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有水)《诡异血棺》小说无删减阅读

2019-01-03 14:49:34作者:七七
《诡异血棺》来源七七文学,主角:刘有水。简介:跟随师傅送货,半路上发现车里多了一个人。 午夜挖坟,却挖出一口血棺。 全村人诡异死去,我为了活命只能躺进血棺,等我再次醒来,我已经不再是我! 一桩桩离奇诡异的亲身经历,一件件毛骨悚然的民间秘闻,也许某一天你会发现,身边最熟悉的人,可能已经不是人!

诡异血棺第1章 多了一个

我叫刘有水,二十年前师傅领养我的时候给我取的名字。

师傅早些年的时候是做过一段时间的道士,如今带着我专门弄一些香烛纸钱一类的东西勉强度日。

平时没事的时候他也会去外面走一走,帮人家主持主持丧事。

我高中毕业没啥事做就跟着师傅一起帮帮忙,学点手艺也好帮师傅减轻负担。

干我们这一行的有的人说是在积累阴德,有的人却说经常跟死人打交道阴气重,会惹祸上身。

开始的时候我倒是不信这一套,可是自从村里来了个疯女人,一切似乎都变得诡异了起来。

疯女人年纪四十多,长得倒是不错,身上穿着一件蓝色小棉袄,只是整天的胡言乱语,嘴里面嚷嚷着冤有头债有主之类的话。

不过疯女人也没折腾多长时间,在三天后的一个早晨我开门的时候却发现那疯女人死在了我家门口。

疯女人的死相极惨,眼球突出,全身呈现出一种抽搐的样子,更离奇的是嘴角居然还带着一抹诡异的微笑,看着挺瘆人的。

出了这档子事我本以为村长会偷偷的找个地方把这个疯女人给埋了算了,可是让我万万没想到的是,村长居然带着我师父把这个疯女子葬在了刘家庄的祖坟地里,甚至还风光大葬,办的那叫一个体面。

我多次问我师父为何要把这么一个疯女人葬的这么好,师父却沉着脸说这不是我该问的。

怪事,也就从这个疯女人葬进祖坟地开始了!

开始的时候,每到夜里十一二点的时候,我就会听到祖坟地的方向传来一阵似有似无的哭声,呜呜咽咽,听着让人不寒而栗。

我问了师傅和村里其他人,可奇怪的是其他人根本就没有听到任何的声音。

本来我倒是没把这件事放在心上,以为是我自己出现的幻觉。

可是我万万没想到的是,这成了我厄运的开始……

我和师傅平时制作的纸人纸钱都卖给镇子上的一家丧葬用品店,出入都要经过埋疯女人的那个南山坳,也就是祖坟的所在地。

以前师傅出门的时候都不想带着我,但是自打那疯女人埋进去之后师傅每次出门必带上我,说是为了解闷。

那天晚上,因为客户要的紧,我和师傅不得已只能晚上去送货,送完货走的时候已经是十一点多了。

破旧的面包车叮当作响,卤素灯照射在前方根本穿不透那浓雾一般的黑暗,耳边除了面包车嗡嗡的噪音之外就再也听不到任何的动静。

因为看不清楚道路我还特意的开了远光灯,可这样依旧是无济于事。

不知道怎么的,一到这个地方我就感觉浑身不自在,有种头皮发麻的感觉。

我还特意的看了一下时间,已经快十二点了,看来今天晚上那诡异的哭声是不会出现了。

因为山路颠簸,外加上能见底很低,我只能放慢了速度。

走着走着,我就感觉后面好像是有一双眼睛在盯着我看,我下意识的回头朝着后视镜看了一眼,后面漆黑一片,什么东西都没有。

“我说师傅,咱们以后能不能跟那客户商量下别……”为了缓解我心里的恐惧,我有一搭没一搭的跟师傅闲聊。

只是我一句话还没说完,眼睛扫过后视镜的时候,我就愣住了。

透过车子里面的后视镜,我见到在后面的座位上不知道何时居然坐了一个穿着蓝色小棉袄,长发披肩的女人。

那女人双手放在膝盖上,黑色的长发遮挡住了整张脸,就这么静静地坐着,没有一点的动静。

就是这么一眼,把我吓得够呛。双手止不住的开始胡乱打摆子,车子随着我的动作也开始七扭八扭了起来。

出门的时候我记得清清楚楚,就我和师傅两个人。这车子里什么时候多了一个?

