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10-11 16:36:08作者:海燕

楔子——

“时辰快到了,你该喝孟婆汤了!”这声音苍白老迈又虚弱无力,像是来自地狱深渊痛苦地呻吟,让飘在桥头的女人忍不住打了个寒颤。

 

女人看着桥上的老妪,慢慢地游了过去。

 

“姑娘,还不走哇!可是在等什么人?”那老妪仿佛是感应到了女人的靠近,慢慢地抬起了头,扬起布满刀疤烧痕的老脸,对着她露出白森的牙,阴阴地笑了。

 

“嗯!”女人漫不经心地看了孟婆一眼,目光飘向桥头。

 

“是在等你心里头的那个人吧!”孟婆端起眼前的空碗,目不转睛地盯着,碗底竟慢慢地浮出了些液体,浑浊不堪,很快便就满了。  “估摸着还有些时间,要不,我给你讲个故事吧!”

 

她把碗端向女人,轻轻地晃了晃,液体撒出了些,顺着她枯瘦的手指淌了下来。

 

“什么故事?”女人颦着眉。

 

孟婆把碗放下,没有回答,反倒是“咯咯”地笑了……

第一章

“时辰快到了,你该喝孟婆汤了!”

 

她是一块三生石,一块记录着天地间所有生灵三生姻缘的青石。她没有任何关于之前的记忆,只知道自己一睁开眼看见的便是万千游魂。

 

无常说,她是女娲补天时剩下的那块石头。她去问孟婆,孟婆说自己年纪大了,也不知道她是什么时候在这桥头的,孙大圣是从石头缝里蹦出来的,她许是自个儿从地缝里蹦出来的。
她撇了撇嘴,不以为然。

人死后会变成鬼魂,然后飘至阴间。每一个鬼魂在地狱受下因活着时犯下的罪孽而论处的折磨后,就会有三天时间多看一眼家人或是未看尽的世间繁华,然后过这奈何桥喝下孟婆汤再去投胎转世。

每次轮回,她总会看见一个魂魄浮在对面的桥头,他有别于别的鬼魂,总是一袭干干净净的白色锦服,一遍遍地看着那些游魂过去,眼神无光,神色淡然。

 

“再等等!”他淡淡地说着,眼眸永远望着同一个方向。

 

“你可是在等什么人?”她忍不住问。

 

“是在找一个人!”

 

“人总要投胎转世的,你已经在这等了五道轮回了!”你始终没有找到那人,她可能早已是魂飞魄散。

 

他不做声,眸色变得戚哀,在无常的催促下缓缓地走了。

 

她曾向孟婆讨要过他第一世的记忆,奈何孟婆一丝毫都不肯放松,骗她说他没有前世的记忆,只知道他在找一个女子。

 

她心里很失落,不知道到底是怎样的一个女子才会如此深得他心,她心中羡慕,但更多的是嫉妒。

 

“孟婆,我可以投胎么?”她迟疑了好些天,终是说了出口。

 

“你看上那个男人了?”孟婆打趣她,眼底闪过一丝让人不觉的悲哀。
她捂着泛红的脸,不再应她。

直到有一天,孟婆发现桥头那块石头安安静静地,她才知道,丫头听了无常的话,满心欢喜的离开带着本体到凡间去了。

孽缘啊!孟婆在心里暗暗叫苦。

第二章

聂小安初见霂轻舟的那天,天空纷飞着鹅毛大雪,温度降到了极点,冷得彻骨。

 

风刮得很猛烈,大雪弥漫。霂[mù]轻舟奄奄一息地躺在雪地上,身上覆了一层薄薄的雪。浑身是伤,浸湿了衣衫的血还在不停地往外溢,气息极其微弱,像是下一刻便会没了呼吸。

 

他很重,聂小安几乎是把他拖回屋里的,看着那一路将被大雪覆盖的血迹,让她心颤。

聂小安把他靠在床头,扒开他胸前的血布褪到腰际,才发现他上身前后都有剑伤,深浅不一,且后背还中了两支短箭。

 

她看着不经红了眼,眼泪啪啪地掉,这得多痛啊!她将他粘在脸上的发丝尽数挽到耳后,打来热水一遍遍地擦拭干净,又拔掉了他肩骨的箭矢,草药捣碎外敷,暂且止住了血,再用白纱布缠上伤口,将他倾身睡下。

 

