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君,快上车

2018-10-11 16:36:32作者:海燕

身为天帝的妹妹,本公举居然暗恋某上仙近万把年都没踩到重点,委实有点儿丢人。听说上仙去了人间做凡人?听说我可以为所欲为?嘿嘿嘿嘿,那本公举就不客气了。

 

(一)为所欲为–动心了

 

“公主,公主不好了!”阿桃匆匆忙忙地跑进来的时候,我正在吞一颗紫晶葡萄,没想到一个激灵,葡萄卡在了喉咙里,差点儿毁了本公主一半的修为。

 

“重华上仙,他……他……他被贬去人间了!他……他……”

 

“什么?!这怎么行!”我一巴掌拍碎了一张桌子,风风火火地冲了出去,去找我那天帝老哥理论。

 

天帝老哥做了亏心事,远远地看见我就跑,我立马大步流星地追了上去:“你最好给我解释清楚!”

 

“妹子,妹子你听我说!这事真的不能怪我!重华是听了佛祖他老人家的讲座,觉得自己身上的杀伐之气过重,才自愿去人间基层体验一番的。真的不关我的事啊!”

 

我怒道:“你答应他答应得那么爽快,考虑过我的感受吗?!”

 

“妹子,你先别激动,老哥我这也是在给你制造机会啊!”他冲我抛了个暧昧的眼神,“你看,你暗恋重华这件事吧,没有上万年,也有好几千年了吧?可这几千年里,你整天就知道暗搓搓地喜欢他,愣是没有一点儿实质性的进展,我看着都替你着急!”

 

“那……”我老脸一红,“你说怎么办嘛。”

 

你以为我不想有点儿实质性的进展吗,谁让我一看到重华那副生人勿近的模样就连话都不敢说呢……别看本公主平日里的画风那么彪悍,可在暗恋的上仙面前还是很羞涩的。

 

“重华平日里是什么样子,你又不是没看到,脸上光明正大地写了两个字‘禁欲’!九重天上多少妖艳的女仙对他垂涎欲滴,不照样对他只敢远观,不敢亵玩吗?”

 

嗯,本公主就是其中之一。啊呸,本公主怎么会和她们一样!

 

“可他这回去了人间就不一样了啊!他是去体验人间的七情六欲的,到时候你稍微伪装一下,留在他身边,不就可以为所欲为了吗?咳咳,毕竟你是我的亲妹子,只要不造成人间秩序大乱,老哥我还是可以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的。”

 

为所欲为……不得不承认,这四个字成功地戳中了本公主的小心脏。

 

为所欲为……嘿嘿嘿嘿。

 

“反正等他历劫归来,在凡间经历的一切都不会记得,将来也不会找你算账……”

 

“就这么定了!”我越想越激动,根本来不及听天帝把话说完,就捏了一个诀飞向人间。

 

(二)史家之绝唱–囧囧了

 

我跑得太急,压根儿没打听清楚重华到底投胎到了哪儿,好不容易找到了重华的这一世–陆白的时候,人间居然已经过了九年。

 

在冰天雪地里,我看到陆白小小的身板吃力地提着一个巨大的水桶的时候,心尖颤了颤,恨不得把司命的全家问候个九九八十一遍。

 

这写的是什么破命格啊!

 

重华目前的人物设定好像是这样的:陆白是个天煞孤星,一出生就克死了自己的母亲,三岁的时候又克死了自己的父亲,他那开酒楼的舅舅看他可怜就将他接过去抚养,没想到过了三四年舅舅也一命呜呼了。舅母见他克死了这么多人,本想将他赶出去,但又被道德“绑架”不得不养着他。可吝啬的舅母再嫁后又不肯让他白吃白住,所以天天让他干粗活、杂活、重活……用一句话概括就是,陆白简直比牛郎还惨–牛郎毕竟还有牛,他连牛都没有!

 

即便重华当真是来体验人世间的酸、甜、苦、辣,司命老人家也不用那么尽职尽责吧!