别说我怂,遇到这样的事情没人能淡定得了。

师傅和何等聪明的人,见到我的异常立刻就意识到了不对劲。

“有水你怎么了?”师傅皱着眉头问我。

我吓得哪里还能说出话啊,只能哆哆嗦嗦的伸出手朝着后面指了指,就连回头看的勇气都没有。

师傅顺着我的手势往后面看了一眼,随即又问:“怎么了?”

听到师傅这话我的心里顿时就是咯噔一下,难不成师傅没看到?

强压住心里的恐惧我再次朝着后面看了一眼,只见到那穿着蓝色小袄的女人依旧稳稳的坐在后面,动都没动一下!

这是怎么回事?难不成又是我眼花了?

正当我打算再看看是不是我出现幻觉了,师傅却把反光镜扭到了我看不到后面的角度。

看到师傅的这个举动,我狠狠的咽了口唾沫,心里更加害怕了。

师傅这是故意不让我看,说明他也见到了后面的那女人。

不过师傅见多识广,碰到这种事要比我淡定的多。

“瞧你那没出息的样,好好开你的车。”师傅见我哆嗦的不成样子,就狠狠的瞪了我一眼。

“怕了?”

“不……不怕。”我狠狠的咽了口唾沫,故作镇定的说。

其实这就是他娘的废话,不怕才怪!

“不怕就好,在前面那个转弯的地方给我停一下。”

师傅拍了拍我的肩膀,指着前面的一个弯道说。

我点了点头,想要把车子停下来,可是我的双手双脚完全的不听我的使唤,我越是想要停车就越办不到,反而是速度越来越快。

“你小子干什么?快停下!”师傅直接冲着我吼了起来。

不过被师傅这一吼,我的脑袋瞬间就清醒了过来,紧接着就是一脚的刹车踩了下去。

师傅叹了口气解开安全带在自己的包里面摸索了一会儿,拿出四根白色的蜡烛,一把黄纸和一根红线就下了车。

我坐在车里心里也是七上八下的,透过后视镜我就看到师傅把蜡烛放在了地上,用红线连接了四根蜡烛,摆在了车子的后面,把黄纸放在地上烧了。好像还念叨了一些什么,听不清楚。

做完了这一切,师傅走过来示意我坐到副驾驶的位置去。

在换位置的时候,我还是控制不住的朝着后面看了一眼,只见到那蓝衣女人慢慢的下了车,朝着师傅摆在地上的那些蜡烛走了过去。

看到蓝衣女人走了,我才长出了一口气,不知不觉的身上的衣服已经被冷汗湿透。

“这玩意困不住她多长时间,赶紧走。”

师傅这时候突然一脚油门就踩了下去,车子好像是离弦之箭一般的飞了出去。

 

诡异血棺第2章 午夜惊魂

我知道师傅他也害怕,只是在强装镇定。

“师,师傅,你确定她不会跟上来吗?”说真的,现在我整个人都给吓得说话都不利索了。总感觉后面还有什么东西跟着,就禁不住的想要回头看。

“别回头!”

师傅的这句话出口已经来不及了,我眼睛的余光已经看向了后视镜。

好在是后面漆黑一片,倒是真的没见到那蓝衣女人的身影出现。

回去的路程虽然只有短短的不到二十分钟的时间,却让我感觉像是一个世纪那般的漫长。

师傅见我依旧是一脸恐惧的样子,就安慰我说:“常在河边走哪有不湿鞋,夜路走的多了,总会遇到怪事。只要你不回头看,那玩意就跟不上咱们。”

本来师傅是安慰我的话,可是我听完之后脑袋当时就是嗡的一声。

“可……可是我刚才回头看了……”

听到我的话,师傅的脸色当时就白了,开车的手都颤抖了一下。

他只是狠狠的瞪了我一眼,没有多说什么。

看到师傅严肃的表情,我就知道这次自己是闯祸了。

接下来的时间里面,我是闭着眼睛的,心里不断祈祷着快点到家,到家就没事了。

可事情总是事与愿违,就在我的这个想法刚冒出来的时候,突然车灯大亮了起来,把前面照的一片雪白。

“车……车灯怎么这么亮?”我说话的声音都变了调了,根本掩饰不住内心的恐惧。

条件反射一般的,我就朝着后视镜看了一眼,隐约的就见到后面好像有东西。

我发誓,我绝对是条件反射的看了一眼,在漆黑的夜幕之下,一张惨白的人脸突然出现在了后视镜当中,对着我露出了一个诡异的微笑……

“咯咯咯咯……”

随即而来的就是一阵刺耳的阴笑声,让我起了一身的鸡皮疙瘩。

“师傅,后面,后面……”

要不是安全带绑着我,我都能直接跳车跑了。

“怕什么,坐稳了!”

