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图写故事】你是我最帅的男人

2018-03-27 20:48:45作者:我爱你三小姐

《【看图写故事】你是我最帅的男人》by 我爱你三小姐

1

一阵鸟儿的叽喳声惊醒了我,我睁开眼望向窗外,又一个枯燥的清晨来临。

放在床头的手机铃声响起,一串陌生数字,先别慌,这种陌生电话,我每天接到不计其数,要么是各种无聊的诈骗,比如说:你欠巨额电话费,你有个毒品包裹,法院有你传票等等等等,要么就是寻亲有了眉目,比如说:大西北的沙漠上看到你爸,北方的蒙古包里看到你爸,东北的大森林里看到你爸等等等等,前提是:一手交钱,一手传给你照片。

还好,照片钱也就意思意思,我承诺过,若真是我爸,找到后定当重谢。

后来,我和我妈根据别人提供的线索与模糊照片,走遍了祖国的千山万水,烈日下,寒冬里,原本光鲜靓丽的两个女人,活成了两条丧家犬,别人给个话,就被我俩塞在嘴里,像叼着根喷香的热狗,结果发现那根本就是一场场谎言与美梦。

恍惚着五年过去了,承诺给别人的重谢一直无法兑现,我和我妈天天向上帝祷告,让这兑现早日来临吧,哪怕让我们失去花容月貌,哪怕让我们倾家荡产。

手机铃快接近尾声时,我木然摁通了电话:“你好,听说你正在寻找你失踪的父亲,我有一张照片给你,如果方便的话,请你确认一下。”一个年轻男人的声音,挺柔和。

“你谁呀?”我把手机往耳前移近了3.5公分,听上去我的声音不太友好。

“我姓肖,是照片中的店铺老板,你的电话号码是一名游客给我的。”

“我怎样才相信你?多少钱?”我把手机死死贴在耳朵上。

“姑娘,我说了你别笑,钱是个好东西,可我不太稀罕,哦对了,告诉你一下,照片中的老人在多年前遭遇了一场车祸,后来被抢救过来,失去记忆,什么都不记得了,我的目的是要你确认一下,如果觉得有可能是,我会发地址给你。”

“你……”

一声短信提示音截断我的疑问,顾不了多想,点开,一张照片定格在我眼前,我深吸了口气:

几间老旧的屋门前挂着一副竹编的长方形牌匾,上写“一个摄影师的店”,黑底白字,很是引人注目,然而,更令人注目的是,牌匾旁边那个人。

一个60多岁,头戴草帽的男人斜靠在一堵矮墙边,瘦高的个,穿着件镶紫色领口和袖口的黑T,一条深蓝色三分短裤,脚上一双粘了些许灰尘的皮鞋,花白的头发和鬓角从草帽里延伸出来,与唇边的白胡子混为一体,看上去像一片浓浓的灌木林,瘦削的左脸颊轻轻靠在左边肩膀上的小提琴琴身上,他左手持琴,右手持弓,仿佛正拉着一首令人忧伤的,像小河一样缓缓流淌的乐曲,可老人的表情却如此安详,看不到忧愁也看不到欢乐。

我目不转睛盯着这张照片,除了老人如霜的鬓发,爬满皱纹的清瘦脸庞和饱经沧桑的年龄让我陌生外,这俊朗的五官,这高高的个头,这持琴的姿势,这粗壮的手臂和戴在手腕上的表,一切都那么熟悉。

我大声叫唤在厨房里忙绿的妈妈,她闻声跑来,擦干手上的水,拿着我给她的照片左右端详,像个孩子似的憋着嘴哭了:“苍天睁眼了?多像你爸呀。”

2

一小时后,我和妈妈已坐在开往省城的大巴上,当年我爸爸应该就是坐着这样一辆大巴车去省城出差的。

五年前那一幕,出现在我眼前。

2013年3月的一个周日,夕阳已渐渐下落,我和我妈正在傍晚的餐桌上给爸爸过47岁生日,突然手机响,他剧团领导给了任务,让他务必于第二天一早,尽快赶到离此地500多公里的省级一家剧团,观看大学生小提琴演奏会,并担任评委,不得延误。

命令如山倒,我爸匆匆咽下最后一口饭,戴上妈妈送的生日礼物,一块他俩喜欢了很久都不舍得买的进口男士手表,简单收拾了一下物品,拉着行李箱,背着小提琴盒,离开家门前,他用手摸摸我的头,爱怜的对妈妈和我说:“早点睡吧,我尽快赶回来。”

22岁的我从窗口望出去,黄昏的风轻抚着爸爸高大健壮的背影,他的黑发像田野里的麦子,茁壮的轻轻翻卷着。

爸爸离开家有一个时辰的时候,我和妈妈同时发现被他随手抛在沙发上的手机,买嘎的,他竟忘了这么重要的通信工具,真要命,转头一想也没什么,鼻子下面通巴黎,借个电话不易如反掌吗?再说他几天后就回来,瞎担心什么?

