掌御诸天已完结,掌御诸天全本在线阅读

2018-10-12 17:13:51作者:编辑部
火热小说《掌御诸天》正在连载更新中,小说的结构严谨,情节之间无暇衔接,主角韩风更是被作者塑造的生动立体。以下精彩章节分享由书小宝提供,欢迎点击掌御诸天小说全文阅读。

掌御诸天    第一章 废材少主

 

天风城,韩家

一条林荫石甬道上走着一名十七八岁的少年,只见他一身白衫,眉清目秀,容颜俊俏,只是脸色灰白,精神不振,看上去似乎含有隐疾。

此人名叫韩风,是天风城三大家族中的韩家家主的独子,也是韩家的唯一少主。

韩风是个武学奇才,从小就显露出过人的天赋,年仅十岁他就达到了后天镜三重,是天风城公认的天才。

然而不幸的是,就在他踏入后天境三重的时候却突然遭到暗算,因此丹田被废掉,修为从此止步不前。他的天才之名也由此转换,变成了无用的废才,受尽了所有人的奚落和嘲笑。

尽管如此,韩风从未灰心,通过七年来的努力,他的修为虽没有半分进步,可是肉身却被散逸出的元力滋润的越来越强大。

如今,韩风仅凭肉身力量就能与后天境二重的人一决高下。

此刻韩风从天神山修炼回来,当拐过一道弯时,前方有三人迎面而来。

为首的是一名十六七岁的少年,生的颇为英俊,穿着一身青衣,他们瞧见韩风就笑了两声,然后拦住他的去路,那少年皮笑肉不笑的道:“哟!这不是我们韩家的少主吗,怎么在这里啊,真是好巧。”

“韩珠,是你!”韩风脸色冷漠,目光寒冰似水。

韩珠乃是韩家大长老韩莫的次子,韩莫自来就有觊觎家主之心,和韩风的父亲韩啸云是死敌,因此他和韩风也是死对头。

以前韩风的丹田没有被废时,韩珠被韩风压的死死的,连大气都不敢喘,可是自从韩风的丹田被废以后,韩珠的气焰就嚣张起来,每次见到他都会嘲笑讽刺几句。

当下韩珠笑道:“是我,有些时日不见,韩少主应该突破到后天境四重了吧?”

几乎所有人都知道韩风丹田被废后不可能再有突破,然而韩珠偏偏拿此事说事,其中意思不言而喻。

他也非常成功,这句话宛若一根刺似的扎在韩风的心头,让他的脸色苍白如纸。

韩珠见了哈哈大笑,旋即故意说道:“呀呀呀,是我该死,忘记了韩少主的丹田废了,永远不可能再突破到后天境四重。”

此话无疑是在韩风的心头上又扎上一刀,他控住不住浑身颤抖,气的嘴唇发青,指着韩珠冷喝道:“韩珠,你够了!”

“呦呦,我们的韩少主生气了,我好怕怕.....哈哈。”韩珠说着大笑不止,身旁的两人也跟着大笑。

“韩少主要是不高兴就过来打我,我保证让你个十招八招的如何?”韩珠说完,那两人笑的更加欢快了。

韩珠是后天境五重,比韩风高了两重,韩风根本就不是他的对手,因此他握紧双拳,忍耐半响才冷声道:“韩珠,若不是我遭过暗算,你在我面前连条狗都不算。”

“哼!你敢说这话,如今你不过是个没用的废物,一辈子也别想再有突破,我要是你早就拿刀抹脖子自杀了,活在世上,白白的乱费我们韩家的粮食。”韩珠脸色陡然冷漠下来,为着韩玉占着韩家的修炼资源十分不满。

旁边两人也纷纷说道

“就是,要是我也无颜苟活在世上,可惜有人脸皮太厚。”

“像这样的废物还是韩家少主,真是丢尽了我们韩家的脸,有娘生没娘养的杂种不如早点去死吧。”

韩风听了这些话如同万箭攒心,浑身剧烈的颤抖,面上苍白的更没有一丝血色。

“你们都给我去死!”

他的母亲早年失踪,是他心里永远挥之不去的痛,所以母亲是韩风的禁忌,尽管知道实力不如韩珠,但在一怒之下还是轰杀了过去。

尽管,韩风的实力只在后天境三重,然而这一拳劲道十足,空中拳风呼啸,如同万马奔腾。

“就怕你不出手,既然如此就休怪我。”韩珠冷笑一声,后天境五重的元力暴动起来,只见他也是一拳轰出。

空中陡然节节爆动,仿佛是关节骨发出的响声一般,旋即居然凭空出现一个拳影,那拳影迅猛无比的轰向韩风。

“啊!”

