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侠虐文-烛燃蝶泪

2018-10-11 17:25:36作者:海燕

第一回   为卵

 

我从未知道什么是命运,我也从未知道什么是仇恨。曾经的我以为这两种东西永远不会在我的身上存在。但是,我的身上却一直背负着命运和仇恨。是他,将我从这泥潭中救出。

 

第一次见到锦烛是在忘溟谷,忘溟谷是妖界的极寒之地,无论外界是怎样的春暖冬冷,它却依旧寸草不生,唯有那山顶上的白雪皑皑。

 

那时候的我只是孩童的模样,身后有着一对小小的紫色的翅膀,而他却是一副英俊的少年的模样,可他却对我说了好久不见了。虽然心有不解,但是我的预感他是个好人。所以从那以后我便跟他一起游山玩水、闯荡江湖。他是我最值得信任的人,我不记得之前是怎样的生活,也不记得自己的名字身份,我只知道我是一只小小的蝴蝶。是一只没有办法隐藏翅膀,妖术极弱的蝶妖。

 

而锦烛是一只墨发墨瞳的狐妖,他是蝶茗这辈子最喜欢最信赖的人。我和他居住在玖江的宅子里,我平时的生活就是睡睡觉,吃吃饭,还有就是修炼,不过最多的就是偷懒了,但是我蝶茗虽然笨,但也不是不学无术之人,锦烛答应我当我化为人形的时候,就带我去看人间的花灯节。那可是我日日夜夜期盼很久的事情。所以我为了化成人形,可是付出了十年的辛苦。

 

而今日便是锦烛哥哥兑现诺言的时候,昨晚因为太激动,很晚才睡着。搞的今天早上困得不愿意动。

 

  “蝶茗,快起床了,都日上三竿了。”锦烛敲了敲门,“再不起床,我就不带你去逛集市了。”

 

“啊呀,锦烛哥哥不要这样嘛,我这就起床了。” 想到要去逛花灯节,蝶茗一下子如梦初醒,坐在了床上,快速在梳洗打扮。

 

对了,蝶茗是锦烛哥哥给我起的,因为她说遇见我时,我就是个不会说话的小哑巴,只会“茗茗”的喃喃着,锦烛说茗字是茶的含义,他最喜欢品茶,余香悠悠、沁人心脾。后来,他教我读书写字、绘画弹琴,虽说我比不上那些才高八斗的秀才们,却也可以吟诗赋对。

 

今日,是人间的花灯节,锦烛哥哥很早之前就给我说人间的花灯节热闹非凡、灯火斑斓。而这次,他终于要带我去了,真是不枉费我十年修炼只为化成完美人形。

 

“蝶茗,十年前你就嚷嚷着说要去人间的花灯节,而这次你已经可以化成人形,我也可以满足你的愿望了。”锦烛揉了揉蝶茗的小脸。

 

“人间到底有多么美啊,好像知道啊。”蝶茗一把抱住锦烛,撒娇地将小脸儿埋在锦烛的腰间,“锦烛哥哥,快点带我去嘛。”

 

“好了,蝶……”锦烛话说一半就被远处的喧闹声打断了。

 

“锦烛兄弟,你们这要是去人间吗?”说话的人便是锦烛的好朋友玖江,就是宅子的主人,跟锦烛一样,是一只狐妖,对了他是一只白发青瞳的狐妖,不过更重要是一只话多又蠢的狐妖。虽然锦烛哥哥告诉我,不要让我小瞧他,可是我怎么看他都只是蠢而已。

 

“喂,大蠢狐哥哥你怎么来了,锦烛哥哥答应好我的,你是不是小看我了,我现在已经化为人形了!”蝶茗冲着玖江吐了吐舌头。

 

“你这臭丫头,想当年我化成人形,只是花了半年而已。”说着摆出一副得意洋洋要打她的样子。

 

“锦烛哥哥,他要打我,”蝶茗躲在锦烛的身后,小手抓着他的衣袂,冲玖江做着鬼脸。

 

“好了,你们不要闹了。”锦烛把她从自己的身后拉出,蝶茗还一脸不情愿的噘着嘴。“玖江你怎么会来这里?”

