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图写故事】你是我最帅的男人

2018-03-27 20:48:45作者:我爱你三小姐





《【看图写故事】你是我最帅的男人》by 我爱你三小姐

1

一阵鸟儿的叽喳声惊醒了我,我睁开眼望向窗外,又一个枯燥的清晨来临。

放在床头的手机铃声响起,一串陌生数字,先别慌,这种陌生电话,我每天接到不计其数,要么是各种无聊的诈骗,比如说:你欠巨额电话费,你有个毒品包裹,法院有你传票等等等等,要么就是寻亲有了眉目,比如说:大西北的沙漠上看到你爸,北方的蒙古包里看到你爸,东北的大森林里看到你爸等等等等,前提是:一手交钱,一手传给你照片。

还好,照片钱也就意思意思,我承诺过,若真是我爸,找到后定当重谢。

后来,我和我妈根据别人提供的线索与模糊照片,走遍了祖国的千山万水,烈日下,寒冬里,原本光鲜靓丽的两个女人,活成了两条丧家犬,别人给个话,就被我俩塞在嘴里,像叼着根喷香的热狗,结果发现那根本就是一场场谎言与美梦。

恍惚着五年过去了,承诺给别人的重谢一直无法兑现,我和我妈天天向上帝祷告,让这兑现早日来临吧,哪怕让我们失去花容月貌,哪怕让我们倾家荡产。

手机铃快接近尾声时,我木然摁通了电话:“你好,听说你正在寻找你失踪的父亲,我有一张照片给你,如果方便的话,请你确认一下。”一个年轻男人的声音,挺柔和。

“你谁呀?”我把手机往耳前移近了3.5公分,听上去我的声音不太友好。

“我姓肖,是照片中的店铺老板,你的电话号码是一名游客给我的。”

“我怎样才相信你?多少钱?”我把手机死死贴在耳朵上。

“姑娘,我说了你别笑,钱是个好东西,可我不太稀罕,哦对了,告诉你一下,照片中的老人在多年前遭遇了一场车祸,后来被抢救过来,失去记忆,什么都不记得了,我的目的是要你确认一下,如果觉得有可能是,我会发地址给你。”

“你……”

一声短信提示音截断我的疑问,顾不了多想,点开,一张照片定格在我眼前,我深吸了口气:

几间老旧的屋门前挂着一副竹编的长方形牌匾,上写“一个摄影师的店”,黑底白字,很是引人注目,然而,更令人注目的是,牌匾旁边那个人。

一个60多岁,头戴草帽的男人斜靠在一堵矮墙边,瘦高的个,穿着件镶紫色领口和袖口的黑T,一条深蓝色三分短裤,脚上一双粘了些许灰尘的皮鞋,花白的头发和鬓角从草帽里延伸出来,与唇边的白胡子混为一体,看上去像一片浓浓的灌木林,瘦削的左脸颊轻轻靠在左边肩膀上的小提琴琴身上,他左手持琴,右手持弓,仿佛正拉着一首令人忧伤的,像小河一样缓缓流淌的乐曲,可老人的表情却如此安详,看不到忧愁也看不到欢乐。

我目不转睛盯着这张照片,除了老人如霜的鬓发,爬满皱纹的清瘦脸庞和饱经沧桑的年龄让我陌生外,这俊朗的五官,这高高的个头,这持琴的姿势,这粗壮的手臂和戴在手腕上的表,一切都那么熟悉。

我大声叫唤在厨房里忙绿的妈妈,她闻声跑来,擦干手上的水,拿着我给她的照片左右端详,像个孩子似的憋着嘴哭了:“苍天睁眼了?多像你爸呀。”

2

一小时后,我和妈妈已坐在开往省城的大巴上,当年我爸爸应该就是坐着这样一辆大巴车去省城出差的。

五年前那一幕,出现在我眼前。

2013年3月的一个周日,夕阳已渐渐下落,我和我妈正在傍晚的餐桌上给爸爸过47岁生日,突然手机响,他剧团领导给了任务,让他务必于第二天一早,尽快赶到离此地500多公里的省级一家剧团,观看大学生小提琴演奏会,并担任评委,不得延误。

命令如山倒,我爸匆匆咽下最后一口饭,戴上妈妈送的生日礼物,一块他俩喜欢了很久都不舍得买的进口男士手表,简单收拾了一下物品,拉着行李箱,背着小提琴盒,离开家门前,他用手摸摸我的头,爱怜的对妈妈和我说:“早点睡吧,我尽快赶回来。”

22岁的我从窗口望出去,黄昏的风轻抚着爸爸高大健壮的背影,他的黑发像田野里的麦子,茁壮的轻轻翻卷着。

爸爸离开家有一个时辰的时候,我和妈妈同时发现被他随手抛在沙发上的手机,买嘎的,他竟忘了这么重要的通信工具,真要命,转头一想也没什么,鼻子下面通巴黎,借个电话不易如反掌吗?再说他几天后就回来,瞎担心什么?