拳影毫无疑问的轰在韩风身上,致使他飞出两米远,连喷好几口鲜血。

韩珠到底是后天境五重,比韩风厉害不少,只一招就完败他。

那两人见状,就对着韩珠谄笑道:“珠少爷威武,那废物根本就不是你的对手。”

“珠少爷太帅了,一拳就轰飞了他。”

“这不算什么。”韩珠嘴里谦虚,然而脸上却堆满了笑容,显然十分得意。

韩风抹去嘴角边的血渍,从地上爬起来,然后目光冰冷的看着韩珠三人。韩珠见了敛去笑容,大怒道:“废物,你还敢这么看着我们,找死!”

言罢,又是一拳轰在韩风身上。韩风又是喷血飞了出去,接连受了两记重拳,韩风受伤颇重,以至于趴在地上爬不起来。

韩珠见状担心打死了他,韩啸云会誓不罢休,因此收敛了元力,重重的啐了一口道:“呸!什么狗屁少主,连我一拳都接不住。”

那两人又谄媚道“珠少爷,再过两个月就是“夺嫡比赛”,恐怕少主之位就要换人了。”

“不错,到时那废物的少主之位自然是落在珠少爷身上。”

“哈哈,别这么说,咱们韩家高手如云,少主怎么会轮到我来坐。”尽管知道二人是在奉承自己,但是韩珠心中畅快,忍不住开口大笑。

那两人又连拍几个马屁,然后与韩珠迤逦离开了,在经过韩风身边时,都是不屑瞧了他一眼。

在韩家有一个不成文的规矩,那就是每隔十年都会举行一次夺嫡比赛,家族嫡系中的年轻人一起争抢少主之位,谁能够胜出就是韩家少主。

这种规矩是一代代传下来的,由来已久,当年韩风的父亲韩啸云就是通过夺嫡比赛成为家主的。

刚才韩珠三人的话落在韩风耳朵里无疑是一根巨刺,气的忍不住又喷出一口血来。韩风很想冲过去把三人都撕碎,然而没有那个实力,只好忍住这口气。

这个世界以强者为尊,如同丛林法则,肉弱强食,如果你实力不够,就像蝼蚁一般,没人会去关心你生死。

躺在地上半天,韩风才颤巍巍的爬了起来,然后步履蹒跚的回房。

半途中,遇见他的人都纷纷议论道:“那个废物今天是怎么了,好像是受伤了。”

“才是受伤啊,怎么不见他去死呢?”

“就是,丢尽了我们韩家的脸,死皮赖脸的活着有什么意思。”

“..........”

韩风被这些闲言闲语差点又气的吐血,幸好最后忍耐住了,也不再去多管什么,径直回房。

掌御诸天    第二章 奇遇传承


回到房内才不久,突然房门被推开,有一名高大伟岸的男人走了进来,他大约在四十来岁的样子,正值壮年,然而双鬓银白,如同雪花,在那伟岸的身躯下有一丝难以隐藏的憔悴。

“父亲,你怎么来了?”

此人正是韩家家主韩啸云,韩风见了连忙立起身。

“我路过,就进来看看你。”韩啸云说完,突然察觉到韩风身上的伤,顿时脸色微变“你身上的伤是怎么回事?谁下的手?”

“不是谁伤的,是我自己今天修炼武技时不小心弄的。”

当年韩风五岁时,他的母亲无缘无故就失踪不见,因此给韩啸云的心上留下一条巨大的伤痕。后来韩风成为废人,韩啸云受到的打击比其母亲失踪更为严重,所以近几年来他的双鬓一点点变的雪白,精神也憔悴了许多。

韩风每每见此就感到哀伤不已,曾经在心里发誓,不再让韩啸云为自己的事操半点心。

所以,这些年韩风不管受到什么样的欺负和委屈,都是往自己肚子里吞,从来就不告诉韩啸云的。

“你怎么能那么不小心。”韩啸云早已经看出韩风是在撒谎,也能猜出是谁做的,只是韩珠为大长老的次子,他身为族长不宜与大长老决裂,所以为了整个家族的大局,韩啸云从始至终都配合韩风装作不知道。

