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河霸主之进化完本,星河霸主之进化小说阅读

2018-12-07 16:22:26作者:编辑部
星河霸主之进化》小说简介: 主角发迹市井,因为意外际遇改变人生命运,在夹缝中奋然鹊起,逐步走向荣誉巅峰。 他的出现,究竟会带给这鱼龙混杂的宇宙格局造成怎样的改变?
第0005章 新同桌
要说在班上夏芒对谁的感情最特殊,那么肯定就是这位漂亮同桌了。

其实一直以来他都心存情愫却未曾表达。

余婉音在他心里,从来都是只可远观不可亵玩的人间女神。

没有想到,这个看起来不食人间烟火的完美女孩儿此时此刻竟然会这样中伤自己。

“我……”

一时之间,夏芒沉默了。

他不知道该说些什么,人生第一次被复杂的情绪填充整个大脑,以至于无法保持正常的思维。

俗话说初恋都是美好的,初恋的对象也是会铭记一生的,而这个叫做余婉音的姑娘,的确用一种特殊的方式,深深地刻在了夏芒的脑海里,不,应该是心上。

虽然两人从未在一起过,但这并不影响单恋一方感情的本质。

“好。”

憋了好久,他苦涩地点了点头。

余婉音见夏芒同意,随即转过头去不再说话,可后者兀自在那心乱如麻……

课间,特训班班主任办公室。

叶仲良平静地看着眼前的两人,一个是众星捧月的天之骄女,一个则是被自己视为眼中钉的拖油瓶。

“老师,事情大概就是这样,我觉得和他坐在一起,严重的影响了我的学习。”

余婉音冷着副脸表达完自己的诉求。

叶仲良点点头,旋即戏谑地看向低着头的夏芒,“你有什么说的?”

后者回答,“我没意见。”

叶仲良看向余婉音,朝她扬了扬手,“我知道了,你先回教室吧。”

“好的,叶老师。”

待得后者离开后,叶仲良把视线放回夏芒身上,“你说说,你是多么不受人待见啊,我真是同情你。”

“在学习上,影响同学,在成绩上,又拖班级后腿,你说你还留在特训班干什么?”

叶仲良漫不经心地喝了口茶,翘起二郎腿,悠哉悠哉道:“如果我是你,早就没脸待下去了。”

不料,他还没有说完,心情一直挺低沉的夏芒忽然抬起头来丢出一句话,“所以你怂啊……”

“你!”

叶仲良的笑容陡然僵住,气得连连点头,“我反正是好话说在前头,现在转去普通班,我还能不计前嫌,给他们的老师打个招呼多照看照看你。”

“不然到时候跟不上进度自动降去普通班~那日子可就没那么好过了。”

夏芒听后,轻描淡写道:“不劳您费心了。”

“如果没事儿的话,我要回去看书了。”

“好好好,夏芒,你既然这样冥顽不灵,那我们就只能骑驴看唱本儿走着瞧了。”叶仲良冷笑道。

“有时候,其实我挺怀疑您是不是入错行了,这话,怎么听都和街边混混别无二致,叶老师,我觉得种种迹象表明,您如果往这方面发展的话,可能挺有机会做出一番成绩的……”

叶仲良冷言应道,“别逞口舌之利,现在我先陪你去教室把这件事办了,绝不能继续让你对优等生造成负面影响。”

“随便咯。”夏芒无所谓地耸了耸肩。

于是乎,两人带着情绪来到教室,叶仲良当然不肯放过宣布调换位置这样的好机会,又当众狠狠奚落了夏芒一通,内容无非就是诸如同学都不愿意挨着你坐要好好反思反思自己这类话。

然而后者早就对此产生了免疫力,直接选择了闭目塞听。

说了一阵子之后,叶仲良见没人和他顶嘴,自觉没劲,于是饶有兴致地朗声道:“那班上有哪位同学愿意成为夏芒新的同桌?”

