连载~《神级卡牌系统》小说全集在线阅读

2018-10-12 17:08:50作者:编辑部
都市异能小说《神级卡牌系统》火热连载上线中,小说内容精彩,情节环环相扣,适合男生空闲时阅读。这里没有繁杂的灵技武技,有的只是各式各样的战斗灵卡。 一朝重生,系统加身,他早已不是云家的废物少爷。

神级卡牌系统   第1章 灵卡大陆

 

“叮!”

“神级卡牌系统绑定成功!赠送宿主神阶修炼功法一卷,无尽生命之戒一枚,无等级治疗灵卡一张!”

听着脑海中若隐若现的机械女声,云逸眉心缓缓皱紧。

一波波剧烈的疼痛蔓延至每一个神经末梢,模糊的意识让他分不清这是梦境还是现实。

作为华夏第一神偷,他不是在偷了世界三大博物馆中八国联军火烧圆明园的宝贝,在将之送回华夏后,与上千国际刑警同归于尽了吗?

而且,脑海中这声音怎么这么像他在华夏常玩的一款游戏提示音?

“叮!”

“宿主记忆和世界信息准备妥当,正在进行传输!”

未等云逸继续思考,一股潮水般的信息疯狂的涌进了他的脑海。

顿时,一幕幕记忆画面出现在云逸的脑海之中。

除了记忆,还有一大堆乱七八糟的信息,包括灵卡,药草,灵兽,甚至珍惜的人类体质。

灵卡大陆?武力为尊?云家少爷?武学废材?胆小懦弱?被管家强行送进了修罗场?

还没等云逸如何消化那些信息,一阵嘈杂声音忽然传入他的耳朵中。

“洛晨,你觉得你能拦得住我们?”

“只要杀了她,我们就能活下去!”

“洛晨你不要犯傻了,如果你还要继续顽固下去,我们连你一起杀!”

听到那蛮横的声音,云逸努力睁开眼睛。

只见,被高耸的石墙围城的一片茂密森林内,五名十七八岁的少年面色狰狞的吼道。

这五人中为首的是一名独眼少年,少年右手微微抬起,一张塔罗牌大小的红色卡牌正在倾斜的漂在他的手上,缓缓旋转着。

卡牌的正面雕刻着一团灵动的火焰,背面则是刻满了神秘复杂的纹路。

根据脑海中的记忆,云逸知道自己此时所在的地方叫做修罗场,所有云家到了十八岁还没踏入先天境的武者都会被送到这里,只有在这里杀死一百人后,才能活下来,进而被云家作为死士培养。

而他现在不过十六岁的年纪,而且是云家的直系弟子,却在被管家强行送进了这里。

那独眼少年名为云迁,是流云城分家管家的孙子,他进入修罗场的目的,正是杀死自己。

而云迁手中那卡牌是这世界的通用武器,名为灵卡,这云迁手中的灵卡正是元素灵卡中的火焰灵卡。

此时,一个满身伤痕的八九岁女孩正站在他的身前,牢牢的将他护在身后。

通过原主的记忆,云逸知道这女孩名为洛晨,是他三年前从流云城捡到的孤儿,如果不是洛晨一直对原主拼死相护,只怕原主早就已经死了。

此时,她的身体因为身体的创伤微微颤抖着,似乎随时会倒在地上。

然而即便如此,她如狼般的森冷目光却死死盯着对面的五人,仿佛随时会扑上去,和对面的五人同归于尽,“只要我没死,你们休想再碰少爷一根头发!”

“本想饶你一条贱命,既然你这么不识好歹,就不要怪我们了!”

闻言,独眼少年眸光陡然一冷,手中那红色灵卡正面的火焰图案之上,陡然闪过一抹明亮的红色光芒。

突然,一团拳头大小的火焰从灵卡中飞射而出,目标正是对面那洛晨的心脏。

看到男子的灵卡忽然发动,云逸的眼睛倏然瞪大,如果这灵卡落在洛晨身上,她会没命的!