师傅一脚油门踩了下去,车子好像是疯了一般在颠簸的路上疾驰着。师傅把速度提升到了极致试图甩掉后面的那玩意。

车子的速度最起码有七十迈,在山路上开的这么快简直就是在玩命。

可是现在我也顾不得那么许多了,只想着赶紧回家。

车子开的这么快我本以为那玩意早就被甩掉了,可是当我回头看去的时候,却见到那张惨白的人脸依旧是不紧不慢的跟在我们后面,整个的人脸几乎要占满了后视镜。

我狠狠的咽了口唾沫,看了一眼开车的师傅。

只见到师傅此时的脸色也好不到哪里去,豆大的汗珠噼里啪啦的落下来。

就在这个时候,我瞥了一眼车里的时间,瞬间我的脑袋就是嗡的一声。

现在居然已经凌晨两点多了,也就是说我们在这条山路上转悠了整整两个小时的时间!?

我再一次看了一眼师傅,一种毛骨悚然的感觉涌上心头。

因为现在的车速,已经提到了惊人的一百二十多公里!

这么快的速度,甭说是两个小时了,五分钟的时间就足以到村口,可是现在我们依旧是在山道上跑。

甭说是我了,估计现在师傅都蒙圈了。

“师傅,现在我们怎么办?”

我让自己尽可能的镇定下来,因为我相信师傅肯定有办法。

这一次师傅并没有回答我的话,而是沉默的开着车。

“放心,会把你送到家的。”

良久之后师傅冷冷的丢下了这一句话。

虽然师傅这么说,可我的心里依旧是没底。

说真的,如果后面那玩意要是冲进来掐着我的脖子跟我玩命的话我可能没那么的害怕,偏偏是这样的情况让我无所适从。

“去我的包里面拿一张黄纸出来,折个纸人。”

就在这个时候师傅突然开口说了这么一句。

听到师傅的话我没有任何迟疑就按照他的话去做了。折一个纸人对于我来说简直太简单了,扎纸人可是我的拿手绝活。

不到十秒钟的时间一个活灵活现的小纸人就在我的手中出现了,而是直接拿过了纸人,放慢了车速。

师傅接过纸人之后一手扶着方向盘,一手拿着纸人,口中嘀嘀咕咕的念叨了什么,随即就咬破了自己的中指,用血在纸人的身上写下了我的名字。

做完这些之后,师傅打开了车窗把纸人扔了出去。

我本来对师傅弄这个没抱多大希望,可是等我在朝着后视镜看去的时候,那惨白的人脸已经消失不见了。

虽然没了,但我还是不敢掉以轻心,谁知道那玩意还会不会再次的出现。

就这么提心吊胆的走了一会儿,我悬着的一颗心才算是放下。因为前面已经到了村口。

一种劫后余生的感觉涌上心头,若不是师傅在这里怕丢人的话我都想嚎啕大哭一场。

师傅缓缓的把车子停在了村口的位置,转身对我说:“有水,回去睡觉吧,明天天一亮收拾东西离开这个村子,能走多远走多远。记住,永远都不要回来!”

师傅的话把我说的是云里雾里,好端端的我干嘛要走?

我一个劲的追问师傅到底怎么了,为什么赶我走。师傅也只是一个劲的摇头,闭口不提。

最后我也只好不再追问,想着睡醒一觉明天再说。

说真的,现在我走路都是轻飘飘的,明显的惊吓过度的症状。

钻进被窝的那一瞬间疲倦就席卷而来,我连衣服都没脱就蒙着头开始呼呼大睡了起来。

就这么也不知道睡了多长时间,迷迷糊糊的,我就听到有人在叫我的名字。

“有水,有水,快醒醒,醒醒啊,出事了。”

我迷迷糊糊的睁开眼睛,只见到在我的旁边站着一个人,正是我的发小杨总领。

“大清早的鬼叫什么,出什么事了?”

大清早的被人吵醒这让我有些不爽,拿出手机看了看时间却发现已经是上午九点多了。

杨总领急的都快跳起来了,一边把我往外面拽一边说:“你还有心思睡觉?你师傅出车祸死了,就在南山坳那边,快去看看啊。”

“什么!?”

一听到这话当时我的脑袋就是嗡的一下,心说这怎么可能。
 

诡异血棺第3章 师傅之死

“哎呀,我还能骗你嘛,你赶紧去看看吧,你师傅眼珠子都瞪出来了,死的可惨了。”

杨总领不由分说的就把我拽了出去,一路上我都不知道是怎么走的,整个人晕晕乎乎。

他是我最要好的发小,跟我相处了十几年,是我最要好的哥们,他绝对不会骗我。

只是师傅昨天晚上不是跟我一块儿回来的吗?车现在还在门口停着呢,怎么可能在南山坳出车祸?