 

我正一心一意地问候着司命,忽然发现眼前有个小人儿眨巴着眼睛看着我,“萌”得我一脸血。他身上穿着的衣衫破烂不堪,脸蛋冻得通红,可是那双眼睛……极有灵气,虽然少了重华上仙那种看穿世事的犀利与苍凉。

 

“这么冷的天,姑娘你穿得这么少,不冷吗?”

 

天哪!重华在关心我!好幸福!

 

我极力克制着内心欢呼雀跃的心情,弯下腰扯出一个大大的笑容:“我不冷。”然后眨巴眨巴眼睛,柔声道,“因为我是仙女呀。”

 

“仙女?”陆白的眼睛瞪得大大的,“怎么可能?”

 

“你觉得我不像是仙女吗?”我提起我那飘逸出尘的百鸟彩凤裙在他面前转悠了一圈,又冲他眨眨眼睛–好吧,我承认我就是在勾引他。教育这种事就是应该从孩子抓起!

 

陆白皱了皱眉,显然是不信的。我刚想继续忽悠他,他却忽然垂下了头:“如果你真的是仙女,能帮我一个忙吗?”

 

“当然可以!”不管你要金山、银山,还是锦衣、玉食,我统统送到你的面前来,绝不让你再受一丁点儿委屈!

 

他抬起头,脸上露出期待的神色:“那……那你能借我一本书吗?我看书看得很快的,我保证,看完就马上还给你!”

 

我怀疑自己听错了,他居然什么都不要,只要一本破书……

 

“你为什么要书?”

 

他的脸上浮现出一抹红晕:“因为李秀才说‘只有读书才能改变命运’。我想读书考取功名,修身齐家治国平天下。”

 

好!有志气!不愧是我看上的人!

 

我毫不犹豫地从袖中掏出一本跟砖头一样厚的书递到他的面前:“这本史家之绝唱–《史记》,你一定要好好研读,将来千万别忘了以身相许报答我……”

 

陆白的眼神忽然变得极其古怪。

 

我“嘿嘿嘿嘿”地笑,强行将书塞到他的手里:“不用客气,这本书算是我们的见面礼,你看完了再问我要,要多少有多少……”

 

我突然傻眼了。

 

这……这哪里是《史记》,分明就是《霸道仙君爱上我》的超值豪华白金版!

 

我羞愤欲死,再也不敢看陆白那天真无邪的眼睛,抱着头落荒而……

 

(三)进京赶考–被“秒”了

 

本上仙最近有些抑郁,因为不仅和陆白的初次见面以狼狈告终,回到九重天上还被天帝老哥严肃地批评了一顿。他说,他虽然可以对我的行为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可我的行为也太放肆了,直接在凡人面前现出了本尊,大大地破坏了三界的秩序。

 

然后,我被关了三天的禁闭。

 

天上一日,地上三年,等本上仙再次来到人间的时候,陆白已经摇身一变,成了十八岁的少年郎。十八岁,是刚好能报考科举的年纪。

 

于是,书生陆白收拾了行囊,进京赶考。

 

我吸取了上回的经验教训,附在了一个同样进京赶考的书生身上。我的追夫计划很简单:既然同为考生,那就必定有共同的话题,一路上游山玩水、吟诗作对、花前月下……简直不能更浪漫!

 

“陆兄!陆兄!”我背着行囊,匆匆追上前方的陆白。

 

十八岁的陆白一袭青衫,眉清目秀,依稀有了重华上仙的五六分容貌,让我心中十分欢喜。只见他困惑地转过头来打量我:“这位兄台是……”

 

我打着“哈哈”:“陆兄,你不记得我了?我是邻村的张三啊,小时候我们还一起去地里挖过地瓜呢!”

 

陆白蹙眉。

 

我一咬牙,直接勾住了他的肩膀:“你爹叫陆才,你娘是生你的时候难产死的,后来你被你舅舅带走了,就再也没有回咱们村。你看我说得对不对?”

