闻香识女人(木无香)全文章节阅读

2019-01-03 14:29:14作者:七七
《闻香识女人》来源ucucmu,主角:木无香。简介:香,是给鬼神的贡品。 好的香能招来善神,带来好运。恶香能招来恶鬼,诸事不顺。 我是一名合香师,采世间香花香木,调三界几多灵香。 来,朋友,且放下心头事,焚一炉好香,斟一杯美酒,听我讲一讲合香师的那些奇闻怪事。
闻香识女人第七章 灯笼易灭,恩宠难回

  和罗瘸子骂架的那人一直在旁边观看我俩情况,这时也走了过来,继续缠着罗瘸子争吵。

  我问他什么情况,这人就一五一十和我说了起来。

  原来,罗瘸子是临潼大王村的村民,因为腿脚不利索,人又懒,既不想下苦又眼红别人的好日子,久而久之,就滋生了一些邪门歪道。

  因为在冠绝山庄打过几天零工,所以认识了花千树,第一次花千树失手勒死一个女孩,就给了罗瘸子一笔钱,让他帮着处理尸体。

  罗瘸子看着如花似玉的女尸,突然灵机一动,起了歪心,把女孩偷偷卖给一家死了儿子的富贵人家,得了一大笔的报酬。

  这回花千树又故伎重演,把梅花女孩的尸体交给罗瘸子。

  罗瘸子大喜,认为这是老天爷见自己可怜,又赐给一笔横财。

  这样的好事情再来几次,何愁不能早日脱贫致富。

  罗瘸子将梅花女孩的尸体搬到自己家后,就开始偷偷打听方圆几十里有没有可能结姻亲的业主。

  还真让他打听到了,当地有一家姓马的富豪,偌大的家业只有一个独生子是继承人。可是那独生子小马偏偏命薄,年纪轻轻的,还未结婚成家就得了不治之症,发现的时候已经是晚期,没熬几天就一命呜呼了。

  家里人哭的肝肠寸断,心疼他孤独伶仃的走,正在这时听说罗瘸子手里有一个如花似玉的女尸,丝毫没有犹豫,即刻就花了10万订下了,双方说好,选个吉日就把女尸抬过去和未婚夫小马一起下葬了。

  罗瘸子大喜过望,真真是平白又得了一笔横财。

  没想到更大的惊喜还在后面,就在收到订金的第二天,又有一个姓江的人找到了罗瘸子,要求这女尸和自己的儿子结阴婚,聘礼12万,而且是当晚就要下葬。

  暴利当前,罗瘸子顿足捶胸的,恨不得双手捏个决,给变出第二个女尸来。

  可是没办法啊,谁让自己手头只有一个女尸呢。

  罗瘸子痛苦极了,备受煎熬。

  不知那一根神经一抽抽,突然灵光一现,罗瘸子想到了一个极妙的法子。

  当晚,他把女尸给了江家,江家红事白事一起过,一番敲锣打鼓吹唢呐之后,将一对死人夫妇下葬了。

  子夜时分,罗瘸子拎着一把铁锹,撅了人家的坟,肩膀扛着女孩的尸体就跑了。

  可是平时很熟悉的地方,就一个小小的山丘,罗瘸子平时闭着眼睛都能走出来的地方,那天晚上足足困了罗瘸子2个钟头。

  周围的一切景色似乎都蒙上了一层薄薄的青雾,罗瘸子背着女尸在青雾里跑啊跑啊,感觉跑出了很远,可回头一看,还在原来的地方打转。

  女尸非常的娇小纤细,起初时非常轻盈,可是越走越沉,罗瘸子又是个残疾人,最后竟然觉得像是扛了一座山。

  罗瘸子开始觉得觉得有点不对劲,忽然听见有人在耳边低低的笑,忍不住扭头看了一下肩膀,天,那女尸正笑盈盈地对着他的脸吹气,浓妆艳抹的脸上香粉扑簌簌地往下掉。

  罗瘸子嗷地一声,扔下女尸就跑。

  可是跑啊跑啊,怎么也跑不出那片坟地。

  一轮冷月当空,照着尘间万物都是凉簌簌的,但罗瘸子生生跑的汗流浃背。

  好不容易终于看到前方有一点红光,罗瘸子疯也一般的冲了过去,原来是个年轻的女孩子,穿着一身红色曳地长裙,手里拎着一盏大红灯笼。

  “闺女救我,闺女......”