这话问出,刚才还隐有讨论声的教室刹那便鸦雀无声,安静得像死水一样,这样的反应让他很是满意。

被堂而皇之的孤立对于一个学生的心理来讲,绝对是重创。

这个道理对一个当老师十多年的人而言,可以说比任何人都清楚。

所以叶仲良很爽,只要夏芒的心里防线崩溃,退出特训班是迟早的事,他也算帮他自己和某人达成了目的。

想到这,他不经意地看了看台下众多学生间其中一个穿着天青色名牌休闲装,留着头猫王发型的帅气男生。

这个人正是早晨和夏芒几乎同时到教室却没有被责罚的那个。

他的名字叫做云海,特训班尖子生,安黄市竞技击剑高中组第三名,机甲比武第二名,可以说是整个年级的风云人物,特训班众多精英中的佼佼者。

按照通理来讲,这么个人是和夏芒八竿子打不到一块儿的,但就因为一个月前随机分配把后和余婉音分成了同桌,恰恰云海又是余婉音的强力追求者之一,所以自然引起了他的嫉恨,从而向叶仲良要求将夏芒逼出特训班。

这倒是和叶仲良一拍即合,夏芒家庭条件不好是众所周知的事,这么个人资源绝对跟不上,生命进化层次注定会被大部队逐渐甩开,到时候各方面成绩通不过,自己可是会被扣掉绩效的,开玩笑,好不容易坐上特训班教头的位置,不知道多少双眼睛都瞅准了他,万万不容有失。

于是应云海要求,叶仲良便展开了针对性计划,既可以和恒英集团的少公子结一个善缘,又能清除一个可能对自己位置造成影响的炸弹,一箭双雕,何乐而不为呢?

此时此刻,云海倒是很平静,他本来就没有把夏芒当一回事儿,要干掉这个穷同学简直轻松到不费吹灰之力,压根就用不着自己动手,谁叫他那么倒霉的坐余婉音身边呢?每次看到那身洗得都掉色的衣服和心目中的公主肩并肩地挨一块儿就恶心得慌。

“没有人愿意和夏芒同学坐在一起吗?”

见安静许久,叶仲良故意放大声音又问了一句,同时还故意瞄了某个方位一眼,但发现对方依旧在不声不响地低着头看书,仿佛对周遭的一切置若罔闻。

“哼哼,卖弄深沉。”

他冷哼一声,正准备继续刁难,忽然有个不合时宜的声音出现。

“叶老师,我愿意和夏芒同学一起坐。”

“唰~!”

一瞬间,所有人齐齐愣了下,然后通通转过头去,只看到墙角有个面色冷峻、嘴唇极薄的男生面无表情地靠在椅子上举手,他的姿态颇有些慵懒,眼神里带有几分玩世不恭之色。

“龙俊轩!”

夏芒亦是眉头一跳,要说班上最惹不起的人是谁?不是云海,也不是那些所谓的尖子生,而就是这位此时此刻救自己于水火间的同学。

不光光是他,在座众人包括叶仲良都傻眼了,而云海则是面色森冷,抿着嘴不说话,微微颤抖的肩头显示出他心里压抑的怒火。

“我发表意见了叶老师,你看班上也没人和我抢……对吧?”

龙俊轩懒洋洋地说道,眼神里写着四个字——你看着办。

他身旁的现任同桌叶飞则是皱起眉头,“老大,你……”

话没说话,但是意思很明显。

龙俊轩不动声色地轻声回答,“不为什么,老子就是看不爽这群人欺负弱小。”

“那我挨着余婉音坐?”叶飞问。

“怎么?有压力?怕云海那家伙来找你麻烦?”龙俊轩嘴角微微上翘,一脸玩味。

“这倒不是……”叶飞干笑几声,“只是觉得挨着个女孩子坐浑身不自在。”

“得了吧,少在这明明心花路放还做出一副嗤之以鼻的样子。”龙俊轩摆了摆手,“放心吧,有我在,云海不敢来找你麻烦。”
第0006章 不留余地
一群人不解,叶仲良和云海不快。

总之,龙俊轩的决定出乎了许多人的意料,但既然他这么要求了,叶仲良只好点头,“那好吧,龙俊轩,你挨着夏芒坐别被他影响了学习,你可是我们班上的尖子生。”