他虽然跟这洛晨没什么感情,但是此时洛晨毕竟是因为要救他陷入危险的,云逸的心顿时提了起来。

这一瞬间,云逸忽然想起刚刚脑海中响起的机械声音。

他记得那个自称为系统的东西,似乎送给了自己一张名为无等级治疗灵卡的东西。

念头闪过的瞬间,云逸顿时生涩的控制着意识进入了手中的空间戒指内,果然看到了戒指内空荡荡的空间中放置的一卷金色卷轴和一张白色灵卡。

没有去管那金色卷轴,他意识一动,那白色灵卡忽然出现在他的手中。

手指在灵卡中间的红色十字上用力一抹,顿时那白色灵卡便是化作一道白色流光进入了他的身体之中。

然而,那治疗灵卡发挥作用需要时间。

在云逸使用治疗灵卡的时候,洛晨右脚在地上一蹬,猛地向着对面的独眼少年撞了过去。

她明白躲不过火焰的攻击,因而没有半点闪躲的动作。

几乎在洛晨动作的瞬间,那团火焰狠狠撞在她的胸口位置。

“嗤!”

顿时,洛晨胸口传出了一道烙铁印在皮肉上的声响,空气中顿时散发出丝丝烤肉般的味道

火焰的冲击力和钻心的疼痛,让洛晨的动作出现了一瞬间的停滞。

不过下一刻,洛晨眼中的疯狂更加浓郁,袖子下紧攥的那把已经生锈的匕首手紧了紧,俨然是要和这五人同归于尽。

或许是临死前回光返照,或许是因为洛晨异于常人的体质,受伤之后她的速度竟然陡然暴涨。

在独眼男子满是不可置信的目光中,洛晨飞冲到他的身前,手中那生锈的匕首猛地刺向他的胸膛。

看到忽然从洛晨袖子下钻出的匕首,独眼少年脸上骤然浮现出浓浓的慌乱。

然而,就在匕首触碰到他胸膛的瞬间,一只脚陡然从他的身后踹出,袭上洛晨的胸膛。

顿时,洛晨的身体被一股巨大的力道踹飞了出去。

眼睁睁的看着手中的匕首距离独眼少年越来越远,她的眼中露出了浓郁到极致的失望。

不到半寸的距离!再有不到半寸的距离,她手中的匕首就能刺入云迁的胸膛,到时候说不定少爷就能活下来。

“嘭!”

洛晨的身子被踢飞出近五米的距离,软软的倒在了坚硬的地面上。

“想要杀云迁少年?也要问问我同不同意!”独眼少年身后那将洛晨踢飞出去的少年,嘴角勾起一抹冷笑道。

独眼少年云迁心有余悸的看了看自己的胸口,确定身体没有受伤后,这才猛松了口气。

不过随即,他想到自己差点被一个区区后天境的小贱人伤了身体,顿时怒火中烧。

“哼,一个废物也值得你这么不顾一切的卖命?既然你对那废物这么忠心,本少爷就让你看看他是怎么死的!”

说着,云迁转头对身后的两人吩咐道,“你们,把这小贱人给我控制住!”

“是!”

两人领命走到洛晨洛晨身前,各自抓住她的一条胳膊,硬生生向着一旁拖去。

云逸看着眼前的场景,心中焦急的仿佛要冒出火来,“快一点,快一点!”

治疗灵卡的力量有着一定的麻痹作用,此时他身体中的治疗之力还没消耗完,只能眼睁睁的看着面前人将洛晨拖走。

“你们要做什么?你们有什么冲我来,不许动我家少爷!”

