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世界风再大,有我陪你同行

如果我不能为你撑伞,那我就陪你淋雨。 1. 南方的小镇,好多年没有下过雪。今夜纷纷扬扬的雪花飘落在地上,悄悄融化不见。 夜,好黑。风,好冷。雪,堆积在心上。 这世界再黑暗,也没有小薇心里那么黑。这夜风再冷,也没有小薇的心里那么寒冷。 小薇穿着一身黑衣,站在寒夜里,完美地融入这无尽的黑夜里。只有一双眼睛,在黑夜里闪着光。 小薇站在树荫下,望着不远处窗子里亮着的光,好暖啊,忍不住想靠近。窗户里有...

有一个星三代对象是种什么体验?

文 | 颜无色 01. 吃完口袋里最后一根棒棒糖,我把车停在一个中档小区门口,给陈乐乐发短信:要不然我还是回去吧。 陈乐乐秒回了我一句:你要是豁得出去沈家的脸,你就回。 其实沈家的脸已经被我丢得差不多了,如果今天的事情不解决,我面临的恐怕只有被家族扫地出门这一条路。 到时候不仅我爸、我妈、我爷爷会在各种媒体上发表和我解除家属关系的声明,我姨、我姑、我伯父恐怕会趁这个风头出书、出画册来形容我是...

丑女的一生

今天和爸妈回了趟老家,他们回去协商卖老房子的事,而我想回去看看老房子,奶奶去世后很多年都没有人住那里了。 卖了后就再也去不了了。 奶奶是个公认的丑女人,我因为怕她脸上那道可怕的疤痕,从小不肯给她抱,但她总会领我去她的房间,悄悄地塞给我很多大白兔奶糖。 那些就是我对她的全部记忆了。 爸妈在外面谈事情,我仔细打量着这幢古老的房子,开始寻找着什么东西。 终于,在一个布满灰尘的柜子里,发现了一个泛黄...

都是那个妓女惹的祸

简陋的旅馆里,我和苏米刚完事,然后我起身穿衣服。 我穿衣服的时候,苏米依然躺在被窝里懒懒地望着我。 我:“你怎么还不起床?你不准备离开吗?” 她:“我有些累,你太猛了。” 我:“那我下次找你,你还敢接单吗?” 她:“必须接。” 她说完,然后立刻掀开被子起身找来丢在床边她的牛仔裤。 我以为她要干什么,原来她只是从裤兜里拿出一张名片递给我:“这是我的名片,你以后生理需要时记得打上面的电话。随叫随...

故事烩16 寄一片雪花给你

1 毕业后,来这个商洛山区小镇的一所邮局兼邮政储蓄所上班马上快一年了。 这是个美丽的地方,风景宜人,蓝田白云,清泉潺潺,绿树倒影。春华秋实,四季更替。可这里不是个富饶的地方。 贾平凹曾在他的小说里不止一次说过“美丽富饶”是放不到一起的,美丽的地方不一定富饶,富饶的地方不一定美丽,像他的故乡棣花,美丽并不富饶。 这个小镇所辖地方,查一下人口档案,人还是挺多的,住在这小镇街道的人也不少,通村公交...

莫向北,我喜欢了你好多年

文|观二清 图|百度 2017年11月16日 星期四 多云 1 当潘浩然“啪”的一声把请帖丢在我眼前,我就知道,要出事了。 “关琳,莫向北要结婚了。你知不知道!?”潘浩然疯狂的咆哮,餐厅里的人开始看着他,嗯,真像个泼妇。 我淡淡地喝了口水,指着请帖上鲜红的喜字,“我当然知道,巧的是,我也收到了一张。” “他竟然还给你寄了请帖,喂,这分明是在暗示你啊!”潘浩然激动地站起来,摇着我的肩。 “暗示...

少年,你陪我长大

文/拥抱太阳的姑娘 01 十岁那年,隔壁来了个小男孩,瘦瘦的,长得挺乖巧,听妈妈说,他是随母亲改嫁过来的,后来成为了我的邻居。 第一次见他,他是一副高冷的样子,看谁都不顺眼,带着天生的骄傲,我在心里“切”了一声,心想,这男生真是不可一世,第一次就不给大家留下好印象。我很想跟他打声招呼,可是他一个劲地摆弄着手里的玩具,连头都懒得抬。 他叫林耀,和我一般大。后来,我在学校看见了他,他转去了四年级...

你们不在一个世界或者一个频道

那年我和叶琳最喜欢做的一件事情就是站在外面的马路牙子上吃烤串。叶琳偏爱吃豆腐,皮肤又超白,所以我们给她取了个外号叫豆腐。 她喜欢一边撸着串儿一边在人群当中找帅哥。我看她老是盯着浩浩荡荡的人群发呆,就会情不自禁地问她,帅哥你找着没?她总轻飘飘地回我一句,还没。找着了难不成你要倒追人家?我说。只要长得够帅。 豆腐信誓旦旦。女孩子还是矜持点的好,我说。她往我嘴里塞鸡翅。吃你的吧。我以...

100篇文章救了他的命

文|心子 1 又有新的玩具了!昨天是粉粉的嘟脸熊,今天是萌萌的公主收纳盒。我在梦里捧着这些玩具,仿佛回到了童年。但是,我的童年并没有这么多玩具。 大学毕业后,我来到北京,一直和父亲住在一起,他的一个书房成了我的卧室。 空间不算大,却因两面墙的书架添了很浓的书香气息。 虽然住在父亲那里,我们却并不能常常见到。他很忙,总是我入睡了,他才回来。而我早上起床准备上班,他还在梦里。 各自在各自的世界里...

琅琊令之鱼目混珠|戏说兵器(3):双股剑

上一篇:戏说兵器(2):冷艳锯 下一篇:戏说兵器(4):X 已是冬初,这个冬,一到来便给予人们狠狠的寒冷。暖阳慵懒地爬上层楼,人们借着阳光中的暖意,纷纷躲入光芒里。 黄叶飘零,茅草残落。树木换上了黄装,绿也深沉得浓烈,成了墨色的绿。街树的零落,北风的凛冽,小街上人流不多。 天冷了,由于生意冷清,李善开始偷懒起来,连着两天很晚才到店里。赵猛走出店外,望望清冷的街道。寻思着:看来今天一样也不会有...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