刀客刘用

刘用年少的时候想当一名侠客,后来也这么做了。 因为没有钱买一把好刀,刘用只好把家里的砍柴刀挂在了腰间,他清楚的记得走的那天老母亲流着泪哭着喊着,“我的儿啊,你不能走啊,你走了我怎么活呢?” 许多年后刘用想到母亲的婆娑泪眼依旧会心如刀割,只是当初太年轻,太任性,不明白“父母在不远游,游必有方”的简单道理。然而时光不可能重来,如果你总是渴望时光能够重新来过的话,那么你一定特别厌恶现在的自己。 刘...

琅琊令之同舟共济|我是谁

武侠江湖 【武侠江湖专题每周精品活动】琅琊令第三十三期:同舟共济 铲屎官的节奏停不下来,继续讲猫武士的故事,如有不喜者,请多包涵。 (一) 月光皎洁,微风习习。绿叶轻轻地摇动,发出一点点细微地沙沙声,让夜显得更加宁静。 利爪走了半个月圆的时间,在一个两脚兽修建的大桥上通过了雷鬼路,又经过大约十个日落的时间,绕过了虎族的领地,来到了有一个老式两脚兽巢穴的院子里。 “不要再往前走了。”灵风趴在...

南云楼的际会

1 晌午时分,玉堂夫妇来访,彼时我还以为只是再日常不过的小聚,但一小口咖啡入肚才明白过来,这里面是有文章的。因为我听到了一个名字:李小峰。 “我听说,李老板也请您去赴宴了。”玉堂夫人是这样问的。我点点头,表示肯定,但嘴里说的却是:“不过,我打算回了。” “为什么?”玉堂不解。 “因为他请的人叫鲁迅。” “周先生.......” “不是周先生,是鲁迅。”我说:“没有那场纠纷,还是周先生,有了,...

这座城市风很大 | 阿哼的一生

谨以此文,献给千千万万码农! 1 对的,他叫阿哼。 大学刚毕业,不是985,还好是一所211院校,在南方的一个二线城市。后来阿哼也没想到,正是985、211和非985、211的差别,差一点让他与一家国际500强企业失之交臂。 和其他计算机科班毕业的学生一样,阿哼选择了把眼光放在北上广深。互联网热潮的当下,北上广深确实对一个刚毕业的年轻人来说,是一个不错的选择。 阿哼进入了广州一家软件外包公司...

镜子里的我,过着相反的生活

当你照镜子的时候,有没有想过,镜子里的人其实并非影像,而是另外一个你呢? 去年的一个秋夜,我曾亲眼见过镜子里的我。从那之后,我的生活发生了出人意料的改变。 我变得不敢照镜子,还有今夜这响彻整片社区的警笛声,都是因此而起。 那天晚上雨下的非常大,即使关着窗也能够听见滂沱的雨敲打地面和树木的声音。我叫这种雨“安眠雨”,虽然有密集的声响入耳,却意外的令人安心,脑中会不觉升腾起连绵的睡意。 所以我睡...

杀人犯在左,懦夫在右

01 我拉开椅子坐下来,摆好笔记本,打开录音笔,打量着眼前的男人。 男人的样子普普通通,眉眼不安地低垂着,头发有些油腻,顺服地趴在脑门上,一副老实巴交的样子,实在很难让人相信他是残忍杀害自己妻子的凶手。 他在深夜用榔头敲碎了妻子的脑壳,然后用斧头把尸体剁成了碎肉块,装进袋子后放进冰箱里面,就连经验老道的刑警看到尸体后都会忍不住呕吐。 街坊邻居谁也想不到这个男人居然如此狠毒。可是人性的黑暗,有...

【这座城市风很大】长大了,我要翻过那座山

那座城市风很大征文 小时候感觉远方很远,总是圈在自己小小的世界,出门看见的都是延绵不断的山脉和在空中飞舞的风沙。那时候总渴望能够爬过这座大山,去看看外面的世界。 有时候,站在山顶上,看着那遥远模糊不清的远方,心中总是有某种悸动。长大后一定要去看看那繁华热闹的世界,那琳琅满目的世界,那高楼巍峨的城市。 18岁很小,18岁无所顾忌。拥有初出茅庐不怕虎的魄力,一个人背起行囊,没有告诉任何人,然后离...

蓝里透白的天空

前天天气预报刚说降温。然而,今天的天气却是闷热。闷。把人搞得烦躁。烦躁。让人不快乐。天空蓝里透白。走在路上,未觉有半丝风。关于未来,似乎如同此刻的状态。烦躁。不安。未觉轻松。 一 “沙笛,作业借我抄抄啊,我昨晚查找毕业论文资料,弄到两点,差不多要废了。”说完话,娅达自觉的凑过去拿起沙笛的作业,抄了起来。边抄边碎碎念,“麻蛋,老子都要毕业了,还有这么多作业要写。能不能让我安心毕个业啊。工作没着...

披肝沥胆姜伯约

名师出高徒 公元234年,诸葛亮率领大军欲与曹魏展开最终对决。亮固然有傲世之才,可也奈何不了命运烛火的熄灭。出师未捷身先死,还未至魏城前,诸葛亮便病故于五丈原。而就在这蜀国生死存亡之秋,诸葛亮唯一的学生——姜维登上了蜀国历史的舞台。 姜维,字伯约,甘肃天水人。父姜囧,曾任郡功曹,在平定羌胡乱时阵亡,姜维也算是忠良之后。 姜维知道诸葛亮逝世的消息一旦传出,蜀军军...

君之吾所忆,卿为吾所系

“遇汝甚欢喜,君亦如此乎?” “卿尚且如此,吾不亦如是焉?” 一, 冬日暖阳,和煦得直让人昏昏欲睡,街边一户人家的石阶上,有一老妪,穿戴整齐,打扮得体,正半倚在门口的石狮旁,眯着眼睛,晒着太阳,慵懒而惬意。 而她的身旁,坐着一白头老翁,和她一起,牵着手,坐于石阶,晒着太阳。老妪眼中,是迷茫虚无,而老翁眼中,只有一个她。 老妇人两眼弯弯,嘴角微起,一片祥和,虽然脸上布满深浅的皱纹,从那笑容里,...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