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侠——站住!马桶抽!

2018-10-11 16:50:08作者:海燕

【卷一:傲娇“马桶抽”】

 

“恭喜净浊神君历劫归来!”

 

“恭喜净浊神君历劫归来!”

 

……

 

声音震天,气势磅礴!

 

整个神界的神仙都堵在神界入口,两眼泪汪汪的盯着面前的粉衣少女。

 

少女灵樱被这阵势惊呆了。清亮晶莹的雪眸吃惊的瞪大,眉间的樱花印记显得愈发娇艳,小小的身子被粉嫩嫩的花瓣纱裙包裹,整个就一“粉团子”!

 

“呜呜呜……净浊神君,您终于回来了……您要是再不回来,神界就要玩完了!”太上老君泪汪汪的盯着灵樱,因为太过激动,导致掉了大把白胡子!

 

天知道要不是怕把她吓跑了,他早就一把扑上去了!

 

众神抹泪:呜呜呜~我们也是这么想滴~

 

他们差点被自个儿排泄在神界的污浊之气给折磨死了!嘤嘤嘤~

 

“呃……”灵樱目光往他们身上一扫,看到或多或少的灰色气体萦绕在他们身上,顿时明白了!

 

于是,她傲娇的说:“嗯哼!请叫我马桶抽大人!”

 

为什么要叫马桶抽呢?

 

因为她化灵后在千年历劫中有一世是在一个神奇的面位,二十一世纪!

 

她觉得自己做的工作与二十一世纪的马桶抽太像了!

 

都是清理“排泄物”!

 

不过,她觉得她更高大上一些,所以要叫“马桶抽大人”!

 

众神乖乖道:“……马桶抽大人!”

 

管他马桶抽是什么鬼!现在的首要任务是将这位祖宗哄好喽!要不然他们小命不保!

 

“尊敬的马桶抽大人,现在请您为我们驱逐污浊之气吧!”某上神可怜兮兮的望着灵樱道。

 

灵樱,本体圣樱花,混沌初开之际孕育而出的至纯之花,拥有净世间一切污浊的力量,其作用比之神(魔)之心更甚,且独一无二,天地同寿!

 

而灵樱能在神界的地位如此崇高,甚至刚化形便被封为神君的原因则要追溯到万年前的神魔大战 。

 

神魔之战,神界大败,上任神帝以元神将魔皇封印,这才免了一场血染天下的浩劫。

 

但,神界的神之心却被魔皇所毁,而身处九重天的圣樱花便一直充当着神界的另一颗“神之心”。

 

倒霉的是,灵樱在千年前突然化形,离开神界下凡历劫,没有神之心镇守的神界便因此乌烟瘴气了一千年,这也怪不得众神如此猴急……

 

“嗯,马上。”灵樱非常受用的应下,萌萌哒的摸摸下巴。

 

众神大松口气,激动的等着。

 

灵樱玉手一挥,无数樱花花瓣飘出,一部分飞向了众神,一部分飞向了神界各处。

 

花瓣所到之处,污浊之气纷纷消散。

 

众神如获新生,纷纷回家把压箱底的宝贝掏出来孝敬“马桶抽大人”!

 

……

 

净浊神殿。

 

灵樱懒洋洋的躺在贵妃椅上,周围美婢环绕,她时不时张开嘴,仙婢连忙给她喂去难得一见的灵果。

 

她一脸享受,好不惬意!

 

而神帝可就没那么好受了……

 

因为来了一尊大佛!啊不!大魔头!

 

神帝战战兢兢的盯着面前的不速之客,差点从神座上抖下来!

 

紫光闪过,一名男子突然出现在神宫主殿,暗紫色的衣袍无风自动,一头银丝倾泻而下,不加束缚,平添几分邪肆不羁,深邃潋滟的紫眸淡淡的从神帝身上扫过,不带一丝感情,却无端的让人如坠冰窖。

 

“魔、魔皇陛下,您大驾光临有何要事?”神帝胆战心惊的望着帝溟,顶着那男子自带的恐怖威压差点崩溃。

 

面前这位可是天地同寿的上古魔皇!如今他破开封印,怕是六界唯一能与之抗衡的前神帝早已渣渣都不剩了!他一介新上任的小小神帝可不敢招惹他!就怕他一个不高兴便带魔兵轰了神界!

 

呜呜呜~本神帝怎么辣么命苦!?

 

“本皇要找一个人。”帝溟淡淡的说。不带一丝感情的紫眸竟突然闪过一抹异光。

 

神帝听闻又是惊异又是庆幸。

 

呼——

 

幸好不是神界,只要不是神界啥都可以接受!毕竟他历经“九九八十一难”才爬上的龙椅还没坐热呢!

 

想着,神帝的神情更加殷勤了,那谄媚的样子,不知道还以为他面前这位才是他祖宗!

 

“没、没问题!您说,要多少个人晚辈都给您送过去!”

 

帝溟眼中厌恶的移开目光,神界真是越来越不堪了!这样的软脚虾都能爬上神帝之位!