 

玖江对锦烛使了一个眼色,“蝶茗,我和玖江有要事谈,你先回房待会儿,我一会儿带你去人间。”

 

“好的,锦烛哥哥,你要快点咯,我已经迫不及待了。”

 

“知道了。”

 

“好了,玖江,你有什么事情要给我说?”

 

“其实我也怕我是多虑,但还是告诉你为好,”玖江拿出来一个盒子,里面放着一个透明的却闪着幽幽青光的石头,“蝶茗的魂石有了反应,可能最近会有所动乱,我觉得这次还是不要去人间为好,毕竟人间是……那个人的叛之地。”

 

“果然正如我的预感所料嘛,看来是戒祸总是躲不掉啊,”锦烛握紧了拳头,“不过,我已经答应她自然不会反悔,这人间无论遇到什么风险,我也替她挡下来便好。”

 

“锦烛你疯了吗?难道还要像百年前那次一样吗?”

 

“玖江我知道你的担心,不过放心好了,这次会平安回来的。”

 

“好吧,我知道我说不过你,但愿她吉人自有天相可以保她一命吧。”

 

人间的花灯节果然如锦烛哥哥所说的热闹非凡,不,比锦烛哥哥说的还要热闹。街上挂满了各式各样的花灯,灯火通明,笑声洋溢。有卖拨浪鼓的,还有卖糖人面具花灯的,总之,让蝶茗想呆在这里一辈子,不再去妖界。

 

“锦烛哥哥,这就是你说的糖人吗?”蝶茗指着那插在上面的糖人,金黄色的糖人上还流着浓浓甜甜的糖浆,更是诱人,蝶茗吞了吞口水。

 

“老先生,这糖人多少钱?”

 

“六文钱。”

 

“给。”

 

“锦烛哥哥,我要小兔子的。”

 

“老先生,拿那只兔子的糖人。”

 

“好嘞,给小姑娘,你的糖人拿好喽。”

 

蝶茗舔着糖人,拉着锦烛的手,开心的哼起小曲。“蝶茗,好吃吗?”

 

“好吃,甜甜的。”蝶茗一边吃着糖人,一边笑嘻嘻地说道。

 

“你这嘴馋的傻丫头。”

 

不知道两人走了有多久,热闹的气氛越来越淡,看样子已经走到了路的尽头,人的喧闹声越来越少,灯火的光亮也越来越少,“好了,蝶茗,咱们已经逛完了,该回去了。”

 

“嗯……可是锦烛哥哥,那里我们还没有去过啊。”蝶茗伸手指向一个木房子,外面挂满了各式各样的面具和风铃,门口还有几只雪白色的小猫。样子古灵精怪,让蝶茗好生喜欢。

 

明明之前那里还没有,怎么会……锦烛一种不好的预感油然而生,刚要阻止蝶茗去那里,却发现深思之时她已到房门口,“锦烛哥哥快过来,这里可漂亮了呢。”

 

而锦烛想要把她拉回来,却是晚了一步,房子与蝶茗一同消失在夜色之中。

 

锦烛一时乱了手脚,只得回去与玖江商量对策。

 

“我说什么了,我的大兄弟,你是平安归来了,蝶茗却……哎,我说你真是遇到她的事情就变成了傻子。”玖江有些气急败坏却也还安慰着锦烛,“算了,事已至此,我们只能推测一下是不是跟他有关……”

 

“你是说……瑜琰……”锦烛低下头,思考着什么,突然想到了什么,“玖江跟我来,我知道蝶茗在什么地方了……”

 

第二回    成虫

 

“这里是……忘溟谷!”玖江有些吃惊,“这不是当年……”

 

“没错,我想如果是瑜琰,他肯定会将蝶茗带到这里,毕竟百年前他就是在这里觊觎并且陷害蝶茗的,而我的父皇也是把她逐到了这里。如今蝶茗已经记忆丧尽,他自然会来这里帮她找回记忆。”

 

话音落尽,不远处便传来了脚步声,“不愧是锦烛皇子,果然非比寻常啊,还是那么机智过人。”

 

“瑜琰,你把蝶茗藏到那里了?否则休怪我不客气。”

 

