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河霸主之进化(夏芒精编版)全文+大结局

2018-12-07 16:27:35作者:编辑部
星河霸主之进化》小说简介:于是乎一大群十五六岁的孩子被“井井有条”地聚集在操场上,列好队形,眼巴巴地望着高台上正在唾沫横飞激烈讨论的领导们。
第0009章 大人物
钢铁怪物是一艘宇宙战舰,十来艘全副武装的护卫舰闪烁着信号光围绕在其身旁,声势浩大,极具视觉冲击力。

地面上,所有人的注意力都被突发情况吸引了过去,一名仿佛是兵头的人从荣誉殿堂内快步小跑出来,高声喊道:“迎接钱昆理事长莅临视察工作!”

“理事长!钱昆!”

这样一来,不光光是在场的士兵们惊住了,就连夏芒也瞠目结舌地张大了嘴。

我的个乖乖,生平第一次来荣誉殿堂就遇到钱昆?

这个名字在整个水源星简直是无人不知无人不晓——大名鼎鼎的荣誉殿堂理事长,总揽整个水源星所有城市分理处的管理工作,论威望和地位在水源星都是首屈一指,甚至连星球领主都无法与之相比,可谓是当之无愧的星球一号实权者。

正想着,一群穿着西装革履的人从荣誉殿堂门口快步走出,不久之后,又有几辆悬浮式飞车飞速驶至。

“这车牌,难道是安黄市分理处处长王一元?”

夏芒一眼便瞅到其中一辆价值不菲的悬浮式飞车的车牌号尾数赫然是个1,这号码在整个城市都是独一份儿,坊间传闻,这号牌儿的主人正是安黄市荣誉殿堂分理处处长。

如此强大的阵容,简直是让人叹为观止,不仅仅是夏芒,一群之前还在“秉公执法”的守卫也都齐齐噤声,恭恭敬敬地跟在分理处领导身后迎接天空中徐徐降落的宇宙战舰……

“唷,都在这干什么呢?”

宇宙战舰和众护卫舰落地后,长梯徐徐放下,一个满面红光的花甲老人笑盈盈地朝众人走来。

见状,位于安黄市分理处领导队伍正中央的钱昆连忙迎了上去,“理事长,方才收到您要来视察的消息,时间过于短促,故而安排不周,还请见谅。”

“哈哈,我来就是不想让你们知道,你看你们还在这迎接什么?多耽误正常工作啊。”王一元摆了摆手,丝毫没有见怪,“都散了都散了,除了小钱,其他人该干嘛干嘛去吧。”

“这……”钱昆面露难色。

“怎么?还怕我老头子走路摔跟头不成?”王一元打趣地看着他。

钱昆哑然失笑,旋即挥了挥手,朗声对众陪同者喊道:“上夜班的回去继续工作,该下班的就自行下班,各部门负责人注意安排好办公秩序。”

一声令下,一帮领导虽然挺不情愿,但也只能充满遗憾地转身离开了。

这样的大人物,平时可是难得一见,今天有幸得以睹其尊容都想借机会挣挣表现长长见识,没想到人家压根不给这机会啊。

“我让你快走。”

与此同时,夏芒身旁的守卫小声而又着急地朝他使眼色,不过夏芒却不为所动。

“这可是大人物,你要是招惹他老人家不高兴了,对你全家都有灭顶之灾!”

见这穷小子装作听不到,士兵继续出言威胁。

“哼,我是水源星公民,平时遵纪守法,从未有过任何违章违纪行为,理应享受我应得的待遇,凭什么不让我进去?”

夏芒皱起眉头,望着一群士兵们,他的声音可丝毫没有压制,甚至还可以加大了嗓门。

“哦?什么情况?”

果不其然,这边突然产生的喧哗立刻吸引了王一元的注意。

他奇怪地走了过来,目光停留在被士兵包围在中央的小年轻身上,和蔼地问道:“这是怎么回事儿啊?”

夏芒肌肉骤然紧张,虽说面前这位老人笑得温和可亲,但那眼神仿佛有洞穿他心灵的魔力,光是被盯着就冷汗直冒,根本不敢与之对视。

“一群人围着人家小朋友干嘛?这孩子一看就不是坏人嘛。”

王一元挥了挥手,似乎是猜出了现场的情况,于是遣散众多守卫,转而对夏芒说道:“孩子,你来这里有什么事吗?”