  红衣女孩回头莞尔一笑,翘起兰花指指着罗瘸子的身后:“你是被我妹妹吓到了吗?”

  指尖那方,女尸正摇摇摆摆的追过来。

  罗瘸子大叫一声,屎尿齐下,活活吓晕了过去。

  等罗瘸子醒来之后,已经是第二天凌晨了,他孤零零躺在坟地里,却被前来上坟的江家人捉了个正着。

  江家人揪住罗瘸子一顿好打,打完了继续追问女尸的下落,反正这个花了大价钱买的冥婚新娘子,一定要找回来陪着老公小江。

  一波未平一波又起,那边小马家也开始来讨新娘子,说2日后就要操办婚礼,送新人一起下葬。

  罗瘸子头疼不已,想要退了马家的钱,就当这门亲事从来没有提过。

  可马家死活不干,非得要罗瘸子兑现婚约,威胁说三日后如果见不到阴婚的新娘子,罗瘸子另外一条腿也别想保住了。

  前有老虎后有恶狼,哪边都惹不起,罗瘸子再也撑不住了,无可奈何之下就想三十六计走为上计,去一个没有江家和马家,没有女尸的地方。

  本来想一拍屁股远走他乡,可毕竟还是放不下家人。于是就找了一个烂尾楼的工地藏了起来,一连三天没敢出门,也没有吃饭。

  今天实在饿的受不了了,想出来吃一碗凉皮压压惊,不巧就又被江家人给逮住了。

  罗瘸子说完后,眼圈红了,感到无比的委屈。

  江家人眼圈也红了:“罗瘸子,你把全大王村的人都给害惨你知道吗?现在已经不是讨新娘子的事情了。发生大事了你知道吗?”

  罗瘸子惊问还有什么事。

  原来,罗瘸子藏起来的这几天,真的出大事了。

  大王村有几个年轻小伙子先后被害。

  最早的受害者是是一个英俊小伙子,此年轻人贪恋网吧游戏,玩到夜里1点多的时候才慢悠悠的回家。

  到村口的时候,发现两个身段窈窕的姑娘慢悠悠地走着,说笑着。

  其中一个穿着大红曳地长裙,长发及腰,拎着一盏大红灯笼。

  这是谁家的大姑娘呢,这么晚还不回家。小伙子有点好奇,也有点春心萌动,就上前搭讪。

  走近一看,突然觉得那灯笼有点不对劲,仔细一看更是大吃一惊,原来灯笼里没有灯芯和蜡烛,只有一团绿莹莹的磷火。

  “你........你的灯笼里没有蜡烛。”

  “呵呵,是啊,灯笼易灭,恩宠难回。帅哥,良辰美景奈何天,你可愿意和我姐妹共度良宵?”

  小伙子虽然有点好色,但是绝对不傻,发觉情形不对,扭头就要跑,却不料那灯笼里已经悄悄飘出一缕粉红色的烟雾。

  顷刻间,一股奇异的幽香袭来,透彻肌肤,香雾中似乎生出了无数只小爪子,每一只瓜子都抓在小伙心上,小伙子只觉得心头一阵迷糊,再看那俩姑娘,就觉得美若天仙。

  小伙子觉得自己心中突然长满了一种叫做爱意的情绪,不知不觉回身抱住了那姑娘。

  第二天,公鸡一叫,晓风残月当空,小伙子才发现自己躺在村头土地上,赤身裸体,一丝不挂,想起昨晚如梦一般的经历,小伙子知道自己失身了。

  回到家后,小伙子就一头扎在床上,起不来了。他眼窝深陷,腿脚发软,喝口凉水都觉得阴风簌簌的。

  村里上了年纪的老人们都说这是被阴魂吸走了阳气,只怕是凶多吉少,离死不远了。

  第二个受害者是个还在蜜月期的新郎,这天一大早,新娘子就回娘家了,新郎一个人在家有点不适应。夜里1点多钟的时候,有人笃笃笃地敲门,新郎问:“谁啊。”

  门外一个娇滴滴的女声“是我”

  新郎以为是媳妇舍不得自己,所以深更半夜跑回家陪自己,忍不住一阵感动。

  开门就是大大一个拥抱,嗯,天黑,媳妇还拎着一盏大红灯笼。

  借着灯笼里微弱的光一看,天,抱错了,怀里的女人千娇百媚,但不是自己媳妇。

  “你是谁?”