看着缓缓走向云逸的独眼男子三人,洛晨的脸上第一次露出慌乱之色。

望着洛晨的神色,云迁脸上的阴霾缓缓消散,取而代之的是浓浓的得意。

他缓缓走到云逸身前,居高临下的扫了一眼地面满脸焦急却没有半分动作的云逸,随后转头看向一旁的洛晨。

目光紧紧盯在洛晨脸上,云迁咧嘴一笑,“还真是主仆情深啊!不过可惜啊,你都快死了,这废物还是不敢反抗丝毫。。。”

说着,云迁邪邪一笑,“作为你刚刚差点伤到我的补偿,我会先切掉这废物的四肢,再剖开的他的胸膛,挖出他的心脏,然后塞进你的嘴里。。。”

“不,不要,你和少爷并没有什么仇怨,是我,是我刚刚要杀了你,是我的错,都是我的错,别动我家少爷。。。”

看着云迁从腰间掏出一把匕首,洛晨猛地瞪大眼睛,眸中溢满了恐慌,拼命的摇头道。

“可以啊!跪下求我。”

不等洛晨继续说下去,云迁脸上缓缓浮现出一抹邪笑。

听到这话,云逸的呼吸猛地一滞,顿时对洛晨大吼道,“不要!”

洛晨是什么性格,得到了原主记忆的他再清楚不过,让洛晨自愿跪下,比杀死她更难!

然而,就在云逸吼声落下之时,洛晨费尽全身的力气支撑起瘫软的身子忽然一软,竟然毫不犹豫的对着云迁跪了下去。

如果为了她自己,她就算死也不可能跪云迁,但是为了少爷,她可以做任何事。

看到洛晨的动作,云迁五人皆是一愣,眼前的洛晨真的是他们少爷各种威逼利诱都未曾低头的小丫头?

如果知道只是用云逸那废物威胁一下就能让她屈服,他们何至于费那么大力气?

“现在,可以放过我家少爷了吗?”

湿润的眼睛紧紧盯着地上面色惨白的云逸,洛晨的眼中溢满了担忧,少爷如果再不进行治疗真的会没命的......

听到洛晨的话,云迁这才从洛晨真的跪下的震惊中回神。

他像是听到了什么十分好笑的笑话,“哈哈哈,小丫头,你还真是天真啊!不说我进入修罗场的任务就是杀了他,就冲你对他的态度我也不会留他啊!”

洛晨的身子陡然一僵,但是脸上并没有露出愤怒或是震惊。

她本就知道他们不可能放过少爷,但是为了那一丝微弱的希望,她还是毫不犹豫的跪了下去。

此时云迁的话,无异于打破了她最后一丝幻想。

洛晨用力挣扎了一下,但是她的身体是那么的绵软无力,她想要冲上去和云迁等人同归于尽,但是显然这只是奢望。

看到洛晨脸上愈加浓郁的绝望,云迁心中顿时生出一股强烈的满足感,之前心中被洛晨激出的阴郁顿时一扫而光。

云迁缓缓蹲下身子,抬起手臂,猛地用力,手中的匕首顿时狠狠的对着云逸的右肩刺了下去,“废物,永远记住这一刻吧!”

神级卡牌系统   第2章 一级系统

“不!”

眼睁睁看着云迁手臂挥下,洛晨瞳孔陡然缩成针孔大小。

如果这匕首刺下去,云逸的右臂一定会被生生切下来的。

然而,就在这时候,云逸体内的治疗之力终于耗尽,他身上的伤势已经痊愈了一半之多。

就在那匕首快要刺上云他臂之时,他的身形陡然向后一躺,随即身体快速在地上滚了几圈后,手臂在地上轻轻一个借力,便是站在了云迁身前三米之外的位置。

“废物,你!”攻击落空,云迁猛地抬起头,望着前方的云逸,面上满是错愕。

“小晨,辛苦了,下面交给我吧。”

云逸的目光第一时间落在脸上满是震惊的洛晨脸上,声音轻柔道。

看到云逸没事,洛晨提到嗓子眼的心脏这才缓缓落了下来。

“少爷......”听到云逸的话,洛晨眸中顿时浮现出浓浓的感动。

下一刻,她的目光再次落在云迁身上,连忙目光惊恐的对云逸大喊道,“少爷快跑,云迁修为已经达到一星先天境,你不是他的对手!”

