虐心玄幻-错双生

2018-10-11 17:20:01作者:海燕
壹·奚娅
北国以北有一个痴傻木匠,整日只知道雕刻他的木偶。每一个木偶都有它的名字,每一个木偶都有属于它自己的故事——木匠喜欢把书籍里的人物雕刻成自己的木偶。
 
“奚娅,你看这些木偶,都是我给你做的…”一个披散着长发的男人抱着一块还未雕刻成形的木头坐在昏暗的房间里。“你不要担心,再过些时日你就可以复活了,我的奚娅…”
 
男人抱着木偶微微抬头,看着房间里挂着的木偶们,嘴角微微扬了扬,苍白的脸映着昏暗的烛光显得格外诡异。
 
“咚咚咚”突然响起的敲门声打破了诡异沉闷的气氛。
 
“苏祭!开门,我找到做奚娅眼睛的材料了!”门外漆黑一片,只听得风声和不断被吹动的树叶飒飒作响。一个披着黑色披风的女子提着一盏红色的灯笼站在门口,女子戴着斗笠身形娇小,站在冷风中更显孱弱。
 
“嘎吱——”男子单手抱着木偶打开门,房屋里的亮光仿佛在风里被吹动着,流进夜幕又消失在夜幕。男子站在门口看着门前的女子。
 
“我何时让你去找材料了?你不知这种天气过来很容易出事吗?”被唤作苏祭的男子一把拉过门前的女子,天色昏暗无光,女子看不清苏祭的表情,只知他许是有些气恼。
 
女子不言不语,走进房子,轻轻放下手中提着的红色灯笼,摘下斗笠。
 
“苏玟之!你真当是不怕死的主,这种天气过来不怕被妖怪捉去吃了。”苏祭轻轻掩门上锁,小心翼翼抱着怀里的木偶走到桌前,给玟之倒了杯温热的茶水。
 
“你的担心多余了,好歹我也是降魔师出身。”玟之大大咧咧坐在桌旁,端起茶水一饮而尽。
 
“我看你倒快成妖怪了,人不人鬼不鬼。”玟之轻轻瞥了苏祭一眼,昏暗的灯火下,眼前的男人越发显得诡异,苍白的肤色几近透明,墨色长发凌乱披散在肩上,纤细的手关节分明,一件宽大的浅靛色长袍耷拉在身上,昏暗的光线让人看不真切他的面容。
 
玟之见苏祭不言,站起身走到墙边的烛台,自顾自点燃蜡烛。
 
房间渐渐明亮起来,苏祭好似不适应亮光一般,微微眯了眯眼睛。
 
“你方才在外边时说,你找到了奚娅眼睛的材料了?”苏祭低着脑袋,长发遮掩着他的面容。
 
“嗯,一双雪妖的眼瞳。雪妖神形俱灭,留下了一双眼瞳,我估摸着这也不是它原有的。”玟之从怀里拿出一个小小的铁盒递给苏祭。
 
苏祭接过铁盒,轻轻打开盒子。盒内安放着一对银白色的眼瞳,就像一对银白色琥珀珠子,澄澈透亮带着微微泛冷的光芒。
 
“玟之,我替奚娅谢过你。”苏祭轻轻合上盒子,抬眸看着玟之。
 
玟之微微一愣,继而爽朗着大笑起来。拍了拍苏祭的肩膀,看着他怀里的木偶,鼻子忽然微微一酸。
 
“奚娅姐姐与我本就是情同姐妹,何况你又是我表哥,你们有难我怎会旁观。”玟之唇角勾起,露出笑容。
 
“今夜晚了些,我回房休息了。”不等苏祭多言便笑着转身走进客房。脑海里浮现苏祭的神情,玟之也只是觉得心口钝痛。是啊,他是她的兄长,她是她的姐妹,可是,感情是不理智的。何时种下的情丝,自己也毫无察觉。
 
走进房间,轻轻掩上门,无力的靠在门上。用手掌按着心脏处,缓缓软下身子瘫坐在地面,额头冒出细密的汗水,眉头因疼痛紧皱着。
 
“这妖孽还真当有两下子…”玟之嘴角忽然扬起一抹嘲讽,踉跄着扶着门站起身走到床榻边便眼前一黑昏睡过去。

贰·宁静
最可悲的不外乎就是自己珍视却得不到的东西,轻易落在别人手里却被视如尘埃。
 
次日玟之醒来时已是正午,窗外的阳光打在窗户上,玟之揉了揉眼睛缓缓坐起身。
 
“咚咚咚…”
 
