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得雪魄慰相思

“不管铁轨延伸到何方,总有一站,让你不再想去远行。” 不知道一心想探寻茶文化的C先生回忆起初遇,会不会觉得恍如梦中。在那个清风徐来的秋未初冬夜晚,被一个远隔千山万水的姑娘轻扣心弦,在屏幕的另一端轻快愉悦地告诉他:“你知道吗?回到家踩开落地灯,点个蜡烛,从冰箱里倒点梅子酒加冰球,是纯真如少年的甜蜜滋味。” 无厘头又天马行空的开始,从梅子酒的清新到茶汤美学,茶滋于水 ,水籍于器。从陆羽到东野圭吾...

【恋爱日志18】你每天晚上都做梦,我很担心

2018年2月18号 星期天 天气阴 你每天晚上都做梦,我很担心。 有人说手脚冰凉的人是上辈子受伤的天使,而你却是天天做梦,大多还是噩梦,我就很担心。 这几天简书里面有个姑娘挺火的,在做一场直播——我在精神病院抗抑郁。 姑娘写的很嗨皮,可写的越古灵精怪越是让人心疼。多好的姑娘,多好的年华,却待在该死的医院里面,穿着毫无生机的病服,和死亡开战。 我恍然,突然发现身边有不少的朋友都抑郁了,他...

哲学三问

我喜欢坐公交的时候放空,喜欢找一个靠窗的位置发呆,最好阳光正好,微风拂面,从始发站到终点站,不用担心坐过站。 我喜欢在超市没什么人的时候坐到推车的前面,然后被推着放肆溜。 我喜欢在不冷不热的秋天开着冷空调还盖着被子睡觉。 我喜欢大冬天在温暖的地方吃着冰棍,让冰棍把嘴巴冻住给朋友看,然后傻笑又艰难地扯下来。 我喜欢在朋友找我等我的时候偷偷藏起来,然后吓对方一跳,如果被吓到了就更开心了。 我喜欢...

诗词故事 年年玉镜台

01 阳春三月,桃花好,朱颜巧,凤冠霞帔鸳鸯袄。东风送,香云迎,银钗金钿珍珠屏。风月芳菲,锦绣妍妆,点绛唇,正是俏新娘。 云裳出嫁那日,云府内高堂满座,宾客如云,鞭炮声声入耳,新酒杯杯醉人。新郎石岩红袍加身,玉带束发,骑高头大马而来,意气风发。 围观的人都祝贺道:“郎才女貌,天作之合!” 石岩拱手一一道谢,并吩咐小厮送上喜钱,独乐乐不如众乐乐,他脸上的笑恰到好处,礼节周到,叫人挑不出一丝错漏...

贱货排行榜:子波皇家赌场

1 这个世界有很多人死去,会进入一个名叫25时61分的中转站。过着和我们一样的生活。 因为活着的人仍然思念着他们,爱因思念而偷生不灭。只有等到某一天,世界再也没有一个人想起他们,他们的魂魄才会随之转世下个轮回,再玩再死。 通常,我们不会称呼他们为鬼,而是客人。 我和薇薇安是愿望火车的列车员,即,运送客人前往25时61分的中转站。当凡间有人思念他们时,再将他们运回人间,和想念他们的人见上一天。...

[过年]“牛肠”之死

楔子 我亲眼目睹了她的死亡:脖子被一刀拉开一道很深的口子,血唰唰地往下冲,然后她被塞进一个蓝色的塑料桶。我数了,她挣扎了七下,然后桶里再没了声响。 一、怪事 年二十八,清晨,不时响起的几声鸡鸣打破了小村的宁静。 我漫步在村中小路,又兴奋又疲倦。昨夜,经过十几个小时的火车,又转了两趟公交,最后坐上摩托车,我回到了阔别十年的老家。 冷风吹在脸上,像坚硬的砂纸。看着熟悉而陌生的村子,我想起儿时早早...

《南极之恋》:相忘于江湖,不如相濡以沫

文|国境之南 1. 相濡以沫,那是我很早之前就学会的成语,我知道它的意思,是形容夫妻相处融洽,感情坚如磐石。 我用三十秒的时间决定了要去看这部电影,那天下午我正在图书馆看一本书,名字叫《不能承受的生命之轻》,那是我那天看的第四本书,思维混沌,猛烈的输入让我很难适应,让我觉得看书不再是享受。 打开手机的哪一刻,看到了十分钟后电影开场,我迅速购票,一路狂奔。 遗憾的是我错过了开头,一进场我就看到...

喜欢你,还是你

1. “月暮,下班后去约个饭呗。” 短暂的工作餐时间,同事舒匀端着餐盒走过来带着讨好式的表情端坐在对前开口说话。 “不好意思哈,我下班还有事哎。” 女孩蹩脚地找着拒绝理由,微微抬头便看到男生脸上略带失望的神情。我爱你这件事,总是夹杂了太多不尽人意。忍不住恍惚,多像是曾经的自己。 有些心事不是不明了,而是非要装作不自知才能恰到好处的不破坏已有的状态,保持朋友关系,不同意便是明显的拒绝。 齐耳短...

闺女,妈这辈子对不起你

2018年2月12日 星期一 晴有风 文|深海梦影 -1- 冬夜,街角。 秀兰瘫坐着,头发堆在脑后,乱作一团,干如枯草。双眼凹陷,目光呆滞,无神。 身上的白衫已变成青灰色,有油渍,有破洞,袖口一条条的。 一阵西北风吹过,她头上的枯草肆意摇摆。泪水在脸颊滑落,被风干。再滑落,又被风干。 她突然咧起嘴角,痴痴地笑。瞳孔渐渐放大,眼神变得恍惚。右手拍打着膝盖,左手摆弄着一张硬纸片,边角卷曲。 隐隐...

小老鼠,我想你了

寒风凛冽的午后,空中银云翻滚,雾蒙蒙一片。 汤姆步履蹒跚地刚迈至暖炉前,爪子还未伸出,便被新来的年轻猫咪们喧嚣着挤到了旁边。 年迈体衰,失宠落魄,是以,屡逢这等粗鲁举动,汤姆倒也逐渐释然起来。 轻轻苦笑了声,他随即慢吞吞地挪到角落。 隆冬腊月,气温委实低得厉害。冰冷的房间旮旯,汤姆只能瑟瑟缩缩地盘成一圈,好稍微取点暖。 昏昏沉沉之际,他方欲入睡,脑海中却蓦地浮现出一玲珑小巧的身影: 眉眼弯弯...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