 

“给本皇找一个女人。”帝溟面不改色,神帝却已惊掉下巴,顿觉天雷滚滚。

 

其实众魔表现的更是夸张,当他们终于千辛万苦的等回了他们的魔皇陛下,准备攻下神界的时候,却被集体命令去找女人!更惊悚的是魔皇他自己还亲自找到神界来了!

 

真的不要太震撼!

 

他们都要怀疑他们的魔皇陛下是不是被调包了!

 

说好的残忍嗜杀、无情无欲呢?

 

难道是终于开窍了!?

 

“咳咳……您要什么样的女人?”半天,神帝终于缓了过来,脸却止不住的抽搐。

 

魔界到底是有多缺女人!连魔皇亲自都找到神界来了!!!

 

帝溟没有管他在想什么,微微思索,自顾自的说:“她有一双雪眸,很干净,身上有纯粹的上古气息。”

 

当时,他刚破开封印,就被一个软绵绵“粉团子”砸中了,而且正中“红心”——夺了他几十万年的初吻!

 

更离谱的是,他还没来得及看清她的模样她就死了!尸体还如神魔之体一般瞬间消散!

 

咱们牛逼哄哄的魔皇在不经意间体会了一把什么叫做“懵逼”!

 

而他之所以偏偏找上神界,就是因为看到她的灵体似乎是往这边飘的。

 

所以,明明被封印在鸟不拉屎的凡界断魂崖一万年,一出来就应该找神界算账的他,愣是觉得应该先把那“粉团子”揪出来然后……他还没想好……

 

听到他的形容,神帝似乎想到什么,一脸惊悚。

 

雪眸……上古……

 

这不就是被他策封神君圣樱花灵樱吗!她什么时候招惹了魔皇!?

 

帝溟自然注意到了他的神情,眯了眯眼,恐怖威压溢出。

 

“她在哪?”

 

神帝脸色一白,连忙说道:“您稍等片刻,晚辈立马让人将她传唤过来!”

 

马桶抽大人啊!正所谓,天将降大任于马桶抽也,必要首当其冲、舍己为神界!所以……为了众神安危,只能牺牲你了……

 

“嗯。”

 

【卷二:颜控“马桶抽”】

 

“神帝,你又整了什么幺蛾……”灵樱缓缓踏入神宫,懒散的神情在看到帝溟时顿时消散。

 

现在灵樱的表情……怎么说呢?可以想象为猫撞见了老鼠、老鼠锁定了大米……

 

帝溟感觉到熟悉的气息,抬眸望去,潋滟的紫眸在看清来人后显得更加幽深。

 

“不许动!没错!就是你!”灵樱看到帝溟往她看来,感觉整个人都激动的要炸了,生怕他跑了!

 

帝溟挑眉,邪气横生。

 

“哇咔咔咔!好大一只帅锅!”看到他这个动作,灵樱瞬间双眼冒泡,连忙四爪并用扑了过去,嘴角疑似挂有不明液体。

 

帝溟惊愕的看着一个萌的人神共愤的“粉团子”向他极速靠近,扑!虎抱!

 

等等!帅锅又是什么玩意儿?

 

“帅锅、帅锅、帅锅……”似乎扑在他身上都不够,“粉团子”还在他耳边死命的喊,温软的声音伴着热气喷撒在他颈间,阵阵酥麻的感觉传来。

 

有些陌生、有些不自然、有些不知所措……

 

于是,他将她扯下来,扔出去。

 

灵樱猝不及防的被扔在地上,屁股摔疼了不说,帅锅又离她好远了!!!

 

她委屈的瘪瘪嘴,清亮的雪眸染上水雾,可怜巴巴的瞪着帝溟,就要哭出来了一样,软萌软萌的,真真让人心都要化了!

 

帝溟破天荒的拧了拧眉,竟然感觉自己在欺负小孩子!

 

天知道,在他眼里的小孩子比他还大个几万岁!

 

灵樱等了许久都不见帝溟来扶她,顿时察觉苦肉计失效了,只好再接再厉自己爬了起来,又黏了上去。

 

“嘿嘿!帅锅!我是不是见过你呀?”恢复了一点点理智的某花痴扯住帝溟的衣袖,后知后觉的感觉,这个帅锅很眼熟哟!

 

“断魂崖。”帝溟声音多了丝丝不经意的冰冷。

 

她竟然忘了!心中莫名有些气闷。

 

“断魂崖……啊!我想起来了!”灵樱微微思索,一拍脑门,然后看他的眼神更灼热了。

 

她当时因为吃了颗千年金莲子,被一大票人追的掉下断魂崖,砸中了一只帅的天理难容的帅锅,然后就……华丽丽的嗝屁了……

 

帝溟又挑眉,似乎有些期待她会有什么反应。

 

“原来你就是那个把我帅死的帅锅!”

 

帝溟嘴角一抽:“……”这么说他算是她的仇人咯!可她那兴奋的语气是怎么回事儿!?