听到这句话,夏芒才缓过劲来,强忍着心里的惶恐感,抬起头来看着眼前这位坐拥整个星球头把交椅的老人,尽可能放平语气说道:“老爷爷,我是想来检查特殊脑域,不过他们不让我进去。”

王一元眉梢微微上扬,“哦?还有这事儿?总部有明确规定,每个星国合法公民,都有机会免费进行一次特殊脑域测试,你可是第一次?”

“老爷爷,第二次我也不敢来啊。”夏芒摇头苦笑。

“哈哈。”王一元笑了起来,“这倒也是。”

他旋即看向身边一直没有说话的钱昆,“现在的小娃娃可是机灵得紧,对待规则比我们这些老家伙都熟悉,这样吧,我正巧碰上了做个主,你安排人带这小娃娃进去测试下吧,即使不是第一次,费用也算在我头上。”

钱昆连忙摆手,“这哪能啊,理事长,我安排就是了。”

说完,他立刻冲一位士兵招了招手,“你过来带这位小兄弟进去办理手续。”

“是!”

被选中的正是刚才讥讽夏芒最狠的那名矮个子敦实男子,他虽然自觉尴尬,但命不可违,走过来看着那刚才还被自己奚落的主,挂上一抹笑容道:“小兄弟,请吧。”

“谢谢老爷爷。”

夏芒没有搭理他,而是开心地冲王一元鞠了一躬。

后者哈哈大笑,“不用不用,举手之劳,快去试试吧,我就祝你好运喽。”

“那老爷爷我就先走了。”夏芒又道了声谢,便跟着那矮个子士兵走进了荣誉殿堂。

原处,钱昆微笑着说道:“得亏理事长宅心仁厚放他进去了。”

王一元意味深长地盯着他笑笑,“宅心仁厚谈不上,老头子我没那么高尚,只是这个世界太过于色彩斑斓,到处都是有颜色的,包括规则……你说对吗?”

钱昆干笑了几声,连连点头。

——

跨进荣誉殿堂恢弘的大门,没有想象中的富丽堂皇,而是装潢简单,淡雅朴素。

不过夏芒却看出,简洁的背后,却藏着不一样的东西,比如那淡蓝色的墙纸,分明就是昂贵的高科技变温材料,还有脚下宛若宝石般透明的地砖,也是一种天然变温的矿物质,这能保证室内冬暖夏凉,随时处于最为舒适的温度。

光凭这一点,就足以窥斑见豹了。

“请跟我来。”

有了王一元的命令,矮个士兵也没有刚刚那样咄咄逼人了,自顾自的在前面带着路,说话也还客客气气的。

夏芒只是点点头也懒得说话,好奇地打量着四周的一切。

不同的办公区域错落有致的分布在底楼大厅,布局整齐富有规律,很符合处女座设计师的风格。

他在士兵的带领下来到其中一个区域,这里的办公桌排成扇形,共有十多张,工作人员们正在忙碌的处理着各自事务。

“这就是办理手续的地方了。”士兵说道。

“好。”

夏芒观察了下,找了位侧面看起来最为和蔼的中年妇女作为目标,他径直来到这位大姐面前挂上微笑,“您好,我想来办理检查特殊脑域的相关手续。”

中年妇女抬头看了他一眼,点点头,“扫下身份芯片。”

说完,她拿出一把手枪模样的扫描仪,夏芒见状便主动配合着凑上去,随着滴的一声脆响,印满文字的个人信息详单已经从打印机中滑出。

中年妇女在上面盖上公章之后便交到夏芒手中,“拿着这个上四楼。”

“好的,谢谢了。”

办好手续,矮个士兵继续履行上级交给他的任务,带着身旁这位穿着寒酸的小主往楼上走去。

到达脑域测试区外,已经有约莫三十多号人在排队等候,夏芒安静地排到队伍末尾,不过这时候,士兵却回过头来对他说道:“你是进行特殊脑域检测,和他们使用的设备不同,你可以直接进来办理相关手续,现在没有人使用特殊区的设备。”

“哦,好。”

夏芒倒也乐意省下等候的时间,在众目睽睽之下大摇大摆地走进了办公室。

却不知那些正在排队进行常规脑域检查的陌生人听到士兵说的话之后,彼此之间热烈讨论了起来。

“特殊脑域?这个小子看起来不像是土豪啊。”

“人家万一是第一次来测试呢?”

