

“没关系,创业项目完善度能做到这种地步已经很难得了。何况你要是不缺钱我们也没法投你了嘛。”另一个国字脸的评委也帮林姿解围,看起来林姿在这场比赛里人缘真的很不错,然后他推了一下旁边的光头评委,催说“你快用微信登录看一下。”

光头评委用微信登录成功后,摇了摇手机,在一段炫丽的交互动画之后,屏幕上出现了无数张重叠在一起的陌生人头像卡片,各个都是美女,他随便的点开一张,发了声问候,结果对面显示“目前在忙”的自动回复。

“可能这位用户刚好不在手机前。”林姿补充说,“我们的用户多是在晚间上线,白天的活跃度确实不高……这我得承认是我们的不足,这也是我们接下来努力的运营方向。”

她刚解释完,光头评委的手机忽然响了,有一个陌生的女孩通过欢聚跟他打了个招呼:“Hi,帅哥,在吗?”

“你看,你看,这不就有人主动找你了嘛!”又是那个国字脸的评委在帮腔,“快,简单聊两句,看看聊天的体验顺畅不。”

没等光头评委打字,陌生的女孩忽然发了一张照片,不知道什么原因,等了几秒钟,那张图片还没有完全加载出来。

莫飞又暗自后悔道:“看来欢聚并没有对图片进行压缩,可能对面的女孩传了一张超大的图片,而欢聚直接把那张原图原封不动的传过来了,这样必定会拖慢速度。这一点回去后也必须提醒林姿改进。”

光头评委好像终于找到了把柄,他苛责道:“林小姐,你们这个服务器很不稳定啊,你看看,一张图都加载这么久。”

“真不好意思,这个我们回去会重新做测试排查。”林姿彬彬有礼地鞠了个躬,“不过我建议您把WIFI断一下,试试手机流量看看呢?因为我刚刚上台前发现,咱们这个会场里的WIFI好像不是特别稳定。”

果不其然,光头评委一关掉WIFI,用手机流量,图片马上就传过来了,而且是接二连三的许多张图,但那些图一加载完,就让在场的所有人感觉到脸红心跳惊诧不止。

那是一张张没有穿衣服的裸照。

顿时整个创业大赛的会场都沸腾了起来。

女孩发来几张袒胸露乳的照片,照片里她身着三点式,动作撩人,尺度巨大,她说:“约吗?今晚有空,一千包夜。”

瞬间全场一篇嘘声四起,林姿的脸上涨红不已,这并不在他们的安排之中,她急得脑门上全是大颗大颗的汗珠,站在演讲台上不知道该说点什么好。以往,如果在公开场合里发生这种不合时宜的突发事件,主持人都会及时的打断救场,但是,今天主持人站在台下一动不动,任由事情继续往糟糕的状况发酵。莫飞和胡威在台下看着猝不及防的这一切,惊讶的手足,“完全没有聊想到会发生这一段事情!”胡威也为林姿捏了一把冷汗,“这个女的是怎么回事!快把她的线路切断!不能再让他们聊下去了。”

莫飞迅速给林姿公司的程序员打电话,但无人接听,他才想起来,今天周日,林姿给全公司放了个假。

“今天这么重要的时刻,放他妈什么假啊!怎么不安排个人值班!”莫飞抱怨的骂了起来,也不知道是在骂谁。

咖啡牛奶斑胎记引发的血案

1、“哇”的一声啼哭,一个满身血污的小孩子被王成揪了出来。是个女婴。王成把脐带剪断,用干净的医用布把血污擦拭掉。他看到女孩光秃秃的左半边脑袋上,有一块褐色的图案——咖啡牛奶斑胎记。 女婴难产。王成费了好大劲儿才把她揪出来。他的额头已经凝了一层细细麻麻的汗水。他还来不及喘息,心电图机的啸叫又传来。此时,婴儿的母亲气喘吁吁,她是多么地渴望可以呼吸到更多的氧气。 王成不禁心里咒骂了一声眼前的产妇,...

即使生活再难,你也不可以丢盔卸甲

父亲从来不主动给我打电话,一般都是我打给他,每周也就能打一次。但是今天不知怎么了,开完会,看了一下手机,手机屏幕上显示有三个未接来电,居然都是父亲打来的。 我走到走廊尽头给他回了个电话,父亲苍老低沉的声音从电话那头传了过来:“你姐姐走了!” “走了?我姐去哪呀?她不说不离开我二叔、二婶吗?”我的语气略带调侃。 我姐是我二叔家的堂姐,从小就要强,高考没考好,就复读了一年,但是也没考上心仪的大学...

潇潇疏雨凉飞絮

屋外又是淅淅沥沥的小雨,牡丹轻提了笔。 宣纸上秀丽的字迹,写着“潇潇疏雨凉飞絮,几见花流芳。” 鸳鸯从门外进来,“小姐,外面又是阴雨连绵呢。”她说着将蓑衣脱下来,抖了抖雨水。倚在门外。 从怀里掏出刚从曼风阁中买的胭脂,是小姐最喜欢的。唤作绮凝的颜色,有一种浅浅的紫。 就像小姐最喜爱的风铃草。“您又在写字了?”鸳鸯把胭脂小心的放在小姐的妆台边。 看着纸上的几行小字。“潇潇疏雨凉飞絮,几见花流芳...

猫之报恩(男友篇)

2018年6月9日 晴 星期六 此文献给那些缺乏关爱的高中生们,送给他们一只猫,一个希望。 1、 “我算是孤儿吗?” 两岁的时候,爸爸妈妈离婚了,谁都不想要我,把我扔在乡下爷爷奶奶家里,各自离开。 长这么大,只见过妈妈两回,打扮得妖里妖气的,提兜着一袋零食,往院子里一扔,还没说上几句,就被爷爷连推带搡地赶了出去。 爸爸?听说离婚后没多久,在外地打工遇到车祸当场没了。 “喵喵!”黑帅...

《妖》  文/椒哥

(前篇) 深冬时节,大雪纷纷扬扬,我把猫儿紧紧的拥在我的大裘衣里,暖住它那颤抖不已的小小身躯,嘴里是教训:“你呀,跑出来贪玩,现在得到教训的吧?活该。” 它依旧抖着自己的身躯,微微撤离了一点我的怀抱,缓缓抬头看了看前方那在风中似摇曳的茅屋,嗷呜一声,可怜的在哭泣。 我把它的头强行扭回了我的怀抱,慢慢抚摸着它的背脊,抬脚走向了那间茅屋。 这间耸立在山间几乎与风并行摇摆的茅屋里面住着一个老人。我...

丢失的布偶猫

文/凡尘里 宠物店进来一位穿白色长裙的女孩,一头中分长发,二十来岁。 标致清秀,但是本应该充满青春活力的脸上却挂满了苍白与疲惫。像是经历了一场长途跋涉舟车劳顿,又像是刚刚结束了一场恋爱。 女孩手里抱着一只布偶猫,毛色发亮,一看就是平时养的很仔细,猫咪俯在她的手上东望望西望望,满心的好奇。 “你好,请问需要什么服务?”刚刚还在玩手机的小枫,看到女孩进来赶忙起来招呼。 “你好,我可以把我的猫咪寄...

手机故事网_每天读点故事在线阅读©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