“玟之,你还好吧?”苏祭端着饭菜站在门口,墨色长发依旧耷拉在肩上,苍白的脸上微微蹙眉。
 
玟之听到苏祭的声音微微一愣,眼角是难以掩饰的悲伤。“无事。”玟之忽而嘴角生起笑意,踉跄站起身走到门边。
 
门一开,玟之便看到苏祭端着饭菜在门口,屋里的阳光浅浅落在他的肩上,几分明朗褪去了他的阴郁。
 
“进来吧。近几日我会留下来哦,可不要嫌我叨扰了你才好。”玟之接过苏祭手中的饭菜直直走到桌旁,坐在椅子上端着碗筷便自顾自吃了起来。
 
一旁的苏祭坐在玟之对面,单手支着脑袋,嘴角微微扬起。“许久不见你,还是这么能吃。”苏祭见玟之的吃相,忍不住调侃一句。
 
玟之夹了一块肉塞到嘴里,抬头狠狠白了玟之一眼。“我觉得这么久不见,你的手艺还是一样好,这么贤惠真是可惜了不是女儿家。”
 
苏祭掩嘴笑了起来。玟之抬头瞥了苏祭一眼,双眼如月牙般弯了起来,泛着零星光泽。其实苏祭也是难得的美人,长期没有晒太阳,皮肤异于常人的白,墨色长发给他增添了几分阴郁,轮廓分明的脸上有一双深如潭水的双眼,左眼眼角有一颗小小的泪痣,薄唇微启似笑又未笑。
 
“好好一男子怎偏生得一副女儿态。”玟之撇撇嘴看了看苏祭,又继续埋头吃着饭菜。
 
午饭过后苏祭便又窝在卧房里雕刻他的木偶,对他而言,最重要的东西也就是怀里的木偶了。他不会放弃任何一个让奚娅复活的机会。太爱了,所以没办法把她从生命里剔除。
 
苏祭谨慎的握着刻刀在木偶脸上细细雕刻,生怕稍有不慎就刻花了木偶的脸。苏祭的每一个动作都很温柔,手里的刻刀从容的在木偶脸颊刻过。
 
“若是木偶会痛,它会不会哭?”苏祭不经意间看着木偶喃喃道。“木偶无心,若是能流泪也是好的,至少能流露自己的悲伤。”
 
待苏祭放下手中的刻刀时,已是傍晚。玟之一脸得意踹开苏祭的房门。“苏祭,今天本姑娘带你开荤!”
 
不出片刻苏祭就被玟之拖到了房顶,傍晚的天空还滞留着几朵残云。
 
“喏!这个是我今天下午的成果,别客气。”玟之说着递给苏祭一只鸡腿。苏祭狐疑的接过鸡腿警惕的闻了闻,微微向后倾倒身子,看了看玟之身旁放着的两只烤鸡和一罐酒。
 
“怕是去山下买的吧?”苏祭拎着鸡腿细细闻了闻,一脸我就知道是这样的神情。
 
玟之并不理会苏祭的质疑,又倒了一杯酒递给他。“英雄莫问出处,我的烤鸡也别问出处!”苏祭刚伸手去接酒,玟之又将酒杯拿了回来,没好气的说道,“这酒可是我酿的,不是山下买的。”
 
苏祭一把抢过酒杯,一饮而尽。两个人都突然没说话,气氛突然变得沉闷起来。
 
良久后,苏祭突然先开口说道“明日,奚娅的木偶就完成了,按照你师父的说法,明日夜里奚娅的魂魄会回来。”苏祭仰起头看着渐渐黑下来的天空,语气淡淡。“若不是我,奚娅的魂魄也不至于在世间流浪不得转世…”
 
“那不是你的错!当年是我执意要留那孽障在身边,奚娅姐姐才……”未等苏祭说完,玟之便打断了他的话。
 
玟之站起身,看着逐渐被夜色包裹的前方,双手紧紧攥着。“我会杀了他,替奚娅报仇。”玟之的声音坚定,坚定的自己都恍惚了几分。
 
那个妖孽,是玟之救活的一只蛟龙。蛟龙受了重伤被玟之救回,后蛟龙甘愿留在玟之身侧。蛟龙名为伏柒,是北国一处名为青潭的潭水中修炼的蛟龙,蛟龙可修炼成龙,可伏柒却对成龙成仙不在意,一心只想留在人间。后因为触动情丝一念成魔。
 