“不要着急嘛,如果说已经把蝶茗吃光抹净了呢,”说着瑜琰他舔了舔嘴唇,“呵呵,不过你放心,我吃过的东西是不会再去吃第二遍。”

 

“你这个混蛋!”锦烛已经按耐不住的冲了上去,狠狠的一击就杀掉瑜琰,可却被他挡了回去。

 

百年不见,他何时已经厉害到如此地步……或许我与玖江联手都并非是他的对手。

 

那男子只是幽幽的笑着,又把放在脸上的面具摘了下来,本以为英俊的脸上却是满目苍夷,如火燎原。

 

“这是百年前,你用狐苓火给我留在的痕迹,这百年来我一直试图修复,却可曾想这火烧的竟如此顽强,没错,当年我或许错了,可你别忘了,残茗她的选择是她自己做出的。她就在谷内……”话落人无。

 

“可恶,竟然他逃了。”锦烛顾不得瑜琰的去向,连忙赶到谷内,蝶茗就躺在忘溟谷的山洞之中,一副安然的样子,看来瑜琰并没有对她胡作非为,想到百年前的那件事,他恨得咬牙,发出了摩擦的声音。

 

“蝶茗,蝶茗,醒醒……”锦烛轻轻的晃着蝶茗的身体,“醒醒……”

 

蝶茗紫色的眸子缓缓张开,眼前的黑暗渐渐光亮清晰了起来,“锦……锦烛……哥哥”

 

“是我,我来救你了,你感觉怎么样?”

 

“呃……有一点头疼,其他的没有什么。”蝶茗低下头,轻轻揉着,避开锦烛的眼睛,“可能是碰到了脑袋。”

 

“走,我们回去吧。”说着锦烛把蝶茗抱在怀里。

 

“哎呀,”蝶茗却像受到惊讶的小兔子一样躲闪着身体,“怎么了,蝶茗?”

 

“没什么,只是锦烛哥哥突然这样,让人家受宠若惊哈哈。”

 

真是奇怪,小蝶茗这家伙平时都黏在锦烛身边,这会儿怎么倒是矜持起来了。

 

事实证明,玖江的疑虑不是没有原因,就连锦烛都感觉到蝶茗最近在躲着自己,看来她是在忘溟谷经历了什么。

 

锦烛吩咐玖江把蝶茗好好照看,自己先去查询瑜琰的去向,毕竟他的出现和实力都不容小觑。

 

花灯节过后的一个月,天凉了,傍晚时分竟下起来小雨。

 

“玖江哥哥,好无聊啊,锦烛哥哥有事出去了,都没人陪我玩。”

 

“小蝶茗,那我来陪你玩吧!”玖江捏着蝶茗的小脸蛋。

 

“才不要嘞。”

 

“蝶茗总是这么嫌弃我,呜呜呜……”

 

“好了好了,”蝶茗从房里拿出来一篮子吃的,“这是我自己做的桃花糕,可好吃了,给你吃。”

 

玖江拿起一个吃了一口,“嗯,确实很好吃哎。”不知不觉中他已经吃了五六个。

 

就在这时候,眼前突然有些模糊,似乎意识到了什么,但是已经有些晚了。

 

“蝶茗,你……居然……”玖江便昏倒了,蝶茗看他已经睡着了,便偷偷出去了。

 

第三回  作蛹

 

在外界都已经夜凉了,忘溟谷更是冷的让人发毛,蝶茗一人偷偷来到这里。

 

“你还是来了,看来没有忘记我们的约定啊,残茗。”熟悉的声音从谷里传出来。

 

“你究竟想怎样才可以放过我们?”蝶茗冲着他吼道,“你怎样对我无所谓,请你不要为难锦烛!”

 

“他可是我的好弟弟,我怎么能不好好疼爱一番。”

 

“你……”蝶茗想要去与他决一死战,却被锦烛拦住了。

 

“蝶茗,你果然恢复记忆了,”锦烛拉住她的手,“他是我百年前留下祸害,应该由我来解决。”

 

“你为什么会在这里?”

