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牌创业者17:该如何应对一位有留洋背景的空降CEO?

2017-10-21 06:51:50作者:澈言

林姿完全不记得自己是怎么从创业大赛里走回来的。之后的几天,她闭门在家,没再出去过一步,她知道媒体会怎么报道自己和欢聚这家公司,她能想象到那些犀利又刺激眼球的恶毒词汇是怎么描述她的,她知道自己又一次的被推到了舆论的风口浪尖,可是她害怕去关注那些能够吞噬自己的文章,因为她无力反击这些丑闻,她每天都这种煎熬中焦灼,她终于开始怀疑自己为什么要创业。

为什么要创业呢?原因一方面是来自琐碎工作的压力,原来公司那个主管总是不满意自己的项目策划方案,于是她就索性想另起炉灶自己单干。另一方面……也是来自彭剑的鼓励——这个曾经莫飞的创业好搭档,当时她无意间把欢聚的产品原型透漏给了彭剑,他立即就鼓励说这个产品很有发展,并承诺将来会代表天创科技向她个人投资100万元人民币的天使轮。

对,她想,要不是这100万,自己才不会如此冒失的就去注册公司创业,对,这才是让自己沦落到如此地步的主要原因,而要不是这100万迟迟不到账,自己也不会去参加什么见鬼的让她出尽丑态的创业大赛。现在公司的房租和人员工资,都是由两个姐妹垫的,如果资金再不到位,自己真就不知道如何该跟她们解释了。

想到这里,她心头又烧起一团焦灼的火焰,她拿起手机,再一次拨打了彭剑的电话。

彭剑坐在会议室里,看着桌上林姿的来电,没打算接,这已经是说不清楚的第几个未接来电了,他清楚林姿为什么一直纠缠不休的给自己打电话,但他没心思跟她解释为什么失约这100万,毕竟此刻他这里也是一团乱麻。

自己接手天创科技之后已经过了大半年了,世腾创投之前许诺的四千万融资到现在连个屁都没见到过,这几个月的房租工资就一直靠吴天明个人的借款出资,钱根本就没有过自己手。

他每天的工作除了写代码外就是发邮件催促吴天明打款,在他接连几个月的邮件轰炸之下,吴天明终于承诺在12月中旬会先安排给天创科技500万的投资款救急。

500万?这跟约定的四千万差着十万八千里呢。算了是了,有了总比没有强,否则再这样下去,自己就真要成光杆司令了。彭剑刚打算答应,吴天明就又提了一个条件说,如果想拿到钱,那他要给天创科技空降一位CEO。

空降CEO?这是什么意思,嫌自己管理不利吗?对,这几个月的增长曲线确实放缓了很多,但这也怨不得我啊,毕竟巧妇难为无米之炊,市场推广活动营销哪一项开支不需要钱?公司的老员工又开走了一大半,新招的人又不熟悉业务,难免发展的慢,但不能让我一个技术出身的新任CEO来背这个锅,彭剑在心里抱怨,这家伙简直就是在欺人太甚,明显不把我放在眼里,想一点一点渗透进这家公司。

此刻,他手里正拿着这份空降CEO的简历:华裔,身份是美国人,先后就读于密歇根大学和美国斯特恩商学院毕业——这是个什么学校,不会也是个野鸡大学吧?毕竟自己只知道哈弗和斯坦福商学院,彭剑撇了撇嘴。工作经验嘛,在摩根士丹利做过理财顾问,理财顾问?那是干什么的?估计就跟国内银行里那些推荐你存定期买黄金的人一样吧?那就是个业务员呗?没啥可牛的。爱好写的是,吃糖?怎么这么大人了还喜欢吃糖呢,是不是还没断奶?没准还穿着尿不湿呢——想到这里彭剑暗笑了一下。哦对了,他这个名字叫什么来着?J-A-S-O-N,这怎么念?詹森还是鸡森?早知道就先在网上查一查了,他就没有中文名吗?所以我就说我讨厌跟这种假洋鬼子打交道,简直没法好好说人话。