当下他嗔怪的看了韩风一眼,旋即取出一颗“草灵丹”喂他吃下,又用自身的元力帮他调理身子。

草灵丹乃是一介低级元丹,元丹共有六介,细分为低级、中级、高级、顶级四个层次,它的主要功用就是治疗内伤。

韩风吞下草灵丹后,又加上韩啸云用元力调理,所以没多久他苍白的脸色就恢复了一点点血色。韩啸云见状才收回元力,站起来道:“我走了,你在房内好好调养身体。”

“我知道了,父亲。”韩风立起身把韩啸云送出门外,然后才又回到房中。

韩风肉体本来强悍,又有草灵丹,因此不过两日伤势就已经痊愈。

这日,韩风走出韩家,骑着一匹追风马奔上了城外的天神山。

追风马乃是一种低级魔兽,实力弱小,黄毛青尾,有两米来高,跑起来比较迅速,而且颇有耐力,被许多家族豢养。

那天神山不过是一座几百米的矮头峰,却山清水秀,草木青葱。韩风因喜这里的风光,且元气又比城内浓郁一些,所以经常来这里修炼。

当来到山巅,韩风就盘坐在一块大青石上修来起自小熟悉的“烈焰决”,烈焰诀乃是家传武学,属于凡品高级,可以修炼到先天境九重。

武学等级分为凡品、地品、天品、圣品、神品,又有低级中级高级顶级的细分。

运起“烈焰决”后,天地间的元力一丝丝被韩风吸入体内,然后沿着经脉从四面大方汇进丹田。

本来元力应该会留在这里储存下来,然而韩风遭暗算后,丹田已经支离破碎,因此那些元力又流出丹田,分散到全身,滋养他的肉体。

许久,韩风收功见夕阳已经沉下山谷,准备打道回府。正在此时,突然间地动山摇,石蹦树摧,惊起了满天的飞鸟。

“怎么回事?是地震吗?”韩风脸色发白,双手死死的抱住那颗大青石。

四五秒之后,天神山停止震动,恢复了以往的平静。

韩风松开大青石,心有余悸的拍拍胸口,刚才山体摇动剧烈,仿佛要坍塌了似的。

眼见一切平静下来,韩风走向山巅前来观看,顿时眼里满是震惊,只见脚下出现一条千丈深的裂缝,裂缝沿着山脉一直延伸到山脚下,如同一刀砍下去似的,景象极为壮观。

“怎么会出现一条裂缝?”韩风呆立半响,回过神来挨至裂缝边缘伸头去看。

突然,裂缝之中涌出一股强大的吸力,韩风毫不准备,顿时被吸了进去。

韩风如同掉进万丈深渊,身体直接下坠,不知过去多久,落在了一片深水池中,顿时激起了百丈高的水波。

韩风因此昏迷过去,许久之后他才悠悠的苏醒过来,然后爬上了岸。

“怎么这么倒霉,好好的就被吸进这洞里来,也不知道有没有出路。”韩风观看附近的环境,见这里是个圆形的山洞,山洞光秃秃的,两壁都是古老的岩石,眼前有一条小径弯弯曲曲的通往深处。

眼见山洞幽深,韩风担心遇见什么危险,在原地踯躅半响才咬咬牙踏上了小径。

洞中无甲子,韩风不知走了几时,突然来到一个足球场大小的空旷处,见中心有一个半亩大的池塘,里面盛的不是水,而是一种金色液体。

韩风挨近池塘边缘一看,见金色液体氤氲缭绕,有华丽的光泽流动,十分神秘。

正打算细看,忽然金色液体上弥漫出一种诡异的力量,不过半刻钟就布满空气中。

再看韩风,他的双眸已经变的痴呆无神,竟然傻傻地迈下池塘中。

韩风苏醒过来已经处在池塘中心,正要爬上岸,金色液体陡然暴动起来,先是如沸水般的翻滚,然后排山倒海似的掀起风浪,最后竟然变成三道实质般的金色光柱。

“啊.....啊!”

那三道光柱绕着韩风旋转几周,遂猛的涌进他的体内。韩风感觉像是被人瞬间撕裂了一般,忍不住发出野兽般的吼叫。

如此几息后,韩风承受不住剧痛昏迷了过去,在他昏迷的瞬间隐隐听见一个苍凉老迈的声音。

“继承吾之血脉,当替吾报仇雪恨,否则万魔噬心!”