  下一刻,他就被灯笼里飘出的香味给迷住了心智,如醉如痴地把女人拽回自己家,急匆匆关上房门。

  第二天,新娘子回来一看,短短一夜不见,老公就憔悴成蔫萝卜一样,失去了水分。

  此后,每天都有年轻男人受害,受害人无一例外见到一个或者两个年轻漂亮的女孩子,女孩子打着一盏红灯笼。

  等红灯笼里飘出一缕粉色的香烟,男人就会被迷住,继而和女人颠三倒四翻云覆雨一番,被女人吸走阳气。

  好事不出门,坏事传千里,村里来了两个吸男人精血女鬼的消息马上散播了出去,再加上一些人的添油加醋,一时间人心惶惶,闹得沸沸扬扬。

  附近十里八村的人都陷入了惶恐中,小伙子们傍晚后都赖在家里不敢出门。

  后来,大家想起这件事最早的始作俑者就是罗瘸子这祸害,于是一发狠,派了几个人到处寻找他的下落,希望他把这女尸从哪里偷来,再还到哪里去。

  这几个人中,就江家人和马家人最卖力。

  苦苦寻找了几天,几乎连老鼠窝都翻遍了,苍天不负苦心人,终于罗瘸子今儿被江家的人在凉皮店里逮住了。

  江家的人对罗瘸子虎视眈眈,怒吼:“罗瘸子,你今天愿意也得跟我回去,不愿意我就把你打晕了拖回去!”

  听江家人说完这段话后,我傻了,呆呆地站在大街上,心头一万匹草泥马呼啸而过。

  粉红色烟雾,散发的香气可令人迷失心智,产生爱意。

  咦,这说的不就是千红一窟香吗?

 

闻香识女人第八章 石瓮寺

  粉红色烟雾,散发的香气可令人迷失心智,产生爱意。

  咦,这说的不就是千红一窟香吗?

  听到这里,我是明白了,当日在冠绝山庄,我曾经在博山炉里留下的半丸千红一窟香,如今被人取走了,用作迷香,专挑年轻小伙子吸取他们的阳气。

  我虽不杀伯仁,伯仁却因我而死,一瞬间我对那些受害的年轻男子,充满了浓浓的歉意。

  苏苏看我发愣,急忙摇着我的胳膊喊:“臭木头,你怎么了?”

  我定定神,平复心绪,对罗瘸子说:“这事儿说起来我也难其咎,这样,你现在先跟着你老乡回家去,留个地址,我晚上去找你。”

  罗瘸子苦着脸:“俄不回去,村里闹鬼,俄回去多危险!”

  我冷笑一声,揶揄道:“放心,你这模样,鬼都不会看上你。”

  罗瘸子讪讪的说:“话也不能这么说嘛。俄.......”

  “别啰嗦了,你这是自作自受,你种下这因,就要承受这果。晚上我去大王村找你,放心,有我在,也许你死不了。”

  江家的人一直牢牢地盯着罗瘸子和我,这会儿突然问:“小伙子,你会驱魔捉鬼吗?”

  我摇摇头:“不会!”

  “那你去弄啥嘛!”江家人失望地摇摇头,不再理我,不顾罗瘸子杀猪一般的叫声,把罗瘸子一路拖到摩托车后座上,一踩油门,喷出一股黑烟绝尘而去。

  苏苏噘着嘴走过来,问:“臭木头,我们还去石瓮寺烧香吗?”

  我拍拍她的脸:“当然去了。走,先去吃凉皮,吃饱了好爬山。”

  山涧流水,鸟鸣啾啾,盎然的春意席卷着骊山,行人沐浴在温暖的春天里,心情特别好。

  世人都知道有华清池,烽火台,却极少有人知道骊山峰顶,还有一座石瓮寺。

  其实石瓮寺在佛教史,绘画史,建筑史上,都有着特别的地位。这所始建于唐朝的寺庙,绝对算是佛教圣地了。

  遥想当年,时有名士高僧聚于此处,吟诗作赋,弹琴焚香,该是多么的逍遥快活。

  但这一切都俱往矣,如今的石瓮寺香火已经调零,今日包括苏苏在内,也就三两个香客。

  石瓮寺左侧有一棵大柏树,据说已经有1500多年的历史,是唐朝大诗人王维亲手栽植。树干苍劲挺拔,虬枝盘错,如一段黑色的龙骨。

  我和苏苏刚走到这棵柏树下,就听吧唧一声,从树上掉下一物。

  “啊~”苏苏惊弓之鸟一般地叫起来。

  “别怕别怕,是贫道失礼,惊吓了姑娘,对不住了。”原来这树上掉下来的,是一个穿着一身灰色袍子的道士。

  苏苏惊魂方定,奇怪地问:“道长,您老人家爬树上干嘛去了,吓死我了。”