 

这个妹子让我们牛逼哄哄的魔皇陛下体会了一把什么是“竟无语凝噎”!

 

实在无言以对,又见到了想见的人,魔皇陛下觉得自己达到了目的,于是便打道回魔界。

 

灵樱这个“无帅锅不欢”的颜控自然也跟了上去,准备去轰炸一番众魔的接受能力……

 

神帝:“……”刚刚他似乎看到魔皇被扑了……

 

仙侍:“……”刚刚他似乎看到魔皇被扑了……

 

不过,关系到他们“生活大计”的是:

 

啊啊啊~魔皇陛下!快把马桶抽大人还回来啊~

 

……

 

“帅锅!你好帅啊!”

 

“……”

 

“帅锅!你怎么可以辣么帅!”

 

“……”

 

“帅锅!你真的太帅啦!”

 

“……”

 

“帅锅……”

 

帝溟太阳穴砰砰直跳,薄唇抿的成直线,浑身散发着冰冻三尺的冷气,偏偏某花痴毫不自知。

 

深呼吸……呼……吸……

 

镇定……忍住……不要掐……好歹他还欠着人家一条命,总不能再让她死回去,虽然他真的很想……

 

魔宫以紫色为主色调,精致华丽而不失大气的宫殿令人心生敬意,宫中处处飘逸着纯净的魔气,这便是魔之心的作用。

 

“帅锅!这是你家吗?”

 

“……”

 

“帅锅!你是魔吗?”

 

“……”

 

“帅锅!你叫什么名字?”

 

“……”

 

“帅锅……”

 

……

 

众魔石化:“……”那只粘在他们魔皇陛下身边的是……母的吧?

 

母的!?

 

难道这就是魔皇陛下要找的女人?除了吵了点、萌了点也没啥不同嘛!

 

一向极其喜静的魔皇陛下,竟然忍受的了她粘身边叽叽喳喳吵个不停!

 

更惊悚的是,她竟然还时不时不要命的往魔皇陛下身上扑!扑中了竟然都没有灰飞烟灭!!!

 

众魔齐齐抬头望天:咦?没塌!

 

啊啊啊……魔皇陛下终于开窍啦……

 

【卷三:吃货“马桶抽”】

 

深入魔宫,帝溟心中越来越疑惑。

 

她不是神君吗?怎么来到魔宫这样魔气浓郁的地方还没有半点不适?

 

更重要的是,他竟然看不清她的本体!这可是前所未有的!

 

走着走着,经过魔池后,他突然觉得有些异常——周围太安静了。回头一看,发现灵樱竟然没有跟上!

 

“走了?”帝溟下意识拧眉,声音带着自己都未曾察觉的失落。

 

于是,他原路返回……

 

魔池。

 

灵樱呆呆的望着魔池中央,嘴角留着哈帕子……

 

只见,血红色的池水上蒸腾着纯净的紫色魔气,一只莲蓬在紫雾中若隐若现,通体血红的莲蓬,犹如剔透的血玉,颗颗晶莹饱满的血莲子镶嵌在莲蓬上,散发着诱人而神秘的香味。

 

灵樱咂咂嘴,擦了擦嘴角的不明液体,一根白色的藤蔓从她袖中伸出,很快便缠住了那血莲蓬。

 

“住手!放开那个莲蓬!”

 

灵樱转头看向怒视她的魔侍,水汪汪大雪眸眨巴眨巴,可爱又无辜。

 

魔侍怒气奇异顿散,但一想到那莲蓬的重要性,继续凶巴巴的说:“哼!别以为会卖萌就可以肆无忌惮的偷东西,还不快点放开那个血莲蓬,要不然……”

 

咔擦!

 

莲枝断了,血莲蓬已经落入灵樱的“魔爪”。

 

“啊啊啊……快住手!不能吃!”魔侍惊恐的大喊。

 

帝溟看到的就是这样的一幕,他等了三万年的血莲子正一颗接一颗的落入“虎口”。

 

“魔、魔皇陛下……属下失职……”

 

帝溟不禁眼角微抽,没有理会抖成筛子的可怜魔侍,将注意力都放在了坐在地上,吃得正欢的灵樱身上。

 

“小丫头,好吃吗?”

 

咔擦咔擦……

 

回应他的只有咀嚼声。

 

化身吃货灵樱突然感觉这声音有点耳熟,顿了顿,嚼着莲子抬头,雪眸瞬间一亮。

 

“大帅锅!好好吃!你要不要尝尝?”

 

灵樱连忙凑到帝溟面前,将最后一颗血莲子递到他面前。

 

“知道这是什么吗?”帝溟没有接,声音带着些许无奈。

 

“血莲子啊!”

 

魔侍怒:知道你还吃!

 

帝溟:“……”这丫的根本不知心虚为何物……

 

“身体可有什么不适?”帝溟突然问道。

 

魔侍:魔皇陛下……您现在不是应该将这个无耻的小偷挫骨扬灰吗?怎么还关心上她的身体来了!!!