“Penry,你先接电话呀。”对面这个不知叫“詹森”还是“鸡森”的人往嘴里塞了块糖,敲了敲彭剑面前的桌子。

彭剑显然还没习惯“Penry”这个英文名,毕竟这是他为了应付事而临时在网上搜的,他看了下手机,这次终于不是林姿的电话了,是张克亮的,他找自己干什么,罢了,黄鼠狼给鸡拜年,准没好事,先不搭理他了。彭剑按了静音键,把手机放到一边,“没事,只是个广告推销的,你继续介绍吧。”

于是这位空降的CEO又继续做起了自我介绍:“我叫JasonWang,你可以叫我杰森王啦……oh,sorry,我又忘记了啦,你们中国人是姓在前的,那您称呼我王杰森也行啦。”

你们中国人?彭剑在心里嘀咕,什么你们的我们的,说得跟你不是中国人生的一样。还王杰森?什么破名字,怎么不叫王八杰森呢,彭剑暗自骂着骂着,忽然抬头看到了他的手表,“唉,你手上戴着的是……”

王八杰森抬了抬手,说:“这是最新出的Smartwatch3啦,我刚在美国买的啦。”

“我知道我知道。”彭剑来了兴致,他向来对这种电子产品有着极其浓厚的兴趣,而这块Smartwatch3正是美国刚发布的智能手表,听说功能极其强大,自己一直想海淘一块,但无奈囊中羞涩,只能天天在网上看测评视频过干瘾。

王八杰森看出彭剑对这块表感兴趣,他识相的摘下来递给彭剑,说:“既然Penry你有兴趣,那就送你当见面礼啦。”

“不用不用,我就新鲜两天,玩一玩,看看都有什么功能。”说着,他没出息的接过手表。唉?这个界面是英文的,应该内置中文吧?我记得在视频上看到过是有中文的,是在哪里设置来着?唔,我想想,是这个扳手图标还是齿轮图标呢?管他呢,瞎点点看吧。

他边想着,边捣鼓了起来。

“Penry,那我继续说我接下来对闲置宝的计划啦。”王八杰森继续口若悬河地说:“不知道您关注过国外的二手市场么,美国都是以女性奢侈品为主。我了解过咱们的订单数据,还是以数码产品二手手机电脑为主,可是consumerelectronics(消费类电子产品)并不保值的啦,就像你手里的这块Smartwatch3……”说着,王八杰森指了指彭剑手里的表,“它刚发布时能被炒到1000美元,但一个月后就回落到500美元,price掉了一半。等明年再发布新款,这块表就只能卖100美元啦。”

“so,我觉得往后天创科技的转型方向是针对女性用户,我们可以从女性闲置服饰和Lightluxury(轻奢侈品)切入市场啦。”

彭剑边捣鼓智能手表,边暗笑王八杰森幼稚,他并不关心这位新任CEO到底要把公司带往哪个方向转型,反正这些都只是做做样子罢了,天创科技已经在要被出售的紧要关头,时时刻刻都有可能被突然卖掉,而一家要被卖掉的公司又何谈什么市场方向?这还不是人新东家说了算么。这个王八杰森无非就是个不愁吃穿整日异想天开的富二代,不知道跟吴天明什么关系,被安排进天创科技拿自己练手瞎折腾罢了。

这时彭剑终于找到了切换语言的入口,他按了一下中文选项,然后手表就伴随着“叮”的一声自动重启了,这声音倒是把两人吓了一跳。

“呀,这是什么声音啦。”王八杰森凑过去看了下手表,吐着舌头说:“哦哦,sorry啦,这个ROM不够稳定啦,我刷的Bate版,可能还有很多BUG,不是质量问题,Penry你不要介意啦。”

彭剑有点尴尬,忙说没关系,没关系,还说,你对公司的发展方向也挺好的,挺好的。

“既然你也认可我的idea,那我明天就办process(入职流程)好吧?”王八杰森倒是对工作很有热情。

彭剑看这个人不像其它假洋鬼子那样令人反感,就说好好好,刚说完好后他又忽然想起来什么,他问王八杰森说:“对了,您的待遇是……”