  道长伸开手掌,掌中有几粒晶莹圆润的柏树籽,还有一株浅紫色的小草。“呵呵,贫僧是为了它”

  我惊讶道:“紫霄花!”

  道长听见我喊出紫霄花的名字,比我还惊讶:“小伙子,你怎么知道这小草是紫霄花?”

  我笑道:“呵呵,是啊。紫宵花的香味可以驱除晦气,尤其这种寄生在千年柏树上的紫阳草,更是吸取了天地之精华,阳气充足至极。柏树籽也有清香驱晦的作用,用紫宵花配伍合香,可以......”

  老道睁大了眼睛:“可以什么?”

  “呵呵,没什么。”

  其实,我之所以知道紫宵花的来历,是因为师父留下的那本书里有记载,师父在世时,严禁止我对外人提起这本书,所以我紧要关头我选择三缄其口。

  老道深深地看了我一眼,收好紫霄花和柏树籽,转身下了山,山风吹过,他宽大的道袍如一直蹁跹的灰色大蝶。

  苏苏笑道:这道长不错,有点仙风道骨。

  老道倒是提醒了我,紫霄花可遇不可求,但柏树籽却累累赘赘地结满了一树,我捡起一颗小石子,朝树上扔去。

  啪啪啪,几声轻响,一些柏树籽纷纷掉在地上。

  我取了几颗放在苏苏的手中:“晚上给你焚几颗柏树籽,香味很独特的。安神,清心。”

  苏苏娇笑道:“臭木头,你真好。天色已经不早了,我们回家吧。”

  “恩,好。”

  苏苏心情很好,一路上笑语盈盈,等回到众香国,已经是傍晚6点钟了。

  我匆匆洗了一把脸,跟苏苏交代:“苏苏,我今晚去大王村看看,可能天亮之前赶不回来,你好好休息吧,睡之前焚一炉安息香,再扔几粒柏树籽进去。”

  苏苏点点头,眼光中却似有万般不舍。

  我笑一笑:“明早就回来了,放心。”

  大王村离西安市不远,平时上高速也就半个小时的路程,可没想到行驶在三桥的时候,两辆大货车追尾,造成了不小的交通事故,等交警过来疏通好道路,已经是两个小时之后了。

  星月挂到树梢上的时候,我的车子开到了大王村的村口。

  村民们也许是被吓破了胆,偌大一个几百户人家的村子,竟然没一点生动活泼的气氛,每一家的大门都紧紧关闭着。

  村头的一排杨树叶子哗啦啦的在风里响,在这夜晚,显得无比的凄凉冷清。

  我随手敲一户人家的门,笃笃笃敲了半晌,屋里的狗汪汪汪叫的天响,都没人过来开门。

  还是隔壁人家开了门,探头探脑地露出一张脸,问我:“你找谁?”

  我赔着一张笑脸,问这个好心人:“大哥,请问罗瘸子家住哪里?”

  这大哥一听找罗瘸子,即刻沉下脸,没好气地说:“那傻逼住村头西边数第三家,你直接去找吧,别敲门了,让那狗也消停消停。真是!”

  我道了谢赶紧走开,大哥咣当一声关上了门,老远还能听见他嘟囔着:“切,看着眉清目秀的,原来也不是个好东西!找罗瘸子!”

  我哑然失笑,这罗瘸子的名誉这么差啊。想了想,我改变了主意,还是不要找罗瘸子,找他也没什么用。

  就安静等着罢。

  坐在车上关了车,安静地看着漫天的星云发呆,西安市这几年雾霾严重,我有多少年没见过如此浩瀚干净的星空了?

