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热男频《星河霸主之进化》小说全集阅读

2018-12-07 16:19:16作者:编辑部
星河霸主之进化》小说精彩剧情赏析:为了抢夺资源,延续文明,不得不与万族竞争,深入研究宇宙奥秘! 并且制定了史无前例的荣誉等级制度来刺激每个人最大程度的奉献社会; 荣誉点,是衡量公民地位的唯一标准!
第0003章 改变
再度醒来的时候,已经是傍晚时分。

夏芒睁开惺忪地睡眼,绵软无力地坐起身发呆。

意识虽然早已回归,但满脑子都充斥着晕倒之前所看到的画面。

他敢肯定,这辈子都没遇到过比这还要诡异的事情了。

那个烟雾凝聚成的沧桑老者是什么?

夏芒左思右想,想到脑仁生疼也没得出个所以然。

灵魂?

这太他喵的玄幻了,压根儿就不可能,科技发展到现在,早就已经证明所谓灵魂其实就是脑电波。

而且还没有听说过有什么人的脑电波能强大到直接显现在物质世界的。

想到这,夏芒失笑着摇了摇头,认为自己只是做了个分外真实的梦。

他抬头看了眼墙壁上的老式挂钟,已经晚上八点,然而杜冬艳和夏云天到现在都还没有回来。不过对于父母而言,这样的作息时间早已是常态。

夏芒揉了揉太阳穴,走进厨房内轻车熟路地做了几个简单的饭菜摆在桌子上,静静等待爸妈回归,与此同时,抛开刚才的事,顺手从床头柜拿起一大本已经被翻得卷边的机甲方面的资料专心研读了起来。

成为一名机甲专家,一直以来都是他的追求和梦想,既然叶仲良说他不行,那偏偏就得付出超人的努力证明自己。

这个世界上有很多令人尊敬的职业。

比如能写出震撼人灵魂歌曲的作曲家,能唱出涤荡心灵之音的灵魂歌者,

又比如以肉身漫游太空,为人类征战周星宇宙的强大星战士……

这些职业有万千光环加身,对社会贡献极大,获取荣誉点也相对更快,为无数人追捧尊崇。

但无尽荣耀背后,是超高的从业难度,也让许多人望而却步。

夏芒对自己的天赋很有自知之明,他没有艺术细胞成为灵魂作曲家或者歌手,也没有条件培养他成为一个拥有超强个人能力星战士……

至于其他顶级职业,难度都也相差不大,总之都不适合他。

既然无法进入人类社会顶级行当,那只能退而求其次。

而机甲师,恰恰就是夏芒最感兴趣,并且前途相对比较光明的一门职业。

从人类跨入宇宙时代开始,为了掠夺资源让整个族群更迅速的发展,免不了和强大的外星种族产生冲突。

然而培养强大的星战士代价过于高昂,对个人天资的要求也过于苛刻,注定无法量产,所以能够让普通士兵驾驭的机甲就渐渐成了一种不可或缺的战争工具。

机甲的诞生,弥补了人类和外星种族天赋上的差距,也弥补了人类无法大规模进行星际作战的致命短板……

时至如今,机甲已经被应用到各个领域,堪称宇宙时代最伟大的科技变革之一。

机甲师,便是研究机甲学科,致力于创造出强力机甲的一类人。

可以说一名顶级的机甲师,社会地位不亚于星战士之流。

只是想要成为顶级,何其艰难,这需要极其庞大的专业知识储备和强悍的理论实践相结合的能力,所以夏芒很清楚自己要走的路还很长。

看书的时间过得很快。

一阵开门的声音让夏芒结束了学习。

他望向门口,原来是老妈回家了。

“你怎么还不睡?”杜冬艳一边换鞋,一边问。

“看书呢。”夏芒扬了扬手里的书。

“又是机甲书?”杜冬艳皱了皱眉头,说到最后三个字的时候明显有些不满,“今天你们叶老师才打电话给我了。”

“知道了,您不上午才说过了吗。”夏芒小声嘟囔。

杜冬艳仰脖喝了口水说:“说你几句还不耐烦了,你成天看这种课外书,对成绩一点帮助都没有,有什么用?还不如……”

不过她还没说完,夏芒就斩钉截铁地打断,“老妈,这次我的综合成绩排名班上中等左右。”

“在我后面还有那么些人,他叶仲良单单找我麻烦是什么意思?”