 

“这多亏了玖江。”

 

“是啊,小蝶茗,你居然对我这么狠,要不是我留了一手,假装昏倒,才跟踪你到这里,恐怕我就要睡上三天三夜了。”玖江走到蝶茗面前,“不过……我是真没想到你还是选择来见他。”

 

蝶茗苦笑,想哭却怎么也哭不出来,“是啊,百年前我自己导致的后果,如今也是该偿还了。”

 

“不,蝶茗,这不是你的错,是我没有照看好你。这个罪过就让我来弥补。”

 

“够了!一百年前若不是我轻信了他,而后恨意至多又怎么致狐界大乱死伤无数,而如今又怎会活在一只蝴蝶的体内!”

 

一千年前,狐生九子,瑜琰为三子,而锦烛是六子。九个皇子中唯独其二人能力强于他人的兄弟,是狐王的寄托,可偏偏最有能力的瑜琰却被预言为不详,从小受尽欺凌,就连母亲也从未正眼看过,说他是不详之物。他一个人生活在忘溟谷之中。即便是这样,狐王也不肯放过他,几经派人去暗杀他,因为在他的眼里看来,留着他便是祸害,哪怕他的身份曾经贵为三皇子。

 

他从小就被自己身边的人暗算、暗杀,若不是他的能力,恐怕早就成为死尸了。他深知,他若不杀害别人,别人将会置他于死地,从小活在恐怖、杀戮之中的瑜琰早就感受不到温暖和爱,直到遇见了残茗,也就是现在的蝶茗,她本是狐界的一名妖医,去忘溟谷采药时遇见了他,她虽说早已听过瑜琰是不详之人,但在她的眼里不过只是寻常的狐妖罢

 

了,可她又真想,她的一时善心却又使他成为了自己的不祥。她没有嫌弃他的不详,反而会帮他包扎伤口,陪他谈天说地,他发誓有一天一定要保护她娶她为妻。

 

可是他唯一的温暖却深爱着与自己境遇截然相反的锦烛,锦烛能力超群仅次于自己,却从未被他人预为不详,反而自出生一来便得为父母疼爱,兄弟的敬爱,自己还在为了生存不择手段的时候,他却过着锦衣玉食的生活,这些对他来说却也无所谓,可是他深爱的女人却和他出双入对,谈笑风生。

 

不公、仇恨、憎恶占据了瑜琰的内心,他偷学邪术,想要反抗这不公的命运,直至百年前,他将邪术练就的炉火纯青。

 

那日他骗残茗喝下了一杯蒙汗药,便褪下了她的衣衫,在忘溟谷使她成为了自己的身下之物,夺走了残茗留给锦烛的完璧之身,而后把她囚禁,又多次自私的将她占为己有,最终让她拥有了自己的孩子,并给她留下了邪术之印。

 

得知真相的残茗痛恨、后悔、伤心不已,一时竟被邪术控制思想,走火入魔,靠着邪术的力量和控制,屠杀了许多狐界的人民和要臣,自杀之时,被锦烛挡下,这一击险些让锦烛丧命。

 

最后,残茗深受反噬,腹中胎儿已死,半个妖身已散,被狐王擒获,剥夺妖身,若不是锦烛冒死求情,残茗早已不复存在。而这件事的始作俑者——瑜琰被狐苓火毁颜之后却逃之夭夭。残茗被剥夺妖身,三魂七魄早已经零碎不堪,锦烛散尽百年修为将她封印在一只蝴蝶体内,并且消除了她的记忆,自己却沦为阶下囚,与残茗一同被逐出狐界,而后自己非亲却比亲还要亲的兄弟玖江也甘愿请求离开狐界陪同她二人。

 

然而,却还是没有逃过命运的捉弄……

 

第四回    蜕蝶

 

“瑜琰,百年前你已经错过一次,我不希望你一错再错。”

 

“呵呵,你让我现在回头,真是有够可笑的,你出身高贵幸福,你怎会知道身为你兄长却过着死刑犯的生活这般的感受。”

 

“虽然你侮辱了残茗,我很恨你,但我尚且叫你一声兄长,那都是过去的事情,人就是要往前看,如果还对这些过往揪着不放,痛苦的不是自己嘛,我也为你痛苦。”锦烛并不想让他一错再错,也并不想与他决战,只想劝他放下执念。

 

“为我痛苦?真是可笑哈,我的痛苦你这种高贵的人怎么会懂?”