 

一定是他今天睁眼的方式不对,都出现幻觉了……

 

“没有啊!”灵樱扬起大大的笑脸,面色如常,满眼无辜

 

帝溟:“……你到底是什么东西?”

 

吃了这么多用魔血养育的万年血莲子都没有爆体!

 

不过可以肯定的是,这货绝对不是神族!

 

“本大人才不是什么东西!”这句话怎么感觉有点奇怪……

 

“本大人是尊贵的马桶抽!”灵樱一脸骄傲。

 

帝溟、魔侍:马桶抽是什么鬼!?六界没有这个种族啊!

 

见帝溟久久不接,灵樱便将最后一颗血莲子扔进口中,意犹未尽的舔舔唇,白色藤蔓再次飞出,扎入莲枝根部,仔细的摸索着。

 

魔侍暴走:“你竟然连莲藕都不放过!”

 

灵樱将血莲藕从池中掏出,随意擦了擦,便张开“血盆大口”,就要啃下去的时候,她却停住了,无辜的大眼望了望帝溟和魔侍,咽了咽口水,一脸肉疼的将莲藕扔了回去。

 

“唉~本大人就是善良!”灵樱摇了摇头说,满脸都是对自己的敬佩。

 

魔侍抹泪,大松口气。

 

帝溟挑眉,他觉得这丫头是打算留着等下次结果再来摘!毕竟血莲十分稀少,可能六界都只有这一株了……

 

不得不说,不愧是魔皇陛下,您真相了!!!

 

临走时,帝溟宽大衣袖下指尖一缕紫光闪过,没入血池,池底汹涌平息,快的无人察觉。

 

【卷四:胆肥“马桶抽”】

 

自从发现魔宫“吃的”特别多后,我们的“马桶抽大人”就这样死皮赖脸的赖在魔宫了。

 

时不时搜刮一下众魔的箱底,时不时扑倒一下俊美的魔皇,日子过得好不逍遥!

 

众魔卒:魔皇视而不见,我们生无可恋……

 

“嘿!妹子!帅锅呢?”灵樱欢快的啃着不知道从哪弄的灵果,拦住了一名魔侍。

 

男魔侍忍着掐死她的冲动,咬牙切齿的说:“浴宫。”

 

“哦,谢了哈!”灵樱双眼一亮,奔向浴宫。

 

魔侍望着她奔去的方向,突然浑身一震……浴宫!

 

“啊啊啊……别去!魔皇陛下在沐浴啊!”

 

……

 

魔宫浴池。

 

薄纱轻扬,水汽缭绕。

 

帝溟的身影在浴池中央若隐若现,上半身裸.露在蒸腾的烟雾中,滴滴水珠划过他健硕的身躯,散发着令人血脉膨胀的诱惑。

 

感受到粘在他背后“如狼似虎”的目光,他猛然睁眼,潋滟的紫眸划过危险的光芒,缓缓转身。

 

池边玉阶上,灵樱盯的眼睛发直,小嘴微张,看到帝溟转身,显得更加激动了,咽了咽唾沫,好似看到了什么绝世美食。

 

帝溟不知何时已经上岸,迅速穿好一件里衣,却露出大片蜜色的胸膛。

 

“好帅……好帅……”某花痴嘟囔着,直勾勾的盯着帝溟胸前的肌肤,似乎有扑上去摸一把的冲动。

 

啊啊啊~帅锅太勾人!本大人要摸摸~抱抱~亲亲~

 

帝溟见此,紫眸愈加幽深,看着对他“垂涎欲滴”的“粉团子”,嘴角勾起危险的弧度,缓缓靠近。偏偏某花痴还不知危险将至……

 

“好看?嗯?”帝溟低沉悦耳的声音响起,带着丝丝撩人的磁性。

 

“好看!”灵樱猛点头,嘴角晶莹的液体划落。

 

“那要不要看得更仔细一点呢?”帝溟俯身而下……

 

“要……”看到帅锅离她越来越近,她下意识的应,清亮的雪眸渐渐染上迷离。

 

灼热的气体喷洒在灵樱脸上,危险而诱惑的气息将她包围,浴宫的温度隐隐上升……

 

“啊!”灵樱突然惊叫一声,眼中迷离的雾气瞬间消散。

 

她一把推开近在咫尺的俊颜,“哧溜”一下到了十米开外,心有余悸的拍拍跳动剧烈的胸脯,警惕的瞪着帝溟。

 

帝溟峰眉一挑,声音带着丝丝邪魅:“怎么?怕了?”

 

“呼!呼!你、你靠辣么近干嘛!”

 

我滴个亲娘嘞!刚刚的帅锅太危险!本大人要保持距离!

 

突然,灵樱腰间的传音石亮了亮,灵樱握住,神帝焦急的声音传入脑海。

 

“净浊神君!您老玩够了没!再不回来,万年琼浆就别想要了!!!”

 

灵樱撇嘴,传音:“世界如此美好,你却如此急躁,这不好不好——催个毛线!”挂断!