夜,悄无声息袭来,丝丝凉意透进身体。苏祭突然笑了起来,笑声打破了两人的沉默。“哈哈…玟之,再不吃你的烤鸡可就浪费了。”
 
玟之回头看着苏祭,酸楚地笑了笑。
 
有的人一旦别过就是永别,有的人一旦错过就是永恒。玟之摘下头上的木簪,稍用内力木簪就被捏成两段。伏柒,你我的恩怨纠葛到此结束,我必定会手刃你为奚娅还有师傅报仇。

叁·复活
夜晚来得特别快,苏祭的房屋被黑暗包裹,屋里点着蜡烛,远远望去小小弱弱的火光倒像是一只停歇的萤火虫。
 
苏祭在房屋周围点着油灯,一盏一盏细心点亮。看着苏祭忙碌的身影,玟之知道他等这一天很久了,奚娅快回来了…玟之眼底闪过一丝复杂。
 
“苏祭!”玟之站在门前忽然对着苏祭的背影喊了一声。
 
苏祭笑盈盈的回头看着玟之。“怎么了?”苏祭歪了歪脑袋看着玟之,嘴角是掩饰不了的笑意。“奚娅怕黑,我想点亮一点她就可以找到回家的路了。”说完,苏祭又转过身继续为奚娅点亮灯盏。
 
玟之看着苏祭一时不知说什么好,嘴角到喉咙都是干涸的,干干的苦涩,从嘴角到心脏。
 
没过多久忽然刮起一阵冷风,风势略大,吹倒了几盏油灯,油灯一倒火焰便灭了。
 
“奚娅回来了…”苏祭呆呆看了看门口的玟之,便急步走进屋里。屋里的床上放着木偶人,木偶和奚娅样貌相差无几,几近神似。
 
苏祭不慌不忙取出玟之带回的雪妖眼瞳。玟之在床前打坐,施法让眼瞳和木偶人结合。师傅曾说过,木偶人想要和人一样,除了需要人灵魂魄,还需要媒介,用拥有强大法力的生灵作为媒介再好不过。玟之一脸漠然看着木偶人,权衡轻重下玟之知道自己该做什么。
 
“苏祭!快点燃长生灯!”玟之微微皱眉瞥了苏祭一眼。苏祭闻言急忙点燃奚娅头顶上方的一盏系有红色铃铛的灯。
 
一阵冷风过堂,吹的窗户发出“嘎吱”的声响。苏祭死死护住长生灯,以防它被风吹灭。等苏祭回头时,木偶在玟之的施法下悬在半空,木偶人左脚的铃铛被风吹的“叮呤”作响。
 
浅蓝色发着微弱光芒的光晕拖着长尾巴汇聚在木偶的胸前,逐渐逐渐汇聚成一个蓝色的圆球,慢慢没入木偶的胸口。玟之微微抬眸看了一眼空中悬着的木偶,脸色微微凝重。
 
木偶渐渐变成人的模样,发丝飘散在空中,手指变得修长白皙,脸色逐渐红润。玟之额头渗出细密的汗水,脸色发白,手指在空中画了一个阵法便无力瘫软在一旁。木偶人缓缓落到床上,苏祭急忙握住木偶的手。
 
“奚娅,奚娅…我是苏祭啊,奚娅…你醒醒…别睡了傻丫头,我很担心你。”苏祭紧紧握着木偶的手,苏祭感受得到,那是带有温热的人类的手,不再是冰冷的木偶。
 
床上的木偶慢慢睁开眼睛,一双银色的眼睛木呐的看着苏祭。“苏祭…”木偶试探的开口唤了眼前男子的名字,微微带着生疏和僵硬。
 
“奚娅…”苏祭紧紧抱着眼前的人儿,生怕微微一松手,就会失去她。“奚娅你回来了。”苏祭眼角忽然落下了泪水,每一颗带着温热滑过木偶的脖子。
 
看着两人久别重逢,玟之跌跌撞撞站起身默默退了出去。屋外点燃的灯盏还零星的忽明忽暗亮着,玟之仰面倒在门口,看着漆黑的夜空,竟然还有星光,玟之乏力的笑了笑。一阵黑风吹过门前,玟之便消失了。