 

大概是因为我提到了他的爹娘,他的眼中露出几分黯然,他垂下了头,不再怀疑、抗拒我。

 

我心中狂喜,赶紧又在他的肩膀上蹭了两下–“吃豆腐”这种事,吃一回就少一回,从前我没有那个熊心豹子胆敢吃重华的“豆腐”,现在定要在陆白的身上吃回来才行!

 

“既然你我都是进京赶考,不如结伴同行。”我拍拍胸脯道,“难得他乡遇故知,兄弟的路费我全包了!”

 

陆白浑身僵硬了一下,默然不语,倒有几分小媳妇的模样。我瞧着恨不得凑上去亲一口,但这个邪恶的想法还是被我的理智硬生生地压下去了。

 

淡定,小不忍则乱大谋呀。

 

“陆兄,陆兄,陆兄,我想请教你一个问题。”

 

半夜,我如狼似虎地敲响了陆白的房门。陆白并未就寝,依旧着一袭青衫。在灯影晃动中,我看到他长长的眼睫毛像一把小刷子一样在我心头扫来扫去,酥酥麻麻的。

 

“张兄请讲。”

 

“诗经里说的‘采采卷耳,不盈顷筐,嗟我怀人,寘彼周行’是什么意思?”

 

陆白从容地回答:“这句诗讲的是一位采摘卷耳的女子的思念之情。女子思念离家的亲人,忍不住设想他在途中遇到的种种困顿情况,以至于无法安心劳作。”

 

“原来如此。”我装作恍然大悟的模样,“那这一句‘摽有梅,顷筐塈之。求我庶士,迨其谓之’呢?”

 

“《礼记·内则》有云,女子‘十有五年而笄,二十而嫁,有故二十三年而嫁’,然而诗中这名女子错过了婚嫁之期,因此借梅兴叹,表达自己急于求嫁的心愿。”

 

“陆兄果然博学多才!小弟真是自愧弗如!只是……不知这句‘投我以木瓜,报之以琼琚。匪报也,永以为好也’又做何解?”

 

陆白终于皱了皱眉,抬起头来默默地看了我一眼。

 

本公主的小心脏很没骨气地“扑通扑通”狂跳了起来–陆白他终于听懂我的暗示了吗?!

 

然而理想很丰满,现实委实是太骨感。陆白说:“张兄不必如此提心吊胆,这些诗句,大多超出了考试范围。若是张兄真想临时抱佛脚求个心安,小弟手里还有几份《五年科举三年模拟》,张兄若是不嫌弃,不如拿去点评一番。”

 

“……”

 

他说得好有道理,我竟无言以对。

 

(四)美救英雄–挂彩了

 

自从在学术问题上被“秒杀”之后,我决定再也不跟陆白谈诗词歌赋、人生哲学自取其辱,因此消沉了一段时间,直到有一天,我们遇上了一群山贼,我如同打了“鸡血”般控制不住地兴奋!

 

英雄救美!这可是本公主最爱的戏码!

 

陆白如今不是那九重天上让魔族闻风丧胆的战神重华上仙,而是一介柔弱书生啊!柔弱的书生最需要什么?不就是女侠的保护吗!本公主有的就是强健的体魄和彪悍的战斗力!想当年本公主单枪匹马横行三界的时候,这群山贼的祖宗只怕都还没出生!

 

所以,当那群山贼杀过来的时候,我想也没想把陆白推到了一边,一记手刀劈晕了一个山贼,夺过他手中的刀陷入厮杀中。

 

只可惜仙算也不如天算,万万没想到,虽然本上仙的功夫极好,可是附身的躯体极其虚弱,我帅不过三秒,就陷入了被动的局面–被山贼群殴。

 

拳脚砸在我身上的时候,剧痛无比。我仿佛回到了近万年前的那个时候,也是这般无力,就在我疼得快要灰飞烟灭之时,是那个人从天而降,替我挡了天雷。从此日月星辰,斗转星移,我的目光再也没从那个人身上移开过……

 

约莫是我的执念太深,恍惚中,我竟然看到陆白瞬间变成了重华。重华只是静静地站在那里,便地动山摇,天地失色,山贼落荒而逃……

 

我是被司命老头絮絮叨叨的声音吵醒的。

 

“我说公主啊,您闲着干什么不好,偏偏要去改陆白的命格!您到底知不知道,这命格是重华上仙去凡间前亲自批的,您改得容易,将来上仙重回仙班,追究起来,您让下官如何交代?!