 

神帝:“……”他绝对是世界上最苦逼的神帝!嘤嘤嘤~

 

放下传音石,抬头入眼的是一张似笑非笑的俊颜……

 

“啊——”

 

一抹粉色光芒闪过,灵樱正在“百米冲刺”,目的地——远离帅锅的地方!

 

帅锅太危险!只可远观不可近赏焉!

 

浴宫太灼热!本大人要一边凉快去!

 

帝溟(无辜脸):“……”他有干什么吗?

 

……

 

呼!呼!呼!

 

“吓死本大人了……本大人要吃点东西压压惊!”

 

灵樱已然抵达宫外,一心奔往众魔居所,竟未察觉一到红色流光尾随而至,萦绕在她的玉腕上,化成了一个血色玉镯,玉镯上的血凰纹印栩栩如生,尊贵而神秘,似一种象征,更似一场宣誓……

 

【卷五:究竟是你太单纯,还是我傻看不懂】

 

“玄夜,你说,神界是否安分过头了?”低沉悦耳的音线浮起,漫不经心却响彻大殿,使得本就安静的宫殿徒添几分冷寂与压迫,阶下的黑色男子头低的更低。

 

他破封而出,神界怎么着也得准备准备啊,比如说,防御。可是,没有,没有任何动静,他的回归未惊起一丝波澜,不!不对!当时在神宫见到他的人无一不是惊惧万分,可是为什么呢?为什么突然之间却没了动静?

 

想起神帝那软弱的样子,帝溟眯了眯眼,冷光乍现。

 

呵!是无力反抗的认命,还是,胸有成竹的笃定,不论如何,神界,还没那实力与他抗横!

 

“陛下……”黑衣男子,玄溟小心翼翼的道,虽打扰陛下思索是大忌,但他要说的真的很重要!他想到刚得到的消息,眼中突然闪过冷色。

 

“本皇交代的事查到了?说。”帝溟淡淡瞥了眼欲言又止的护法,斜斜躺坐,依旧是漫不经心的样子,眼中却划过兴味。

 

玄夜注意到他的细微变化,心中暗暗叫苦,硬着头皮答道:“陛下,净浊神君原是天地孕育的上古圣樱花,不属于神界……”

 

“然后?”帝溟似乎对于这样的消息很是满意,唇边泛起微不可查的弧度,却没有看到玄夜的神色。

 

“但她一直生活在神界,且地位崇高,与神界有着密不可分的联系,甚至充当着神之心的角色……”

 

玄夜突然悄悄抬头望了眼帝溟的反应。接着道:“暗探来报,此次她来到魔界的目的是魔之心,神帝以万年琼浆为酬……”

 

这才是他想禀告的要事!

 

玄夜心中涌起滔天怒火,目含杀气。

 

难怪她几乎翻遍了整个魔界!什么旮旯角儿都不放过!原来是有目的的!

 

不过是区区万年琼浆,竟想换取魔之心!偏偏……

 

“她答应了?”帝溟依旧神色不改,漫不经心的问,似乎在笃定什么。

 

“……是!”

 

一字一惊雷!

 

如若如此,那次血池异动便不是意外了……

 

帝溟终于敛去了那若有若无的笑意,微垂的紫眸翻涌着深沉复杂的情绪。

 

神帝啊神帝!这就是你“胸有成竹的笃定”吗?呵!你就那么确定,那是本皇的……软肋?

 

软肋……或许吧……

 

帝溟忽而勾唇一笑,徒有冷冽,吞噬苍穹。

 

“陛下!趁她还未得手,不如先下手为强……”

 

玄夜看见他的表情,心中杀意更甚,对于那辜负魔皇信任的人暗恨不已,正要主动请缨,却被一道清脆的声音打断。

 

“帅锅!帅锅!”

 

灵樱一蹦一跳的跑进大殿,一如既往地往帝溟身上扑。

 

“放肆!”

 

“啊——”

 

冷光一闪,一柄寒剑横在她胸前。

 

“你干嘛!谋杀啊!”灵樱怒瞪玄夜,恼怒又疑惑。

 

“哼!”玄夜冷笑,执剑便要砍下。

 

“玄夜,退下 ”

 

“陛下!……是。”

 

玄夜不甘的瞪了灵樱一眼,却无意间看到了她腕间的手镯,瞳孔猛缩,连忙抬头望了帝溟一眼,心中掀起惊涛骇浪。

 

“退下!”

 

“……是。”声音压抑而艰难,带着不敢置信的颤抖。

 

原来,她对陛下已经如此重要了啊……

 

玄夜心神不宁的走出大殿。

 

“何事?”帝溟望着面前的少女,神情晦涩。

 

“哼!难道没事儿就不能找你啊?”灵樱趴在他身上撒娇,丝毫不察他神色异常 。

 

帝溟不语,灵樱败下阵来,嘟嘟嘴自己开口:“好吧!好吧!就问你个问题!魔界那个什么禁地是不是在血池啊?”