肆·错曲
玟之醒来时,眼前出现了一张熟悉而久违的脸。依旧一副吊儿郎当的模样,俊朗的脸上有一双充满邪气的眼睛。
 
“别乱动,你现在还很虚弱,放心在我的魔宫里你不会有事的。”伏柒的手轻轻抚了抚玟之耳畔的发丝,动作温柔怜爱。
 
玟之并不领情将头偏向一边不理会伏柒。
 
 “玟之…你可知道我找你找了多久,你为何不辞而别?”伏柒并不在意玟之的态度,仍旧温柔的看着她。玟之闻言冷冷对上伏柒温柔的眼眸。
 
“不辞而别?别忘了那日是你亲手斩断了你我最后的情谊。”玟之嘴角冷冷扬起,一字一句都带着噬人的冰冷。
 
伏柒茫然的看着玟之。“你在说什么?玟之?”伏柒不解的握住玟之的手。那日是哪日?伏柒只知道在约好一起去南方的那天,自己不知为何睡了过去,醒来时已是傍晚。
 
玟之冷冷嗤笑伏柒装傻,此番落到他手里,自己也就悉听尊便,杀剐还不是由他?
 
只是玟之没有想到,自己在伏柒的魔宫被好生照顾着,魔宫上下都认定玟之是他们未来的女主人,谁人也不敢怠慢。
 
在魔宫修养了数月,这些时日玟之也渐渐怀疑自己,伏柒看似真的不知道那天发生的一切,可当日确实是他亲手杀了奚娅…玟之摇摇头恢复以往的冰冷。妖孽就是妖孽,无情无心的东西罢了。
 
这日,魔域忽然下起了雪,不一会整个魔域就变成雪白色的天地,玟之裹着伏柒派人送去的狐裘披风趴在窗口。
 
这雪一下我想出魔域就更难了…玟之面容冷峻,想起奚娅魂魄回归时的情景,玟之总觉得哪里不对,魂魄回归的太蹊跷也太顺利了。
 
玟之总觉得有一股无形的力量在背后操纵着一切,从很久很久以前开始,每个人像是落进了一盘任人摆布的棋局。“许久了…”看着漫天飞舞的雪花,玟之不由地伸手去接。雪花落到手心就慢慢融化,带着一点点冰冷,逐渐被融成水珠。
 
伏柒站在玟之身后,一脸满足。这么些年月不见,她还是会牵动自己的心。只是这么久不见,她却视自己为仇人,这是伏柒万万没想到的。
 
玟之不知道伏柒在自己身后,也不知道伏柒一直深爱自己,更不知道自己离开后,醒来的奚娅已经是另一个人,另一个不同的奚娅。
 
等魔域的雪停了,伏柒坚持送玟之回去,说是一定会证明自己的清白。两人回到苏祭的房屋时,屋子外的灯盏凌乱四散。安静的气氛让玟之不安起来,急急跑到门口推开半掩着的门。
 
门被玟之一把推开,一阵浓浓的血腥味扑面而来,眼前的一幕让玟之惊恐的退后几步。苏祭的四肢被丝线穿过,犹如一个提线木偶,被挂在房间中央。白色的丝线因为沾染了苏祭的血液而染成红色,触目惊心的红色一滴一滴落在地面,整个屋子充满了血腥味。
 
玟之颤抖着捂嘴眼眶泛红却怎么也哭不出来,双眼因愤怒变得腥红,拔出随身佩戴的短刀狠狠斩断丝线。苏祭从空中直直倒在地面,苍白的脸因为失血过多而更加白,白得几乎透明。
 
玟之紧紧抱着苏祭,伏柒站在门口看着这一幕,眉头紧锁,褐色的眼瞳闪过一抹红色。
 
“到底怎么回事…”
 
玟之的声音回荡在屋子里,空荡荡的没有回音。仿佛有什么东西逐渐逐渐浮出水面,带着阴狠的手段和血腥渐渐显现出来。

伍·混沌
伏柒走到玟之身旁,轻轻拍了拍她的肩膀。“玟之,苏祭已经没了。”伏柒的声音很轻很谨慎。
 
玟之不言不语只是一动不动抱着苏祭。
 
“玟之,他已经死了,他已经死了你知不知道。”伏柒伸手掰开玟之紧抱着苏祭的手,玟之不言语只是呆呆的抱着苏祭,一抬头眼泪就不停的掉。
 
不知道抱了多久,哭了多久,沉默了多久,玟之突然看着身旁的伏柒。“你在这里干嘛!滚!”
 