虽然她不知道云逸刚刚是怎么躲过云迁攻击的,但是连后天炼皮境界的都没达到的云逸绝不是云迁的对手!

看着脸上溢满担忧之色的洛晨,云逸心中忽然流过一道暖流,前世从没有人这么关心过他。

给了洛晨一个安慰的眼神,云逸转头看向云迁,眸中陡然浮现出一抹嗜血杀意。

如果刚刚他不是在用系统赠送的治疗灵卡治疗伤势,又怎会允许他如此重伤洛晨?

“废物,你竟然敢躲?”

云迁猛地站起身,看向云逸的眸光中燃烧着熊熊怒火。

身为先天境的强者,他的攻击竟然被一个废物轻易躲开了,简直是奇耻大辱!

云迁四个手下看着云逸的动作,脸上皆是浮现出一抹错愕。

这废物怎么会有这么灵活的身手?

“想要砍了我的四肢,然后剖开胸膛取出心脏?”

云逸淡淡的目光落在云迁身上,语气像是在说今天天气真好一般轻松。

这一瞬间,云迁忽然感觉现在的云逸变得和以前不同了。

这真的还是那个卑微懦弱,只知道挡在洛晨身后的云家三少爷?

“不用担心,这些我会在你身上一一实现的!”瞧着明显有些愣神的云迁,云逸淡淡一笑道。

话落的瞬间,云逸脚下一动,踩出一道奇异的步法,身影倏然在原地消失不见。

望着忽然消失的云逸,云迁猛地睁大眼睛。

然而不等他如何疑惑,下一刻,一股巨大的力道陡然袭上的他的胸膛。

“嘭!”

云迁的身体顿时如同一个垃圾般被踹飞了出去,落在三米之外的地上。

随后,云逸的身影陡然出现在了云迁身前,不由分说的从夺过他手中的匕首,狠狠的刺上了他的右肩窝的位置。

“啊!”云迁原本还没在被踹飞的事实中回过神来,肩上陡然传来一股钻心的疼痛,一条右臂就这样被切了下去。

听着云迁凄厉的痛呼,云逸眼睛都未眨一下,手中匕首对准云迁的左肩窝,再次狠狠刺了下去。

左臂被生生切下后,云迁眼睛一翻,直接痛晕了过去。

云逸看都未曾在云迁的脸上看一眼,下一刻,手中的匕首便是对准了他的两条腿,狠狠一划!

一道鲜红色的血液飚射而出,两只腿便是和云迁的身子分离了。

“啊!”

剧痛之中,云迁陡然回神,口中再次发出一道凄厉的痛呼。

“咕嘟!”

远处,四个想要上前对付云逸的四人,脚步猛地僵在了原地。

望着挥手之间就切了云迁的四肢,依旧面色平静的云逸,几人的周身的汗毛陡然倒竖而起,一滴滴冷汗从他们的额间渗透而出。

他们不明白,几分钟前还只会躲在洛晨身后抹眼泪的废物,怎么会眨眼之间变得这么恐怖。

“啊!杀,给我杀了他!啊!”

四肢被切断的疼痛直冲脑海,云迁用尽全身的力气嘶喊道。

他恨啊,他恨自己轻敌了,不然任凭云逸那连后天炼皮境界都没达到的废物,怎么可能伤到他?

远处的四人陡然被云迁的命令之声惊醒,想到云迁受伤的后果,顿时相互对视一眼,随即猛地对着云逸冲了过去。

“啊!”

然而,四人刚刚向前冲出一步,云迁凄厉的惨叫再次响彻而起。

只见,云迁的胸膛已经被割开了一道直达小腹的伤口,云逸面色平静的伸手,缓缓探入那伤口之中。

顿时一股温软的血液包裹住云逸的手掌,云逸眉心微微一挑,对着那剧烈跳动的心脏猛地一攥,然后对外一扯。

随即,一个血红之色的心脏便是被云逸扯了出来。

“叮!”

