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世缘,今生情

引子 是谁打翻前世柜,惹尘埃是非?纵然青史已经成灰,我爱不灭。繁华如三千东流水,我只取一瓢爱了解。只恋你化身的蝶。 一 雨夜,幽幽的小镇已经进入了梦乡,只有几家客栈门口的灯笼还在闪着微弱的烛光。白天的喧闹已经荡然无存,雨滴落在地上的噼啪声回荡四周,催眠着屋里的人们。 柏兰街的尽头走来一个男人,黑色的长发,黑色的长衫,左手握着一把长剑。身为剑客的江风来到这个无比熟悉的小镇,为的只是和自己的老相...

【真实故事改编】死于人声

大雨滂沱,暴雨声与雷声交融着,一道闪电撕裂夜空,在残破的玻璃格窗内,一张苍白的脸时隐时现。 深陷的眼眶,浅白的唇色,憔悴不堪的脸庞。 她伸手,试图推开窗,但窗外狂风呼啸,格窗纹丝未动。她身子前倾,浑身的力量集中于手掌,“咿呀”一声,风雨开始肆无忌惮地灌进来,拍打在她脸上,感到生疼。沉默,呆滞,风声在小隔间内呼啸。 命运真是荒唐,一念寻死,一念求生。冰凉的雨水并未冲散那道阴霾,冷静之余,寻死的...

我是你的初心 你将是我的余生

以前写爱情,提笔就是千字,而现在当我真正想实事求是的写一篇个人情感传记的时候,竟然对着Word文档发呆了一个小时:思索标题、执笔在纸上试着勾框,敲打键盘几个字后觉得没有很浓的情感又渐渐删除,如此反复。可见,当你真正想要输出情真意切的时候,并不是词穷文思枯竭,而是一往情深深几许,不知从 何说起。 我是一个随性自由主义者,更是一个向往纯粹天堂的利己主义者,所以二十五年以来,一直在寻觅,也一直在丢...

给时间一点时间,过去的就翻篇

2018年1月24日 星期三 晴 因为有你,未来才可期。 1. 17年的最后一天,熙熙攘攘的街道两旁,到处弥漫着欢乐的氛围,我走在拥挤的人群里切身感受香港这座城市因跨年所带来的欢腾。望着灯火璀璨的维港夜景,我轻轻地和要过去的这一年,说了声告别。 时间就像无声的刻度,我们总习惯在曾走过的风景里,用新的时间刻度来去赋予它新的记忆。 每一年的过去,我想你一定也和我一样,心里有着未完成的遗憾。可终要...

约吗(短篇小说)

石家庄的九月末十月初,是一年中最好的时候,至少我是这么认为的。这个时节的石家庄,已经从夏季令人厌烦的空调和电扇之间挣脱出来了,人待在屋子里,别提有多舒服。我抬头看看窗户——我租住的这个狭窄的隔断间里唯一的窗户——没有阳光直射进来,但这里光线很好。外面的风景也很好,此时离雾霾漫天的日子尚远,窗外一片晴空万里,每当我望着窗外放空自己时,总有一种鱼畅游在深蓝的大海之中的感觉。我喜欢这里,我喜欢这扇...

一杯看剑气,二杯生别离,三杯上马去

满屏的十八岁照片,把多少人的思绪拉回十八岁那年,电影院的林佳和孟云,把多少人分手那天的记忆唤醒,周杰伦的一首等你下课,把多少人的青春定格在学生时代。 全世界都在告别,我们也被逼着学习和逝去的青春说再见。 不知道有多少人和我一样,每次结束一段无疾而终的感情,总是要在一个星期甚至一个月之后才会开始感到悲痛,当好不容易养成的习惯被一一打破,当曾经一起走过的街道变成一个人的形单影只,当每日的嘘寒问暖...

本喵勉强,以身相许吧

韩晓毕业以后,自己单独在市中心租了个精致典雅的套间。 砖砖金、寸寸银的地段,纵然房价昂贵到令人咋舌,她付钱时也愣是连眼睛都没眨一下。 因为韩晓不缺钱,她上学期间写了几本畅销小说,光出版费就极为可观。 “喂,娘娘,我刚刚吃过饭了。没事,你放心,这小区安保物业很齐全,监控也二十四小时开着,再说,我这么聪明的人,不会有危险的……哎,得嘞,您去用膳吧,还有还有,别老欺负我爸了哈,嗯,拜拜。” 临近家...

镖局的江湖

一 大雪将停未停,刺骨的寒风贴着山岭,把地上还未落实的雪花碾碎,雪粒儿兜头罩脸的砸在脸上,人们只觉得整张脸被百千跟钢针不断侵袭,时而风缓,瘙痒难耐,时而风急,万剑钻心。 “再往前走,就是奉天城了。”大伙计扭过头,高声喊到。 杜百川骑着马,走在队伍的最后面,听到伙计的吆喝,他的右手下意识攥了攥斜挎在腰间的短刀,刀把冰冷之极,凉意从手掌传至胸口,在他的身上四处游窜,久久不能散去。他定了定神,深吸...

勾魂虫!

1、 晚上10点到12点,是我雷打不动的打坐时间,没有天大的事情,一般人是不敢来打扰我的,但是今天晚上11点半的时候,传来一阵紧急的敲门声,我皱起了眉头,旁边跟我一起打坐的我的双胞胎徒弟吴法、吴天看到我的脸色不好,赶紧去开门。 一会儿,吴天走近内室,小声对我说:“师父,是李老板,带着他亲戚过来了,说有要紧事儿找您。” 李老板是我师父多年的老友,当年我师父落魄的时候,他慷慨资助,所以他来了,我...

老刘的爱情故事

1 老刘是个渣男,这一点不光他前女友们感同身受, 连老刘自己,都供认不讳。 在跟第五个女朋友勉强坚持三个月后,老刘在饭局上,说起了自己单身。有人问你为什么分手就像吃一颗花生米一样简单。 老刘一口酒上头,吃着一颗花生米,因为我tm渣啊! 2 可是,很久以前,当老刘还是小刘的时候,他不是这样的。 那个奠定老刘往后爱情轨迹的姑娘叫木子。 木子是老刘大学的直系学妹,开学时,老刘跟他一群同学作为高一届...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