“哈哈,又是个来浪费机会的,我当年就是不懂事,愣头愣脑地浪费了免费次数,导致现在我怀疑已经觉醒了特殊脑域却付不起测试费用。”

“嘁。”这人的话引起了一片嗤之以鼻的声音。

“你就吹吧,就你还觉醒特殊脑域,哈哈。”

“我怀疑,不行啊……”那人面红耳赤地嚷嚷道。

“那我们都有这怀疑,哈哈哈。”众人哄堂大笑。

对于外面发生的情况,夏芒自然是一无所知,因为他在办公室里办完相关手续之后,就直接被人带进了室内的一扇门,门上挂着写有“特殊区”字样的名牌。

矮个士兵平静地看着他的背影,脸上没有表现出什么,但心里却满是嘲讽,在他看来,这个穷学生根本就是如同以前无数个前车之鉴那样,走个过场而已……
第0010章 觉醒者
安黄荣誉殿堂分理处会议室。

诸多高层济济一堂,王一元落于主座上,“这次我来呢,主要是了解下前些天发生的事情。”

“大家都知道,悦来集团和凯撒城都是来自二级星的势力,我们水源星摊上了这个霉头,当然不能草草了事,最近九元星张理事长很重视这件事情。”

他说完,所有人脸上的表情都不一样了。

按照地球星国的行政区划制度来看,地球母星统辖人类疆域所有星球,而下级星球则根据等级和划分的管辖区域分管对应的下级星球。

水源星作为一颗三级生命行星,所处的区域正是二级星九元星的辖区范围。

直属上级星的荣誉殿堂老大都注意到了这件事,说明牵扯确实比较大了,如此压力让在座众人都蒙上了一层心事。

“大家也别太紧张。”王一元见状,连忙宽慰道:“张理事长只是让我们安排有关部门做好冲突双方被关押人员的处理工作,还有受害群众的善后工作,所以压力也别太大了。”

现场沉寂许久,才有个领导开口发表意见,“照我看呐,干脆把这屎盆子甩回二级星,做一个关押人员交接。”

“这个可以。”“我附议。”“我也附议。”

这个提案立刻得到了大多数人的支持。

他们心里很清楚,这件事情最难处理的就是收押的这些人,过于草率难以和群众交代,然而过于严苛又会被引起天应星和波庞星这两颗二级星荣誉殿堂的不满。

当然,凯撒城和悦来集团的能量固然强大,不过还是万万不敢对着荣誉殿堂指手画脚的,哪怕水源星荣誉殿堂的等级不高,可也是隶属于地球荣誉殿堂总部编制,门上也挂着这个象征着最高权威的牌子,决不允许任何人亵渎。

然而问题的关键在于,这两方势力很可能有人在二级星荣誉殿堂内担任要职,他们只要稍微带点个人情绪办事儿……那以高级荣誉殿堂的名义向低级荣誉殿堂施加压力那就太正常不过了。

“小钱,你呢?”

王一元面无表情地听着手下门发表意见,望向至始至终没有发言地钱昆。

后者闻声愣了愣,“理事长,我很矛盾。”

“怎么讲?”

“从星国法律来说,在哪发生的事,理应就应该接受那个地方的司法部门处理,当初颁布这条法律就是为了避免地缘优待,确保法律的公平公正公开以及至高无上的权威性,避免有的人滥用人脉职权钻空子打游击。”

“但是从现实情况来讲,我们确实是三级星……所以……”钱昆看了看周围,耸耸肩,“这道理大家都知道嘛。”

听了他的话,王一元点点头,“大家的担忧不无道理,不过我倒是觉得二级星那边的第三方因素不用顾虑太多,我们一切依法行事,如果有人想要动用不正当的手段插足我星正常行使司法权,我会立刻上报总部处理,绝不姑息。”

“这……”

一席话,让所有人都犹豫了,安黄市分理处副处长王永康表达了自己的担忧,“可是理事长,这样我们就得罪了二级星荣誉殿堂啊。”

王一元哼了一声,“天大的事我顶着,还有疑问吗?”