“宿主击杀一星先天境武者*1,获得10灵卡精华。”

“叮!”

“神级卡牌系统成功提升至一级系统!赠送宿主无等级治疗灵卡一张,无等级空间传送灵卡一张,无等级时间倒退灵卡一张!”

“叮!”

“开启灵卡抽奖功能!”

“叮!”

“宿主信息发生较大变化!”

宿主:云逸

年龄:16岁

修为:无

修炼功法:天道修灵决(神阶极品功法,晋入先天境界方可修炼)

灵卡:无等级治疗灵卡,无等级空间传送灵卡,无等级时间倒退灵卡

灵卡精华:0(刚刚得到的10卡精华已用于系统升级)

系统等级:一级

系统功能:灵卡抽奖(已开启),灵卡升星(二级系统解锁)...

系统升级需求:0/100灵卡精华

就在云逸将云迁的心脏扯出之时,一连数道系统提示音忽然在他脑海中响起。

不过此时的云逸显然没有查看系统信息的时间。

“废物,你知不知道你做了什么?”

目光死死盯在云逸手中那血淋淋的心脏上,云迁的一个瘦高跟班猛地瞪大眼睛,面色惊恐道。

“废物?”云逸闻言微微挑了挑眉,嫌弃的将手中的心脏扔回云迁的尸体上,缓缓站起身子问道。

起身的同时,云逸右手指尖微微一动,周围的空气忽然出现一道轻微的律动,随即云迁手中那火灵卡便是出现在了他的手中。

这并不是使用先天境界武者才能修来出的灵力发挥出的技能,而是身为华夏第一神偷的傍身技能。

凡是在自己周围三米之内的东西,他只要动动手指,便能通过空间的律动将之收入囊中。

四人听到云逸平淡到似乎没有半点波澜的反问,脚步皆是不由自主的退了一步。

他们明知道云逸只是个连后天炼皮境界都没有的废柴,却仍是无法克服心中的恐惧。

“云,云逸,云迁少爷可是云管家唯一的儿子,云管家绝不会放过你的!”

瘦高跟班缓缓后退了几步,强自镇定道。

“你这倒是提醒了我,在云龙海知道这事情之前把你们杀死的话,我应该会安全许多吧?”云逸目光盯着几人,面色认真道。

说罢,云逸脚下再次踩出那奇异的步法,身影陡然消失不见。

下一刻,四人直觉脖子一凉,旋即脖子中的鲜血喷涌而出。

随后,四人身体砸落地面的声音响起。

“叮!”

“宿主击杀后天境武者*4,获得4点灵卡精华,系统升级完成度:4/100”

确定四人全部死亡,云逸这才快步走到洛晨身前。

他缓缓蹲下身子,看着因为伤势瘫软在地,面上溢满溢满震惊之色的洛晨,关心道,“还好吗?”

“少爷!”

洛晨猛然回神,定定的看着面前的云逸,忽然感觉这样的云逸有些陌生,却让人感觉异常的安心。

虽然云逸变化如此之大的原因,但是洛晨宁愿相信他是忽然之间长大了。

相比于只会躲在自己身后的少爷,面前的少爷才能在这弱肉强食的世界生存下去。

这样,她死后也能放心些......

心中的担忧渐渐消失,她清楚的感觉到身体的生机正因为胸膛的伤口缓缓流逝。

“少爷,我可能要不行了,以后,不能保护你了,你要保护好自己。。。”

洛晨抿了抿惨白的嘴唇的,苦笑着对云逸道。

只是虽然嘴上这么说着,她眸中浮现出的仍是浓的化不开的担忧。

“我不会让你死的!”云逸语气坚定道。

说着他手中无尽生命之戒微微闪烁,旋即一张纯白色的灵卡出现在了他的手中。

这灵卡和云迁手中那红色火焰灵卡基本相似,只是这灵卡的颜色是白色的,正面的图案并不是一团火焰,而是一个红色十字。

这是刚刚系统赠送的三张灵卡中的一张,无等级治疗灵卡。

云逸手指对着这灵卡正面的十字团轻轻一抹,白色灵卡顿时化作一道白光飞射进了洛晨的身体之中。

洛晨只觉自己的快要干涸的身体中,如同忽然涌入了一股甘泉一般,一股极为温和的能量包裹住胸口处的伤口。

顿时,洛晨的身体开始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愈合起来。

“云迁少爷?”