“放心吧叶老师,这是我的事儿,您似乎操心得太多了。”

龙俊轩说话间,便已经和余婉音完成了位置的更换,他坐到夏芒身旁便没精打采地翘起了二郎腿。

“好,我也相信你的自觉性。”

叶仲良朝他点了点头,便拿起了书本,这节正好是他的课,众人也迅速进入上课状态,自觉地安静下来……

“谢谢你了。”夏芒没有如同其他人那样,而是趴在桌子上压低声音冲龙俊轩道谢。

后者戏谑地望了过来:“班主任可是让你别影响我,再和我讲话,我可是要告状的。”

“哈哈,你要是那样的人,就不会帮我了。”夏芒眨了眨眼睛,第一次觉得这个平时冷冷冰冰的阔少还挺好玩儿。

“不值一提”龙俊轩嗤笑了声,旋即摆摆手,“我也就是看不惯他们合起来欺负你而已,不过话又说回来,你知道叶仲良为什么要针对你吗?”

“大概知道,因为我基因层次跟不上,所以可能会危害到叶老师的利益。”夏芒将心里的想法说了出来。

“影响了他的奖金?”龙俊轩若有所思地点着头,“这也算是一个原因,不过不是主要的,还有,别叶老师叶老师的,我相信你心里肯定不是这个称呼,哈哈。”

他轻笑几声,“其实最重要的原因,我猜是因为你挨着余婉音坐的缘故,引起了某人不爽。”

“谁?”

“哈哈,除了云海还能有谁。”

“不会吧?他就因为这个?”

“那肯定的,你难道没有发现叶仲良针对你也就是调换了位置挨着余婉音坐之后才开始的么?”

“所以,我才多半是这两人达成了某种共识。”龙俊轩冷哼一声,“呵,在我们这个圈子,云海是出了名的小肚鸡肠喜欢下黑手,余婉音他追了很久,早就视为禁脔,你可要小心了,刚才云海肯定被我搞得很不爽,以他的性格,估计迟早会找你麻烦,放学之后自己小心点咯。”

“我会的,谢谢了。”

“别那么有礼貌,你得傲气一点,像我这样。”

“我要像你一样,非得给人打残了不可。”这句话,夏芒自然就没说出口了。

——

夜幕降临,一天繁重的功课到达尾声。

学生们都在收拾东西,准备拖着疲惫的身躯回家,关系好的三五成群结伴离开。

到最后,特训班的教室里就剩下了六个人。

除了孤零零的夏芒外,还有慢吞吞收着东西的龙俊轩以及等待他的四位死党。

“记住我的话,回家的时候多眼观四路,耳听八方,这件事儿我可不好帮你。”后者整理完毕后站起身一边往教室外走,一边提醒道。

“我知道,谢谢。”夏芒点头回应。

“祝你好运,希望明天还能看到你。”龙俊轩摆摆手,和一帮好友消失在教室门口。

他走之后没多久,夏芒也踏上了回家的路。

晚上的安黄市依旧繁华,五彩斑斓的彩灯交相辉映,把黑漆漆的天空照得通透。大街上来往的行人有的在悠闲地散着步,有的则是精力充沛的准备开始精彩的夜生活,还有的在逛着店铺选购自己喜欢的东西。

一派欣欣向荣的景象。

看起来,几天前那场激烈的战斗确实没有给这颗和平星球上人们的生活带来多大影响。

夏芒无暇顾及周遭绚丽的夜色,自顾自地快步往家里行进,他心里牢记着龙俊轩的提醒,想来云海不大可能选择在这么多人的闹市区做出些什么,可凡事不怕一万,就怕万一,他高度集中注意力,感官都被充分地调动了起来。

夏芒的家位于翠湖路的平房区,处于城郊的位置。他穿过闹市区后,面临的便是灯光昏暗的郊外小路。

这里虽然也能时不时的看到人影,不过比起市中心,确实称得上死气沉沉。

清冷的气氛,拂面的凉风,让夏芒的神经紧绷到了极致,他的脚步不经意间更快了几分,但没过多久,便猛地停了下来。

“有情况。”