“我能考进特训班是凭的硬本事,不是靠的走旁门左道,凭什么处处针对我。”

说到这,夏芒有些激动,“难道就因为我基因进化水平跟不上班上的同学吗?作为一个老师,他连基本的尊重都做不到!”

杜冬艳没有说话,静静地等儿子宣泄完情绪后,才叹了口气,“孩子,其实我和你爸也知道你受了很多委屈,但是又有什么办法呢?你想当机甲师,我们都知道,但是你现在还是个学生,当务之急就是抓好课堂上学的内容。”

说到这,她突然叹了口气,“说到底,都怪我们没有能力……”

夏芒再一次讲她的话打断,“老妈,这和你们没有任何关系。”

他的口吻铿锵有力,透着不容置疑的强大信念,“我生而平凡,不代表我会一直平凡!”

“成为一名机甲师是我认定了的方向,我坚信这是正确的选择。”

夏芒这话憋在心里好久了,因为他知道老妈对于机甲师这三个字有点反感,不过此时此刻,委屈和激动叠加在一起的情绪,促使他吐露了心声。

“好!”杜冬艳也点了点头,“那妈也就不多说了,总之,和老师的关系还是要搞好的,毕竟咱们都是小市民。”

夏芒说道:“妈,我知道的,只要叶仲良不故意来找我麻烦,我依然当他是我的老师。”

“可如果不这样,那我只能以眼还眼,以牙还牙了。”

后面这句话自然是没有说出口了。

……

一夜无话,父亲夏云天因为彻夜执勤并没有回家,次日刚刚破晓,杜冬艳就又出门务工了。

夏芒也早早起床,开始阅读机甲方面的书。

只要能在高中考取初级机甲师职业等级,那必定能震惊一中,到时候叶仲良也就没话说了。

勤勤恳恳是一天,蒙头睡大觉也是一天,每一个人度过生命的方式都有着自己的选择。

而夏芒的选择便是钻进书山辞海,为了心里的目标奋力前行。

突发事件带来的假期对于那些家境殷实的同学来讲或许是放纵天性的机会,但对于他来讲,就是高强度充电的最佳时机。

不知不觉便是一天过去,中午饭和晚饭都是一桶泡面便解决了。

夏芒揉了揉太阳穴,过了一遍记下的笔录,就开始闭上眼睛回忆今天所学内容。

贪多嚼不烂,欲速则不达,复习是学习必不可少的环节。

不过很快,他就瞪大了眼睛,目光中满是难以置信。

夏芒骇然发现,刚才看过的每一页全都变成了清晰到不能再清晰的图像呈现在脑海里,每个字,每句话都是那样的一目了然。

“这~?”

他连忙拿起书和脑海里的画面仔细对比。

“竟然完全一样,没有一丝出入。”