 

“看样子你是不会回头了,那我只好……”说着,锦烛走向瑜琰,玖江突然知道了锦烛的想法,一把拉住了他。

 

“锦烛,你可知道这样会……”

 

“玖江,我很清楚的。”锦烛甩开玖江的手。

 

“玖江,锦烛他要干嘛?”残茗不解,而玖江也只是不忍看她的眼睛,沉默不语。

 

残茗虽然不懂,却也知道这会是九死一生,她握住锦烛冰凉的手,“锦烛,百年前的杀戮是我的罪过,我会和你一起面对,你不要自己一个人去硬闯。”

 

锦烛转回身来笑笑,“放心,残茗,我会好好的。”他松开她的手,轻轻挥了挥手,残茗瞬间感觉身体动不了了,想说话却也开不了口。

 

“锦烛,你何必这样!”玖江实在是不想让锦烛牺牲自己。

 

“玖江你是我一生的好友,我想你会懂我的,如果我不这样做,以残茗的性格会让我去吗?”

 

“残茗,”锦烛的手轻轻抚摸着她的脸,手指冰凉,凉入心里,“记得我的话,这一切不是你的错,是当年我没有保护好你,让你受到了伤害,这一次我会保护好你,忘记仇恨好好活着,有一天我一定还会出现在你的身边。”

 

残茗似乎意识到了什么,想要说话却张不开嘴,想要拦住他手却动不了,只是眼泪不停的流着。

 

他走向瑜琰,用他毕生的修为实施了血冥封印,就连瑜琰都未曾反应过来,他没想到锦烛竟会用自己的生命来封印已经堕入魔道的自己。这封印一旦命中,便无处可逃,而致命的缺点却是要有共同的血缘和做好牺牲的准备。

 

当瑜琰反应过来的时候却也中了这封印,两人马上就要一同灰飞烟灭了,锦烛却对瑜琰说:“你对残茗做的事情我至死也不会原谅你,但你说的命我也从不信,如今无论过去的命如何,现在我们不也死在一起了吗。”

 

残茗看着锦烛的身影同瑜琰的身影一同消失不见,锦烛死去她的术也解开了,她冲向锦烛却被玖江拉住了,“冲向封印也会害你的,锦烛他这样做就是不希望你受到伤害,他一直不希望你想起过去,他希望你忘记仇恨。”

 

锦烛已经寻不到一丝气息,百年前的杀戮算是彻底的解决了,以锦烛的牺牲结束了。

 

残茗冲破了蝶身,却也放弃了妖身,在人间开了一家茶铺,取名叫烛蝶,有人说她这茶铺的名字不吉利,就如同飞蛾扑火一般,她也只是笑笑说,或许飞蛾得到了一丝温暖却也甘愿死去呢。

 

“小残茗!”哎,又是玖江那个烦人的家伙来了,“看我给你带来什么!”

 

“哇!狐王大人居然还给我带来了桃花糕,这不会是放了蒙汗药吧。”

 

对了,忘记说了,如今的玖江已经是狐王大人了,因为其他的皇子不学无术,文武双全的玖江自然被人民选为了狐王。

 

“哈哈,你还真是和锦烛一样爱喝茶啊。还开了一家茶铺。”

 

“是啊,本以为茶苦涩今却发现也是余香回味呐……我一直相信他说他会回来的。”

 

玖江也只是看着她说不出一句话来,或许有缘的人终究会再次见到吧。

 

成为狐王的玖江自然也不如以前逍遥自在了,闲聊了几句便离开了。

 

今夜又是花灯节,残茗却一人闲逛在街上,       玖江陪他的孩子们去赏花灯,自然是顾不得自己这个旧友了。或许很多年后自己死了,而玖江的后代却无穷无尽吧。

 

虽然过了很久,人间的花灯节依旧是热闹非凡,孩子们拿着拨浪鼓互相取乐,小姑娘穿着花裙子蹦蹦跳跳,还有着小伙子为心爱的姑娘买着镯子和簪子。记得很久之前,她和锦烛一起逛花灯节的时候,那时候的她是多么无忧无虑啊。

 

不知觉间,已经走到了卖糖人的地方,已经不是当年的老大爷了。

 

“那个,老先生,我要……”

 

“要那个小兔子的。”一个熟悉的男声在残茗的耳旁想起,她抬眼望去,墨发墨瞳,熟悉的模样。

 

“是你……”

 

“姑娘你可认识我吗?”