伏柒摇了摇头安静蹲在玟之身旁,见她难过,伏柒也忍不住微微酸楚。“我替你帮他报仇,你不哭好不好?”伏柒像个孩子一样慌乱起来,胡乱拭去她脸颊的泪水。
 
“游戏才刚刚开始,苏玟之,你可得好好照顾自己,要是提前结束可就不好玩了。哈哈哈…”屋子里突然响起一个女人的声音,声音尖锐刺耳,让人不由得背脊发凉。
 
玟之闻声激动的站起身望着屋子,四处张望。“你是谁?是你杀了苏祭对不对?奚娅呢?你把奚娅怎么了!”
 
玟之嘶吼着,只是那个声音再没有响起,屋子恢复了寂静。
 
苏祭下葬那天突然下起了雨,帮玟之给苏祭下葬的村民不在少数,只是土刚刚盖在棺材上就被雨水冲刷开。玟之徒手一点一点用土掩埋苏祭的棺材,雨越下越大,伏柒让村民散去,在玟之周围划出结界,为她挡雨。
 
伏柒记得苏祭,那个带着女子柔美的男子,总是温柔的笑着看着玟之。伏柒知晓玟之喜欢苏祭,伏柒从来都当做不知。
 
苏祭下葬后的几天玟之都不言不语。直到伏柒告诉她奚娅没死,她在王宫里准备侧封为后。玟之不可思议的看着伏柒,奚娅怎会入宫呢?
 
次日玟之便扮作侍女混进王宫,再次见到奚娅时,玟之才隐约猜到些什么。奚娅站在年轻君王的身侧,巧笑盈盈顾盻生姿,笑容澄澈干净,好一个倾城佳人。
 
“王上,老奴告退。”一个年老的老妇人笑着退下,玟之看见她眼里的得意和奸诈。
 
玟之悄悄跟在老妇人身后,跟着她在宫中四处穿梭。直到走进一个偏僻的破旧宫殿,她才消失踪影。
 
正当玟之提高警惕拿出符咒时,老妇人突然出现了。她的容貌年轻了许多,隐约有些熟悉。
 
“你果然来了,你是在想我是谁是吗?苏玟之,我告诉过你总有一天我会让你生不如死。”妇人语气阴冷,随着她的话语,她越来越年轻。
 
“你是……”玟之惊恐的退后几步。“奚娅。”玟之紧紧握住符咒,心突然一紧。
 
妇人变成一个美貌女子,女子与苏祭的木偶人一模一样,只是木偶的眼眸是银色,眼前的人的眼眸是黑气。
 
奚娅眼底尽是得意。“没想到吧苏玟之,我们会以这样的方式见面。”
 
玟之震惊的说不出话来。奚娅怎么会还在,她怎么会残忍杀死苏祭?
 
“如今你的跟屁虫伏柒在我手里,若是你想救他,明日到昔日我们‘姐妹’俩常去的悬崖等我。”奚娅突然闪到房顶,语毕便消失不见。
 
只留下玟之一人错鄂的站在原地。往事突然又重新浮现出原本的模样。
 
苏祭、苏玟之本就是青梅竹马,两人自幼便一起长大。苏祭和玟之更是大家看好的一对壁人,玟之喜欢苏祭是一个秘密。只是这个秘密终究被奚娅知道了,奚娅和玟之各自心照不宣。
 
奚娅是一个单纯善良的女子,她本不是一个善妒爱猜忌、城府极深之人。奚娅的父母死于霍乱,奚娅十岁开始就开始辗转流浪,后来被一个巫师收为徒儿。奚娅貌容倾城,言行举止间惹人怜爱。十七岁的奚娅爱上了苏祭。
 
玟之喜欢苏祭,奚娅也喜欢苏祭,本该情同姐妹的两人却因为苏祭割袍断义。奚娅也突然转了性子,与其让玟之和苏祭在一起,不如让他们都死。
 
在玟之计划跟伏柒离开北国去南方的前一天,奚娅找到了玟之。奚娅觉得玟之和苏祭都背叛了自己,所有背叛自己的人都得死。“苏玟之,你要记得如果你背叛我,总有一天我要你生不如死。”