等我来到院子里面的时候我就傻眼了。

只见到院子里面空荡荡的,哪有什么车子,甚至就连车辙印都没有!

也就是说,昨天晚上那辆面包车根本就没有回来过!

这怎么可能……昨天晚上我明明记得师傅跟我一起回来的。

瞬间我的脑袋一阵的剧痛,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有水,我知道你很难过,但是你必须要去面对。赶紧跟我走吧,村长已经带着人过去了,警察都来了。”

杨总领把我带上了他的摩托,一路疾驰来到了南山坳。

等到我们到地方的时候这里已经被围的水泄不通了,到处都是围观的村民,还有一辆警车停在边上。

我只是看了一眼,眼泪就忍不住的流了下来。

在边上正停靠着一辆面包车,那车牌号我再熟悉不过了,就是我师父的那辆。

地上还有一大滩的血迹,车身上也有。

当我看到师傅的那一刻,我差点没昏死过去。

只见到师傅脸上都是血,眼珠子都快瞪出来了,好像是临死之前看到了什么极为恐怖的东西。

“你好,请问你是死者的家属吗?”

这个时候,一个穿着警服的人端着本子走了过来。

我没说话,只是木讷的点了点头。

“根据我们的推断,死者死亡的时间应该是在凌晨一点到一点半之间,死因是车子撞击石壁造成的车祸。请问这段时间你在什么地方?”

一听到这话,我瞬间瞪大了眼睛。

凌晨一点?那时候师傅不就坐在我的旁边吗?怎么可能死了呢?

如果师傅当时就死了,那开车把我送回来的,还问我要了一个纸人的是谁?

想到这里,我看了看地上师傅的尸体,泪水夺眶而出。

“小伙子,人死不能复生,节哀顺变吧。”

那警察拍了拍我的肩膀就带着人离开了现场。

接下来村长和杨总领帮忙收敛了师傅的遗体,我都不知道是怎么回到家的。

我满脑子都是昨天晚上的经过,师傅当时就在我的旁边,为什么他死了我却没事?

“有水,你师傅的遗体交给你了,丧事咱们村帮着办了,你别太难过。”

这时候,杨总领走过来拍了拍我的肩膀,宽慰了我几句。

我点了点头,下意识的朝着师傅的尸体看了一眼,只见到师傅的怀中正抱着昨天晚上我折的那个小纸人,奇怪的是上面空白一片,根本就没有我的名字。

看到这,我脑中灵光一闪,想到了一种可能性。

难道说昨天晚上师傅是给我做了替死鬼?用他的命换我的命?要知道当时师傅也是咬破了自己的手指头写上去的。

我看着师傅的遗体一时之间还接受不了这个现实。

我和师傅相依为命这么多年,突然一下子就只剩下我一个人,我该怎么办?

“有水啊,以后咱们大家都是你的亲人,你师傅的后事我们会帮忙操办的,你可要好好的活下去,别辜负了你师傅的厚望啊。”

这时候,村长走过来拍了拍我的肩膀,语重心长的说着。

我看了一眼村长,却从他的脸上看到了一丝不易察觉的恐惧,好像师傅的死让他感觉到了害怕。

正所谓人死不能复生,我再难过也要先把师傅的后事给办的体面。

因为家里只剩下了我一个人,所以后事就交给了村长打理,总领则留下来陪着我,防止我想不开。

大约下午三点多的时候村长找来了一队专门办丧事的队伍,出乎我意料的是,找来的这些人我还都非常熟悉。

这个人就是昨天晚上我们去送货的那家丧葬行的老板,他那边的货基本上都是我们给提供的。

这老板五十岁左右,中等身材,偏瘦,平时大家都称呼他为吴老板。他不仅是丧葬行的老板,手下还有一队专门给人办丧事的人马。

附近十里八村的丧事基本上都是他在负责,村长找到了他也是情理之中。

在吴老板进门的时候,他的目光就放在了我的身上,我正好也在看着他。

那一瞬间,我从他的眼神之中看到了一种深深的恐惧感,仅仅是一瞬间他就转移了视线。

我微微的皱了皱眉头,这个吴老板神神道道的,到底是从我身上看到了什么让他感到如此恐惧?

正当我想着的时候,吴老板走到了我的身边,小声的说:“有水,之前我送给你的那块玉你还戴在身上没?”