他满头虚汗,薄唇发紫,怕是不死也要冻死。所以她在一旁生了堆火,好让他感到暖和些。

屋里弥漫着一股刺鼻的药味儿。火光闪烁,映在壁上的火苗像是妖娆的野鬼,有些晃眼。他轻咳了一阵,缓缓睁开了眼。

 

“菁菁!”他一睁开眼便看见这四方破屋。环顾四周,见了一旁认真熬药的她,激动得挣扎着想要起来。一阵嘶痛,才忆起之前的种种。他用手支撑着自己起来靠在床头,才发现自己上身衣衫褪尽,胸口还缠着纱布。

 

“你醒啦!”聂小安见他醒了,朝着他咧开嘴笑了笑,心中的欣喜都表现在了脸上。

 

“你是谁?”他皱了皱眉,逼视着眼前的女子。她看起来十六七岁,长得确实与她一般无二。但是他很清楚,她脸上从来不会有任何表情,更不会关心自己,而且他记得她丢下自己走了。

 

“我……我叫聂小安!”被他这么一问,才发现自己刚才的情绪过了,她竟有些不知所措。

 

“…………”同一个姓氏?

两人都没有再说话,气氛安静得诡异。霂轻舟一直盯着聂小安看,她余光感觉到,但不敢看过去。

 

“是你救了我!”不是疑问,而是肯定

 

嗯!见你躺在了雪地上,又受了伤,把你拖回来的!”聂小安正往炉里加些干柴,紧张地想都没想就说了出来,她有些心虚,怕他看出了什么端倪。不过想想也觉得自己多想了!

 

“……”这女人,到底会不会说话?

 

“除了你,还有没有人见过我?”

 

“应该没有吧!这方圆几里都没几户人家!”

 

见他不语,聂小安也没再说什么,自顾自地捣着药。

 

他找来自己的衣服穿上,掀开被褥下地,用剑支撑着身体站了起来。

 

“你起来做什么!”聂小安见他起了,连忙走过来问道。

 

“离开!”

 

“你伤还没好呢!怎么可以走!”她许是急了,拦在了他前面。

 

“让开!”他居高临下地看着她,有瞬间的恍惚,厉声呵斥。

 

“我救了你,你怎么连声谢谢也不会说!”她退了一步,怯怯地看着他。

 

“多谢,但我并没有让你救我!”他身体正虚弱,连推开聂小安都很费劲,自己踉跄了一下,还是走了。

 

“我对你有救命之恩,你就让我跟着你吧!”她跟了上去,拉住他衣袖,语气中透着哀求。
“别碰我!”他用力拂开她的手,转身就走。

 

聂小安看着他阴沉的脸,吓得放了手。想着他并没有拒绝自己,鼓起了胆子,跟在他身后。


第三章

走了好久,雪终于停了,阳光透过云层洒在雪地上,红装素裹,分外妖娆。

 

“你不累么?”聂小安眯着眼看向天边,用手遮住了部分暖阳,又看着自己身上的雪都快化成了水,抱怨着停下来捶了捶腿。

 

“不要再跟着我!”他头都没回,继续走着。

 

“就是要跟着你!”阳光稀撒在霂野的身上,整个人就像踱了一层金粉。聂小安不禁看呆了眼,听到他的话才恍回了神,嘴里嘟哝着,狗腿地追了上去。

 

是夜,孤月高挂,冷风穿梢。

 

夜色朦胧中,两人一前一后地行走在半雪半水的草地上。

 

“你怎么会受伤?”

 

“是谁把你伤得这么重?”

 

“见到你的时候我还以为你会就这样死了呢!”

 

“你这是要去哪儿?”

 

“喂~你到底有没有在听我说话?”

 

“你是不是在找一个女人?”一路上,聂小安叽叽喳喳个不停,见霂轻舟始终不回答她什么,她有些急了,跑到他前面张开双臂拦住了他。

 

“是谁跟你说的我在找一个女人?你的废话太多了!”他戛然止步,眯着危险的双眸,擒住她的玉颈,只手把她举到半空中。

 

“咳咳,你快放手!”聂小安没想到他反应这么大,只觉得自己都快断了气,双手用尽了力不断地拍打着他的手。

 

“你不该胡乱揣度!”霂轻舟看着她挣扎的痛苦模样,有瞬间的恍惚,冷哼一声,把聂小安像是一件垃圾似的丢到了地上。

 

震得她后背发麻,雪水的冰冷都不及她的心寒。

 

聂小安神色复杂地看着他,她怕极了,不是害怕,而是怕他的反应如此大是因为爱极了那个她。她忽然觉自己很卑微,卑微得低到了尘埃里,没来由的。

 

寒风乍起,凛冽得让人瑟身。

“你确定你要跟着我?”霂轻舟停下回头看着聂小安,眼底掠过一抹精光。聂小安看他停了下来,就跟着停下看着他。四目相对了几秒,又互相别开了眼,继续走着。

 

“当然啦!”她高兴得差点蹦了起来。

 

“可别后悔!”也别觉得我心狠!

