忆长安之吸血新娘

2017-08-01 13:18:38作者:聂小杨

侠客行

为了查找夏长安的住址,九龙寨专门连夜开了一次全体大会,人人献计献策,可惜没一个人听过江苏省是什么地方。

《忆长安之吸血新娘》by 聂小杨

夏长安穿越了,她大马金刀的坐在铺着虎皮的太师椅上,忧伤地嚼着猪头肉。

“当家的,有心事?”一旁斟酒的小谷问。

“说了你也不懂。”

“我怎么不懂?当家的是惦记晚上成亲的事儿呢。”小谷笑得十分有内容。

想到隔壁房间里那个五花大绑的小白脸书生,夏长安更觉得忧愁。

三天前,夏长安扛着标枪在操场上训练时,被一颗远射的足球砸到了后脑勺。

“谁踢的臭球?”夏长安平地一声吼。

“对不起,对不起,你没事吧,要不要送你去医务室?”肇事者闻讯赶来。

看着眼前不停道歉的人,夏长安张了张嘴巴,一个字也说不出来。

心跳加速,额头冒汗,双耳绯红,汗毛倒立,两腿僵直,夏长安每次看到姜铭都是这个症状。

夏长安游魂的样子令姜铭很不安,他坚持送她去医务室检查。

校医邱会会是夏长安的小姨,早知道夏长安高中一入学就对校足球队的姜铭有了贼心,择日不如撞日,她决定当一次助攻手。

邱会会夸大了夏长安的“伤情”,姜铭抱歉得不得了。

放学后,姜铭坚持送夏长安回家,夏长安的父母做古玩生意,常年奔走在各个村落、远镇,家里多数时候都是夏长安一个人。

到了家门口,夏长安没话找话地说了声要不要进来喝杯饮料?

姜铭毫不扭捏地答应了。

冰箱里除了过期的牛奶,就只有两瓶矿泉水,夏长安正暗骂自己猪脑子时,姜铭指着墙角一幅卷轴问:“这是什么?”

夏长安爸妈这些年收集了不少古玩字画,假的多,真的少。看那卷轴灰扑扑的样子,夏长安猜测,“大概是幅赝品字画吧。”

“我能看看吗?”姜铭似乎很感兴趣。

“当然。”

姜铭小心地将卷轴打开,平铺到地板上,是一幅画,有山有水还有人,有楼阁街景,也有溪流扁舟。

“真好看。”姜铭目不转睛。

这是夏长安听到姜铭说的最后一句话,那幅画像是旋转的魔方,让她有抑制不住栽倒的冲动。

一个激灵醒来,夏长安趴在淙淙溪水边,浑身湿透。

“姜铭——”夏长安扯嗓子喊。

两旁的山谷响起回音,四周除了虫鸣鸟叫,一个人影也没有。

“有人吗?”夏长安环顾四周,环境不错,蓝天白云,绿树成荫,比郊区那个门票二十的湿地公园强多了。

“别喊了——”一个虚弱的声音在一旁响起。

夏长安在溪水的一块大石后面,找到一个后背插了三支箭的女人,女人长发高束,剑眉星目,比男人还英气。

“你过来,扶我一下。”女人伤得不轻,白衣上血迹斑斑。

手机故事网_每天读点故事在线阅读©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