 

空气瞬间凝滞,寂静一片。

 

帝溟倏然抬头凝视她的眼,潋滟的紫眸转瞬暗沉如渊,危险如夜。

 

魔之心在禁地……

 

灵樱却是神经大条,自顾自笑得得意,似乎在说‘看!我聪明吧!求夸奖~’待她得意够了,却还不见帝溟回答,只好撇嘴准备放弃。

 

“是。”低沉的声音缓缓响起,打破这诡异的寂静。

 

灵樱愣了愣,清亮的雪眸闪过喜意。

 

“哈哈!本大人就是聪明!这都能猜到!”

 

“为何要找禁地?”帝溟敛眸,将情绪掩去,声音轻轻浅浅,意味不明。

 

“这个……你猜?”灵樱突然将脸凑到他面前,清澈见底的雪眸调皮的眨巴眨巴,天真,又带着狡黠。

 

帝溟一愣,纯粹的樱花香萦绕在他周围,勾起他心底的悸动。

 

他突然在想,就算她的目的真的是魔之心,他也心甘情愿的双手奉上吧……

 

这样美好的人儿,就该捧在掌心温柔呵护……

 

不待他反应,灵樱便笑嘻嘻的跑开了,还在他身上留下几片白色的樱花瓣,圣洁而纯粹……

 

她已经离开,他轻轻的拈起散落的花瓣,捧在掌心,低头凝视,温柔缱绻。

 

“究竟是你太单纯,还是我傻看不懂……”他低低呢喃,。

 

音未落,那樱花瓣竟化作几缕白光,在他怔忡间没入他的眉心。

 

顷刻,他忽而笑了,清浅如画,却惊心动魄……

 

【卷六:腹黑“马桶抽”】

 

轰——

 

一声巨响响彻魔宫,如惊水之石,瞬间席卷整个魔界。

 

众魔包括帝溟,迅速抵达声源地。

 

血池。

 

血色的池水疯狂翻涌,中心掀起巨大的漩涡,隐隐约约露出了黝黑的通道。

 

禁地已被破开,魔之心失去了踪影。

 

众魔呆呆的望着血池,震惊而惶恐。

 

竟然有人能找到禁地,甚至破了魔皇陛下的禁制!这怎么可能!!!

 

魔之心被盗,一旦出了差错,不说与魔之心联密切的魔皇陛下会很危险,连魔界也可能会崩溃的啊!

 

那魔界,岂不岌岌可危!?

 

纵使万分惊恐,他们也不敢出声,只是齐齐看向帝溟。

 

而他却是微微仰头,望着九重天的一点星光,似乎透着粉色,愈来愈小,愈来愈远……

 

“众将听令!点兵,攻打神界。”

 

……

 

九重天,神宫。

 

神帝端坐在龙椅之上,双手用神力托着一颗紫色的玉珠,眼中迸出狂喜,连身体都在颤抖。

 

“哈哈哈……任你本事通天,魔之心还不是落入本帝之手!想不到堂堂上古魔皇,竟会败在一个女子身上,真是笑话!哈哈哈……这就是所谓的‘英雄难过美人关’?”

 

“可惜,那‘美人’可是觊觎本帝的万年琼浆已久,况且,她可是在我神界生活扎根的。魔皇,果然是太自负了!竟然敢对她如此信任,任她跟进魔宫,本帝不将魔之心弄到手,都对不起魔皇对她的信任!哈哈哈……颠覆魔界,指日可待!”

 

“急报——魔皇率百万魔兵攻上九重天!”

 

神帝笑意顿止,转而冷笑一声,带着魔之心奔赴边界。

 

“嗤!竟然找上门了来了,倒是省事儿!”

 

……

 

“杀——”

 

夜色沉闷,硝烟四起,血气冲天。是魔与神的交锋,又是黑与白的厮杀。

 

帝溟凌空而立,身后是骁勇善战的百万魔骑,身前是节节败退的白铠神兵。他却望着远处某座仙气缭绕的神殿,神色淡漠,风华绝代,似乎整个血腥战场,都成了他的陪衬。

 

“哈哈哈……魔皇陛下驾到,晚辈有失远迎啊!”金光一闪,神帝出现在帝溟对立面。他笑意张狂,似乎没有看到势弱神兵。

 

“本皇的对手,凭你?也配!”帝溟神情依旧寡淡,视线从未放在神帝身上。

 

“你!哼!临阵轻敌可是大忌,魔皇不会是连这都忘了吧!果然人老不中用了!哈哈哈……”

 

帝溟依旧神色自若使出最大的“杀招”——无视!神帝恼恨,目露阴狠,得意的亮出魔之心。

 

“强弩之末!老魔头!你说,本帝要是毁了它,你那本就因封印的而虚弱的身躯,是灰飞烟灭呢?还是灰飞烟灭?哈哈哈……”

 

帝溟依旧不语,一副毫不在意的模样,惹得一脸笃定的神帝有一瞬的心慌,但很快便被他压下,暗道:你就装吧!