陆·悲歌
次日玟之背着师傅留下的玄剑独自去了昔日经常去的悬崖。一到悬崖就看到伏柒被打回了原形,奄奄一息地倒在悬崖边。
 
玟之拔出玄剑手指轻轻在剑锋上划了一下,念了几句咒语将剑狠狠插在地面。悬崖四面闪过一道白光。玟之面无表情拔出玄剑放回剑鞘。
 
“不愧是降魔师,竟然轻易破了我的结界。”奚娅不知何时突然出现在伏柒身旁,手里握着一条沾满鲜血的鞭子。“嗒!”奚娅随手一甩,鞭子狠狠落在伏柒身上。伏柒吃痛地哼了一声。
 
玟之见伏柒的模样微微不忍。“伏柒没有杀你?那我师傅…”玟之不信奚娅会变成这样,带着迟疑看着奚娅。
 
奚娅扔掉手中的鞭子,嘴角扬起冷笑。“那个糟老头子?哈哈哈…”奚娅突然笑了起来,笑声尖锐刺耳。“是我杀的,玟之。”奚娅变成伏柒的模样走近玟之,一步一步缓缓走近。
 
玟之拔出玄剑冲奚娅挥了一下,剑气在地面劈出一道长长的痕迹却丝毫不曾伤到奚娅分毫。
 
“玟之,我没有肉身的,也没有元神,你杀不死我的。”奚娅又变成苏祭的模样,步伐依旧不急不缓。玟之握着剑退后了几步。
 
“为什么!为什么要杀死苏祭!他是爱你的啊…他一直很爱很爱你…”玟之的声音有些颤抖,手死死握住玄剑。
 
奚娅伸手摸了摸脸颊,眼神更加狠厉。“他爱我,可是他不该对你那么温柔,他是我的!”奚娅突然紧紧抱住自己的手臂,眼神越来越癫狂,长发如蛇一般在风中飞舞着。
 
玟之咬了咬嘴唇摸出佛咒,以血为契写下咒语,施法攻击奚娅,奚娅巧妙的闪躲开来,玟之又再次对奚娅攻击,招招致命。
 
玟之唤出式神与奚娅周旋自己却早已到伏柒身边。玟之抱起伏柒,给他喂了一颗药丸,伏柒便恢复了人形。
 
伏柒艰难的睁开双眼看着玟之。“她是提线木偶,没了人身没了灵魂也没有元神,操纵她的人放大了她的怨念…”伏柒话未说完便沉沉闭上双眼。
 
奚娅冷冷出现在玟之身后,一根丝线穿过玟之的身体。“我会把你做成提线木偶,永生永世不得轮回。”丝线将玟之缠绕住,玟之念咒拔出玄剑斩断丝线,落到地面。
 
“怕你没那个本事。”玟之嘴角渗出血液,双眼通红。
 
两人打斗几番玟之受了重伤,而奚娅却分毫未损。玟之握着剑看着奚娅,眼前的女子早已没了那份干净,善恶只在一念之间,奚娅若是醒悟,会不会为自己所做的一切痛苦不已。
 
“住手!”
 
一个身影突然挡在玟之身前。它记得苏祭对她说,若是木偶会痛,会不会哭。它想告诉他,它会痛,它也会哭。
 
木偶转身紧紧抱住玟之,转过头对奚娅说道“你放过他们可好?”木偶怯懦的看着奚娅,脸色微微发白。
 
玟之愣了愣看着紧紧护住自己的木偶,又看了看奚娅突然阴沉的脸,仿佛有什么破绽被放大开来。
 
奚娅皱眉看着木偶,手指幻出丝线缠绕在它的脖子。“你不过是我的木偶,没资格左右我的行动。”
 
木偶因为丝线的缠绕脸色越发白了起来,玟之推开木偶拔剑斩断丝线。
 
“你杀了我,你杀了我她就不能胡作非为了。”木偶慌乱的看着玟之,眼眶里尽是泪水。它来到这个世界是因为奚娅,赐予它生命的是苏祭,木偶不明白自己该感激奚娅还是感激苏祭。
 
奚娅眼眸一冷,眸子一转带着阴沉。丝线突然穿透玟之的肩膀,银白色的丝线沾染着鲜红的血液。木偶惊恐的看着玟之的伤口,看着她脸色逐渐变白,失措的拿过一旁的玄剑。
 
“我再说一次,放过他们!你已经杀了我的主人,我不会放过你的。”木偶的眼泪一直不停的掉着,它不知道这是不是痛苦的感觉,它只知道人在难过的时候会哭。它见过苏祭落泪,那样温柔的人,连落泪都是温柔的。
 
