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图写故事】你是我最帅的男人

2018-03-27 20:48:45作者:我爱你三小姐

《【看图写故事】你是我最帅的男人》by 我爱你三小姐

1

一阵鸟儿的叽喳声惊醒了我,我睁开眼望向窗外,又一个枯燥的清晨来临。

放在床头的手机铃声响起,一串陌生数字,先别慌,这种陌生电话,我每天接到不计其数,要么是各种无聊的诈骗,比如说:你欠巨额电话费,你有个毒品包裹,法院有你传票等等等等,要么就是寻亲有了眉目,比如说:大西北的沙漠上看到你爸,北方的蒙古包里看到你爸,东北的大森林里看到你爸等等等等,前提是:一手交钱,一手传给你照片。

还好,照片钱也就意思意思,我承诺过,若真是我爸,找到后定当重谢。

后来,我和我妈根据别人提供的线索与模糊照片,走遍了祖国的千山万水,烈日下,寒冬里,原本光鲜靓丽的两个女人,活成了两条丧家犬,别人给个话,就被我俩塞在嘴里,像叼着根喷香的热狗,结果发现那根本就是一场场谎言与美梦。

恍惚着五年过去了,承诺给别人的重谢一直无法兑现,我和我妈天天向上帝祷告,让这兑现早日来临吧,哪怕让我们失去花容月貌,哪怕让我们倾家荡产。

手机铃快接近尾声时,我木然摁通了电话:“你好,听说你正在寻找你失踪的父亲,我有一张照片给你,如果方便的话,请你确认一下。”一个年轻男人的声音,挺柔和。

“你谁呀?”我把手机往耳前移近了3.5公分,听上去我的声音不太友好。

“我姓肖,是照片中的店铺老板,你的电话号码是一名游客给我的。”

“我怎样才相信你?多少钱?”我把手机死死贴在耳朵上。

“姑娘,我说了你别笑,钱是个好东西,可我不太稀罕,哦对了,告诉你一下,照片中的老人在多年前遭遇了一场车祸,后来被抢救过来,失去记忆,什么都不记得了,我的目的是要你确认一下,如果觉得有可能是,我会发地址给你。”

“你……”

一声短信提示音截断我的疑问,顾不了多想,点开,一张照片定格在我眼前,我深吸了口气:

几间老旧的屋门前挂着一副竹编的长方形牌匾,上写“一个摄影师的店”,黑底白字,很是引人注目,然而,更令人注目的是,牌匾旁边那个人。

一个60多岁,头戴草帽的男人斜靠在一堵矮墙边,瘦高的个,穿着件镶紫色领口和袖口的黑T,一条深蓝色三分短裤,脚上一双粘了些许灰尘的皮鞋,花白的头发和鬓角从草帽里延伸出来,与唇边的白胡子混为一体,看上去像一片浓浓的灌木林,瘦削的左脸颊轻轻靠在左边肩膀上的小提琴琴身上,他左手持琴,右手持弓,仿佛正拉着一首令人忧伤的,像小河一样缓缓流淌的乐曲,可老人的表情却如此安详,看不到忧愁也看不到欢乐。

我目不转睛盯着这张照片,除了老人如霜的鬓发,爬满皱纹的清瘦脸庞和饱经沧桑的年龄让我陌生外,这俊朗的五官,这高高的个头,这持琴的姿势,这粗壮的手臂和戴在手腕上的表,一切都那么熟悉。

我大声叫唤在厨房里忙绿的妈妈,她闻声跑来,擦干手上的水,拿着我给她的照片左右端详,像个孩子似的憋着嘴哭了:“苍天睁眼了?多像你爸呀。”

2

一小时后,我和妈妈已坐在开往省城的大巴上,当年我爸爸应该就是坐着这样一辆大巴车去省城出差的。

五年前那一幕,出现在我眼前。

2013年3月的一个周日,夕阳已渐渐下落,我和我妈正在傍晚的餐桌上给爸爸过47岁生日,突然手机响,他剧团领导给了任务,让他务必于第二天一早,尽快赶到离此地500多公里的省级一家剧团,观看大学生小提琴演奏会,并担任评委,不得延误。

命令如山倒,我爸匆匆咽下最后一口饭,戴上妈妈送的生日礼物,一块他俩喜欢了很久都不舍得买的进口男士手表,简单收拾了一下物品,拉着行李箱,背着小提琴盒,离开家门前,他用手摸摸我的头,爱怜的对妈妈和我说:“早点睡吧,我尽快赶回来。”

22岁的我从窗口望出去,黄昏的风轻抚着爸爸高大健壮的背影,他的黑发像田野里的麦子,茁壮的轻轻翻卷着。

爸爸离开家有一个时辰的时候,我和妈妈同时发现被他随手抛在沙发上的手机,买嘎的,他竟忘了这么重要的通信工具,真要命,转头一想也没什么,鼻子下面通巴黎,借个电话不易如反掌吗?再说他几天后就回来,瞎担心什么?