  看着看着,不一会儿,我就觉得心静如水,不知不觉睡了过去。

  半夜的时候,突然觉得一阵凉意浸透了身体,睁眼一看,一轮明月正挂在天中央,几片白云飘过来遮住了明月,又飘过去露出了明月,满地的露水珠玉一样在月光下泛着光华。

  远处不知什么鸟突然啼叫了一声,打破了夜的寂静。

  我打开车门,走了出去,想找个地方放放水。

  不远处有一棵大树,就那里吧。

  等我放完水,轻松地长长舒了一口气,就觉得耳根有点痒痒,然后就闻见一股奇异的香味。

  一个娇滴滴声音无比妩媚的贴着我耳朵说:“帅哥,如此良辰如此夜,你为什么和我一样在外飘荡。”

  我回头一看,一个红裙曳地的女孩,挑着一盏大红灯笼,俏生生站在我面前。

  我指着她手中的灯笼,笑着说:“好姐姐,你的灯笼里没点蜡烛。”

  女孩的声音越发的柔媚粘腻:“唉,灯笼易灭,恩宠难寻。帅哥,夜深露重,不如我们一起到你车里去,我给你唱曲听。”

  我听着怦然心动,这么动听的情话,任是无情冶动人。

  彼时一束月色穿过乌云,照在女孩脸上,美的一点都不真实。

  我看着她似乎没有一点内容的眼睛,幽幽问道:“是啊,更深露重的,姐姐怎么一个人出来玩,没有姐姐妹妹的陪着你吗?”

  女孩捂嘴,惊笑道:“咦,你怎么知道我有一个妹妹呢。我妹妹长得可漂亮了。”

  我摇摇头,说:“是吗,我不信。”

  女孩娇嗔一声,对着远处一招手:“妹妹,妹妹,快出来。”

  我只觉眼前一花,一个穿着新娘装的女孩凭空出现在我面前,

  我看着她,一阵心疼。

  她正是我在冠绝山庄见过的那个浑身散发梅花香味的女孩。

  虽然看上还是那么娇柔可爱,可是她的眼光里已经没了生气,空茫茫的瞳仁像是寸草不生的荒野。

  大红新娘装,应该是罗瘸子为她配冥婚才穿上的,一看就是劣质产品,但是穿在她身上,却有一种破败的美感。

  梅花女孩低着头,做出一脸害羞的娇滴滴模样,说:“帅哥,是你要见我吗?”

  我点点头,“恩,我很想再见到你。”

  女孩抬头嫣然一笑,突然,笑容定格,她尖叫一声,声音里充满了愤怒与仇恨。

  “是你!”

  我吃了一惊,再看她的脸,忍不住也是大叫一声。

  梅花女孩那张原本腼腆温柔的脸,瞬间就变成了七窍流血,舌头吐得有一尺长的鬼脸。

  她凄厉地喊:“是你害死了我,你还我命来!”

  这都哪儿跟哪儿,六月飞雪啊,我冤枉死了。

  随后马上我就想明白了其中的原因,她临死前见过我和花千树在一起,就以为是我和他一起害死的她。一定是这样。

  我真是有苦说不出。

  女孩的手也化作凛凛白骨,指甲上滴着血掐在我的脖子上。

  我只觉得脖子一凉,一阵疼痛感就席卷而来。

  女孩的力气很大,手越来越重,我眼前一黑,好像满天的星星走钻进了我脑袋里。

  红衣女孩似乎也吃了一惊:“妹妹,你认识他吗?”

  梅花女孩恶狠狠地瞪着我,咬牙切齿地说:“当然,我不会认错,就是他害死我的。”
 

闻香识女人第九章 云根道长

  红衣女孩闻言冷笑道:“男人果然没一个好东西。妹妹,不如你先放开他,我们吸光了他的阳气,让他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梅花女孩好像恨透了我,听红衣女孩这么说,并没有马上就松开手,勒住我脖子的双手更狠了。

  就在我将要陷入昏迷的时候,听见一声怒叱:“妖孽,放手!”