“啊?Uncle吴没跟你说么,年薪100万的啦。”

“多少钱?”彭剑怀疑自己听错了。

王八杰森愣了一下,说:“没错啊,Uncle吴跟我说的就是100万的啦。”他又解释,“别紧张啦,100万在北京也买到不什么的啦,毕竟这里的物价贵到飞天要人命的啦。何况我可是斯特恩商学院毕业的啦。

“斯你妈个逼!”彭剑骂道,吴天明这个混蛋,给自己500万,却又空降一个不知哪来的留洋亲戚,给他发100万的工资,这分明就是在趁火打劫。想到这里,他狠狠地捏了下手表,忽然手一打滑,手表“啪”地一声摔到了地板上,屏幕上面磕出一道裂纹。

[过年]“牛肠”之死

楔子 我亲眼目睹了她的死亡:脖子被一刀拉开一道很深的口子,血唰唰地往下冲,然后她被塞进一个蓝色的塑料桶。我数了,她挣扎了七下,然后桶里再没了声响。 一、怪事 年二十八,清晨,不时响起的几声鸡鸣打破了小村的宁静。 我漫步在村中小路,又兴奋又疲倦。昨夜,经过十几个小时的火车,又转了两趟公交,最后坐上摩托车,我回到了阔别十年的老家。 冷风吹在脸上,像坚硬的砂纸。看着熟悉而陌生的村子,我想起儿时早早...

曜石有圆缺

苏曜有点感到无所适从,因为他刚刚换了座位,遇见了一个非常活泼的女孩子,叽叽喳喳说个不停,一节课也没消停过。 往书桌上放置作业本上看上一眼,卓然二字映入眼帘,人如其名,长相有点英气,是标准的小胖妹身材。能够让他印象这么深刻的原因是卓然实在是太热情,在班主任宣布他们一起坐同桌时,卓然便笑嘻嘻伸出一双手,大声说道:“你好呀,我叫卓然。以后我们就是同桌了,也就是说我们是朋友了对不对?” 卓然是个欢脱...

悬疑短篇《凰旗袍》

文/佳纱 1. 民国六年(1917年),上海一处胡同里的裁缝铺,田晔剧烈地咳嗽着,骨瘦如柴的身体颤抖着。 他挣扎着拿起剪刀剪断旗袍盘扣上最后一针尾线,突然,一口鲜血咳出,仿佛刚才被剪断的是他的命线。他像只断了线的风筝扑倒在自己的铺架上。 田晔抚摸着那件他倾尽全力亲自一针一线缝制的大红旗袍,嘴里一边又一遍呼唤着: “邵仪,邵仪……你……你为什么要抛弃我?来世……来世你一定要选择我,不要……不要...

给副编的情书丨小智说喜欢我的时候,我15岁

1. 小智说喜欢我的时候,我15岁。 站在忙碌的初三仰望没有昼夜之分高中生活的年纪,我的眼里只有重点。 她觉得我不可理喻,明明有那么好的成绩还要往死里拼命读书,她生气地说我像个疯子。 是的,我就是个疯子!因为我没有富裕的家庭,因为我没有可以依靠的关系,我只有上学这一条路可走。 我记得那天天气很好,她穿着白色外套,浅蓝色牛仔裤,齐肩短发是经过精心打理的,全程都低着头站在我面前,看着她那双洗得发...

当千帆过尽,才发现,出轨是一种不得不要过的生活

1、 丁宁找我,约到一家咖啡厅见面,这确实有点奇怪,我们都三年没联系没见面了。 见到丁宁时,三年了,但说实话,她的变化不大。她个子有一米六四左右,骨架子算大的一个人,虽然五十岁了,身上赘肉不多,眼睛大大的,看上去还是很精神的,在她这个年龄上她还是显得年轻。只是脸上肉少,显得干干的,那些皱纹看上去就有点深刻了。 她说,她想找个人度过余生。她说我常和政府部门的人打交道,帮她留意留意。 丁宁说,我...

你的那几年青春喂了狗了吗?

致我的三个性早熟的闺蜜们!

手机故事网_每天读点故事在线阅读©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