可我们却不知道,那个荡着春风的傍晚,爸爸离开家后,竟毫无征兆的失踪了,报案无果后,我和妈妈从此走上了漫漫的寻亲路。

五年了,为了寻找爸爸,我做过许多疯狂的事,辞了人人羡慕的好工作,放弃了爱我入骨的男朋友,轻易相信别人的话,差点被人贩子卖到夜店或大山沟里。

点点滴滴的回忆终于结束,大巴终于到站。

我和疲惫的妈妈站在熙熙攘攘的人流中,望着这座繁华的都市,我曾经恨透了它,恨它莫名吞噬了我最亲的人,咒它是这个世界上最丑陋的城市,此刻,我竟然觉得它是如此的美丽,一场小雨后,春意盎然,晓风习习,我和妈妈自由舒畅地呼吸着这个城市的空气,因为我的爸爸就在这个城市,他活着。

我们照着通话人给的地址,七拐八问,终于找到一个待拆迁的小区,举目望去,泛着青苔的水泥地面到处裂着口,破旧的房屋一间连着一间,房门早已失去原有的颜色,也许刚下过雨的缘故,人烟稀少,显得很冷清。

突然,一阵如泣如诉的小提琴声传入我们的耳中,我们屏息聆听,那是影片《泰坦尼克号》主题曲“我心永恒”,爸爸拉得好的小提琴曲目不计其数,可因为妈妈和我最爱这首,于是,爸爸不停地拉给我们听,他曾答应我,他会在我的婚礼上演奏这支曲目当婚礼进行曲,当时,我的男友兴奋的与他连连击掌。

我们循着琴声找到一个单元的二楼,抬眼“一个摄影师的店”几个黑底白字映入眼帘,矮墙边,一个戴着草帽,鬓发如雪的老男人微闭着眼,正如痴如醉的拉着小提琴,冷风中,有两三个游客对着他拍照,他炉火纯青的演奏技巧,让游客们对他连连竖起大拇指,人们提出让他重换一首曲目,他仿佛没听见,无动于衷继续漠然地不断重复拉着“我心永恒”。

妈妈踉跄着赴到男人身边,从头到脚从脚到头仔细看着他,似乎不放过他身上每一寸令她熟悉的地方,她凑近琴身,这副熟悉的琴身上有多处被修补过的痕迹,却依然不影响它发出优美的旋律,她又凑近他持弓的右手,呆呆凝视他手腕上那块表,透明的表盖上有几丝被修补过的裂痕,却丝毫不影响它的走动与时间的精确。

妈妈捂住自己的口激动地哭泣起来,泪水在脸上奔腾,我的泪也跟着奔腾,雨又开始飘落,我的爸爸在雨中固执地拉着他心中的曲目。

我爱你三小姐
我爱你三小姐  作家 一个喜欢与文字缠绵的妮子,更文时间不定时,一旦更,就会让你好看。简书官方专题“我是来搞笑的”副主编。

【看图写故事】你是我最帅的男人

【短篇】少女小眉

刘小安和他的第一夜

一瞬间,往事涌心头

爱情里,我们都是贱骨头

良人暮归

西塘 雨 23℃ 我懊恼的盯着手机屏幕,恨透了自己,刚刚来到西塘的第一天就把身份证丢了,当我站在微水街路中央打算给当地派出所打电话挂失的时候,一条金毛哈达着粉红色的舌头憨憨的向我跑来。我楞在了原地,想给这个可爱的生物让路,谁知它竟有意和我开玩笑,在我腿边蹭了又蹭,“啊呀,谁家的狗,快走开!”我开始学着电影里的女主角娇嗔的怪叫。在这条庞大的金毛绕着我转了好...

女鬼聂芊雨:铜铃铛

七珈的声音有一种魔力,让人听了,就会心甘情愿,按照她的话去做。

[校园]任青春满目苍夷(1)关于遇见

很多年后沈雁都记得,那是一个很好的夏日,穿过拥挤的小巷与热闹的人群,沈雁就这样直勾勾盯着那四个烫金大字——忻城大学看了许久。 小巷子里人潮拥挤,路面铺着一层水泥,常年失修已经变得坑坑洼洼。 穿着宽大T恤与好看裙子的男孩女孩们,脸上洋溢着简单纯粹的笑容,在烈日的普照之下鼻尖微微冒出点点汗珠,长常的头发披散的脑后,露出干净明媚的脸庞在校园里进进出出。 正对着校门的陶行知塑像屹立在风雨中,见证着发...

小童话 一个平常的森林午后

难得的好天气呀。阳光毫不吝啬它的慈悲,洋洋洒洒地倾斜而下,森林里便有了荡漾的光流,流到树叶上溅起一滩光点,流到湖水里便似乎能听到清脆的铃声。 棕熊阿已眯着眼睛,抬起头看槭树叶上的光,它看得入迷了,仿佛自己很久以前是从光后面走出来似的。槭树后的天空都是一格格的剪影,像倒映在湖水里的影子,这样一想,阿已又像坐在湖底似的。 它挪动笨重的身子,搬来桦树做的小木凳,还是着迷地看光。它浑身被晒得暖洋洋的...

《嫌疑人X的献身》:一场用生命书写的告白

一场世间最平凡的暗恋,却用生命书写出了最伟大的告白。 文 | 萧艺语 -1- 如果说有一本书,在构思精妙、引人入胜的侦探情节中贯穿了常人难以想象的、近乎极致的深情,那么它一定是令人震撼而沉迷的。 《嫌疑人X的献身》就是这样。作者东野圭吾说:“这是我所能想到的最纯粹的爱情,最好的诡计”。 关于这本书,我最先读过原著,后看了日版电影,2017年又看了国内版电影。然而即便早已熟知情节,在今天第二次...

“我拒绝了一个富二代”

文/婉兮 01 第一次注意到于东,是大二上学期的冬天。 萧潇埋着头填写表格,忽然听见一个嗫嚅的声音说,老师,我还没凑齐钱。 她本能地抬头看,于是就看见20岁那年,于东那张未经世事的脸。 其实她早已见过他,在各种各样的比赛现场,他站在镁光灯下衣着光鲜,全然不是这窘迫的模样。 那天很冷,寒风呼啸。萧潇用围巾覆了脸,与他四目相对时,内心忽然安稳。她转过身继续填表,即将掉下来的泪就这样憋了回去。 俩...

手机故事网_每天读点故事在线阅读©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