奚娅嘴角勾起一起奸诈,手指微微一勾木偶便不受控制的走了过去,紧握着的手被一道无形的力狠狠掰开,玄剑落在地上。
 
“你不过是木偶罢了。”奚娅冷冷盯着木偶,眼底尽是厌恶。
 
奚娅的丝线透过玟之的肩膀缠绕住她的脖子,死死的缠绕住。木偶一动也不动只能看着她渐渐被死亡包裹。人的生命太脆弱了…像瓷器不小心一碰就碎了。木偶挣扎着拼命冲玟之喊叫。可玟之却渐渐没了软了下来,一动不动。
 
“你知道什么是痛吗?你不知道,你不过是块木头罢了。”丝线抽离玟之的身体,玟之便缓缓倒在地面,一双眸子空洞的望着木偶。
 
木偶没办法自己杀死自己,即使有了自己的想法,也不过是被人操纵的木偶。

柒·初醒
记忆逐渐混沌,模糊不清。
 
奚娅被一个巫师收作弟子,巫师是一个貌美的女人,喜爱红色,只因为那是血液的色彩。巫师给奚娅名字,她告诉奚娅这一生都不要触碰感情,不要爱上男子,否则她会让奚娅陷入无尽的痛苦。
 
巫师要奚娅内心纯洁没有杂质,而奚娅也一直都是单纯善良的女子。没有人性丑恶的一面。
 
巫师疼惜这个弟子,惜她没有欲望,是所有弟子中最大彻大悟的。
 
奚娅爱上了苏祭。一旦爱上就一发不可收拾,巫师曾警告奚娅如若她再对苏祭动情,就不再对她念及旧情。
 
记忆逐渐被撕碎,奚娅突然开始猜忌,每当看到玟之和苏祭的身影就忍不住开始怀疑。
 
“奚娅…没错,我是对苏祭有情…可是他爱的是你。”那天的风很大,吹动着树叶,吹散了炎热,也吹乱了奚娅的心。
 
“我不会告诉苏祭,我也不会打扰你们。过几日我就要去南方了,奚娅,我祝福你们。”玟之不停的走着,奚娅看着她的背影忽然有些难过。我不在意的啊,你别走好不好?只是奚娅一句话也没有说。
 
玟之离开的前一天,巫师带走了奚娅。
 
“奚娅,你触碰了我的禁忌你可知道?我说过一旦你爱上他,你就不再是我的弟子。”巫师狠狠掐着奚娅的脖子,双眼因为过度起伏的情绪而变得狰狞。
 
“师傅…我没办法不爱苏祭…求求你,放过我们…”奚娅一脸恐惧看着眼前这个素来温柔的女人。
 
巫师嘴角冷冷,随手端过一旁准备好一杯药水,灌到奚娅嘴里。
 
“丫头,为师舍不得你这个弟子,所以为师原谅你了,接下来,你得按我说的做…”巫师扬起嘴角笑得诡异。
 
奚娅的记忆被篡改,玟之和苏祭背叛了自己,他们狠狠背叛了自己。每一个人都变得丑恶,不怀好意的看着自己,人与人之间的利益关系也被扩大。
 
一杯净渊,一杯浊世,一杯忘忧。

捌·落页
一切突然安静下来,风声在耳边响起。
 
“奚娅,你知道双生花吗?”
 
“双生花?不知。”
 
“用最深刻的伤害来表达最深刻的爱,直至死亡,甚至杀死对方,因为任何一方死亡的时候,另一方也悄然腐烂。”
 
“爱一个人怎么可能忍心杀了他?”
 
“或许爱的太深了,才会想杀死对方。”
 
“苏祭。”
 
“嗯?”
 
“我爱你。”
 
天空的阴霾散去,逐渐露出原有的色彩。风依旧没有停,却吹不散地面的血腥和丑恶。
 
木偶仿佛被抽去了生命,忽然倒在地面。奚娅看着自己的沾满鲜血的双手不由得战栗。
 
“苏祭…玟之…你们怎么了?”奚娅捂着嘴痛苦的看着玟之。“苏祭!不可能…怎么可能…”奚娅拼命跑向玟之,用力紧紧抱着她的身体。奚娅不停的颤抖着,一切就像是梦一般,一个混沌狰狞丑陋的梦。
 
