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古神话里,沼泽深处有个八首恶魔

八尾屠 一、 晨曦的光穿越迷障照在树屋上,已经很多年没有过这样的景象了。 迷雾笼罩着沼泽,常年弥漫着一层瘴气,阳光很难直射进来,导致躲藏在这里的生灵已经对阴湿习以为常。 沼泽中鲜有粗壮的树木,较醒目的一棵树腰处由藤蔓固定着一间小屋,与大树浑然一体,好似从它身体里生长出来的。一个灵巧的身影攀着藤蔓,蹭蹭几下跳上小屋,推门进去。 温斯顿·乔脱下沾满晨雾的斗篷,将十字弩挂在架子上,来到灶边提起出门...

弑君(执念)

01 赵姑娘 寒风凛冽,冷如刀割。 胯下的那匹瘦马喷吐着鼻息,跟着主人在冬日的劲风中瑟瑟发抖。 林川端坐在马背上,身上穿着那件磨得发白的软甲。他戴着手套的手指早已冻得僵硬,脸上却竭力维持着体面的浅笑。 锦城的夜晚仍旧灯火通明,人声鼎沸。没有人会在意他这个落魄的刺客,更确切地来说,根本没有人知道林川是以什么为生的。 骑马来到那风月楼的时候,立即有一大群姑娘围了上来。林川有些受宠若惊,但他依然面...

婚礼现场我逃了婚

1 看着贴满喜字的房间,我却无法被这种喜庆的氛围感染,屋外的亲戚朋友都开心的忙碌着,父母也很开心,因为他们对这个女婿很满意,也是为我终于找到自己的归属而感到高兴。 但我却感觉我与这喜庆氛围格格不入。 当罗君单膝跪地,拿出钻戒,用真挚的目光请求我,给彼此一个机会是,我无法拒绝,答应了他。 你可知道,并不是我忘记了你,而是我正要忘记你,重新开始新的生活时,他刚好出现了。不是都说忘记一个人最好的办...

晚夏之死

一) 已经是将近7点了,他直起身子往窗外看了看,外面是一片夏日的黄昏。 嚣张跋扈的太阳在高倨了漫长一天之后也终于偃旗息鼓,刺眼亮目的强光渐渐泯弱成柔和温淡的橘光,是一种迟重的金色,暗蓝的天空上有片片洁白长云,飘飘渺渺地铺展舒张,往看不见的远方静默地延伸,日落处有艳丽绚烂的橘红色彩云,像古代时候女子出嫁时身着的红嫁衣上的红纱,泛着柔和的微光轻浮在暗沉的蓝空与倦怠的夕阳之间。 这时候的天是很美的...

你好,秋华。

上一章:你好,夏安。 夏安的成绩一直像开挂,所以高二那年就因为各种竞赛获奖证书市三好学生十佳少年的加码,参加了高考。就在16岁那年的九月夏天,就上了大学。因为身体缘故,爸爸提前选好了学校,就是本市的Z大。大学好歹用满了四年,但一天没住过校,也鲜少在食堂吃饭。少爷在家,衣食起居有保姆;上学接送有司机。爸爸的生意已经做得风生水起,只在夜深人静时悲叹儿子孱弱的身体,还有可怜早逝的女儿。 ...

你看那个人在看黄书哎

看新闻,一贫困户被镇长强按头鞠躬道歉不禁想起我那已经流产的乡村文学计划! 一天我跟朋友说我想写个小说。大概内容就是大学生村官刘盛世参加基层工作,和村中门庭若市的李寡妇暗生关系,某日进城参加招待活动认识了陪酒的兼职女大学生孙欣萌发爱情萌芽,并渐渐疏远寡妇,寡妇得知和村干部暗中作梗取消了孙欣家中唯一亲人父亲的平困户资格,导致父亲委屈卧床不起,寡妇也趁势联合镇中闲散人员四处造谣诽谤孙欣,刘盛世怒不...

对话小说:《潘银莲的发型屋》

“大郎,今儿个你还出去卖馄饨啊?” “是啊,娘子,有何事吩咐吗?” “没事啊,不过是想到和郎君一日不得见,妾身心里有些不舍啊。” (潘银莲低头佯装拭泪) “娘子一番话说的我心里像打翻了醋一样,满是酸楚啊。” 大郎放下挑馄饨的担子,低头用粗糙的手摩挲着自己的眼睛。 银莲见状,拭泪的手抓起大郎因日夜劳作粗糙的手,摸到他手的那瞬间心里突然有了丝不忍,但很快就消失。 “哎呀,郎君,你只管出门做那馄饨...

贾乃亮发声明后憔悴现身:那些娶了公主的年轻人后来怎么样了?

文/云浅浅 1 今天,有人在机场偶遇贾乃亮,这是贾乃亮发声明后首次现身,神情憔悴,看起来很疲惫,据说是回家看望发高烧的甜馨,另一个目的,应该是处理李小璐出轨的问题。 前天晚上,贾乃亮在微博发文,回应李小璐出轨。 全文多次用了对不起,“对不起甜馨”“对不起岳父母和爸妈”“对不起璐璐”,字里行间,流露出一个老实男人的心酸、自责和无奈。 他把责任都揽到自己身上,觉得出轨这事不怪李小璐,怪他自己做...

已闻花名(言情)

注视我的眼睛,你将会在我的眼睛里看到我最爱的人。告诉我,你看到了什么? -1- 提前将桌上的东西收拾好,当电脑上的时间跳向17:30时,贾明愉快地打开开始菜单选择了关机选项。他从工位上站起来,舒服地伸了个懒腰,朝坐在对面的主管打了个招呼准备下班。 不知道是最近的效率提高了还是工作量减少了,贾明最近每天到了下班时间总能提前完全工作任务,不像其他同事还要苦逼地加班。看着一脸欣喜的贾明,他的主管也...

风吹雪满头 也算是白首

很多人都说,下雪,是对冬天最起码的尊重。有人说,西安一下雪,就变成了长安。 的却,相对于夏天的酷暑,冬天的雪似乎更讨喜一些。 下楼的时候看到楼下孩子们被裹得严实,扎着胳膊,在雪地里留下一串串脚印。路边是各种各样的雪人,大的小的,当然,材料有限,样子就不多做描述了。 一路行来,身上早已堆积了不少雪,因为寒冷也无心清理身上的积雪,任由进入地铁后的温暖把它们消融成珠。 刚进入地铁,一对穿着校服高中...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