 

“这陆白本该屡次在进京赶考的途中遭遇意外错失科考,导致空有满腹才华,偏偏郁郁不得志,只好寄情山水,著书立志。由于多年未取得功名,半生饱受舅母冷嘲热讽,直到五十六岁,才终于高中探花,衣锦还乡。故里多有趋炎附势之人,舅母的态度前后反差,对比强烈,上仙才能真正体会到世间百态……如今公主您在这里横插一脚,牵一发而动全身,陆白只怕就要高中状元……”

 

“高中状元就高中状元!”我听到“舅母”两个字就恼火,“陆白既然有才华,为什么不能高中状元?!若是我不在他的身边,便随你去折腾他,既然我来了,见着了,又怎么能由着你操控这手里的破命格去折腾陆白!他那样的人,原本就值得最好的!我也愿意给他最好的!你若是担心日后受到重华的责难,只管将责任推到我身上便是!”

 

司命哑口无言,忽然朝门口的方向望了一眼,立刻消失了。

 

下一刻,门口响起敲门声,随后是陆白好听的声音:“张兄,你醒了吗?我来送药。”

 

“哎哟,我痛痛痛!”我立马捂着肚子在床上打滚,“我头痛、腰痛、脚痛、胃痛、肺痛、心痛、胳膊痛,总之浑身痛得快要死掉了!”

 

陆白:“……”

 

(五)洗脑大法–伤心了

 

陆白为我擦药,动作虽然十分温柔,可是表情未免也太坦荡荡了!本公主好歹也是九重天上出了名的美人,此刻看在陆白的眼里竟然没有丝毫魅力!我如此舍命救他,他不是应该以身相许吗?!

 

于是我含情脉脉地望着他,希望他能感受到本公主眼睛里激情四射的火花。

 

然而陆白说:“张兄此番舍生救白,白实为感动,恰好张兄又年长我几岁,若不嫌弃,白今日便与张兄拜把子做兄弟,以后到了京城彼此也好有个照应。”

 

晴天霹雳!

 

我为我爱的男人出生入死,他却只想和我拜把子做兄弟!

 

我错了,错就错在我当初根本就不该附身在男人的身上!女追男,原本只隔了一层纱,我却偏偏在这层纱后面添了一道马里亚纳大海沟!如今我是男儿身,要是陆白真的看上了我–那才是见了鬼了!

 

我欲哭无泪,深刻地反省自己,觉得自己还是太含蓄内敛,于是决定开门见山–反正即便是丢脸,丢的也是张三的脸!我问:“陆兄,你可有意中人?”

 

陆白一愣,显然没有料到我会突然有此一问,神色稍微有些不自然,脸上渐渐浮现出两朵红云,没多久,连耳根子都红了。

 

我如当头被浇了一盆雪水–他这反应,是有了意中人?

 

我当即就怒了,猛拍床板:“你怎么可以有意中人!”

 

我下意识觉得自己的反应过激,可是我必须扼杀他那刚萌生出来的念头:“俗话说,匈奴未灭,何以家为?你不过是一介书生,不但没房、没车、没钱,还没有任何功名!有的只是一股子穷酸气!你怎么能有意中人?你有了意中人,她要是跟了你,岂不是要跟你一起吃苦,你……你对得起她吗?!”

 

陆白脸色一白:“我……”

 

“兄弟,你还没有跟她表白吧?”