夏芒瞠目结舌地愣了好久,才反应了过来,感受到这种变化后,他只是激动了片刻便冷静了下来,随后自然而然地联想到了那个神秘的瓶子身上。

凡事有因果,以前的记忆力绝对达不到这样变态的程度。

那么绝对是有一项先决条件造成了这样的改变。

生物学上说,人体的能力增强除了日常针对性的锻炼之外,就只能依靠基因进化来实现。

可自己家庭的经济条件根本没有能力负担基因进化的需要消耗的资源,所以基因层次才会落后于班上的大多数同学。

而且平时也没有做关于记忆力的针对性练习。

那么这样突飞猛进的变化就只能归结于那个神秘的瓶子了。

实在是太诡异了,夏芒使劲地摇了摇头,他突然很想知道这个偶然获得之物的来历。

可是家里条件有限,没有可以用来上网的工具,无法登上星际网查阅相关资料,只有等到假期结束,借助学校图书馆试试了。

反正记忆力变强,也不是什么坏事。

想通这一点后,夏芒也懒得继续纠缠这件事了,既然记忆力突飞猛进,那就该好好利用,加大学习强度。

想到这,他又拿起书本,孜孜不倦地阅读了起来。
第0004章 同桌的要求
日子平静如水,那场激烈的纷争并没有给安黄市居民的生活带来什么太大的影响。

只有路过战圈中央区域时,还能看到些许狼藉,不过在施工大队彻夜赶工的努力下,建筑物和道路设施基本已经恢复完毕……

至于这场冲突在星际网上讨论得怎样如火如荼,这都不是夏芒关注的重点。

意外事件带来的假期持续了五天,这段时间内,他一直在埋头苦读,凭借超强的记忆力将平时省吃俭用买回来的一本又一本的机甲专业书籍拓印在脑海中。

他第一次觉得学习原来是这样轻松愉快,按照这样的速度进行下去,离考取初级机甲师也是指日可待了。

紧凑充实的学习节奏,甚至让他都有些淡忘了前些时日发生的那件大事……

学校终于重新开课,安黄一中特训班班上。

叶仲良高高在上地站在讲台上,目光环视着下方坐得端端正正的学生们。

这时候,门外传来急匆匆地脚步声,只见一个穿着天青色名牌休闲装的男生气喘吁吁地出现在门口。

叶仲良转过头去,冲他点了点头:“怎么这么晚,放假过后要及时收心,还有七分钟上课,抓紧时间进来。”

“晓得了,啰嗦。”那男生嘟囔着小跑到自己的位置上坐下。

没过多久,顶多也就是一分钟的样子,又是一阵脚步声响起,这次出现的正是夏芒。

他的衣着放在整个特训班都是一道及其显眼的标志。

教室内所有目光都齐刷刷地落在了他身上。

“哼,无法无天了是吧?看看几点了?!不想上课就给我滚出去!特训班容不下你这样目无遵纪的学生!”

较之方才,叶仲良突然变了脸,他阴沉沉地逼视着这个尚未迟到的学生厉声训斥道。

夏芒被吼得愣了愣,他没想到叶仲良竟然会在这件事上找茬儿,心里冷笑了几声,无所谓地耸了耸肩,声平气和地反问:“叶老师,现在还有五分钟才到点,不知道我违反了哪条校纪校规呢?”

“你!”

叶仲良见这小子竟然丝毫不给自己面子,心中的怒焰腾然蹿起,不过一口气却憋在嗓子眼发泄不出来,因为他实在找不到反驳的理由。

是啊,夏芒并没有迟到,也没有违反什么规章制度,凭什么处罚他?

叶仲良深吸口气,强行按捺情绪,不耐烦地挥了挥手:“进来吧!”

没有理会班主任明显含着炸药的口吻,夏芒自顾自地走进教室,拿出上课需要的文具等物,好整以暇地在位置上坐定。

讲台上,叶仲良心怒难平,并没有准备就此放过,而是开始喋喋不休,阴阳怪气地说了起来,“我们班上有些同学需要端正自己的态度。”

“基因进化层次跟不上大部队的水平,学习就应该积极努力一点,爸爸妈妈辛辛苦苦拿钱来让你上学不是让你混时间的,如果实在跟不上,就趁早转到普通班去,别拖我们班后腿。”

“特训班是全效最好的一批学生精英,我不能容许一颗耗子屎坏掉一锅汤!”

他见夏芒埋头不语,继续咄咄逼人道:“家里条件有限,就应该认清差距,人贵在有自知之明嘛。”

全班同学的目光锁定在叶仲良含沙射影的对象身上。

夏芒被看得脸若火烧,犹自强忍着火气没有爆发,他怕冲动之下做出点儿什么事到最后会让爸妈知道,这是他最大的顾忌。

“忍……”

夏芒一直对自己说道。

然而他的脸皮再厚,再能忍,在叶仲良这种肆无忌惮地语言暴力逼迫下还是如同上一次在办公室里那样,不可遏制地爆发了。

夏芒猛地拍案而起,冷冷地注视这位班主任,牙齿咬得嘎嘣直响,带动腮部肌腱上下起伏,内心的怒意可见一斑。

后者见状满不在乎地呵了一声,装作什么都不知道的样子说:“夏芒,你这是要干嘛?突然发疯?你眼里还有没有课堂纪律了?”

“叶老师,您也说了在座的都是学生精英,智力都没问题,所以关于刚才您的那番话,恐怕没有人听不明白在说谁吧。”

夏芒感觉到落在自己身上的目光,强烈的羞辱感袭上心头,这让他说话的语气波动略显剧烈。

“呵呵,你可能误会了?我刚才只是在和大家说一说最近班上存在的问题,以及做一个学生应该的态度,你太敏感了,我没有针对任何人的意思。”叶仲良似笑非笑地回应道。

“妈的,老狐狸。”

夏芒气结,心里暗暗骂了一声,嘴上回了句,“是吗?希望是我多想了吧。”

说完,便自顾自地坐下,叶仲良既然都这么说了,他再较真的话,倒显得自己钻牛角尖了,不得不说,这老家伙的演技真够好,脸皮也真够厚的。

“看看,刚才夏芒同学的表现已经足以反应问题了嘛,窥斑见豹,说明我们班上现在的风气太过于浮躁、冲动,作为特训班的学生,你们必须锻炼好自身修养,如果这点都做不到,那和普通班的那些人有什么区别?”