骤然扭头,目光直接锁定在路旁的一个公共厕所上,他听到了这里似乎有窸窸窣窣的响动。

但瞪着眼睛盯了好一阵子,并没有发现什么异常情况出现,他摇了摇头,以为是自己过于紧张了,于是准备转身继续走。

与此同时,身后忽然传来桀桀怪笑,“不错不错,还挺警觉的。”

这个陌生的声音立刻让夏芒心生凉意,浑身汗毛根根炸立,继而迅速转过身去,只看到眼前站着十来个年轻力壮的男子,脸上都挂着戾气十足的笑容。

“你们……”

果不其然,龙俊轩的猜想应验了。

“哈哈。”

领头的男子大笑几声,啪啪啪地拍了几下手,紧接着响起一阵密集凌乱的脚步声,等夏芒回过神来时,才发现自己已经被三四十号人围了个水泄不通。

此情此景让他绝望,但心灵反而是出奇的冷静了下来,“呵呵,想不到云海这么看得起我,竟然出动了快一个排的兵力。”

“呵呵?你敢冲老子呵呵?”

零头那个手臂纹着青龙纹身的青年面色狠厉,往地上啐了口唾沫,仿若一头饿狼般朝夏芒急冲而来,速度很快,势头也异常生猛。

后者立刻做出了反应,即使是面对这么多人,他依然没有丧失反抗的意志,此时不但没有后退避让,反倒是在怒火的趋势下凶悍地迎了上去,半途弹地而起,一腿飞踹出膛,随机狠狠地蹬在了恶棍青年的胸口处,随着咔嚓一声脆响,后者如同断线的风筝般倒飞出去,摔在地上划出了长长的痕迹。

“啊!”

青龙纹身男子声嘶力竭地惨叫着来回翻滚,他痛苦的模样,让周围的同伴不禁为之动容,所有人看向夏芒的目光都挂上了一抹骇然之色,以至于都暂时忘记了前去查探他们同伴的伤势。

不过刚才那脆响分明是骨头碎裂的声音,没想到只是一个回合就废掉了己方阵营中的一员悍将,这其貌不扬的小子不容小觑啊。

说实话,此时此刻夏芒的心情和他们别无二致,他反击得手后也呆在了原地,不可思议地望着那名青龙纹身男子,他很清楚以自己的力量水平,很难造成这种程度的杀伤,可事实就是这么真真切切的发生在眼前,绝不是在做梦。

“你们……你们都愣着干什么?给老子废了他!”

倒在地上纹身男嚎叫的时候还不忘指着夏芒愤怒地咆哮。

被他这么一吼,其他人才都回过神来,注意力重新集中在夏芒身上,一个个从怀里掏出钢管砍刀这类的原始武器,甚至有几人手持光芒四射的高温粒子棒步步紧逼过来。

这些装备都足以制服一名训练有素但赤手空拳的军人了,更别提搞区区一介学生,那更是不在话下。

“真狠啊。”

夏芒捏着拳头,牙齿咬得嘎嘣直响,眼底燃烧着熊熊烈焰,他不知道自己究竟做了什么伤天害理的事,值得那云海这么不留余地地对付自己。

反正腹背受敌,进退维艰。

几乎是一瞬间,他便做出了应对决定。
第0007章 瓶中物的来历
哪里有压迫,哪里就有反抗,夏芒骨子里从来就是一个甘心低头认命的人……

他快速躬身闪过劈来的砍刀,然后顺势上步,一把抱住另一人,用力甩了出去,这下子就砸到了三个。

“妈的,一起上,干掉这小子!”

其他人见势不妙,围上来的速度更快了。

夏芒此时此刻的状态空前良好,他注意力相当集中,敏锐地捕捉到战斗节奏的变化,连忙抢过地上一人的钢管,头也不回地往身后倾尽全力地挥了过去。

“啊啊啊。”

伴随着骨头碎裂的脆响,惨叫声响彻在空气中。

刚才在他身后涌来的四个人膝关节竟然被硬生生地打折,触目惊心的变形角度造成了极端恐怖的杀伤视觉效果,这立刻把所有还准备进攻的打手都吓得停住了脚步。

“这……”

夏芒握着钢管,怔怔地望着自己的手臂,他只觉得浑身充满了从未有过的强大力量,这让他一时之间有些茫然。

场面豁然变得尴尬起来。

双方都因为各自的原因举步不前,就这么僵持了起来。

地面上,青龙纹身男也被吓得不轻,连连叫嚷着:“打死他!打死他!”