可我们却不知道,那个荡着春风的傍晚,爸爸离开家后,竟毫无征兆的失踪了,报案无果后,我和妈妈从此走上了漫漫的寻亲路。

五年了,为了寻找爸爸,我做过许多疯狂的事,辞了人人羡慕的好工作,放弃了爱我入骨的男朋友,轻易相信别人的话,差点被人贩子卖到夜店或大山沟里。

点点滴滴的回忆终于结束,大巴终于到站。

我和疲惫的妈妈站在熙熙攘攘的人流中,望着这座繁华的都市,我曾经恨透了它,恨它莫名吞噬了我最亲的人,咒它是这个世界上最丑陋的城市,此刻,我竟然觉得它是如此的美丽,一场小雨后,春意盎然,晓风习习,我和妈妈自由舒畅地呼吸着这个城市的空气,因为我的爸爸就在这个城市,他活着。

我们照着通话人给的地址,七拐八问,终于找到一个待拆迁的小区,举目望去,泛着青苔的水泥地面到处裂着口,破旧的房屋一间连着一间,房门早已失去原有的颜色,也许刚下过雨的缘故,人烟稀少,显得很冷清。

突然,一阵如泣如诉的小提琴声传入我们的耳中,我们屏息聆听,那是影片《泰坦尼克号》主题曲“我心永恒”,爸爸拉得好的小提琴曲目不计其数,可因为妈妈和我最爱这首,于是,爸爸不停地拉给我们听,他曾答应我,他会在我的婚礼上演奏这支曲目当婚礼进行曲,当时,我的男友兴奋的与他连连击掌。

我们循着琴声找到一个单元的二楼,抬眼“一个摄影师的店”几个黑底白字映入眼帘,矮墙边,一个戴着草帽,鬓发如雪的老男人微闭着眼,正如痴如醉的拉着小提琴,冷风中,有两三个游客对着他拍照,他炉火纯青的演奏技巧,让游客们对他连连竖起大拇指,人们提出让他重换一首曲目,他仿佛没听见,无动于衷继续漠然地不断重复拉着“我心永恒”。

妈妈踉跄着赴到男人身边,从头到脚从脚到头仔细看着他,似乎不放过他身上每一寸令她熟悉的地方,她凑近琴身,这副熟悉的琴身上有多处被修补过的痕迹,却依然不影响它发出优美的旋律,她又凑近他持弓的右手,呆呆凝视他手腕上那块表,透明的表盖上有几丝被修补过的裂痕,却丝毫不影响它的走动与时间的精确。

妈妈捂住自己的口激动地哭泣起来,泪水在脸上奔腾,我的泪也跟着奔腾,雨又开始飘落,我的爸爸在雨中固执地拉着他心中的曲目。


这时,一个30不到,眉目俊朗的小伙在爸爸身后撑起了一把大伞,挡住了淅淅沥沥正下着雨。

“请到屋里喝杯茶吧。”小伙对我们发出了热情的邀请。

“你是肖老板?”我用手指指牌匾,感激地望着他。

我们随着肖老板走近一间屋子,四五十平的屋子被布置成一个小舞台,舞台角落摆满了各种陈旧的乐器,吉他,贝司,电子琴,爵士鼓,小提琴,还有一些叫不上名的乐器,空出来的地方,放了一张深棕色的古树茶桌,茶桌上放着各种茶具与各式茶包。

