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梦令:夜游

2017-08-31 03:23:09作者:尧耳

词牌故事

我正想回应几句,又一个浪头劈头盖脸打来,咔嚓之声不绝于耳,小船被击得粉碎。我还来不及反应,便被一把按入了水中。

1

几年前,老何邀请我到四川西昌游玩。当时,我俩还算不上有多熟稔,但见他在微信上言辞恳切,我便也欣然应允。找了个闲暇空档,订好火车票,踏上了这趟浪漫的旅程。

那时的我还是一枚自由自在的单身汉,工作轻松,吃喝不愁。晚上下班后闲来无事,就在一些古诗词论坛上同网友们吟诗作赋,回帖唱和。充分享受互联网科技,与这群陌生人混得舒畅又惬意。

老何便是其中的活跃分子,他的网名叫做“子夜归路”,职业、年龄什么的我一概不知。但是,他的古体诗却写得十分精彩,可谓词句铿锵、笔锋锐利,每次读来都酣畅淋漓,令人神清气爽。

下了火车,老何安排的车已经等在了站外。接上我一路驰骋,很快就抵达邛海边上。他还专程到酒店门口迎接我,把我引至酒席包间内。

老何一头稀疏长发,其中夹着几根白丝。头顶正中却又秃着一块不规则的圆形,那块头皮被夕阳照得油亮水滑,让人有忍不住抬手摸一把的冲动。

除了我俩,老何还邀请了西昌地区的诗词爱好者一起来迎接我。此刻,酒菜已备妥,来客已坐定,炙烤的牛肉已撒上孜然,坨坨肉在盘中码得齐整,醉虾尚在汁水中跳腾,美味盛宴正徐徐拉开序幕。

实话说,接受如此盛情的接待,坐在木椅上的我还有几丝惶恐,隐隐有些不安。幸好朋友们的热情慢慢地化解了我的拘谨。老王为我介绍了在座的朋友,有房地产巨头、广告公司老总、大学教授,每位都是在当地有头有脸的人物。

对于我的身份,老何也极力粉饰,把我说成著作等身的知名诗人,在网上拥趸无数。不仅如此,他还即兴背诵了我曾经填的一阙《临江仙》,众人报以欢呼和掌声,搞得我心虚得紧,流了数颗冷汗。

不过,佐着醉虾和烤肉,几杯白酒下肚,我便也飘飘然起来,一边与他们互敬,一边搜寻出大量词汇来吹捧每个人,同时也心安理得地接受着他们的溢美之词。

“老何的朋友,就是我们的朋友,能见到你这样的大作家,可以说是我们的荣幸。来,我们一起敬你一杯!祝远道而来的客人玩得开心,玩得尽兴!”

做开发商的康总做了总结,随后带头举杯、仰脖吞尽。看得出来,他应该是在场者的核心人物,话音未落,众人便纷纷附和。

局面至此,我也不能失了礼数,斟满举杯,拱手一揖:“承蒙热情款待,尧某人倍感荣幸。定会收藏这份真情,享受快乐生活。祝愿朋友们康健顺遂、一生平安。我先干为敬!”

饮毕,我还靠着残存的理智,拼凑出几句打油诗献给老何,只依稀记得“山下遇知音,海边诉衷肠”两句。

众人都差不多醉了,我的打油诗博得阵阵喝彩。之后,大家还玩了飞花令和双飞燕。附庸文雅的丑态,连旁边的服务员都看得掩嘴偷笑。但我们已是兴致高涨,哪管什么平仄韵脚,乱哄哄闹到了深夜。

喝过最后一杯酒,我拒绝了洗脚唱歌的邀请。整个人已经到达醉倒的临界点,但脑中还存有最后一点理智。毕竟刚到陌生城市,还是谨慎低调些好。

于是众人散去,老何陪着我,在邛海边漫步醒酒。水边夜色温柔,清风拂面。垂柳轻摆,在昏暗的路灯下若隐若现。

时近深夜,除了偶遇一两对缠绵的野鸳鸯,海边已是空空荡荡。对面几盏渔火孤独闪烁,倒映在微皱的水面上,仿佛在深邃的幕布上撒落的几点星光。

“要是此刻能泛舟海上,那倒是有些趣致。”我随口说道。

“兄弟,我也正有此意,跟我走!”老何突然来了精神。

他带着我往前走了数步,然后低头转入了一条隐秘的小道。还好路边立着几根栏杆,我用手握着,脚下则试探着往前走。

夜风清凉,我的酒意已去了大半。摸索着又走了百米,老何在前方喊道,“就在这里,快过来。”他似乎在树丛中摸索,隔一会儿,又喊了一句,“运气太好啦!邛海欢迎你,尧兄,请登船!”

原来,这船的主人是老何熟识的一位渔夫,傍晚打渔归来,小船就泊在此处。但通常渔夫都会在缆绳上加一把锁。今天竟然没锁,只是松松地绑在树根上。

神志已基本清醒,我觉得自己有些莽撞,隐隐有了悔意。但看到老何如此兴奋,实在不忍心破坏他的兴致。好吧,上船就上船,深夜里海面泛舟,这也是人生难得的体验。

我一个箭步,跃入船舱。老何手持竹竿,用力在岸边一推。木船如同一片载着两只蚂蚁的落叶,悠悠然往水中央漂过去。

2

我和老何分坐两侧船舷,各人手持一柄木桨。黑暗中只听得哗哗水响,狭长的船体分开水面朝前挺进。几盏渔火与我们的距离越来越近,甚至能听到隐隐传来的人声,其中还夹杂着音乐曲调。

寂静海面之上,小舟轻柔摇摆,遥望远处的渔火,以及岸边的路灯。感觉自己就像远离尘世的隐士。老何端坐一侧,扬脸迎风,稀落长发在海风中乱舞,恍若即将飞升的神仙。

正陶醉于这份悠凉和畅快。突然,我感觉到身下的船体微微一颤。一定是老何在搞怪开玩笑,我睁开眼,望着老何笑了笑。他同时也看着我,表情却有些许怪异。

“老何,别闹了,我当年可是学校的游泳……”,“健将”二字还未出口,小船又明显晃动了几下。

“什么东西?”我的左手下意识地抓住了船舷,老何显然也意识到了异状。

手机故事网_每天读点故事在线阅读©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