 

他脸色苍白地摇摇头。

 

我松了一口气,伸手拍了拍他的肩膀,语重心长地“唱白脸”:“兄弟,这就对了,好男儿志在四方,怎么能轻易谈婚论嫁?慢慢来,命里有时终须有,命里无时莫强求……你现在是个读书人,读书人最重要的事就是专心于学术,那些情情爱爱太伤神了,不适合现在的你……”我觉得自己都要被自己说的这番大道理感动得哭了,再说下去我都可以替月老去主持那个“论天庭早恋的十大危害”的讲座了!

 

“那张兄的意思是……”陆白有些小心翼翼地望着我,“只要我考取了功名,就可以跟她表白,谈婚论嫁了吗?”

 

我心头一痛。

 

我……到底还是来晚了一步吗?

 

在九重天上的时候,重华看不上我。即便是重华转世成了凡人,我日夜守着他,也还是被人捷足先登了吗?那我如此费尽心机地强留在他身边,还有什么用?

 

我怔怔地望着他,心里发苦:“是啊,你要是高中状元,想和她谈婚论嫁,又有谁能拦着你呢?”

 

(六)状元娶亲–偏激了

 

司命说得果然没错,陆白的命格被改了。皇榜一出,陆白的名字位居榜首。陆白的身边出现不少贺喜的身影,而张三的名字,远在孙山之后。

 

远远的,看着他受万人簇拥,如此意气风发的模样,不知为何,我心里的失落感更强烈了。这个结果明明是我一手造成的,不是吗?

 

可在我记忆里,即便是被封为战神,战绩最辉煌的时候,重华的表情也是淡淡的,一双倨傲的眼睛仿佛将一切功名利禄看破。他从来都是独来独往,身后只余满地清辉。

 

我渐渐后退,退出了人群。

 

陆白的确是重华的转世,可是他到底不是重华。而且陆白已经有了自己的意中人,那个人不是我,甚至,他根本就不知道我这个人的存在。人间沧海桑田,我虽不能陪着他走过这一世,好歹同行了一段的路,够了。

 

“张兄!”我听到陆白在嘈杂的人群中唤我,声音有些慌乱,然而我已不想再回头。

 

本公主从来不是矫情的人,可是不知道为什么这会儿竟然矫情了起来,连自己都被自己矫情哭了。

 

我刚回到九重天上,还没来得及站稳脚跟,就迎面撞上驾着云朵匆匆而来的月老。老头儿见到我十分惊讶:“公主,您怎么这时候回来了?重华刚要娶亲……”

 

我脑袋中“轰”的一声,如遭雷劈:“什么?重华要娶亲?!”

 

月老这才意识到自己说错了话:“哦,不是,是陆白要娶亲了。”

 

我心头又是一痛:“是吗,这么快?”

 

月老捋了捋胡须,叹道:“年轻真好啊,金榜题名时,洞房花烛夜……司命这小子真是拍得一手好马屁,高中状元又迎娶公主,这陆白分明就是分分钟走向人生巅峰的节奏啊,说好的让那个冰雕去体验人世间的酸甜苦辣呢?!说好的往死里折腾人呢……”

 

“你说什么?!”我一把揪住他的衣领,“你说谁要迎娶公主?”

 

“陆白啊,您不知道吗?”

 

我急急地从云端跌落,飞向人间。

 

我才刚离开,陆白就要娶公主?!怎么可能?!打死我都不信他的意中人会是人间那住在深宫中的公主!他根本连见都没见过她!

 

不过是天上人间来回一趟,人间已然过去了一个月,恰恰是新科状元陆白和人间德荣公主成亲的日子。长安街头一片喜庆热闹,震天的唢呐声响彻京城的每一个角落。

 

我老远就看见,陆白身穿喜袍,坐在一匹白马上,意气风华的模样。唯一奇怪的,大概就是他的脸上并没有特别明显的笑容,只是如同抿着唇,淡淡的。这一点,倒真像重华。

 

他竟然真的要迎娶公主。

 

大红的喜烛,大红的“喜”字,大红的灯笼绸缎……满眼的大红色将我的视线染得通红。我看到被搀扶出来的新娘子,手中紧紧攥着一方锦帕,几乎绞成了麻花状,心中别提有多紧张。

 

我不甘心。她不过是一介凡人,怎么配得上重华?哪怕是陆白。

 

我暗恋了重华近万年连他的一片衣角都不敢碰,她却可以如此轻而易举地嫁给陆白……她是公主,我也是公主啊!更何况,我还是天帝的亲妹子,九重天上的碧霄上仙!