 

一旁的玄夜望着嘚瑟的神帝,双肩颤抖,紧握的拳头青筋暴起。

 

“该死!看你还怎么装下去!老魔头!本帝忍你很久了!”神帝挑衅不成,恼羞成怒,怒喝一声,一道神光劈向魔之心……

 

嘭——

 

一声冲天巨响,一阵地动山摇,巨大的能量四散开来,九重天盛开遮天蘑菇云,将无数声嘶吼惨叫淹没。

 

待能量平息,帝溟一挥衣袖,烟尘消散,看清面前的情景,百万魔兵齐齐呆滞。

 

玄夜再也憋不住的捧腹大笑,那恨不得笑出眼泪的样子哪还有第一护法之威?

 

“魔后一出手,就只有没有!哈哈哈……”

 

只见,魔族阵营被帝溟的结界所护,毫发无损,而对面的神军,可谓是惨不忍睹!

 

还算浩大的几十万神兵,被炸的“飞天”的“飞天”,“入地”的“入地”,徒留神帝一个光杆司令,衣衫褴褛,灰头土脸,好不狼狈!

 

“怎、怎么会……这样……假、假的?该死的马桶抽!竟敢骗本帝!啊啊啊……噗!”

 

嘭!

 

神帝:我一定是世界上唯一一个被气吐血的神帝!嘤嘤嘤~

 

“攻,不降者,杀无赦!”帝溟淡淡的下令,却怎么都掩不住那微抽的嘴角,不过倒是心情不错。

 

“不降者,杀无赦!”

 

“不降者,杀无赦!”

 

“不降者,杀无赦!”

 

……

 

群龙无首的神宫很快被攻破,玄夜正苦恼该怎么处置神界这个烂摊子,回头请示帝溟,他身影却早已消失不见。

 

玄夜心中顿悟,贼贼一笑,对着茫然的众魔摆手:“这里就交给你们了!本护法先回魔宫准备封后大典!”

 

众魔百脸懵逼:封后大典?魔后?怎么可能!?

 

“哎哎哎!护法大人,您找理由偷懒也得用个正常点的啊!”

 

玄夜可不管他们不信,待魔皇带着魔后回宫,可有的他们惊的!嘿嘿!这个魔后,他服!

 

原本他还以为魔后是别有目的,对于陛下将代表魔后身份的“血凰镯”赠与她很是不忿,觉得她不配!

 

可后来的一幕,让他的观念彻底颠覆:他与陛下亲眼看到她轻而易举的破了禁地的禁制,拿到魔之心,他想出手,却被陛下阻止,事实证明,魔皇陛下挑魔后的眼光是一流滴!

 

她一手拿魔之心,一手变出另一颗“魔之心”,还谨慎的抓了一缕真品上的魔气塞了进去,就在他以为完事儿了的时候,却惊悚的看到她竟然又将准备好的一缕精纯的仙气挤了进去,两种截然相反的气息碰撞在一起可是会爆炸的啊!而且都是如此纯净的,那威力不言而喻。

 

然,魔后不愧是魔后,她竟然成功将两种气息打入“魔之心”,然后眼巴巴的交到了神帝那傻小子手中,以一个“精心制作”的“魔之心”,换了神界仅有的一坛万年琼浆,还顺带几十万神兵……

 

更重要的是,陛下封印万流失的力量竟然被她几片花瓣就搞定了!这样牛逼的魔后哪里找?

 

至于那真的魔之心?

 

陛下曰:那是聘礼!

 

【卷终:站住!“马桶抽”】

 

净浊神殿,月光似练。

 

灵樱抱着一只比她还高的酒坛子,急吼吼的揭开盖子,一头扎了进去。

 

“咕噜咕噜……好喝、好喝……嘿嘿……咕噜咕噜……”

 

“哎呀!马桶抽大人!您怎么还喝酒呢?神宫都被魔军攻破了!还不收拾细软逃命去!”角落跑出一个背着小包袱的小仙婢,看到灵樱,连忙跑了过去拉她。

 

“您别喝了!快、快下来……”可怜的小仙婢使出吃奶的劲儿都未撼动灵樱分毫。

 

“走开!快……嗝……快走开!美食是、是本大人的!不许抢!不许抢……咕噜咕噜……”

 

小仙婢差点一口气没上来,刚想要不要找个东西将灵樱敲晕好带走,转身一看。

 

男子紫衣猎猎,银发飘飘,可不就是魔皇嘛!