可惜似乎他的话在此刻似乎不太好使,根本没有人听。

过了一会儿,才有人嘟囔道:“这小子太邪门儿太硬了,没必要为了三万块钱拼命,回去告诉老大来把场子找回来。”

这话赢得了所有人的支持,于是顷刻间,几十号人便达成了共识,迅速背起受伤的同伴一溜烟地离开了这儿。

又过了几分钟,夏芒才从紧张的情绪中回神。

“我……究竟怎么了。”

他看着刚才大发神威的双手,嘴里念念有词道。

最近身体发生了一系列的变化,不仅仅是记忆力大幅度增强,就连身体的力量也变得如此恐怖。

面对几十号人的围攻全身而退?这在以前是根本想都不敢想的事。

“肯定是那个瓶子的作用!肯定是!”

夏芒无比笃定地想到,联想起最近过目不忘的恐怖记忆力,天啊,这东西似乎牛逼得超出了他的想象。

“得赶紧弄明白这玩意儿是什么来路。”

夏芒意识到了事情的重要性。

他低头看了下衣着,因为至始至终都没有被人成功近身,所以并没有太乱,于是略微整理了下便往家里赶。

回到家中,发现爸妈都在,他笑着打了声招呼。

“回来啦?”老爸笑眯眯地问道,“今天在学校感觉怎么样?”

“挺好的。”夏芒点了点头,他自然不可能说我在学校很不开心,天天被人轮着踩。

“那就好。”夏云天看了一眼妻子:“我听你妈说,最近你和老师的关系处的挺不好的。”

夏芒摆摆手,“哪有,都是误会。”

说完没等父母开口,转而问道:“爸妈,你们知道前些天翠湖路发生的事吗?”

闻言,夏云天点点头,“当然啊,最近大家都在讨论这件事啊。”

“什么情况,您给我说说?”夏芒连问。

“诶?最开始还是你给老爹我打电话说的这件事,怎么现在反倒变成你消息闭塞了?你们同学之间都没有讨论吗?”夏云天面色奇怪。

“爸,这不都忙着学习吗?您快给我讲讲吧。”

夏芒说的倒也是实话,不过并不完全。

造成消息滞后的主要原因一来确实是因为小长假期间沉溺在机甲专业的书籍中,二来是因为到了学校就开始和叶仲良等人较劲,导致他根本无暇去考虑一个瓶子的来历。

不过这些话只能藏在心里,万万不能太实诚,夏芒是绝不想看到本就操劳的父母还为自己的学业而操心的。

夏云天接受了儿子的这个理由,于是开始讲他了解到的东西……

夏芒从父亲陈述的内容种了解到,战斗双方分别是天应星的悦来集团以及波庞星的凯撒城。

这两颗星球的名字倒是不太陌生,天应星和波旁星都是属于地球星国的疆域,然而和水源星不同的是,这两家伙都是清一色的二级星。在星球环境,还有行政级别、物资矿藏等各个方面都完全碾压水源星。

对此,夏芒倒觉得无可厚非,如此强大的两方势力自然不可能是区区三级星球所能产生的。除此之外,他还获知事发之后两大势力竟然同时发布了一则悬赏令。

悬赏内容可谓是丰厚无比,其中悦来集团的奖励内容是一个二级星永久居住权以及一份百万年薪的管理层工作。

而凯撒城奖励的内容则是,一个二级星的永久居住权、一份百万年薪的工作外加一个家庭专用的智能机器人。

光是二级星的永久居住权就足以让无数人眼红。

丰厚到爆的报酬,让夏芒在震惊之余,对那悬赏之物也产生了浓厚的兴趣。

他不由问道:“老爸,悬赏的玩意儿是什么?”