 

我不甘心,一时偏激,我就干了一件自以为很聪明其实很蠢的事–

 

我附到了德荣公主的身上。

 

如果我和重华当真无缘,那我只求和陆白在人间做一世夫妻。

 

这一回,坐在轿中绞帕子的人变成了本公主。

 

(六)洞房事发–愤怒了

 

“夫妻对拜–”

 

“送入洞房–”

 

一切都很顺利,如同一场幻境,我就这样霸占了德荣公主的身体与重华的这一世为人–陆白成亲了。被送入洞房时的等待,如同一千年那么漫长。可是我做梦也没有想到,结局竟然会是这样的。

 

陆白进了屋,却在屋内久久地沉默着。

 

在这漫长的等待里,我想起了很多事,包括当初和重华的相遇,包括这近万年来孜孜不倦的追求。人道是,只羡鸳鸯不羡仙,其实仙又何尝不羡慕鸳鸯呢?我只想问问上天,这场追逐,最终到底能不能求得一个圆满的结局?

 

终于,陆白轻声叹了一口气:“公主,你这是何苦?”

 

我有点儿蒙,开始胡乱猜测:莫非是这德荣公主看上了陆白,求皇帝赐的婚?莫非陆白心中其实是不情愿的,却因皇命难违而不得不娶?依照戏文里的套路,此时此刻的我就是传说中的人见必称“贱人”的–小三?

 

本公主受到了惊吓,当机立断地抬手准备揭下红盖头,可手忽然被人覆盖住。

 

他的掌心不知何时有了这样一股不可撼动的力量,覆盖在我的手上,让我的心紧张得都要跳出来了。

 

他还是掀开了红盖头。我抬头,看到了陆白的眼神–那是既陌生又熟悉的眼神。说陌生,是因为这样的眼神并不属于陆白;说熟悉,是因为这就是我近万年来在梦中看到过无数次的眼神,有点儿淡漠,有点儿疏离,有点生人勿近的意味。

 

“仙女,张三,吾妻……公主,我自认为从未得罪过你,你却为何屡次三番改我命格,坏我体验人生?”

 

我猛地从床沿站了起来,难以置信地看着眼前的人。

 

重华!

 

虽然还是陆白的模样,可他是重华!

 

我仿佛刹那间又变回了那个见了他就低到尘埃里的女仙,慌慌忙忙地别开了眼睛,一颗心从云端坠入了地狱。

 

忽然又想起了什么,我变得极其愤怒,愤怒到视线都开始模糊:“那你呢?你不是有意中人吗?为何又要迎娶公主?难道对你来说,功名利禄远比意中人更重要?!抑或是,你觉得陆白不过是你的转世,便可以随随便便地牺牲、挥霍他的感情?!”

 

他忽然握住了我的手,滚烫的温度让我浑身一颤。

 

“我不过是在赌。若我的意中人来无影去无踪,那我娶谁,不都一样吗?”

 

“什么?”我失声抬头。

 

他竟然浅浅地笑了:“我另娶他人,你真的舍得袖手旁观?”

 

一股寒意从心里蔓延至全身。我难以置信地看着他:“你算计我?”

 

他竟是料定了无论自己娶谁,我都会附上那人的身。

 

看着他不置可否的从容笑容,我忽然想起了很多事。

 

天帝老哥曾说,等重华重返九重天,他不会记得凡间发生的一切,可他明明什么都记得;我受伤那天,司命与我说话时本未显出原形,可他见到陆白出现便匆匆地走了;我放弃了张三的身份返回九重天,却偏巧遇上了月老,他还特地告诉我陆白娶亲的消息……他若真的嫌弃自己身上的杀伐之气太重,去莲花池里泡一泡便可,又何必舍近求远去做一世凡人?