他这么一说我才猛地想到在一个月之前他好像是送给我一块圆形的玉,是阴阳鱼的造型。

当时他告诉我说我最近有血光之灾,让我戴着这玩意防身。

起初我也没在意,但看着这玩意还挺好看的,就戴在了脖子上。

“戴着啊,怎么了?”我有些不解的望着吴老板。

“那就好,那就好……”吴老板嘀嘀咕咕的念叨了两句,就走向了师傅。

他看了一眼师傅就不忍再看第二眼,赶紧拉过一张白布盖住了师傅的脸。

“哎,造孽啊,造孽……”

吴老板摇头叹息了一声之后就招呼着他的手下开始准备搭建灵堂。

灵堂是必须要有的,平时自己家弄的时候很费劲,可是在这帮人的手里那就跟玩似的,不大一会的功夫就搭建出来一个像模像样的灵棚。

随后吴老板就招呼了两个人走了进去,掀开师傅身上盖着的白布打算给他换上寿衣。

换寿衣这种事必须要有至亲之人来完成,师傅没有子嗣,我是他唯一的亲人。

我和总领被叫了进去,还有两个丧葬行的活计一起帮忙。

那两个伙计先是用麻绳捆住了师傅的双脚,再把师傅的头对着门口的方向摆放,脸上盖上一张黄纸。这样做是为了隔绝活人的阳气,如果死人吸收了阳气的话是会诈尸的。

等到换好寿衣布置完毕之后已经到了晚上八点多,那些帮忙的该走也都走的差不多了。

看了一眼外面的夜色,不知道怎么的,我总感觉今天晚上黑的吓人。

本来风平浪静的夜晚无端的开始起了一阵的阴风,不知道哪里来的一团乌云遮挡住了月亮,灵棚外面摆着的招魂幡随着阴风摇摆不定,好像是张牙舞爪的鬼魂。

吴老板看着院子里,眉头紧紧地皱在了一起,脸色异常的凝重。

沉默了一会,吴老板掏出打火机把放在师傅头顶的长明灯给点了起来。

根据老一辈人的说法,这盏灯叫做长明灯,在死者下地之前是不能熄灭的。

点上长明灯之后,吴老板又朝着漆黑的院子里看了一眼,有些不自然的说:“有水,看来今天晚上我们有麻烦了。”

别误会,我是个大夫全本在线阅读,别误会,我是个大夫章节无弹窗阅读

《别误会,我是个大夫》来源ucucmu,主角:赵小宝。简介:半吊子道士赵小宝,苦守十数年童子之身,却被同村李寡妇夺去,自此之后艳遇不断,凭借一身阳刚之气,外加一颗泡遍天下妹子之决心,先是将偏远小村搅得天翻地覆,提高村里女子整体业

真实灵异:魇

我床铺上挂着帘子,只看到被风吹起来的帘子后面有个黑乎乎的影子,我就又闭上眼了。但是我直觉这个人没有走开,而且门也没关……

经典小说《都市极品保镖》全文完结版阅读

《都市极品保镖》来源七七文学,主角:杨威。简介:因不小心得罪的自己的美女上司,杨威被设计签下了“卖身契”,从此,便开始了香艳的生活,挡也挡不住…… 第8章 威哥“放开手!”杨威上前一步,抓

狼胎入梦:养夫为患主角(胡小离),胡小离小说目录

《狼胎入梦:养夫为患》小说剧情精彩,适合空暇时阅读。十四岁那年,我遇到一件怪事,去奶奶家的后山玩,不小心误入一处山洞,进去后迷了路,结果在山洞里面撞见一块木牌子,上面写着四个字,狼三太子。 第五章 夜半梦游 “你回来

火热男频《星河霸主之进化》小说全集阅读

《星河霸主之进化》小说精彩剧情赏析:为了抢夺资源,延续文明,不得不与万族竞争,深入研究宇宙奥秘! 并且制定了史无前例的荣誉等级制度来刺激每个人最大程度的奉献社会; 荣誉点,是衡量公民地位的唯一标准! 第0003章 改变 再度

【青春】 我用余生敬清欢

文|布本木 我眼睛蹬着她,情绪失控,我两眼发红已不成模样,我拿起手上的刀,对着她的肚子砍过去,她拉着我的衣裳求我放过她……我听不见,我理性的砍了她的肚子和脖子,每砍一刀我嘴角微笑就更凄凉,直到她不在挣扎,肚子里滑落一个活婴…… 01 我是一名普通高中的青年教师,一毕业,就凭借非凡的实力成功成为级长。 我的学生都很喜欢和我说心里事,但很多时候,都是和爱情有关。我并没有责怪他们,爱情来了,谁又能...

手机故事网_每天读点故事在线阅读©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