 

他这是默许了么?想到这她有些开心

“霂轻舟!”许久,他吐出了几个字。

 

“嗯?”她不清楚他说的什么意思,看着四周也没有人,半晌才反应出来,他是在告诉自己他的名字。

 

“前面有个客栈,今晚就在那里休息吧!”霂轻舟望着不远处的客栈对聂小安说。
“好!”聂小安点点头。

聂小安跟在霂轻舟后面,抬头看了看头顶上“祥云客栈”四个大字,不紧不慢的走进了店里。
店里没有一个人,静得出奇,只听见掌柜忽起忽落的打盹声。霂轻舟走过去,从胸前拿出一锭银子用力地拍在柜台上,声音很大,惊得掌柜魂都快没了,“两间房,各配一桌小菜!”

 

“满了,只剩一间了!”掌柜被霂轻舟扰了清梦,又被吓得不轻,没好气的瞪着眼前的两个人。

 

“你少骗人,你这店里明明就一个客人都没有,哪来的满房!”一听掌柜这话,聂小安心情就不好了,急急地顶了嘴。

 

“嘿!我说你这姑娘,长的人模人样挺清秀的,嘴却这般咒人!我这店,那是生意太好了房间都被提前预定了,这是附近人都清清楚楚的事!不懂就别瞎说!”掌柜拍案而起,声音骤大,用那粗胖的手指指着聂小安,吹胡子瞪眼似乎是被气得不轻。

 

“你……”聂小安被堵的没话说,只是哼了一声。

 

“那就一间!”霂轻舟推掉掌柜的手,把柜上的银子推了过去。

 

“跟上来!”掌柜瞪了聂小安一眼,不耐烦的引他们上楼。再气,他也不会跟钱作对。

酒足饭饱,聂小安坐在床沿上甩着腿,忽然一怔,好像是想到了什么,“今……今晚怎么睡?”
“你睡床,我铺地睡!”他淡淡地应了一句。

 

“地上不冷么?”说出这句话,她就后悔了,怎么好像是她在暗示着他什么似的,让人想入非非。

 

“那你铺地,我睡床!”

 

“那还是我睡床吧!”对于霂轻舟的没多想,她还是挺庆幸的。

第四章

聂小安睡的很沉,她似乎做了一个很长的梦。梦里她大声的笑,又撕心裂肺的哭,她很迷茫。她好像是被梦逼醒的,梦里她很痛苦,但醒来时只是依稀记得一些模糊的片段。

 

她一睁开眼,就发现自己已是满头虚汗,而眼前站着个人,是霂轻舟。他在打量着她,在审视着她,嘴角勾起了一抹笑,嘲弄的,讽刺的,好像都有!

 

“快起,我们马上就走!”他有种直觉,她离他不远了!

 

“好!”她看着他远去的背影,说不出的落寞感。

“我们到底要去哪?”聂小安很讨厌这种不知到底的,很迷茫无知的感觉。

 

“不知道!”他也不知道到底要去哪儿,他相信自己的感觉。

 

聂小安不再说话,她到这个地方才几天呢!她东张西望的,感觉一切都好新奇!

 

一会儿看耍杂,一会儿看簪子,一会儿看冰糖葫芦……

 

“霂轻舟,这个是什么啊?”聂小安回头,却不见人。

 

她慌了,自己居然和他走丢了!她四处看啊,四处找,就是找不到,心里委屈得想哭,眼眶红红的。

 

“姑娘!你是在找人么?是不是走丢了?”聂小安循着这声源,是一个尖耳猴腮却锦衣华服的男子。

 

“你见过这么高,然后白色衣服,拿着剑的人没有?”聂小安向他比划着,心里的焦急完全淹没了男子眼底的淫笑。

 

“见过见过,是见过这么一个人,我还看见他往哪儿去了,要不,我带你去找找?”男子说着,搓了搓手,一脸的不怀好意。

 

“好,那你快带我去吧!”聂小安此时也没多想,竟跟他走了。

 