 

这是一张网。

 

我下凡来自以为费尽心机地接近他、勾引他,却原来只是傻乎乎地钻进了他设下的重重陷阱。

 

战神重华,果然好手段,好心机。

 

“你不过是仗着我喜欢你。”我缓缓地冲他露出一个浅浅的笑容,“可我不陪你玩儿了。”

 

从德荣公主身上脱离出来,我成功看到陆白的一个踉跄和眸子里的慌乱。

 

重华,你可以不爱我,但不应该这般算计我。

 

(七)十里桃林–圆满了

 

本公主活了几万年就动了一次春心,并且动了近万年,最后还是狼狈收场,难免有点儿想不开。我回到九重天之后就闭门谢客,每天泡在酒坛子里贪得浮生一场醉。

 

因为醉了,我就可以忘掉很多事。

 

说实话,我暗恋重华的这些年,委实干了不少荒唐事。

 

八千年前,魔界和仙界发生了一点点小摩擦,身为战神的重华领兵出征,而我成功混进了天兵天将之中。为了引起元帅重华的注意,我用尽了身上的洪荒之力,遇妖杀妖,遇魔杀魔,结果……魔族节节败退,很快投了降,等战争结束后,我没来得及见重华一面,就被光荣地授予了“仙界女罗刹”称号。

 

六千五百年前,我为了成为重华的邻居,死缠烂打地求了紫微星君三个月,让他把锦重宫旁边的星辰殿租给我,结果……整个九重天都开始疯传我觊觎小鲜肉,利用身份“潜”了紫微星君的八卦。由于舆论压力太大,本公举……不得不中断此计划。

 

三千八百年六十六年前,我打听到重华喜欢听佛祖的讲座,时不时就会出现在西天,便每天准时去西天蹲守,结果……重华没见着,而九重天上又沸沸扬扬地传出了小道消息:碧霄上仙活到这个岁数还没嫁出去,终于起了削发为尼的心思,不容易啊不容易……

 

西湖的水,我的泪啊!

 

天帝老哥试图跟我解释,说重华是看不下去我暗恋他万把年都没抓到重点,才会设下这个圈套。但本公主就是“我不听,我不听,我不听”。

 

碧霄宫里的酒被我喝了个干净,于是我跑到了十里桃林,挖出了一坛多年前从人间带回来埋在这里的女儿红。我才刚开封,眼前忽然多了一双靴子。

 

我下意识地把酒往怀里一藏:“谁也不许跟我抢!”

 

那人说:“我不跟你抢,我抢你。”

 

我听着这声音觉得有点儿耳熟,抬头眯起眼睛一看,觉得他的容貌、身形竟然都像极了重华。

 

重华?怎么可能?他还在人间逍遥快活呢!我瞪着他:“你是什么人?谁允许你进来的?这里可是本公主的地盘!”

 

那人笑了,往日里清冽的声音不知为何忽然染上了几分春风般的笑意:“我来寻妻。”

 

我摇摇头:“这里只有‘单身狗’,本公主一个,没有你的妻。”

 

他的笑意更深:“我与她在人间拜了天地,名字便显在了姻缘簿,刻上了三生石。只怕三生三世,她都只能是我重华的妻,赖不掉了。”

 

我抄起酒坛子朝他一扔,起身便走。

 

“你去哪儿?”他躲过酒坛子,拽住我的衣袖。

 

我冷笑:“去撕了姻缘簿,砸了三生石!”

 

眼前忽然一阵天旋地转,我被他“咚”在了桃花树上,一时间,花瓣飞舞,落英缤纷。

 

一个清冽的吻落在我的唇上。

 

我狠狠地将他推开:“堂堂重华上仙,什么时候学会耍流氓了?!”

 

他微微一笑:“不是你告诉我‘夫妻之间,没有什么事是一个强吻解决不了’的吗?”

 

我目瞪口呆:“我什么时候说过这种话?”

