富强、民主、文明、和谐!

2018年3月19日,不是一个特别的日子,中国人,照常生活在嘈杂、梦幻的动物庄园。 一个母亲,在傍晚五点半给她儿子打了一个电话,电话中,她气愤、焦急、难过、无奈。她语速极快,带着诅咒的低声喊道:“我要回家,不在这个地方住了,我的手机掉了!” 儿子很着急,生怕远在她三千里之外的母亲出了意外,于是安慰着母亲,平抚着母亲,询问着母亲。 母亲依然激动,从未见过如此激动,也许真的受到了某种刺激,也许经...

惊蛰祭

01 惊蛰,春雷乍响。听说蛰伏在地里的生灵会在这一天苏醒。 我站在坟头前,聚精会神地盯着那方土坡,突然有过一瞬间,我竟有些担心地,害怕它会松动。但很快,我又为自己这荒唐的想法感到可笑。我苦笑地摇了摇头,其实我比谁都清楚,土里埋葬的人再也无法醒来。 因为十年前,是我亲手埋葬了自己。 02 在这片杂草横生的坡地正前方,是个光秃秃的山头。我远远望去,只见一座斑驳的墓碑正立在黄土坡上。那碑是村民一起...

绝不能让他活着

民国时期,山东某县警察局的巡捕韩滨,正带着几个巡警在大街上百无聊赖地晃荡,路过一个小巷巷口,看见里面有条野狗正在扒拉垃圾堆。韩滨不以为意,走过了几步回头一看,巡警小樊望着野狗直皱眉头。韩滨叫小樊快走,小樊却摇摇头,说觉得有点不对劲,要进去看看。 韩滨无可奈何地跟了过去,心想小樊就是多事,要不是看在他是常局长的内侄,才不愿意跟他一组呢。小樊挥舞着警棍赶跑了野狗,接着一扒拉,发现果真出事了:垃圾...

君王的浪漫:刘病已与故剑情深

文/四月默 患难容易,同甘极难。在一个人艰苦的路上,有人为你雪中送炭、对你不离不弃,不管你是前途堪忧还是大有可为都愿意默默在你身边支持你、鼓励你,这是我们认为的好爱情。而当这个人飞黄腾达了,走上人他梦寐以求的人生巅峰,事情也许就变得不一样了,他可能知恩图报,明白糟糠之妻不下堂,一心一意待你,也可能转眼将你抛之脑后,成了一个忘恩负义之人。 千百年来的爱情故事都是这样一个愿打一个愿挨。你曾经倾家...

我愿意为你被放逐天际

一想到爱情,我就想起了印度影片《神秘巨星》的画面。想起那个那个傻傻的少年钦腾,我愿意陪你下学,不怕要多花时间多绕远路;我愿意在你不开心的时候,去逗你,让你对我发火;我愿意给你支持,去追求你的梦想。想起那个提起少年钦腾会脸红的少女尹希娅。想起他们在毕业那天,即将分离,不知道未来是否还能相聚,他们说,I WILL MISS YOU,我会想你的。那纯纯的爱情,就是这么简单,我喜欢你,你可不可以喜欢...

沙枣花•红丝巾(二)

1986年9月26日,江淮师范学院八三级学生的教学实习工作全面开始了。 实习分组进行,我们不同系别的三男一女被学校分配在城东郊区偏僻的第二十六中试教。不知是巧合,还是其他的什么原因,与我们同来的那一位女生,竟然是在去年学校迎新春歌曲大奖赛上,坐在我旁边,并给我留下了深刻印象的金奖得金─卓玛。 卓玛,这位从新疆来的小姐,从我那一次见到她,她就给了我一种似曾相识的感觉,我总觉得我好象以前在哪里见...

沙枣花•红丝巾(二)

1986年9月26日,江淮师范学院八三级学生的教学实习工作全面开始了。 实习分组进行,我们不同系别的三男一女被学校分配在城东郊区偏僻的第二十六中试教。不知是巧合,还是其他的什么原因,与我们同来的那一位女生,竟然是在去年学校迎新春歌曲大奖赛上,坐在我旁边,并给我留下了深刻印象的金奖得金─卓玛。 卓玛,这位从新疆来的小姐,从我那一次见到她,她就给了我一种似曾相识的感觉,我总觉得我好象以前在哪里见...

【荒诞悬疑】刽子手

故事发生在清朝末年,大概在同治年间,也就是公历的1870年前后。 在辽阔的华东平原偏西南的地带有一个叫张家屯的小县城,县城不大,也说不上繁华,但却是这方圆几十里地的中心,寻常农家要是想赶个庙会或者置换些生活用品什么的那大多都会往这个地方来。而我们的主人公就居住在县城郊野的一处泥瓦房内,名叫张海荣。 张海荣四十出头,人不高,但黝黑壮实,苦日子过得多,无家无室,孤苦伶仃一个人,种了不到一亩的地,...

我要开付费|前半生,前三任

人生不易,世事难料。人在旅途,不过是旧梦重游的历程,无法超越的宿命。殊路同归,返朴归真。 01 祝丽丽是一个70后,出身于家境殷实的农民家庭。父亲忠厚老实,为人地道,行事讲究,是一个心直口快、很有人缘的主,村里的老少爷们都愿意和他来往。母亲善良贤惠,勤俭持家,是一位典型的贤妻良母。靠着朴实和勤劳,祝家的小日子过的是红红火火,无不为街坊邻里称道。刚改革开放那会儿,就靠着经营烟酒店成了村里人人都...

阡陌的梦隐(小说)

月光洒下一弯流苏色的清浅,浏览着喧嚣后的人间。 陌静坐烛灯下,烛影幽幽暗暗,窗前摇曳着翠竹。她忽然想起王维的诗句“独坐幽篁里,弹琴复长啸。”继而又想到常建的诗句“竹径通幽处,禅房花木深。” “独坐”“竹径”“弹琴”……陌在心里重复着,可是那个抚琴的人如今在何处呢?那年的事已经散落成凡间的风尘了吧,但为何那面容却依旧年轻? (一) 莫怕东风迟,唯恐失归期。 “施主,竹下石凳寒凉,切莫久坐。”这...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