  只听啪啪两声,一个东西破空飞来,打开梅花女孩的身上,女孩惨叫一声,倒在地上。

  一个灰衣老道疾驰而来,落在我的身前。

  我心头大喜:道长,原来是你来了。

  道长诧异地看了我一眼:“咦,怎么又是你,一天见两回,我们挺有缘分啊。我听说这里闹鬼就来看看。你先歇着,看我怎么收拾这俩妖孽。”

  道长左手掐诀,右手平推,掌心生出一簇火焰朝着梅花女孩喷过去。

  红衣女孩飞身挡在她前面,但是身子刚一接触道火焰,就冒起了一股白烟,她惨叫一声倒在地上。

  “不自量力!”道长冷笑一声,就要继续用火焰烧女孩。

  我赶紧包住道长,求他手下留情。

  道长停下手势,不解地问我:“你是不是被她灯笼里的迷香诱惑了?竟然为这俩恶鬼求情。”

  我惭愧道:“说起来也是我的罪过,那千红一窟香,就是我调制的。”

  道长眼睛睁得老大:“你说这千红一窟香是你制的?”

  “是。”

  我就把发生在冠绝山庄的事情大略讲了一遍。“要掐死我的女孩,就是千红一窟香的牺牲者。另外一个女孩,在地道里为我带路,道长,就请你放过她们吧。”

  红衣女孩听我这么说,也很惊讶:“竟然是你......我没认出来。”

  我知道她没认出我来,当日掉入了陷阱,形象尴尬,连裤子都弄丢了,她能认出来才怪。

  梅花女孩也知道她冤枉了我,低头不再言语。

  我求道长:“道长,求你饶了她们吧。她们以后不再害人了就行,反正那千红一窟香也燃尽了。”

  道长叹口气:“你不懂,不吸取活人的阳气,她们就不能继续存活在这世界,反之就会害人性命。没有两全之法。罢了罢了,贫道想个法子吧。”

  说完,从怀里取出两个小小的玉牌,对着两个女孩分别掐了一个决,念了一段咒语。

  只见咒语声中,两个透明的影子从女孩的身体上剥离出来,飞进了玉牌中,乳白色的玉牌马上变成了青灰色。

  道长把牌子扔给我:“呶,先把她们的魂魄养在这玉牌中,你去调一支结魄香,每天用结魄香熏玉牌三个时辰,滋养她们的魂魄,然后再调一丸涤尘香消消她们的罪孽,如此七七四十九天之后,就大功告成了。若遇见有好人家了就送她们去投胎。”

  玉牌内一阵轻响,传来两声微弱的感谢语。

  道长哈哈一笑,手掌一推,一片火焰过后,眼前两具尸体瞬间化为一撮儿飞尘,散在晓风里。

  “你这小伙子挺好,叫什么名字?”

  “道长,我叫木无香”

  “不错,这名字好,大音希声,大香无香。能合出千红一窟香,你的合香水平真是相当不错了,香道一门,是后继有人啊,哈哈”

  我好奇地问道长,千红一窟香这种邪气的香方,是谁发明的。

  道长却说,这世界上没有邪恶的香,只有邪恶的人。千红一窟香最早的来历,一点都不邪恶,而是出自历史上一次著名的意外事故。

  传说安史之乱时,唐明皇被叛军胁迫,下旨令杨贵妃自缢在马嵬坡,杨贵妃不能不遵旨,但是紧要关头杨贵妃被救了下来,秘密送往扶桑国。

  三尺白绫套在脖子上时,杨贵妃在挣扎中出了一身的汗和脂肪。因为她平时喜欢用香料,香料都浸入了肌肤深处,所以沁出的汗脂竟然异常芳香,惹人迷醉。

  日本人觉得神奇,就偷走了那条白绫,萃取了沾染在白绫上的香味,并以此创作了一种合香方法,这就是千红一窟香最早的来历。

  据说唐明皇晚年思念杨贵妃,派人掘开了她的墓,却空空如也,唯有一只曾经沾染她汗水的罗袜,历经数年,依旧散发迷人的馨香。

  我点点头,说:日本可真是个变态的民族啊。

  道长嘿嘿一笑:“先不说日本人了,说说你。这合香术是跟哪家大师学的?”

  等我说出师父的名字时,道长一下愣住了:“李忍!你竟然是李忍的徒弟!”

  我也愣了,怎么,道长认识我师父?

  道长沉吟了一下,问道“你师父有没有对你说起自己的经历?比如,合香术师承哪一门派?”

  我摇摇头:“师父极少聊起他的过往。我只知道师父在终南山隐居时,认识了一位重阳门的云根道长,道长教师父学的合香术。”

  道长呵呵一笑:“贫道就是云根。你师父可还安好?”