 

他笑得更加高深莫测。

 

脑中忽然灵光一闪,我整个仙都不好了。

 

这这这……这是那本《霸道仙君爱上我》里的经典台词!我还记得下一句是……

 

“如果有,那就两个。”

 

“看来你想起来了。”重华冲我挑了挑眉,深邃的眼神忽然变得温柔无比,“如果你一直不肯原谅我,那我只好在这里吻你–到地老天荒。”

 

说好的禁欲系呢!怎么这么会“撩”?!呵,你脸皮厚,我的脸皮难道就薄吗?

 

“好啊,有本事你就试试看……唔唔唔……”

异世界的悲惨

巨人比一般的人要大,一般情况下,也会丑陋一些,这不是他妄自菲薄,事实如此,无所谓去争辩。他的父亲是波塞冬,掌管着苍茫水域的海神;他的母亲是托俄萨,美丽温柔的海仙女。可是那又怎样?呱呱坠地至寿终正寝,他只能成为一个伸手可以

阳光下的一只流浪猫

我是一只猫 一只流浪猫 绿草阳光下 我心情灿烂 我是一只在大商场旁靠卖萌机智讨生活的流浪猫,我必须要强调一下,因为愚蠢的人类看我一身油亮干净的皮毛和我并不干瘪的身材就总认为我并非是一只流浪猫。这种误解我是蛮高兴的,这对我来说是夸奖。但是,毕竟都说了,我是要讨生活的!路过的朋友撸完猫记得打赏呀! 商场的大门口,有一块...

比起爱人,我们更爱自己

文|云晞 比起爱别人,我们都更爱自己。 2018/01/19 周五 阴天 ① 晚安先生和早安小姐都是我的朋友。 虽然认识晚安先生在先,但实际上早安小姐和我走得更近,更亲密。虽然我是通过晚安先生才认识的早安小姐,但这并不妨碍我们迅速成为无话不谈的闺中密友。 毕竟,很多时候,女生之间的友谊就是来得如此不可思议。 得知晚安先生对早安小姐有意思的时候,是半个月前。当时我正和早安小姐在大街上压马路。那...

盗亦有道--年终总结

尊敬的兄弟姐妹叔叔阿姨大爷大婶: 我是**,今年22岁,1996年生,现任一年必发偷盗公司大陆分公司北方支部下辖特种业务员,精通上墙、破窗、上树、破锁、回城、闪现等功能。 今天是2017年12月30日,趁着这万家欢腾的时刻,我觉得我也应该做一下年终总结,来归拢一下17年的点点滴滴,不仅是反省一下自己之前工作的不足之处,而且也趁此机会来好好规划一下明年的宏伟蓝图。 这样做一方面是以后郁闷纠结的...

你的生活态度里,藏着你未来的老公

01 12岁的小表妹最近一直在QQ空间发一些哀怨的碎碎念,比如: 说放下,就能放下?要是真有这么简单,哪来的心痛、心凉、心死! 明明经历了好多,为什么还会痛?明明付出了一切,为什么没回报?明明知道没结果,为什么还报以希望? 流过泪的眼睛更明亮,滴过血的心灵更坚强! 这哪是少女怀春啊,分明就是一个情路坎坷的女子半夜的哭诉啊! 我担心她把心思用错了地方,于是赶紧找她聊天。 她也信任我,告诉我事情...

我喜欢你 笨拙而热烈

2017.11.17 文/南岛 我喜欢你 笨拙而热烈 一无所有却又倾尽所有。 正午太阳让人困意十足,也不知道睡了多久就被电话惊醒,听着宿舍传着一阵敲击键盘的声音,烦躁的困意让人难受。 “喂”,电话里传来她的声音。睡意朦胧的我努力让自己声音清晰起来。 “请问你是哪位?”也顺手拿起自己闹钟看看几点了,“是我,钟嘉,好久不见最近过的好吗”突然间脑细胞像是被击破的感觉,让我突然清醒。 认识钟嘉...

手机故事网_每天读点故事在线阅读©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