“喂,到了没有啊?怎么要走这么久?你是不是骗我啊?”走了很久,聂小安腿都麻了,可是越走她越觉得不对劲儿,这地方好像越走人越少。

 

“哟~姑娘你等不及了吧,我就是骗你了,谁让你这么好骗?”男子停住了脚,嘲笑着聂小安的愚蠢。确实,他干这种事都干了好些年了,头一回见到这么傻的姑娘,哪怕是外地人,都会对陌生人有一丝戒备,这女人,确实天真得很。

 

男子正是扬州有名的欺男霸女的恶霸,周癞子。好像是背后有大人物给撑腰,官府巴结他还来不及,对于他做的事情从来都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你……你想干嘛!你别过来啊!”聂小安顿感害怕,连连退后了好几步。

 

“怎么?你还想跑啊!跟你说,这里可是我的地盘,你跑不掉的,乖乖就范吧!”说着周癞子哈着腰走了过来。

 

“啊~霂轻舟,霂轻舟救命啊~”她吓得手足无措,都忘记了跑,只知道大喊着,好像是这么一喊,霂轻舟就会出现似的。

 

周癞子搓着手走了过去,却忽然“啊~”大叫一声,手背已是血肉模糊,大腿也疼得钻心,一把跪倒了地上,“是谁?给老子滚出来!”

 

霂轻舟从屋顶上跳了下来,周癞子一见到他,就像是耗子遇见了猫,连滚带爬地跑了。怎么会又碰到这个人?看来自己得找个算命先生好好算一卦了!他记得也是上次在调戏一个姑娘的时候,被他逮着打了个半残,三个月都没下得了床!

 

看着周癞子屁滚尿流地跑了,聂小安这才走过来,惊魂未定。但是,霂轻舟在她最危险的时刻出现了,天晓得她是有多高兴!她噙着笑,小跑到霂轻舟的身边。

 

就在快要碰到的那一刻,霂轻舟嫌恶的推开她,“别碰我!”

 

她心里很不是滋味,自己怎么会这么讨他的厌!

 

其实霂轻舟也就是碰巧遇到聂小安,他是在找她。在人群的时候,他感觉她就在不远,他顺着感觉走,和聂小安走开了。却又恰巧循到了这处,顺便救了聂小安,他都还没开始动的东西,怎么会让别人染指!可现在,却又没了她的气息!

 

第五章

霂轻舟让聂小安抓着自己的衣角,免得走丢了。

 

这一路走来,她心情都很愉快,她觉得他开始慢慢的接受自己了!

 

“霂轻舟!”她叫他,可惜声音淹没在了人潮中。

 

“霂轻舟!”聂小安扯了扯他的衣袖。

 

“说!”他很不耐烦。

 

“你说,世界上会有长的一模一样的两个人么?”她很好奇,她刚刚在看到了一个与她长得一模一样的女子,年龄也相仿,她的气息让她感到熟悉!

 

“说清楚怎么回事!”霂轻舟拉着她的手,很用力,似乎有些激动了。

 

“我刚刚看到和我长得一模一样的一个姑娘!”她抽出了被他紧握的手。他主动牵她的手,她当然开心,但是她的手被捏的很痛。

 

“在哪儿看到的?快跟我说再哪儿?”霂轻舟疯了一般,用力地摇着聂小安的手,此时的他很兴奋,她不知道他是怎么了,让她感到无比的陌生。

 

“在那儿,往那里去了!”聂小安皱了皱眉,她有种不好的预感。

 

“你先回客栈等我,记住,不许出来!”霂轻舟警告完便走了,聂小安想追过去,抬头一看确是已经没了踪迹。

 

天,已经黑透了。

 

霂轻舟还没有回来,这让她很是担心。

 

就在抬菜小二刚走的不久,门被推开了,霂轻舟走了进来。他心情很好,还让聂小安同他一起用膳。

 

霂轻舟给她盛了一杯酒,这是她第一次喝酒,她刚开始小呷了一口,最后尽数倒进了嘴里。
慢慢地,她只感觉天昏地暗,眼前的人儿慢慢变模糊,但她还是看到了他分明的笑,诡异的…
聂小安睡得很迷糊,她做了一个梦!

她梦见自己置身于一片水域中,四周空无一人,静得她可以听见树叶落在水面的声音,她很恐惧。

 

她的大脑很混乱,像是有什么遥远的东西在耳边轰然 炸开,震得她耳蜗剧烈的疼痛。

 

她眼前浮现出好多画面,那个人,让她倍感亲切,靠近了又觉得莫名的心痛。

她忽然睁开了眼,眼前却是霂轻舟放大的面孔。等等!她的双手双脚包括头部都被铁链铐住了!张了张嘴,却发现自己发不出一点儿声音!