 

也好,就让我们重新认识,一起白头到老然后死去吧。不要什么狐界,不要什么仇恨,不做妖身,只有爱。

 

“你拿了我想要的小兔子……”

桃花庵里风流债

上辈子,唐伯虎被人说成天煞孤星,他不但命不好,还踩了狗屎运。 娶了第一个妻子,死了…… 第二个,跟人跑了…… 第三个,哎…… 都说人在命背的时候,喝口凉水也能呛着,他喝口凉水,直接被噎死了。 唐伯虎被七牛八鬼,黑白无常牵着脖子来到太阴间,见了阎王直喊冤,“大人,冤枉,小的死的实在太冤枉……” 阎王呵呵一笑,拍起了惊堂木,“这是别人从你那借走了运,我这就叫他们还回来,你且回人间去,重新走一回,...

【民国爱情故事】杨绛:好男人都是调教出来的

文/临溪为砚 1. 坊间,有一个关于杨绛与钱钟书的小故事,说当时在英国留学的时候,杨绛刚生下女儿钱媛不久,有一天早上,钱钟书将一份早餐端到她的身边,在床上给她支了一张小桌子。 焦黄的土司,浓郁的果酱,一杯温热的牛奶,香气在整个卧室里弥漫开来。 钱钟书对杨绛说:“这样你就可以坐在床上吃早餐了。” 杨绛笑着夸她:“这是我吃过最香的早饭。” “你喜欢的话,我天天给你们俩做。” 钱钟书没有食言,他果...

机械斗士主角王宝,王宝无删减全文

经典男频言情小说《机械斗士》火热上线中,小说精彩简介:远远地,可以隐约看到那宛如水泥森林般的城市,此时正处在黎明前的黑暗里,那里,没有翠绿色的树木,没有欢乐的鸟鸣,只是死一般的沉寂。 第三章 日出东方 话说王宝在极度的

青春苦涩的小小暗恋

人生最是难描,犹如桃花难画一般。人生浮光掠影,最是千头万绪,无论写人还是山河岁月都难写的静好、有条不紊。 而写那段懵懂无知的暗恋,更需要勇气,不但难写,而且更难的是如何将它的美好写的恰到好处。多了显繁,少了显失,或许随心随笔最好,不拘所谓章法、礼法,只随心性感知,才能完美呈现。 行走于人间,一路温暖,一路微笑,一路获取感动。在生命的坎坷和摇曳中,在浮华的岁月和寂静的流年里,寻一...

种个女朋友

我叫阿诚。 但我并不叫阿诚。阿诚是我给自己取的别名。我希望自己能够用真诚换回想要的幸福。而我的真名,我很少告诉任何人,包括我的读者。 五年前,我二十二岁。和许多其它年轻人一样,毕业后卷起行李头也没回的来到这个大城市闯荡。 五年过去了,我已不再是那个迷茫的愣头青小子。我的运气比我的很多对手都要好,我在残酷的竞争中存活了下来。我开了一家二十多人的服装厂,南方城市的服装厂比我想象的要多,但我还是用...

朋友不甘恋人不敢的这些年

就是想跟你做一辈子最好最好的朋友,想一辈子跟你暧昧着纠缠不清,想告诉你身边的每一个姑娘我才是那个能一直一直陪着你的人,想等你千帆过尽回头看时,你身边的那个姑娘一直一直都是我。 对啊,这就是我,一个自私又霸道的坏女孩。 -1- 吃饭的时候,妈妈又试探着跟我说:“昨天你表哥和我说啊,他有一同事挺不错的,照片我看过了,挺帅的一小伙子。你表哥想介绍你们认识认识。” 我一脸不耐烦地边往嘴里扒饭边说:“...

手机故事网_每天读点故事在线阅读©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