  说起这个,我忍不住眼圈就红了:“师父三年前出了车祸,已经驾鹤西去了。”

  道长一听,也有点感伤:“唉,一别十余年,没想到已是仙人永隔啊。”

  十几年前,师父重创之余心灰意冷,在终南山活死人墓附近隐居,在这期间就结识了正在重阳门下修道的云根道长。

  云根道长当时正痴迷焚香,一有空就扯着师父聊自己又改良了一种香方,又淘到了一件香器等,久而久之耳濡目染,师父也对合香有了兴趣。

  道长就试着传给师父一些合香技艺,意外地发现他竟然有着极高的合香天赋,所有的手法技巧,一点就通,一学便会。

  没多久,就有了青出于蓝的苗头。

  某一天,云根道长突然心血来潮,云游天下证道,于是就把重阳门流传下来的,一本香方古籍赠给师父,随后就游方了。

  没想到,这一别就是永远。

  “老朋友们走了,留下我老道一个人,好生寂寞啊。”

  他语气里的沧桑让我有点心酸,师父去世,师兄背叛之后,我以为这世界上我再没亲人了,现在突然对云根道长产生了强烈的一种亲情。

  “道长,你还有我呢,以后我陪着你,你老了我就养着你。”

  道长突然愣了一下,不说话了。

  我扶着他的手臂,说:“走,回我那里住一段日子。师父的香铺传给我了,店名叫众香国。”

  道长一听还想推辞,我不由分说,拉着他就塞进了车。

  回到众香国时,天还没有大亮,东方的天空才开始露出鱼肚白。

  苏苏还未睡醒,香炉中香碳的余烬尚温,空气中还残留着焚烧柏树籽的香气。

  我麻利地整了整床,铺好被褥,对云根道长说:“道长,天还没亮呢,咱们先睡会儿。”

  然后在地上打个一个地铺,准备躺上去。

  道长拦住我,笑道:“你快上床去躺着,不要管我。老道我在一旁打会坐就好,几十年没沾过枕头,早就习惯了。”

  说着,就脱下鞋袜,在椅子上盘腿坐好,闭目养神。

  我吐吐舌头,惊讶地说:“几十年如一日打坐啊,难怪身体还如此挺拔硬朗,道长真让人佩服。”

  道长点点头,露出慈祥又和蔼的笑容:“念你昨夜收服女鬼辛苦,今天就算了,让你好好睡一觉。以后,你要和我一样,天天打坐。老道教你一些道家吐纳打坐的方法。”

  我一愣,云根道长有点不讲理啊,他好像没打算问我同意不同意跟他学学习,就这么愉快的决定了?

  先不管了,睡一觉再说,昨晚熬了一夜,现在还真有点困了。

  苏苏醒来后看见云根道长,也是分外的开心,去菜市场采购了好多食材,做了一大桌菜为道长接风。

  云根道长大喜,这么多年一直在外云游天下,极少吃到家常菜。

  没想到道长非常喜欢喝酒,看见我柜子上摆着一瓶20年的珍藏版“华山论剑”西凤酒,就不由分说自己动手打开了。

  我赶忙找来一个小巧的白瓷酒盅,为他老人家满满斟上一杯酒。

  道长呲溜一声一饮而尽,咂咂嘴:“不错,好酒,但是不如我自己酿的。木无香,明天我要教你酿酒,酿出最好的酒。”

  我:“道长老爷子,早上您说要教我打坐,中午说要教我酿酒,您到底要教我多少东西啊?”

  道长眼睛一瞪,威严地说:“都教,凡是我会的,我都教你!”

  我调侃道:“道长,我的合香术是我师父教的,我师父的合香术又是跟你学的,你现在又要教我酿酒打坐,那咱俩算什么关系?”

  道长一愣,苏苏赶紧娇嗔地给我使了一个眼色,又给道长斟上酒:“道长,臭木头在说胡话呢,别理他,您继续喝酒。想教他什么他就得学什么,是不是?”

  道长频频点头:“对,教他什么他就得学什么!”