这是一处供游人摄影品茶听民谣的地方,也许它曾经辉煌过,而此刻,每一件物品上都落满了寂寞的灰尘。

我们坐在茶桌旁,水开了,他熟练地烫过茶盏,过滤掉第一泡水,品着香气弥漫的茶,他讲述了五年前发生在父亲身上的离奇故事。

3

“深夜两点,我和一个朋友从酒吧出来,刚走到街口拐角处,一声惨叫吓着了我俩,顺叫声看过去,灯光隐约处,一辆看不清车颜色和人轮廓的摩托往我们的反方向飞驰而去,地上似乎躺着一个人,直觉告诉我们出车祸了, 我掏出电话边报警边和朋友跑过去。

地上躺着一个浑身脏污的中年男人,坚硬的水泥地面上溜了一摊血,他呻吟着,身上背着一个小提琴盒,正好一辆出租车路过,我让朋友等待警察到来,自己和司机赶忙送中年男人到医院。

经过一夜的手术抢救,命保下来了,左侧头颅却凹进去一个坑,记忆丧失,智商只如两三岁孩子,什么都不知道了。

警察调了监控,看到在幽暗僻静的街口拐弯处,正准备越过街口的他被两名佩戴头盔,持有假牌照的摩托车罪犯实施疯狂抢劫,劫走了他的行李箱,并用摩托车撞倒了他,也许他所有的证件和钱包都放在了箱内,在他身上也没找到任何通信工具,因罪犯一直逸在外,导致所有人都不知道他的真实身份,人海茫茫,要弄清被害人的身份和找到他的亲人,实属太难。

后来,看他很可怜,家里人商议,让他暂时吃住在我们家,再后来,由于我喜欢摄影,茶艺和音乐,他们又利用家中闲置的屋子,凑钱给我开了这个店铺,起了这个名,我约了几个兄弟跟我一起干,前几年还不错,可目前,小区却马上面临拆迁,游人越来越少,生意越来越难做,我们组建的队伍也散了,今后的日子会越来越艰难。”

“唉”妈妈叹了口气。

“那场事故中,男人的小提琴和身上的物件被损坏的有些严重,我请人修好了它们,慢慢发现,他竟然是个小提琴手,简直是个天才,我也是个对音乐发烧的人,惺惺相惜,我就琢磨,不如免费让游人到我们屋里喝茶,听民谣,前提是,帮帮我们的忙,顺便为爱拉小提琴的男人照几张相,扩大宣传渠道,让他早日找到亲人,可难啊,出事后不久,眼见他的外观和身材变化越来越大,短短几年时间,已由一个满头黑发的中年男人,变成了一个满头白发的老年男人,要找到他的亲人,谈何容易?”

原来爸爸头上总戴着草帽,原来他的小提琴和手表有那么多被修补过的裂痕,我可怜的爸爸。

“请问,是谁给了你我的电话?”

“一个陌生游客,二十七八岁的大小伙,一米七八左右,阳光,健谈,开朗,他说他是一名刑侦警察,为他牵挂的人寻找父亲,其余的他没多讲。”

我和妈妈面面相觑,那一刻,我们明白了,找到我爸爸的这个警察,原来是曾被我放弃的男友。

我咬着嘴唇,愧疚的垂下眼帘。

爸爸失踪的几年间,我们的家变得不再完整,为了寻找老人家,我辞了好工作,天南海北几个月甚至整年不着家,面对着男友的安慰,我变得越来越歇斯底里,亲手毁了婚约,骂跑了他,他跨出我家门槛前,回头红着眼对我说: “相信我,只要你爸爸还活着,一定会回到你们身边。”

在我和男友失去联络的这段时间里,原来他一直帮着我寻找爸爸,而失踪的男人却与他的妻子和女儿只相隔500多公里。

关于爸爸的故事讲完了,雨渐渐停止,我们来到屋外,金色的晚霞染满天际,妈妈和我上前紧紧拥抱住爸爸,琴声戛然而止,他缓缓放下小提琴,凝视着妈妈和我。

妈妈轻轻揭开戴在他头上的草帽,满头白发下,左侧头颅不再似当年一样饱满,明显凹进去一块,上帝和爸爸开了个玩笑,拿走他身上的一小块骨头和所有的喜怒哀乐,却换回他一条命:“你是我最帅的男人,是我们女儿最帅的爸爸,来,我们回家,回家。”妈妈用手轻轻抚摸着爸爸的头发、脸庞和胡须。