 

只听见霂轻舟轻轻的笑了,那么动听,她这是第一次听见他笑吧!

 

她看着轻舟,眼里充满了疑惑。霂轻舟,是他绑了自己么?他绑自己做什么?她看向四周,发现,另一张石床上安静的睡着一个女人,和自己长得一模一样的那个女人!身边的玻璃板和碗,快要沸腾的水壶,以及霂野手中铮铮作响的小刀,聂小安莫名地害怕……

 

霂轻舟,你到底想做什么?可是聂小安发不出声音,她只能看着!

 

“聂小安, 你是不是迫切地想知道为什么?”霂轻舟凑近她的脸,耍弄着小刀,在聂小安的脸上比划。霂轻舟以前对她一直都是冷冰冰地,但她还是觉得他是一个很温柔的一个人,没来由得。但此时,她却觉得他像一个死神,一个张扬着笑的恶魔。

第六章

“聂小安,你知道她是谁么?她叫聂菁菁,你的胞妹!”

 

“你还不知道自己是谁吧?你可知帝都东教聂家和风云霂家两大世家!其实你是东教聂家的一个弃子!而我,是风云霂家的少主!”。

 

“我和你的妹妹,也就你旁边这位。她叫聂菁菁,我和她是青竹马是有婚约的!她先天失心,不曾闻人间情暖,但我都从没介意过!”

 

“可是,我风云霂家树大招风,被各大势力群忌惮。所以,他们联合起来,把霂家给暗算了,只活下来一个行尸走肉般的我。你们卑鄙龌龊的聂家就是主谋,他们还把菁菁嫁给了太子,你说,凭什么?”

 

“她先天失心,我知道她从来都没有看过我一眼。但是,我不能眼睁睁地看着她嫁给另一个人,我拼了命的把她劫了出来!你知不知道,那时为了救她我深受重伤差点没了命呢!但是她自由了,却丢下我走了!这都只是因为她先天失心,我相信她好了以后她会爱上我的,毕竟我对她这么好!”

 

“我也以为我会死,但是我没有想到我会遇到你,是你自己撞上来!”

 

“我看过一本古籍,上面说,天生失心者,也是可以救治的!一卵同胞,一胎同根,失心之人是因为体质弱,他们必会有一个胞亲。需以胞亲的心血为引,失心之人才会拥人感官!我想那便就是你了吧!”

 

听到这,聂小安的鼻头一酸,眼泪不由自主地流了下来,她明白了!可是她不甘……

 

“我知道你对我有意思,虽然我不知道你为什么会爱上我,我们认识还没几天呐!但我很清楚,你对我的爱,不输我对菁菁的爱吧?你可知道,真心的心血,更有用,不过,你若不愿意,我也可以强取!”说完,他阴阴一笑。

 

聂小安现在满脑子的回忆,原来,只是自己一厢情愿!他真的是爱惨了她,他原来已经找到了她……

 

想着,霂轻舟走了过来,一把扯下聂小安左肩的衣服,朝着她心口的位置,狠狠地刺了下去。
他手上的小刀很锋利很冰冷,一寸寸地划开了她的血肉,在她的身体里划开划去!直到,她心脏被剜了出来,血肉分离的痛,痛入了骨髓……她感觉到自己强有力的心脏被他捏在手里,小心翼翼地,生怕碰了,这怕是他第一次这么怕她受伤吧!她苦笑着……

 

她感觉到自己的灵魂剥离了躯体,进入到了聂菁菁体内,现在她才明白一切!原来,她和她本是同一个人,下凡时,本体和灵魂脱离,变成了两个人,可是,为什么是她得到他的爱,而不是自己?