可惜,夏芒的冲动,反倒给了叶仲良点名道姓的理由。

不过对此前者都选择了自动屏蔽。

论耍嘴皮子功夫,自己确实道行尚浅,用行动证明比啥都有说服力,想通这点后,他索性拿出课本,直接开始飞快记忆。

既然上天给了他这样超凡的能力,断然没有浪费的道理。

不知道过了多久,叶仲良终于停了嘴,不过对于此,夏芒没有任何感觉,他已经完全沉浸在了书本的世界中。

不过这时候,一个悦耳动听的嗓音从旁边飘来,“夏芒,我们下节课去找老师换一下位置行吗?”

说话的是余婉音,特训班文艺委员,公认的大美女。

不过她发现这位同桌对自己的话竟然没有任何反应,于是稍微抬高音调又重复了一句,可惜还是同样的结果……

“猪鼻子插大葱,装什么象,被老师训了还故意摆谱。”余婉音心里没来由的升起一股子厌恶感,忍不住用力推了推夏芒,“喂!你听到我说的话了吗?”

“啊?什么?”

后者正处于全神贯注状态中,被人打扰后明显有些不快,但扭头一看是自己的美女同桌,夏芒的脸色缓和了下来,微笑道:“有什么事吗?”

“哼。”余婉音只觉得这张脸笑得无比恶心,她撇过头去,语气生硬地说道:“我说下节课去找老师换一下座位,我真的觉得挨着你坐很丢脸。”

夏芒闻言,不禁愕然,“为什么?”

余婉音蹙起眉头,“你每次被老师训斥,都会起来顶撞,你爸妈没教过你礼貌二字是怎么写的吗?你是觉得这种没素质的行为很能吸引别人注意力吗?你自己不脸红,我挨着你坐,感受着全班同学的目光聚焦在这里都忍不住害臊。”

一通话说的是毫不客气,夏芒怔了片刻,只觉得心房上被人划开了一道口子,没有鲜血涌出,却无比疼痛。
第0005章 新同桌
要说在班上夏芒对谁的感情最特殊,那么肯定就是这位漂亮同桌了。

其实一直以来他都心存情愫却未曾表达。

余婉音在他心里,从来都是只可远观不可亵玩的人间女神。

没有想到,这个看起来不食人间烟火的完美女孩儿此时此刻竟然会这样中伤自己。

“我……”

一时之间,夏芒沉默了。

他不知道该说些什么,人生第一次被复杂的情绪填充整个大脑,以至于无法保持正常的思维。

俗话说初恋都是美好的,初恋的对象也是会铭记一生的,而这个叫做余婉音的姑娘,的确用一种特殊的方式,深深地刻在了夏芒的脑海里,不,应该是心上。

虽然两人从未在一起过,但这并不影响单恋一方感情的本质。

“好。”

憋了好久,他苦涩地点了点头。

余婉音见夏芒同意,随即转过头去不再说话,可后者兀自在那心乱如麻……

课间,特训班班主任办公室。

叶仲良平静地看着眼前的两人,一个是众星捧月的天之骄女,一个则是被自己视为眼中钉的拖油瓶。

“老师,事情大概就是这样,我觉得和他坐在一起,严重的影响了我的学习。”

余婉音冷着副脸表达完自己的诉求。

叶仲良点点头,旋即戏谑地看向低着头的夏芒,“你有什么说的?”

后者回答,“我没意见。”

叶仲良看向余婉音,朝她扬了扬手,“我知道了,你先回教室吧。”

“好的,叶老师。”

待得后者离开后,叶仲良把视线放回夏芒身上,“你说说,你是多么不受人待见啊,我真是同情你。”

“在学习上,影响同学,在成绩上,又拖班级后腿,你说你还留在特训班干什么?”

叶仲良漫不经心地喝了口茶,翘起二郎腿,悠哉悠哉道:“如果我是你,早就没脸待下去了。”

不料,他还没有说完,心情一直挺低沉的夏芒忽然抬起头来丢出一句话,“所以你怂啊……”

“你!”