“呃……没了。”王永康虽然嘴上这么说,但心里却暗想,“您倒是说得轻松,到时候怪罪下来我们也不了干系。”

王一元点点头,“听说这次双方冲突,有些特殊人物不好办?”

钱昆回答道:“这倒是,正如理事长所说,一切依法行事,不过这次双方冲突的过程中有几位特殊人物不太好对付,其中有凯撒城和悦来集团的副总,还有……天应星和波庞星荣誉殿堂的官员……”

“嗯,我知道了。”王一元肃然道:“等会儿这些人全部押上我的战舰,由我亲自处理。”

“好的。”钱昆虽然满心不情愿,但顶头上司话都说到这份上了,只好应允。

王一元抿了口茶水,“嗯,还有最后一个问题,这次双方势力在悬赏寻找的那个东西,你们调查过吗?”

钱昆应道:“派人去过,不过无法确定是什么,听说凯撒城和悦来集团正在寻求关系动用时光回溯技术。”

“时光回溯……这么大的价值……”

王一元陷入沉思,但就在这时候,会议室的大门被人敲响,得到许可之后,一个穿着制服的美女从外面走进来,恭恭敬敬地凑到钱昆耳旁低语了一句。

后者当即猛地拍了下桌子站起身来,惊声道:“什么?”

他的激烈反应,将室内安静的气氛骤然打破,所有人的目光都被吸引过去,王一元也是回过神来问道:“怎么了?”

钱昆顺了顺呼吸,尽可能平缓地说:“是特殊脑域,有人觉醒特殊脑域了……”

一石惊起千重浪,所有见惯了大场面的官员听了这话之后都张大了嘴巴,呼吸急促起来。

众所周知,人类的脑域分为额叶、顶叶、颞叶、岛叶、枕叶、边缘系统等常规区域,主管人体记忆和想象力等常规认知能力。

不过踏入星河时代后科技突飞猛进,又发现了许多区别于常规脑域的大脑特殊部分,这些部分蕴含着种种不可思议的超凡能力,譬如控制生物电流以及释放脑电波力场等等。

随着人类攫取到越来越多的外星球资源,人体本身的基因也在以一种前所未有的速度进化着,其中就有少数人幸运地开辟出特殊脑域,拥有了令人羡慕的超能力。

不过基因进化到当今,即使是纵览整个地球疆域这么多生命行星数以万亿计的庞大人类群体,特殊脑域觉醒者依然是凤毛麟角。

所以每个觉醒者都堪称是天之骄子,一旦出现,将会引起各方势力哄抢,这样的天才,值得他们倾尽全力去培养。

“没想到我水源星竟然能出现觉醒者,走,都去看看。”

王一元大笑着站起身往门外走去,在他的脑海里莫名地出现了一个人影,只不过想想就觉得难以置信。
第0011章 高层关注
四楼脑域检测区。

虽然夜已深,排队的人渐少,不过此处却分外热闹。

原因很简单,因为他们都从大厅安装的超大显示屏中看到了有人觉醒特殊脑域。

滚动的数据流刷新速度很快,不过对于这帮随时都在关注着别人测试情况的等候人群来讲,特殊脑域觉醒绝对不可能被他们锐利的目光漏掉。

堪称爆炸性的消息让他们无法抑制心中惊意,七嘴八舌地讨论起来。

“你没看错吧?”

“嘁,这事儿又不是我一个人看到了,你问问他们,都是见证者嘛。”

“这也太刺激了吧,难道就是刚刚进去那个穿着寒酸的小子?”

“除了他还能有谁?今晚你还见过第二个人进特殊区吗?”

“我靠,这绝对是震惊全水源星的大新闻啊,不,可能会震惊整个九元星辖区啊。”

“可笑,你觉得等会儿我们还能正正常常的出去么?特殊脑域觉醒者事关重大,必须保证其身份绝对隐秘,以避免外星种族的针对性刺杀,我们见证了这么大一件事,荣誉殿堂肯定会让所有见证者签署保密协议,”

“不是吧,这也太……没人权了……”

“得了吧,有生之年能见到一个觉醒者的出现已经是走了大运,自己埋在心里就行了。”

“想不到今天竟然能遇到这样的事,会不会是幸运的征兆?我突然对我等会的脑域测试有了信心。”

“经你这么一说,我也有了信心!”