 

霂轻舟把聂小安的心脏熬成了血浆,他小心翼翼地端着,缓缓喂入了‘毫无知觉’地聂菁菁的嘴里。

 

“霂轻舟!”聂菁菁缓缓睁开了眼,眼底有恨,有爱,有无奈……

 

“菁菁,菁菁,你醒啦?你终于醒了,你可知道,我等这一天等了多久,我会让你爱上我的,我们再也不要分开……”霂轻舟一把拥住了聂菁菁。

 

瞬间,天空乌云密布,一道道天雷从天而降,劈向霂轻舟,没注意的他一把把聂菁菁推了出去,而自己承受了那一击雷,他猛地吐了一口血,他感觉五脏六腑都在震痛,眼皮沉重得快要睁不开……

 

不行,他是个凡人,他会灰飞烟灭的!聂菁菁扑了过去,用身体挡住了霂轻舟!一道道天雷顺接而下,击在她的身上,而她,却只是深情地看着霂轻舟。突然,二十七道天雷并接轰下,她痛苦地大叫一声吐出了一口鲜血,她要承受不住了,接着,最后一道天雷劈下,“啊~”她的脸血肉模糊……

她记起了,她总算记起了一切……

女娲补天,所炼之石剩一块未用,弃在大荒山无稽崖青埂峰下,此石通灵,大小随心。
当年苏妲己是被姜尚绑在架上,受焚寂之刑而死的。那时的她已经怀了孩子,九重天太子霂野不忍,投下一枚石,那枚石是当年女娲补天所炼剩下的。所以,孩子的魂魄附在了石上,被霂野带到了九重天上。

 

石本无心,但狐有心。那个孩子就是聂小安,霂轻舟就是太子霂野,他意外地和聂小安相爱了,不顾九重天的反对。

 

众人怕重蹈覆辙,纷纷上书。

 

后来,天帝把聂小安逼跳了诛仙台,所谓诛仙台,凡人必会魂飞魄散,仙则散尽一身修为贬为凡人。太子霂野,被罚历经六道轮回,尝尽人间苦果。

 

太子霂野始终在轮回道上找不到聂小安,就是因为天帝革除了她的记忆,把她放在轮回道上给她安排了新的职位——三生石。让她看尽世人姻缘却看不到自己,让她站在心爱的人面前却无法相认。

 

这就是,为什么孟婆没有霂野前世记忆的原因。
“天帝,你可真是卑鄙!”

 

“我终究是为了你好!”

 

“放过她吧,给她一条生路,我愿永世与她不见!”霂野知道,他与聂小安本就是一段孽缘,不可成就的孽缘,他与她不可能在一起。

 

“你可考虑清楚了?”天帝微微沉思,他明白,逼急了对谁都没有好处!

 

“是!”霂野走了,没有留恋地看一眼。

尾声

“然后呢?”女人听得入了迷,忍不住问。

 

“奈何桥,孟婆汤,世上再无三生石!”孟婆摇了摇头,一口喝下了碗中浑浊的液体,身体重重地摔了下去……

泡沫不破

秋风中枯叶在地上麻木地翻滚,一个男孩站在银杏树旁面无神情地凝望一个越来越模糊的身影。 他很想跟过去,可又不敢。一脸呆滞的他仍望着前方的路。 一阵大风吹来,他不自觉眨了一下眼,泪不小心掉了下来。他用冰冷的手揉了揉双眼,就转身离开了。 回到家,他把自己关在房里,在记忆中寻找与她在一起的最清晰的片段,自言自语:“老天,为什么要对我不公?” 三个月前,男孩在学校湖边遇见了她。她坐在湖边的长椅上,专心...

我说话比较直,你别介意

你不要对我说实话,我喜欢听假话!

我和前任的现女友【言情】

1 大学毕业后我如愿找到了一份不错的工作。在一家外企,薪资也很NICE,然而,报道当天我就差点被这狗血剧情恶心死! 说来大家可能都不相信,我竟和我前任的现任女友分到了同一个部门,而且面对面。 她是老员工,比我早来两年,听同事说我来之前她本来是在人事部的,至于什么原因在我来之前调到了市场部,我不得而知。 当时知道他就是前任的现任女友时,我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 朋友们劝我,这又何必,又不是你做...

遇婚

姚念都有些心神不安,那天的订婚宴,那两人没有任何交集,但姚念知道他们肯定看到了彼此,只是不知道私底下是不是已经有了联系。

嚣张纨绔小王爷

莫向北,我喜欢了你好多年

文|观二清 图|百度 2017年11月16日 星期四 多云 1 当潘浩然“啪”的一声把请帖丢在我眼前,我就知道,要出事了。 “关琳,莫向北要结婚了。你知不知道!?”潘浩然疯狂的咆哮,餐厅里的人开始看着他,嗯,真像个泼妇。 我淡淡地喝了口水,指着请帖上鲜红的喜字,“我当然知道,巧的是,我也收到了一张。” “他竟然还给你寄了请帖,喂,这分明是在暗示你啊!”潘浩然激动地站起来,摇着我的肩。 “暗示...

手机故事网_每天读点故事在线阅读©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