这时,爸爸没任何表情的脸上突然泛起一丝微笑,紧接着,一颗大大的泪珠从他干枯的眼眸里滚落,划过爬满皱纹的脸庞,流到了妈妈和我心上。

end


上一篇

目录

已是最后


我爱你三小姐
我爱你三小姐  作家 一个喜欢与文字缠绵的妮子,更文时间不定时,一旦更,就会让你好看。简书官方专题“我是来搞笑的”副主编。

118路公交车

【看图写故事】你是我最帅的男人

【短篇】少女小眉

刘小安和他的第一夜

一瞬间,往事涌心头

琅琊令之同舟共济|恩

时值深秋,北风呼啸,落叶缤纷。 菜市场的门口冰冷的水泥地上坐着一衣衫褴褛,蓬头垢面的年轻男子。男人嘴里念叨着:“大妈大爷,大哥大姐行行好,给点钱吧!”一边念叨一边把手里端着的小不绣钢盆冲过路的人面前晃一晃。 盆里有三两张一元的纸巾和几个泛着清冷白光的硬币。硬币在男子不断的晃动下,和盆儿碰撞出“哗啦啦”的脆响,和呼呼的北风争夺这冷天的发言权。 行人裹着厚厚的大衣,行色匆匆,没有人停下脚步看一眼...

我曾因沉迷暧昧而错过爱情

文/陈星然1 张小娴说:“薄幸的人懂得如何去吸引,但不懂得如何去爱。” 我想,每个人都曾做过那个薄幸之人。 高中的时候,喜欢一个坐在我前面的男孩子。 他像所有普通的高中男生一样,穿着松垮垮的校服,脚上蹬着一双运动鞋,留着痞痞的平头。 可是,他又不一样,他狭长的眼睛透露着智慧的光芒,讲题时的声音温暖柔和,连指甲都磨得圆滑好看,我深深着迷。 暗恋一直持续到高一下学期期末考试,因为担心高二分班之后...

下一次月圆时

文|七机 少爷漫无目的地走着,任凭傍晚的红霞吞没远方的天际,月亮很快就升了起来,北平的秋已经很深了。 路过歌舞厅,少爷驻足,从门口向里望着,凝视良久,他想不出回忆里有什么值得他容忍这灯火的喧嚣。 一阵微冷的秋风吹过,少爷收回凝望的眼神,欲转身离去,迎面撞上一位姑娘,洒落了一地的纸笔。 姑娘衣履洁净朴素,头发有些枯黄,但脸颊透着年轻少女的红润,好像被猜透心思的新娘。 少爷和姑娘呆住几秒钟,互相...

《小王子》:那朵矫情的玫瑰花

文/见伊 在《小王子》里,玫瑰花无疑是爱情的象征,我更愿意把她看成情窦初开的女孩子。 有那么一天,在小王子的星球上,一颗谁也不知道从哪里来的种子,经过发芽、幼苗期,绽放出一朵很大的花蕾,不同于其他任何花儿。这,突然给小王子日复一日平淡的生活,注入一种奇迹般的憧憬和喜悦。 这朵花儿对自己的美丽不够满意,仍然呆在她绿色的花萼里,她还要继续精心地打扮一番。她小心翼翼地选择自己的颜色,一个一个整理自...

定制情人:轮回

文 | 见闻不是百晓生 抽完烟盒里的最后一支烟,徐枫从路边站了起来。蹲的时间久了,双腿有些发麻,他扶着路边的栏杆站了一会才转身朝小区里走去。 此时已经是早上六点,小区门口堆满了各色早点摊位,此起彼伏的叫卖声就像夏日里挥之不去的苍蝇一般在徐枫的耳边嗡嗡作响,听的他心烦意躁。 好不容易穿过人群挤到门口,却被保安拦了下来,“同志,请出示一下您的证件。” 徐枫抬起头,在保安那双清亮的眸子里,他看到...

一封埋藏心底的情书

你好,当你看到这封信,惊诧好奇之余,是否也会在心里暗想:“谁这么逗,都什么年代了,还写这么老土的东西?”这看起来似乎有点荒谬,但我还是希望你可以耐心把它看完,因为我写了很久。 我们总是嫌时间过得太慢,可当一段岁月流逝,又禁不住感叹光阴无情,恨不能回到从前。不知不觉,离我们初次见面已有七年多了。那天黄昏时分,我扶在栏杆上眺望远处的风景,初秋的暖风习习,清爽怡人。不知是潜意识感觉有人在看着我,还...

手机故事网_每天读点故事在线阅读©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