“玟之…苏祭呢?苏祭去哪了?你怎么了…”奚娅不停的叫着玟之的名字,只是再没有人应答。

——若干年后
 
伏柒的魔宫里囚禁着一个美貌绝伦的女子,女子的房间放满了木偶,她整日抱着木偶发呆喃语。
 
“苏祭…我爱你,你去了哪里?我很想你…”虽是囚禁,伏柒并没有束缚她,可女子却不愿踏出房门一步。
 
在大大小小的木偶中,有一个跟女子一模一样的木偶,它沉沉的闭着眼睛。每当听到苏祭这两个字的时候便会流下眼泪。它记得那个温柔的人说过,若是木偶无心,那么至少让它难过的时候可以哭泣也好…伏柒依旧无心修炼成龙,他执念太深,忘不了救他的女子。尽管她至始至终都没有爱过他。
 
曲终人散,才发现所有恩怨纠葛不过是南柯一梦。
 
被混沌迷惑双眼的爱人,爱的太深,所以太过残忍。
喜欢是只关乎,两个人的事情

-1- 深夜二刷完电影《喜欢你》,我听到肚子咕咕叫的声音。穿上毛毛鞋,拿鸡蛋,给自己做了个蛋粥。 边吃边刷微博,看到一个韩国情侣的视频,林拉拉和男友的恋爱日常。 女生在各种找借口吃东西,总有理由可以满足自己的胃。旁边的男友尽管一直在问,拉拉,你怎么又在吃。 可温柔的眼眸,甜蜜的气息,足以看得出他很喜欢身边的姑娘。 我突然就在想,喜欢是用什么样的形式在表达。 是看起来很真实,常常打打闹闹,喝一...

写给罗猪猪的第一封情书:"我想你了!"

文|超美表哥 2018/02/11 周日 晴天 01. 早上醒来的时候,脑子里的梦还没有散去。一整夜,我的梦里都是你。 我忘了梦里的我们在什么地方,做的是什么事情,只是记得,我们是在一起的,眼角是带笑着。 人们常说,当你梦到一个人时,说明那个人在想你。那么,我梦见的那个你,是否在想我呢? 我知道,当我写这封信的时候,你可能还在睡着,亦或是在开车上班的路上。 你没有跟我发微信,我也很默契的没有...

玄极天尊混都市{秦逸辰苏慧欣}大结局

玄极天尊混都市小说精彩剧情赏析:千年之前,秦逸辰还只是一个普普通通的大学生,后来因为家中遭遇巨大变故,辍学离开校园到处谋生,一个人在全国各地漂了十几年,才遇到了他的师父法岷仙尊。 第三章 灵石 一夜打坐吐纳,秦逸辰感

小分手

叶一一坐在机场的候机大厅里左顾右盼,期待下一秒的一个转身杜司康就能出现在她的眼前,但事实还是让她失望了。 半个小时前,她和杜司康在学校附近租的小小的三十平米的出租屋大吵了一架,起因仅仅是因为一碗西红柿鸡蛋汤,好不容易挨到晚自习下课的叶一一走进出租屋麻利的做起饭来,其实叶一一并不擅长做饭,不过自从她和杜司康租了房子住在一起之后,做饭的任务就好不默契的落到了叶一一的身上。 俩人其实也商量过出去吃...

前任3韩庚+战狼2卢靖姗恋爱了:余生,请多多关照!

文/麦大人 01 今天是韩庚34岁生日,也是个双喜临门的日子。 非常突然,我们的庚宝在微博公布恋情:“你好,34岁。你好,我的女孩。” 女方随后甜蜜回应:你好,我的男孩。 哎呦,这一把狗粮真是撒的有些措手不及! 其实男女双方都是我比较喜欢的,他们两个突然就在一起了,真的既兴奋又意外。 韩庚选择在34岁生日这天公布了自己的恋情,让粉丝大呼惊讶,终于等到这一天了! 没错,韩庚的恋情一向被大家所关...

芯动 机器人的爱

导师在黑板上刷刷写下几道题,“好,同学们,这就是你们今天的作业,每道题要求最少写出三种解决方法。” 这里是全国一流大学里的研究社,是由学校内智商排名前五的学生组成。这些学生除了每日的学习任务外还要协助研究员一起研究一些东西。 阿林是这五个人的组长,他平时的表现是这五个人当中最为出色的,智商经测试也是五人当中最高的。 这次,阿林小组接到了一个特别任务,去研究新出的一批机器人,测试与完善这款最新...

手机故事网_每天读点故事在线阅读©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