三道光柱并没有因为韩风昏迷就消失,而是继续涌入他的体内,直到许久才消散不见。

一切平静后,韩风卧倒在池塘中,许久才悠悠地睁开双眸,他爬起来看时,见周围已经全部干涸,金色液体早以不知去向。

“金色液体哪去了?对了,我仿佛记得金色液体变成光柱融进我的身体里,然后听见了一个老人的声音。”韩风皱眉苦思片刻才猛然记起刚才发生的事,他连忙内视,遂情不自禁地颤抖起来,后来越来越剧烈。

此刻,韩风体内发生了天翻地覆的变化,首先支离破碎的丹田已经变的完好无缺,而且比之前大好几倍。

但凡武者,最重要的就是丹田,它是一切力量的根源。丹田越大,好处越多,第一储存的元力多,与别人对战自然占尽好处。第二,丹田更加稳定凝实,不会轻易被击碎。

不过,凡事有利就有弊,修炼速度上比起别人就要慢些。

其次是韩风的修为,他已经从后天境三重突破到第四重。

以前,“永远不能突破”这句话像是魔咒似的梗在韩风心上,如今终于被打破了。

除此之外,韩风的肉体也增强了许多,可以与后天境四重的人一决高下。

此刻韩风像是脱胎换骨一般,全身内外皆变化巨大,他忍不住喜极而泣。

半响,韩风才注意到丹田内竟然多出一物,那是个如同鹅卵石一般的金色水珠,约两三寸大小,飘浮在丹田上空,周围的元气都缭绕它旁边,仿佛万佛朝宗似的,十分诡异。

“这是什么东西,为何会出现在我的丹田内。”韩风诧异,对着金色水珠细看,见其上面竟然有九道纹路,仿佛是天然绘成的一般,极为神奇。

韩风运起“烈焰诀”,丹田里的元力涌动起来,然而金色水珠却毫无动静,半点也不受影响。

又研究半天,韩风不管用什么方法,都影响不到金色水珠,它就那么静静的悬浮着,仿佛处在另外一个世界似的。

“金色水珠到底是什么,竟然不受我的控制。”韩风郁闷了会,想起之前听见的那个声音,暗想“他的意思是想让我替

他报仇,但是他的仇人是谁,他又是谁。”

韩风皱眉半天,无半点线索,最后只好道:“这位前辈,虽然我不知道你是谁,但是以后如果有机会我一定帮你报仇雪恨。”