 

“啊!魔、魔……”嘭!晕倒。

 

而灵樱却因为小仙婢一个松手,“噗咚”一身栽进了酒坛。

 

“啊!救命啊!咕噜咕噜……”

 

帝溟嘴角一抽,连忙过去将灵樱捞了上来。被吓到的灵樱连忙扒在帝溟身上,像只八爪鱼。

 

月光撒下,渡在少女玲珑身段上,晕红的色彩染上少女精致的脸颊,粉嫩的红唇微张,犹如可口的果冻,勾人食欲……

 

“咳咳……好喝……我还要……嗝……要……”

 

“要?嗯?”帝溟紫眸幽深,不知想到了神马。

 

“咦~好俊的美男!还、还有三个……哦不对!是四个……又不对……哈哈……嗝……好多好多美男……真是秀……嗝……秀色可餐……”灵樱双眼迷醉,捏了把帝溟的脸,发现他是美男,手脚都不规矩了。

 

“秀色可餐?”帝溟勾唇一笑,任她动手动脚,自己低头凑近她的脸,灼热的呼吸喷洒在她脸颊上,使得她的脸颊彻底红透。

 

“嘿嘿……没错!秀色可餐……”灵樱胡乱的点头,似要将脸上奇异的灼热甩去,丝毫不知危险将至。

 

“那……本皇的魔后,你要不要尝尝呢?”低沉悦耳的声音带着丝丝沙哑,融入夜色,说不出的蛊惑人心。

 

“……要……嗝……不对……你、你……是帅锅!哇!是帅锅诶!”似乎感到声音的熟悉,灵樱奋力的睁眼,看清他的模样,激动的不能自已,双爪并用的捧住他的脸……

 

“吧唧!好、好吃……”

 

温软的触感伴着醉人的酒香,让帝溟的大脑有一瞬的空白。

 

帝溟:“……”眸色一暗,异火翻涌。

 

靠!竟然被“反客为主”了!本皇要夺回“主权”!

 

魔皇陛下正想着要“翻身”,怀中却是突然一空……

 

哧溜!跑——

 

“啊啊啊~帅锅诚可贵,生命价更高!”

 

帝溟:“!!!”该死!撩完了就想跑!哪有这么好的事儿!

 

追——

 

“站住!马桶抽!”

雪花飘啊飘

文/云海清清 01 二十七路站牌下的雪有几尺厚了,还是没有停下来的迹象。站牌顶上被雪覆盖了厚厚的一层,除了站牌上清晰的大红字写得站点名称能让人清晰地看到外,台阶和路面几乎分不清了。 乔媛呆呆地望了望天空,雪片很大,像鹅毛般,轻轻落在她的脸颊上,落在她的肩膀上,落在她毛茸茸的针织帽子和粉粉的手套上。乔媛耸了耸肩膀,在站牌的杆子上踢了踢脚,试图把雪和泥巴踢下来,无奈的是,她冷的连力气也没了。 正...

富强、民主、文明、和谐!

2018年3月19日,不是一个特别的日子,中国人,照常生活在嘈杂、梦幻的动物庄园。 一个母亲,在傍晚五点半给她儿子打了一个电话,电话中,她气愤、焦急、难过、无奈。她语速极快,带着诅咒的低声喊道:“我要回家,不在这个地方住了,我的手机掉了!” 儿子很着急,生怕远在她三千里之外的母亲出了意外,于是安慰着母亲,平抚着母亲,询问着母亲。 母亲依然激动,从未见过如此激动,也许真的受到了某种刺激,也许经...

暗香:缓缓归矣

苏筠分手的事情终究是瞒不下去了,于是适逢周末便回家和自家老妈好好解释一番。还没有到家,就在巷口看到了一个身形修长的男人…

遗愿清单

强子自杀了。 从他所在的直销公司的七楼楼顶跳了下去。 强子自杀前报了警,所以他跳下去不久警察就赶到了。 警察封锁了现场,禁止任何人出入。直销公司的相关人员也都被控制了起来。 强子在现场留下了一封遗书,诉说了他对父母家人的愧疚之情,控诉了直销公司实为变相传销公司的种种恶行,警醒世人切勿再次上当受骗。 收拾强子的遗物时,一张卡片从我手中的一摞书本里掉了出来,躺在了地上。 我俯下身子把它捡了起来,...

和女朋友开房的男人不是我

我女朋友,大眼睛,白皮肤,走路捎风。 当初追她的男人很多,且都下了血本,鲜花没断过,礼物没少过。而她却说,“这些身外物,只配得上美貌,却配不上人。” “啥人?”我问。 “像你这样心细、温柔的人。”她说。 我轻轻地拨开她云鬓上的发线,在她刀尖般整齐的眼角处嘬了一口。 她爸妈常为她丢三落四的任性而买单,而且有个漂亮的闺女,家里经常会被不认识的男人突兀地骚扰。不过,和我见面后,她爸妈就果敢地问,“...

从朋友到恋人需要几个步骤?

-01- 我觉得你真有趣 所以我们是朋友 我是番妮,是个大大咧咧,爽朗大方的女孩。 高中那会儿,特别迷恋二次元,以热血动漫为主。就是因为火影,我认识了他——阿杜。那个时候真的一点也不喜欢学习,但是很喜欢和自己的小团体打打闹闹,一起抢饭,抄作业,聊火影。 阿杜后来成为了我的同桌,他偷偷在我的水杯里放盐巴,我上课的时候猛喝了一口,一下子喷了出来,惊恐说道“水有问题!” 他赶紧给我递了张纸,一副看...

手机故事网_每天读点故事在线阅读©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