一群人说得是眉飞色舞,神采洋溢,与此同时,王一元和他的跟班们也相继到达目的地。

等候人群听到突然出现的密集脚步声后不约而同地回头望,紧接着,全都如同石化般的呆住。

待得回过神来之后,才遗憾的发现,这个大佬云集的队伍已经消失在了办公室门口,并且门已经被人关上。

“他妈的,我看到了什么!”

有人状若癫狂地嘶吼起来。

“他妈的,我错过了什么!”

有人声嘶力竭地接了个下联。

“钱昆!王一元!他妈的这是在媒体上才能看到的大人物啊!我就这么错过了,都没有上去要个签名啊,啊啊啊~~!"

等候人群纷纷泪流满面,无不哭天抢地,捶足顿胸。

“一群蠢货,他们从这里进去又没有后门可以离开,等会儿他们出来再找要签名也不迟啊。”

总算还是有明白人没有受到周围情绪的影响,还算保持了清晰的理智。

“对对对!他们还会出来,还有机会,还有机会!”

———

王一元在办公室内,将外面的动静尽收耳中,失笑地摇了摇头,看着站在面前毕恭毕敬神色紧张的办公人员,他温和地压了压手,示意稍安勿躁。

不过后者依然是大气都不敢喘一口,战战兢兢地望着眼前这尊大人物。

“觉醒者的个人信息给我看下。”王一元口吻平缓地微笑道。

那位负责办理脑域检测手续的办公人员当即便打印出一份表格递了过去。

王一元接过来仔细阅读了片刻,顿时爽朗地笑了起来,拿给身旁地钱昆,笑呵呵地说道:“小钱,你看看这份文件,告诉我你有什么想法?”

后者有些疑惑地拿过来从上之下浏览了一遍,当即便张大了嘴,“理事长,这,这是刚刚在外面那个学生娃?”

“那可不?”王一元眨了眨眼睛,打趣道:“如此天才,差点儿就被你的士兵拒之门外了啊。”

“我……呵呵……呵呵。”钱昆被噎得不轻,只能干笑附和。

在角落里,那个矮个士兵擦着额头的冷汗,让自己尽可能的不发出声音,就连呼吸都下意识地收敛控制,他知道,自己这次恐怕真的看走眼了。

不知道事后会不会被处分,一个特殊脑域觉醒者的价值,不可估量。

“现在检查出觉醒了几项特殊能力?”王一元倒没有在这件事上过分纠结,转而又向办公人员询问。

后者不假思索地考虑了片刻,又调出电脑数据看了一阵子,才慎重地回答道:“报告理事长,因为数据流滚动太快,现在还没有静止下来,所以我不能确定。”

“好吧,那我们就在这等候片刻,等到那小子出来,再看看这次咱们水源星究竟出了个什么样的天骄。”

王一元饶有兴致地搬了根凳子过来,直接坐下开始闭目养神。

见他这副模样,其他领导也都纷纷找了地方坐下等候,没办法,他们也都想看看检测结果……

时间一分一秒地过去,特殊区关闭的房门终于被人推开,夏芒有些昏沉沉地走了出来,一边揉着太阳穴,一边闭着眼睛挪动脚步。

不过当他睁开眼那刻,立刻被眼前的一幕惊住了。

“老爷爷,钱处长,你们……你们……”

他脑子里产生的第一个念头就是觉得自己是在做梦,现在夜已深,按照平时的作息时间,是该睡觉的时间了,做做黄粱美梦倒也不奇怪。

于是用力掐了掐脸。

“哎哟。”

剧烈的疼痛感告诉他,这群眼巴巴看着他的大佬都是货真价实的生命,而不是大脑构造出来的虚幻意象。

“哈哈,孩子,你知道你有多了不起吗?”

王一元笑眯眯地走到夏芒面前,和蔼地注视着这位明显还没弄明白究竟是什么情况的愣头青,“我可以先告诉你,你已经被检查出觉醒了特殊脑域……”

“啊?”夏芒愕然地指着自己问道:“我?特殊脑域?”