韩风是个重情重义的人,此番脱胎换骨多亏了那位前辈,因此绝不会忘记他的恩德。

出得池塘,韩风见前方有一条路,于是沿着那条路一直前行。此刻,修为大进的他不知要比来时的脚步快多少,仅半刻钟就看见了出口。

待钻出裂缝看时,却是天神山山脚下,此时外界的月色正明,有一阵晚风拂过,韩风顿觉神清气爽,又望见天风城有千万盏灯火,宛若天空中的繁星一般美丽。

“这么晚了,我要快点回到韩家,不然父亲肯定会派人寻找我的。”韩风说着就使出武技“雪上惊鸿”,以极快的身法向天风城掠去。

武技等级跟武学一样,“雪上惊鸿”是一部上好的中级凡品武技,韩风早已经融会贯通,施展出来毫不费力,只在空中留下一个个残影。

掌御诸天   第三章 蓄势待发


半个时辰,韩风便返回到韩家,见院内没有动静,就知道韩啸云还不知道他外出,心里松了口气。

韩风盘坐在床上运起“烈焰诀”,天地间无形的元力慢慢聚拢过来进入体内,又沿着经脉流进了丹田。

此刻,丹田内的元力自然不会像之前又散出去,而是缭绕在那颗神秘的金色水珠旁边。

次日,韩风发现丹田内的元力多出一丝,有那么几星点竟然变成淡金色,顿时心里充满了惊喜,这种情况是以前从所未有过的。

韩风观察片刻,觉得此事是金色水珠在作怪,搞清楚它无害后就不再去关注。

之后,韩风和父亲用过早膳,回来时发现族人们都在讨论天神山的事,知道那里已经成为众人瞩目的地方,往后也只好待在房里修炼。

一个月后,韩风正在修炼,突然丹田内一阵轰鸣,外界大量的元力涌进体内,直到半分钟后才平息下来。

“突破了。”韩风睁开双眸,眼中闪过一丝喜意。

厚积薄发,经过多日的努力,韩风终于突破后天境四重,达到了第五重。如今,他的丹田内元力充盈,明显比之前多出许多,有那么一小角都是淡金色。

原来韩风丹田内的元力每天都会有几星点变成淡金色,一个月下来就积成一个婴儿手掌大小的地方。

“终于突破到第五重了,我再去藏武阁挑选一门武技修炼。”韩风考虑片刻就出了房门。

藏武阁是韩家收藏武技和功法的地方,总共有四层,第一层对所有的族人开放,第二层只有韩家的嫡系子弟才能进入,第三层只有族中九大长老才能入,至于第四层唯族长一人。

韩风来到藏武阁大门外,见两名族老就守护在旁边,于是过去打个问讯。

两名族老皆是先天境高手,专门守护藏武阁,不参加家族内的纷争,地位超然,堪比族内长老。

二人见韩风行礼,也就淡淡地点点头,算是回应过了。

韩风侧身走进藏武阁,来到第一层见有许多花色木架,木架上摆放着武技武学,众多的族人围在木架旁边挑挑拣拣。

当众人看见韩风时,都停下手上的动作纷纷议论起来。

“那个废物今天怎么来了,好久没有看见他进入藏武阁了。”

“夺嫡比赛快要开始了,估计他的少主之位也到头了。”

“你们说说这次最有可能获得少主之位的人是谁。”

“那还用说吗,当然是韩青,他是我们韩家嫡系中的第一高手。”

“.........”

韩风听见韩青二字脸色微变了变,遂脚步不停的走上第二层。

韩青乃是大长老韩莫的大儿子,有武学天才的称号,是韩风这次最大的劲敌。

来到第二层,这里的空间小许多,只列着二十来个花色木架,上面摆放的基本上是中级凡品或者高级凡品的武学武技。

能踏入此地的人不多,阁内略显得冷清。韩风径直走到一个花色木架前,随手抽出几门武技翻看,只见写着“穿心腿”、“绝命掌”“奔流到海剑诀”等等。

这些都是中级凡品武技,韩风略看几眼就放下,又转到另一个架子前,如此挑选半天,才选出一门武技,乃是高级凡品武技“碎石掌”,能开山碎石,威力十分刚猛。

如今,韩风只会两门顶级凡品武技“莲焰焚天”和“魔啸”,皆是韩啸云给的,是他的保命底牌,轻易不会使用。

选好碎石掌后,韩风也没有在藏武阁久留,他拿着武技到两位族老面前登记完就离开了。

藏武阁所有的武学武技都要登记,而且只能借阅七天时间,然后就要还回来,否则会受到严惩。

韩风拿着武技出了韩家,一路骑着追风马来到天神山。

此时,离地震已经过去多日,也没有人再来关注天神山。韩风赶到时,看见那条裂缝依旧,只是光景略显得萧条些。

上了山,韩风拣了块平坦的树林,就在那里练习武技。

当下他取出“碎石掌”细看,看完后又收回怀内,然后对着一颗大树练习。

“砰砰砰......”

韩风连续打出几掌,把大树打的摇摇欲坠,落了一地残叶,同时树上也多出几个深色掌印。

“不对,不像是这样子的。”韩风一边深思一边感悟碎石掌的精华。

几息后,又是几掌击出,又是自己摇头。如此练了大半日,眼见红轮西坠,只好骑着追风马回去。

往后的日子里,韩风一边修炼一边参悟碎石掌。

...........

“碎石掌!”

大半个月后,韩风站在树林里对着一块大石头轰了过去,只见掌风呼啸,如蛟龙出海,威力非凡。

“轰!”