忽然,远处传来一道惊恐的叫喊。

神级卡牌系统   第3章 圣洁少女


“云泽江?”

看着远处那人,云逸眉心不由微微皱起。

根据系统传输的信息,这个世界的武者修为从低到高分别为,后天境,先天境,玄天境,凝天境,凌天境,化天境,而后才能超凡脱俗,晋入传说中的圣域之境。

晋入先天后,每个境界修为从低到高分为九个星级。

远处那人名为云泽江,云家修罗场的管理者,云家管家云泽海的亲弟弟,九星先天境修为。

而后天境界分为炼皮,炼肉,炼骨,炼髓,凝脉五个境界,而后才能晋入先天境。

此时云逸这身子不过是个后天炼皮境界都没达到的废柴。

他之所以能够杀死云迁,凭借不过是在华夏练就的鬼影步法。

此时就算他用出全力,最多也只是能够打败一名五星先天境武者。

面对那九星先天境的云泽天,他必败无疑。

“场主,那里有人!”远处的侍卫忽然大喊道。

顿时,云泽天的目光忽然扫过云逸,落在地上的四人身上。

就在这时候,洛晨的体内的治疗之力终于耗尽,此时她身上的伤口已经好了大半。

“少爷,我们快走!”

看到远方正快速向这里跑来的众人,洛晨猛地站起了身子,拉着云逸便是对着远处狂奔而去。

“站住!”

云逸被洛晨拉着往前跑,后方忽然传来云泽江暴怒的吼声。

“废物,你给我站住!”

听着后方越来越近的声音,洛晨忽然松开了云逸的手,“少爷,你快跑,我去挡住他们!”

说着,洛晨就要往回跑。

然而,她的脚步还没踏出去,忽然被一条手臂拽住,停止了向前的动作。

“少爷,要来不及了,他们的目标不是我,我不会有事,你快点跑啊!”

洛晨的身体一顿,焦急的对云逸道,只是说话的时候,她的眸中不由闪烁出丝丝感动的光泽。

少爷这是开始关心她了吗?真好!

能在生命的最后一刻,感受到少爷是在乎自己的,就算是死,也无憾了吧!

闻言,云逸的握着洛晨手臂的手掌没有半松动,硬邦邦的说道“我说过,不会让你出事的!”

只是手中空间戒指微微一闪,顿时一张纯白色的灵卡出现在云逸的手中。

这灵卡正面的图案是一个繁复的空间阵法,正是系统刚刚升级赠送的无等级空间传送灵卡。

手指在灵卡正面用力一抹,灵卡之上顿时闪烁出淡淡的光芒。

光芒瞬间包裹在云逸的两人身体上,下一刻,两人的身影忽然消失在了原地。

“人,人呢?”

几秒钟后,后方的众人追了上来,看着没有半点人影的地面,顿时愣住了。

“再往前就是修罗场的围墙了,围墙有近十米的高度,他们不会翻墙跑了吧?”队伍中忽然有人面色疑惑道。

“云逸那个废物连后天炼皮境界都没达到,怎么可能爬的上十米高的围墙?”另一个人开口反驳。

云泽江的视线对着周围仔细观察了片刻,随后对着众人冷声命令道,“五星先天境以上的,跟我翻墙过去!五星以下的留在修罗场里面继续搜!”

说着,他微微一顿,旋即接着道,“洛晨抓活的,云逸,杀无赦!”

......