叶仲良的笑容陡然僵住,气得连连点头,“我反正是好话说在前头,现在转去普通班,我还能不计前嫌,给他们的老师打个招呼多照看照看你。”

“不然到时候跟不上进度自动降去普通班~那日子可就没那么好过了。”

夏芒听后,轻描淡写道:“不劳您费心了。”

“如果没事儿的话,我要回去看书了。”

“好好好,夏芒,你既然这样冥顽不灵,那我们就只能骑驴看唱本儿走着瞧了。”叶仲良冷笑道。

“有时候,其实我挺怀疑您是不是入错行了,这话,怎么听都和街边混混别无二致,叶老师,我觉得种种迹象表明,您如果往这方面发展的话,可能挺有机会做出一番成绩的……”

叶仲良冷言应道,“别逞口舌之利,现在我先陪你去教室把这件事办了,绝不能继续让你对优等生造成负面影响。”

“随便咯。”夏芒无所谓地耸了耸肩。

于是乎,两人带着情绪来到教室,叶仲良当然不肯放过宣布调换位置这样的好机会,又当众狠狠奚落了夏芒一通,内容无非就是诸如同学都不愿意挨着你坐要好好反思反思自己这类话。

然而后者早就对此产生了免疫力,直接选择了闭目塞听。

说了一阵子之后,叶仲良见没人和他顶嘴,自觉没劲,于是饶有兴致地朗声道:“那班上有哪位同学愿意成为夏芒新的同桌?”

这话问出,刚才还隐有讨论声的教室刹那便鸦雀无声,安静得像死水一样,这样的反应让他很是满意。

被堂而皇之的孤立对于一个学生的心理来讲,绝对是重创。

这个道理对一个当老师十多年的人而言,可以说比任何人都清楚。

所以叶仲良很爽,只要夏芒的心里防线崩溃,退出特训班是迟早的事,他也算帮他自己和某人达成了目的。

想到这,他不经意地看了看台下众多学生间其中一个穿着天青色名牌休闲装,留着头猫王发型的帅气男生。

这个人正是早晨和夏芒几乎同时到教室却没有被责罚的那个。

他的名字叫做云海,特训班尖子生,安黄市竞技击剑高中组第三名,机甲比武第二名,可以说是整个年级的风云人物,特训班众多精英中的佼佼者。

按照通理来讲,这么个人是和夏芒八竿子打不到一块儿的,但就因为一个月前随机分配把后和余婉音分成了同桌,恰恰云海又是余婉音的强力追求者之一,所以自然引起了他的嫉恨,从而向叶仲良要求将夏芒逼出特训班。

这倒是和叶仲良一拍即合,夏芒家庭条件不好是众所周知的事,这么个人资源绝对跟不上,生命进化层次注定会被大部队逐渐甩开,到时候各方面成绩通不过,自己可是会被扣掉绩效的,开玩笑,好不容易坐上特训班教头的位置,不知道多少双眼睛都瞅准了他,万万不容有失。

于是应云海要求,叶仲良便展开了针对性计划,既可以和恒英集团的少公子结一个善缘,又能清除一个可能对自己位置造成影响的炸弹,一箭双雕,何乐而不为呢?

此时此刻,云海倒是很平静,他本来就没有把夏芒当一回事儿,要干掉这个穷同学简直轻松到不费吹灰之力,压根就用不着自己动手,谁叫他那么倒霉的坐余婉音身边呢?每次看到那身洗得都掉色的衣服和心目中的公主肩并肩地挨一块儿就恶心得慌。

“没有人愿意和夏芒同学坐在一起吗?”

见安静许久,叶仲良故意放大声音又问了一句,同时还故意瞄了某个方位一眼,但发现对方依旧在不声不响地低着头看书,仿佛对周遭的一切置若罔闻。

“哼哼,卖弄深沉。”

他冷哼一声,正准备继续刁难,忽然有个不合时宜的声音出现。

“叶老师,我愿意和夏芒同学一起坐。”

“唰~!”

一瞬间,所有人齐齐愣了下,然后通通转过头去,只看到墙角有个面色冷峻、嘴唇极薄的男生面无表情地靠在椅子上举手,他的姿态颇有些慵懒,眼神里带有几分玩世不恭之色。

“龙俊轩!”