  我以为道长就是喝嗨了,随口说说而已,没想到当天老爷子就带我去买酒坛子。

  买酒坛子的时候,还发生了一件小事。

  这年头,超市里琳琅满目如七宝楼台,只要有钱,什么稀罕东西都能搬回家,许多技艺就已经开始失传。

  因为很少有人亲自酿酒,酒坛子也就成了稀缺东西,我和道长找了几条街,才在西木头市找到一家有酒坛子的杂货店。

  可是店老板态度却不好,往外赶客人,说要关门打烊了。

  我才不想再到处找下一家了,于是就愤愤地问:“伙计,有你这么做生意的吗?这才几点就急着打烊?钱送上门你都不赚是咋地?”

  店老板是个中年汉子,五大三粗的颇有几分彪悍,可是神情特别委顿,他叹口气道:“对不起兄弟,我已经整整两天饮食不进了,浑身难受,几天要去医院复查,没办法,你们去别处买东西吧。”

  竟然是病人,我就不好意思再纠缠人家:“行了行了,你快去吧,我们走。”

  云根道长却突然说了一句:“你这病,医院也救不了你!”

情知所起,先赌再谈

周满说尹希是个情商低的人,尹希据理力争,两人因此大吵了一架,冷战三天没有说话。后来抵不过尹妈妈做的一顿红烧肉的诱惑,周满先开口和尹希讲和,但只是讲和,并没有道歉,因为周满始终认为他是对的,尹希看着碗里的红烧肉也懒得和他计较,翻了白眼过去,继续埋头吃肉。 那一年,周满二十岁,尹希也二十岁。 青梅竹马,两小有猜 到了二十岁的年纪,吵架、和好依然幼稚得像小朋友,可想而知周满和尹希的关系非同一般。 ...

三只猫的重生

到烟台站的时候已经中午了,那个像极了姨妈巾的火车站估计是我这辈子见过最独特的造型之一了。猫咪喵喵的叫个不停,我决定先找个地方住下来,但是我连基本的东南西北都分不清,广场上停着一辆公交车,我也不问去哪,反正去哪对我来说都一样陌生,上了车投了钱进去就随便找了个座位坐了下去。 车上有几个老人,拿着装着蔬菜的篮子,一看就是农家人。 猫咪的叫声很快引起了大家的注意,我轻轻地拍了拍脚下的纸箱,叫声却更大...

一封埋藏心底的情书

你好,当你看到这封信,惊诧好奇之余,是否也会在心里暗想:“谁这么逗,都什么年代了,还写这么老土的东西?”这看起来似乎有点荒谬,但我还是希望你可以耐心把它看完,因为我写了很久。 我们总是嫌时间过得太慢,可当一段岁月流逝,又禁不住感叹光阴无情,恨不能回到从前。不知不觉,离我们初次见面已有七年多了。那天黄昏时分,我扶在栏杆上眺望远处的风景,初秋的暖风习习,清爽怡人。不知是潜意识感觉有人在看着我,还...

《理想与现实》:一颗爱你到老的心也抵不过一套400万的房

今早,一则新闻引起了我的注意,新闻的标题是《好好的两个人,理想与现实》。 ① 这是一则来自萧山的帖子,关于内容大家可以去上网搜搜看,大致信息就是,男方不愿全款400万买房花光父母积蓄,女方则要求必须全款买房才能结婚。 这则新闻很快就上了热搜,网友大多数站在中立角度亦或是男方的角度。 其中,网友JJ说:社会行情基本如此,可能终究不是一路人罢了。 不由感慨,爱情果真抵不过现实,没有了面包的爱情,...

微小说:致命心动

又是一年南方大雪,春节快到了,警局的工作开始忙碌起来,小偷人贩子都要回家过年。今年刚升上刑侦科的李敏和陈枫刚从破获一起入室盗窃团伙案中缓过一口气。 “小李,小陈,你们快来看,这是今年第二起夜跑女性被杀案。都没有性侵迹象,从背后用钝器一击毙命。被害人的手机、项链等财物都没有被拿走。和上一起案件手法一致,有可能是连环恶性案件,市里很重视,你们把档案看一下,接下来工作重心就是全力破案。”吴队对两位...

小说《午夜超市秦陵》全文章节目录阅读

《午夜超市》小说完整版由 浩浩文学 提供!主角:秦陵 简介:深夜子时,一般的店铺都关门了,只有寥寥无几的超市和成人店还开着,我就是其中一家超市的店员,经历着常人根本无法想象的诡事。 “大哥哥,我渴了想喝水,可我没有

手机故事网_每天读点故事在线阅读©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