云泽江所猜不错,云逸两人此时已经不在修罗场内,但是无等级空间传送灵卡最大传送距离也不过千米。

两人身影消失的下一刻,便是出现在了修罗场围墙外百米位置。

“这,这是?”洛晨看着眼前忽然转变的场景,有些愣愣的问道。

然而,还没等她清楚现在的状况,便再次被云逸拉住了手臂,疯狂的对着前方跑去。

虽然洛晨的修为已经达到了后天境最后的凝脉境界,但是因为云逸奔跑时施展了鬼影步法,跟起来还是有些吃力。

说起来,洛晨在武学上绝对是个绝世天才!

她今年刚刚八岁,两年前云逸捡到她的时候,她还一点修为都没有。

得到了云逸手中一卷黄阶下品武学后,不过一个月时间,她直接跨越炼皮,炼肉,炼骨,炼髓,达到了凝脉境。

武学是供所有后天境界武者锻造身体的法门,和达到先天境界后能够修炼出灵力的功法一样,从高到低分为神天地玄黄五个等级,每个等级分为下中上三个品阶。

普通人,就算修炼一本天阶上品武学,想要修炼到凝脉境界也至少需要花费一年时间。

但是洛晨,修炼最低级的黄阶下品武学,只用了一个月时间就达到了凝脉境界,如此天赋,世间罕见!

也正是因为听到了这消息,云迁才一直没有对洛晨下杀手,而是想要将之收为打手或是死士好好培养。

不然,三天前,云龙海将云迁强行送进修罗场的时候,云泽江也不会允许洛晨跟进来。

可惜的是,能够修炼出灵力的功法价值太高,云逸身为一个修炼废柴并没有得到的资格。

不然,洛晨现在怕是早已成为先天境,甚至玄天境高手了。

“呼呼!”两人奔跑了足足十多分钟时间,云逸终于体力不支的停了下来。

感受着这不过跑了十分钟就要散架的身子,云逸暗暗咬了咬牙,这具身子还真是废柴啊!

他当初在华夏的身子,以刚刚的速度就算跑上一天时间也不会累成这个样子。

但是现在,不过十分钟,他就感觉自己要窒息了。

“后面的人追上来了!”洛晨呼气的动作一滞,震惊的对云逸道。

考虑一瞬后,洛晨忽然对云逸道,“少爷,我们先分开,几十里外有一个湖泊,我们到那里集合吧!”

“好!”云逸闻言顿时点了点头。

他并不是莽撞之辈,自然明白,在这种情况下,显然分头跑更能吸引来人的注意力。

洛晨对云逸点了点头,毫不犹豫的对着右边的方向奔跑而去。

只是在跑开十数米距离时,她转头深深的看了云逸一眼,目光中竟是透着丝丝生离死别的味道。

在洛晨跑开之时,云逸便是对着左面的方向跑了开去。

但是随着距离的增加,他清楚的感觉到自己的身子已经开始透支。

更加让人绝望的是,他清楚的听到后方对着自己追来的杂乱脚步。

就算全胜状态下,他也绝不是云泽江的对手,何况是现在体力严重透支的情况下。

两百米,一百五十米,一百米......后面几人正在快速接近着,从那命令声中云逸清楚的听到后方带头之人,正是云泽江。

就在云逸快要绝望之时,一个巨大的湖泊忽然出现在他的视线之中。

不过这不是最重要的,重要的是此时湖泊边的一块石板上,正躺着一个衣衫半裸的少女。

看到少女的脸,云逸一瞬间忘了后面的追杀过来的众人。

淡白色的月光洒在她的身上,给那如同羊脂白玉却透着几分红润的皮肤镀上了一层神圣的光辉。

月光下,那完美到了极致的脸蛋竟是说不出的圣洁,云逸无法找出任何一个形容少女容貌的词语,美丽漂亮这样的词语完全不足以形容她的万分之一。

她就仿佛一个从九天坠落的神女,神圣而不可侵犯。

当云逸回过神的时候,才发现自己已经走到了她的身前。

近看之下,少女的容貌更加精致,如同上帝最完美的艺术品一般,没有半点瑕疵。

“人呢?”

“刚刚明明听到这边有动静!”