夏云天回答:“就是一个瓶子,看起来灰蒙蒙的,简直跟个破烂儿似的,真不知道里面装的什么那么值钱。”

“瓶子!”

听到这两个字,夏芒几乎可以确定,这两大势力找的宝贝瓶子恐怕正是被自己捡到了。

想到这,他强忍着澎湃的心情,连忙闭上眼睛,意识进入身份芯片的通讯模块儿,接通了其中一个联系人。

“喂,夏芒小子,你有什么事儿吗?”

脑子里响起一个沙哑的声音。

声音的主人名叫秦明华,是学校图书馆的管理员,老人已经年至花甲,终身喜好阅读,用学富五车知识渊博来形容毫不为过,平日里夏芒经常泡在图书馆里,马华明对这个刻苦好学的后生晚辈也颇有好感,一来二去两人便相熟起来,所以夏芒在家里没有上网条件的情况下,第一个想到了这位长者。

“秦老师,我想问一问,您知道有什么东西可以同时提升人的记忆力还有身体力量么?”

“有啊。”秦明华也没多想:“不过太多了,说来话长,这样吧,我做个清单直接传你信箱,自己看。”

“好!谢谢秦老师。”
绝艳·风雨乱(下)

五、零落红满地 缤纷堂是王府正厅,李溟自谓托身声色之间,故取此名。他闻言一愕,慢慢放开了她。七年了,洛阳王府没有人来访过,皇帝一纸诏书,天下人便将他视作毒蛇猛兽远远相避。是谁在这节骨眼上前来求见?谁敢公然违抗当今皇

惊悚 | 鬼屋

Story 1 “嘣嘣嘣——”地下室传来一阵撞击声。 小聪吓了一跳,放下手中的篮球,一步一步向地下室门凑近。 还有几步距离的时候,撞击声停了。 小聪犹豫了一下,又继续靠近。正准备用手扭门把手的时候,突然后面有人拍了一下肩膀。 小聪抖了一下,手又缩了回来。 转过头,是保姆梅阿姨。 “小聪,你干嘛呢。”梅蹲了下来,用手轻轻拍了拍。 “梅阿姨,地下室里有人吗?”小聪目不转睛地看着梅。 “瞎说,这个...

流浪的女尸

在被人发现之前,她已经躺在地上整整一天,冬天体温降得特别快,身子已经开始变硬。

为什么看马戏都会让你觉得忧伤呢?

总有些阳光被阻隔在云层的尽头,总有些风景被雾霭遮蔽在目光无法抵达的彼岸,总有些飞鸟在漫漫长途里停止了歌唱,安息在土壤。 总有一些人,长着一颗淡蓝色作底,纹路森森,花瓣枯叶层层叠叠,盘根错节的灵魂,因为隔着一座嬉笑怒骂,涂脂抹粉的肉身皮囊,所以别人看不真切。 他们比寻常人更能够领略,一颗盛放的果实倒映的日光里隐藏的枯萎腐朽的宿命,一座精雕细琢,鬼斧神工的青花瓷器内里的空虚,以及它的不堪一击,一...

极品透视眼全文阅读,极品透视眼小说完整版

极品透视眼 小说简介:我没其他特长,就两块玉佩而已,一块龙形,能看透一切。一块凤形,能操控时间,仅此而已。所以要惹我的尽管来!第一章 屋漏偏逢连夜雨宋思成觉得自己最近简直是倒了八辈子霉。前脚跨出象牙塔找了份勉强能生

擎风断雨之一 | 我未乘风归

越锦订婚前,我杀了他的父亲。 无关乎爱恨恩怨,这是一场早已注定的宿命! 越锦远嫁前,我杀了他的兄长。 无关乎爱恨恩怨,这是一场迟来的鲜血淋漓的真相! 序 我在海上有些日子了,风轻飘飘地打着转儿,向着东边逐去。 我抬头看着来时的方向,想起还在远方的那个姑娘。 她应该已经回来了吧。 (一) 有个姑娘曾经问过我:“什么是江湖?” 我记得自己将我的刀横在桌上,笑着对她说:“这就是江湖!” 她默了声看...

手机故事网_每天读点故事在线阅读©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