他蓦然反应过来当下所处的环境,他喵的,自己来荣誉殿堂不就是为了这吗?

夏芒完全清醒过来,不过得知这个堪称劲爆的消息的时候,他还是觉得有些如梦似幻,不太真实。

曾经无数次在梦里幻想过的事情,就这么……轻而易举的实现了?这到底是不是在做梦。

他连忙又掐了自己一把,这次格外的用力,生怕是一场真实的梦中梦。

然而分外强烈的痛楚袭上大脑,直接刺激得他的思考能力更加清醒。

“这都是现实,这不是梦。”

夏芒喃喃自语。

“哈哈哈。”

所有领导都笑了起来,或许是被少年的天真无邪所打动,又或许是被其滑稽的举动所逗乐。

但总而言之,这笑容大多都是充满善意,并没有分毫嘲讽讥诮。

“报告出来了吗?”

“哦哦,出来了。”

王一元从办公人员手里接过打印好的纸质报告,认真看了起来,越往下看,他眼角的皱纹就越发明显,为什么?因为越来越开心啊。

不过渐渐地,他眼角的皱纹又逐渐化开,双目圆瞪,惊讶的情绪毫不掩饰地从眼底流露出来。

他这番表情看得一众领导面面相觑,心若猫抓般痒痒……
在我们看不到的地方

婆婆还在揪着头发尖叫,后又扑到地上,抱住那个没了半边脑袋的血人哭喊。“老头子,老头子,你醒醒啊!来人啊,杀人了……”

比起爱人,我们更爱自己

文|云晞 比起爱别人,我们都更爱自己。 2018/01/19 周五 阴天 ① 晚安先生和早安小姐都是我的朋友。 虽然认识晚安先生在先,但实际上早安小姐和我走得更近,更亲密。虽然我是通过晚安先生才认识的早安小姐,但这并不妨碍我们迅速成为无话不谈的闺中密友。 毕竟,很多时候,女生之间的友谊就是来得如此不可思议。 得知晚安先生对早安小姐有意思的时候,是半个月前。当时我正和早安小姐在大街上压马路。那...

热闹易散场,慢热最情长

徐小丹是我见过最慢热的人之一,而我就和这样一个姑娘交了十年的朋友。 2015年秋天,新生入学的第一天,所有人都手舞足蹈地表演着自己的开朗和热情,希望尽快融入这个陌生又以为会熟悉的群体。只有她一个人坐在寝室的一个角落,看着我们叽叽喳喳。 我们讨论的时候,她就笑笑。我们说,你怎么没话说啊。她竟然有些羞涩。 你说她内向也好,讷言也罢。她就是这样一个慢到让你遗忘的人。在这之后的很长一段时间里,我们都...

地狱空荡荡,魔鬼在人间

“可是人家真的不想去幼儿园嘛~”“妈咪,宝宝很乖的,绝对不捣蛋,好不好嘛~” 4岁时为了不去幼儿园,每天都变着花样同母亲撒娇。那个让我恐惧的地方,儿时我将它描述为大大的笼子。直到遇到贝贝,才渐渐不再讨厌幼儿园。贝贝,是幼儿园里第一个主动跟我说话的小朋友。她就像大姐姐一样,每天带着我玩。 开心的日子总是特别的短暂,这或许就是世间的不公平。那天,贝贝和其它几个小朋友被老师带出了教室。也不知道是去...

因为没有人生,所以只能生人

她用力把怀里的孩子往上提,也许是担心孩子从手上滑下去,“真羡慕你,你过的才是生活,而我只是活着。”

我可怕的女朋友

一 我喜欢离哥。 我喜欢她眼里星光灿烂的天真,喜欢她静下来临水揽照,喜欢她不远不近地跟着我。 离哥是我的妹妹,她刚到我家的时候,我刚刚没了爸爸。用妈妈的话说“爸爸死在外面了” 离哥已经10岁,人却是傻的,用胖乎乎的手指戳我的背,我给她糖吃,她笑起来,嘴粉嫩嫩的,肉乎乎的,口水顺着流下来。 妈妈说“哎呀,死孩子!”她照着离哥的脸就是一拍,离哥头磕到衣柜,血一下子涌出来,“哇”哭了起来。 晚上我...

手机故事网_每天读点故事在线阅读©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