云逸回神的瞬间,远方的声音忽然传入了他的耳中。

转头扫了一眼身后已经接近的黑影,又低头看了看面前的少女,云逸咬了咬牙,“不管了!”

说罢,他手中无尽生命之戒微微一闪,身上所有的衣物顿时消失无踪。

云逸直接趴在了少女身上,快速的解开了少女上身的衣服。
精品小说《枕上桃花》全本免费阅读

枕上桃花小说简介:公司就一间男女共用洗手间,这让患有“膀胱害羞症”的我很是苦恼,一场意外的邂逅,彻底改变了我胆小懦弱的性格……枕上桃花第001章 害羞的膀胱  自从婉拒美女导师留校读研,被派到公司实习后,本想有所作

三年,我从大公司前台到副总裁

“副总裁,下一个就轮到你了,我帮你再补下妆吧?”我的助理玲玲从台前慌乱的跑过来。 “嗯,ok了。” 我盯着镜子仔细的看了看自己:完美的红色定制小礼服,挽起的头发,精致的妆容,雪白的皮肤,高挑的身材,无可挑剔的名贵配饰。 “利落、干练、高贵、美丽而又完美。”玲玲赞叹道。 我点了点头,表面上异常的淡定和自信。 可是谁又知道其实我的内心现在正在砰砰的跳个不停,总感觉自己貌似下一秒就会全身颤抖了。 ...

“许个愿吧?”“三十岁的时候,能顺利出柜,和心爱的男友一起移民结婚。”

什么是命中注定的爱情呢?理性的人把它解释为巧合,时间和空间拉出了四个象限,两个相同的落点,便是相遇。浪漫的人把它解释为命运,似乎维纳斯和丘比特出现了分歧,迟迟确定不了靶心的位置。 今天故事的主人公,恐怕是最早关注石墙酒馆的那一批读者,可从来不曾有过交流也没有留过言,前天,他大约喝了些酒,然后在微信上发了很多故事的片段,然后跟我说:“我比你大,就不叫你叔了,这些拿去写成个故事吧,给挣扎的人,给...

横纹刀劈扭纹柴

1 有一天,我去医院看病,我这病到底选择看什么科好呢? 我犹豫了很久,走进了男科。主治医生是个四十岁的东北汉子。他挺亲切的,一开口就问:“小伙子,叫什么名字,几岁,怎么啦?” 我很小声地说:“我叫张天生,23岁,我…我好像有点不舒服。” 主治医生笑笑:“没事哒,和我说说,最近有没去外面玩,以后要小心点哦。” 我说:“我,我觉得全世界每个人好像都喜欢我。” 我看见那个主治医生写字的笔好像抖了一...

离婚真的就是苦情戏的开端?

红姐说她的生活就是一出大写加粗的悲剧戏。 8岁的时候没有了母亲,两年后父亲给她找了一个后妈,后妈给带来了一个哥哥两个姐姐,三个人外加上强势的后妈,让红姐瞬间变身灰姑娘,受尽欺辱、吃尽苦头。 在苦难中熬过了5个年头,这5年红姐的日常生活就是洗全家人的衣服、做全家人的饭,外加下地拔草、喂猪砍柴。 日子过得她及其压抑,每每夜深人静都无比思念早早去世的母亲。 母亲在的时候,她过得就像一个公主,逢年过...

可是,我们已经分手了。

我正站在布拉格的大桥上看黄昏,而此刻身边唯一缺少的就是爱人。 2018年2月25日 星期日 雨 (PS.点击我们不是说好了吗? 边听歌边看文章,享受视觉听觉的袭击。) 她: 知道我喜欢吃,每次下课,他就故意去校园超市买几块德芙巧克力放兜里。有次我忘了,他把我的手放进他的兜里,他的手掌很大,特别温暖,因为害羞手心还流汗了,他说,这是他第一次牵女孩子的手。 可是,我们已经分手了。 他: 某次...

手机故事网_每天读点故事在线阅读©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