片刻之后,韩风的掌心印在石头上发生一声巨响,旋即飞退了几步。

只见大石头容貌依旧,看似完好无损,直到一阵清风拂过,大石头轰然坍塌成了一堆碎石。

原来刚才那一掌已经把大石头内部击成碎块,只是外面看不出来而已。

“终于把碎石掌练成了。”韩风看着那堆碎石头,眼眸中闪过一丝笑意。

经过大半个月的努力,他终于练成了碎石掌,可以说成绩斐然。其中愿因是他对武技有过人的天资,若是别人来练,恐怕得几个月的时间才能练会。

往后韩风日夜不停的修炼,终于在夺嫡比赛前的最后一天达到了后天境五重巅峰,离第六重只差一步之遥。

翌日上午,韩姓族人所瞩目的夺嫡比赛终于开始了。

演武场外人山人海,熙熙攘攘,叠肩搭背的,十分热闹。人群南面有一处高台,上面排着十张黑色漆椅,都铺着光鲜亮丽的银色垫褥,十分整洁。

此处是族内九大长老与族长的坐位,因比赛时间未到,椅子暂时空着。

约半个时辰后,演武场陡然响起一阵钟鸣,只见九大长老齐齐来到演武场,遂龙骧虎步的走上高台依次坐下。

不久,韩啸云携同韩风出现在演武场,穿过人群,上了高台。众位族人与九位长老对韩啸云行礼,韩啸云摆手道:“众位免礼吧。”遂坐到中间的黑色漆椅上。

下方的众人交头接耳,小声议论。

“今日风起云涌,定有好戏看。”

“重点戏还是那个废物,若不是族长维护,只怕早赶出韩家了。”

“小声点,虽然他是废物,毕竟是族长的儿子”
杀手九七

杀手九七 1 杀手九七其实并不喜欢人家叫他杀手,他总是说,我有自己的名字,叫李久奇。 可惜,这个名字在江湖上,远远不如杀手九七来的响亮。 杀手九七这个名号在江湖上响了三十余年,可是,知道李久奇这个名字的人,恐怕不超过三十个。 每每提到这件事,杀手九七总是很郁闷地眨巴着他那双因为酗酒而深陷的三角眼,问身边的苏清河为什么,而苏清河的答案通常只有两个字,恐惧。 也是,一个接单超过二百次,只有六次失...

打北边吹来了老年风

一高耸入云的古塔,其醒目的位置上有张牌匾,刻着三个苍劲有力的大字:除妖镇。古塔的顶端处旋转着一颗光芒璀璨的宝珠,散发出强大的力量。无论大妖还是小妖,都忘不了被除妖珠支配的恐惧,只好深居山林,避而远之。它令无数妖闻风

喜欢是只关乎,两个人的事情

-1- 深夜二刷完电影《喜欢你》,我听到肚子咕咕叫的声音。穿上毛毛鞋,拿鸡蛋,给自己做了个蛋粥。 边吃边刷微博,看到一个韩国情侣的视频,林拉拉和男友的恋爱日常。 女生在各种找借口吃东西,总有理由可以满足自己的胃。旁边的男友尽管一直在问,拉拉,你怎么又在吃。 可温柔的眼眸,甜蜜的气息,足以看得出他很喜欢身边的姑娘。 我突然就在想,喜欢是用什么样的形式在表达。 是看起来很真实,常常打打闹闹,喝一...

抱歉,是我狠心说分手

01 一个星期前,莉莉失恋了。 可在她身上,我一点都看不出失恋的影子。该吃吃,该玩玩,我们聚会的时候,还能给我们讲两个段子,她自己也哈哈大笑。 我担心她呀,是不是伤心过度了,是不是人前欢笑人后落泪。我就跟她说,难过就说出来,别自己憋着。 没想到这丫头不领情,说:“我没难过啊,可开心了。” “真的?” 她猛地点头,笑容也敛了,搭着我的肩,拉着我去喝酒。她喝得很慢,一杯杯啤酒下肚,心里那些话也就...

【悬疑】纸中人

01 明月夜,霜华似水,洒遍淡淡凉风下花枝招展的桃林。 离歌漫步在林间,苍苔上印着疏枝月影,还有他的人影,错踪复杂,甚是迷乱。 一树又一树的桃花,有的含苞,有的怒放,带露含烟,从枝叶间酿出一种细细的香,清涩而又甜美。 一阵风吹过,桃花翩翩起舞,几片皎白的云,似轻雾般笼罩了明月。 林间光线一暗。 离歌的脚步,霍然而止。 眼前出现了一座荒坟。坟头芳草萋萋,映着桃花明月,分外幽独凄美。 坟前没有树...

李白是牛魔王的前身

李白喜喝酒,这点大家都是知道的。但是他的酒钱哪里来,恐怕没人知道。除了他为别人写诗赚了钱,他还有一条财路。 说出来你们觉得我在瞎说。李白是青楼的老板。在他店里,他有一千个帮他赚钱的女人。 都这么有钱了,李白为什么还写诗呢?很简单,千金难买心头好。不过在李白的青楼,千金是可以买得到你的心头之好的。 刚开业之初,青楼的生意好到不得了,李白赚了盆满钵满,不亦说乎。 为了巩固自己的产业,李白有了开分...

手机故事网_每天读点故事在线阅读©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