夏芒亦是眉头一跳,要说班上最惹不起的人是谁?不是云海,也不是那些所谓的尖子生,而就是这位此时此刻救自己于水火间的同学。

不光光是他,在座众人包括叶仲良都傻眼了,而云海则是面色森冷,抿着嘴不说话,微微颤抖的肩头显示出他心里压抑的怒火。

“我发表意见了叶老师,你看班上也没人和我抢……对吧?”

龙俊轩懒洋洋地说道,眼神里写着四个字——你看着办。

他身旁的现任同桌叶飞则是皱起眉头,“老大,你……”

话没说话,但是意思很明显。

龙俊轩不动声色地轻声回答,“不为什么,老子就是看不爽这群人欺负弱小。”

“那我挨着余婉音坐?”叶飞问。

“怎么?有压力?怕云海那家伙来找你麻烦?”龙俊轩嘴角微微上翘,一脸玩味。

“这倒不是……”叶飞干笑几声,“只是觉得挨着个女孩子坐浑身不自在。”

“得了吧,少在这明明心花路放还做出一副嗤之以鼻的样子。”龙俊轩摆了摆手,“放心吧,有我在,云海不敢来找你麻烦。”
消失的五分钟

文/太好阳 “我必须得弄清楚这五分钟去哪里了。”同桌把书合上,毅然地对我说。 “什么?”我没听清。 “你难道没有发现吗?我们提前五分钟上课,这五分钟会在一瞬间流逝。”他看着我,眼神里带着一丝恐惧。“我的五分钟,你的五分钟,加起来便有十分钟了。我们全班有40个同学,你算算,我们全校,提前五分钟上课,而这五分钟不知所踪,这些时间到底去哪了?” “哪有这样的...

相望时·难相忘

夏黎从大楼里面走出来,面向擦得通亮的落地橱窗拨了拨无心打理而稍显凌乱的头发,抿了抿薄唇,微笑一下,转身像地铁站走去。 夏黎在地铁上找了个靠边的位置坐下带上耳机听着熟悉的旋律,眼神暗淡下来,刚想深吸一口气停止胡思乱想耳机里的音乐声停止了,音乐停止转而是急促的手机铃声,夏黎从包里把手机拿出来,屏幕显示“可爱的小可爱“,夏黎深呼了口气接起电话说 ”喂,小爱,“ ”哎,夏黎,你怎么样啊,听老可说你俩...

一梦妖楼(十四):寂寞打更人,引魂不灭灯

玉绡觉得脑袋嗡嗡响了起来。半响才捂着脑袋有些好奇地道:“你能看见我?”“我又不瞎,你一个大活鬼,我怎么会看不见?”

初恋是比女人还善变的一件事

有些初恋玩着玩着,可能就认真起来了;也有些初恋,认真认真着,就变成闹着玩的了;还有些初恋,好像是认真的又好像是闹着玩的。 1: 记不得谁说过这样一句话:初恋是一个人的兵荒马乱。我想是的,你只是在那里一个人狂喜或者是痛悲着。 所有的设想都是你一个人胡猜出来的。比如,她今天对我笑了一下,嗯,可能是她对我有好感吧。但真相是,她只是笑你的嘴角有粒饭粒而已。 再比如,她今天主动向你借了一只笔,嗯,她为...

都市透视高手全文在线阅读,都市透视高手小说完整版阅读

都市透视高手最新章节免费提供,《都市透视高手》情节跌宕起伏、扣人心弦,是一本情节与文笔俱佳的小说!都市透视高手第四章 五百万交个朋友看到刑安强硬了,李霸道的脸色也稍微变了变,连忙露出笑容走到刑安身边,搂着他肩膀

“许个愿吧?”“三十岁的时候,能顺利出柜,和心爱的男友一起移民结婚。”

什么是命中注定的爱情呢?理性的人把它解释为巧合,时间和空间拉出了四个象限,两个相同的落点,便是相遇。浪漫的人把它解释为命运,似乎维纳斯和丘比特出现了分歧,迟迟确定不了靶心的位置。 今天故事的主人公,恐怕是最早关注石墙酒馆的那一批读者,可从来不曾有过交流也没有留过言,前天,他大约喝了些酒,然后在微信上发了很多故事的片段,然后跟我说:“我比你大,就不叫你叔了,这些拿去写成个故事吧,给挣扎的人,给...

手机故事网_每天读点故事在线阅读©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