可我们却不知道,那个荡着春风的傍晚,爸爸离开家后,竟毫无征兆的失踪了,报案无果后,我和妈妈从此走上了漫漫的寻亲路。

五年了,为了寻找爸爸,我做过许多疯狂的事,辞了人人羡慕的好工作,放弃了爱我入骨的男朋友,轻易相信别人的话,差点被人贩子卖到夜店或大山沟里。

点点滴滴的回忆终于结束,大巴终于到站。

我和疲惫的妈妈站在熙熙攘攘的人流中,望着这座繁华的都市,我曾经恨透了它,恨它莫名吞噬了我最亲的人,咒它是这个世界上最丑陋的城市,此刻,我竟然觉得它是如此的美丽,一场小雨后,春意盎然,晓风习习,我和妈妈自由舒畅地呼吸着这个城市的空气,因为我的爸爸就在这个城市,他活着。

我们照着通话人给的地址,七拐八问,终于找到一个待拆迁的小区,举目望去,泛着青苔的水泥地面到处裂着口,破旧的房屋一间连着一间,房门早已失去原有的颜色,也许刚下过雨的缘故,人烟稀少,显得很冷清。

突然,一阵如泣如诉的小提琴声传入我们的耳中,我们屏息聆听,那是影片《泰坦尼克号》主题曲“我心永恒”,爸爸拉得好的小提琴曲目不计其数,可因为妈妈和我最爱这首,于是,爸爸不停地拉给我们听,他曾答应我,他会在我的婚礼上演奏这支曲目当婚礼进行曲,当时,我的男友兴奋的与他连连击掌。

我们循着琴声找到一个单元的二楼,抬眼“一个摄影师的店”几个黑底白字映入眼帘,矮墙边,一个戴着草帽,鬓发如雪的老男人微闭着眼,正如痴如醉的拉着小提琴,冷风中,有两三个游客对着他拍照,他炉火纯青的演奏技巧,让游客们对他连连竖起大拇指,人们提出让他重换一首曲目,他仿佛没听见,无动于衷继续漠然地不断重复拉着“我心永恒”。

妈妈踉跄着赴到男人身边,从头到脚从脚到头仔细看着他,似乎不放过他身上每一寸令她熟悉的地方,她凑近琴身,这副熟悉的琴身上有多处被修补过的痕迹,却依然不影响它发出优美的旋律,她又凑近他持弓的右手,呆呆凝视他手腕上那块表,透明的表盖上有几丝被修补过的裂痕,却丝毫不影响它的走动与时间的精确。

妈妈捂住自己的口激动地哭泣起来,泪水在脸上奔腾,我的泪也跟着奔腾,雨又开始飘落,我的爸爸在雨中固执地拉着他心中的曲目。

我爱你三小姐
我爱你三小姐  作家 一个喜欢与文字缠绵的妮子,更文时间不定时,一旦更,就会让你好看。简书官方专题“我是来搞笑的”副主编。

【看图写故事】你是我最帅的男人

【短篇】少女小眉

刘小安和他的第一夜

一瞬间,往事涌心头

爱情里,我们都是贱骨头

有一个星三代对象是种什么体验?

文 | 颜无色 01. 吃完口袋里最后一根棒棒糖,我把车停在一个中档小区门口,给陈乐乐发短信:要不然我还是回去吧。 陈乐乐秒回了我一句:你要是豁得出去沈家的脸,你就回。 其实沈家的脸已经被我丢得差不多了,如果今天的事情不解决,我面临的恐怕只有被家族扫地出门这一条路。 到时候不仅我爸、我妈、我爷爷会在各种媒体上发表和我解除家属关系的声明,我姨、我姑、我伯父恐怕会趁这个风头出书、出画册来形容我是...

岁月寒凉,我还在这里

文:安亦清 我站在座这城市川流不息的繁华中,你乔装打扮而来,习惯了彼此的仰望。待到我们都缓缓解下面具,卸下所有的防备,露出曾经那张干净熟悉的面孔。我才知道,原来我们都孤独且不安,都在幸福的路上踽踽独行。 唯有此时,我才敢说出那句话,“你嫁给谁都会是一个好女孩,却总不如嫁给我这般合适。” 01 凌晨五点,北三环的主路被单向行驶的车辆堵得水泄不通,宛如一位风烛残年的老人负着盔甲缓步前行。我站在天...

树 人

事情的开始在一个潮湿而闷热的清晨,如此闷热的清晨实在是不多见,但如今也不再那么罕见了。而在让人感到倍加闷热的晨会,哦我真希望那个死鬼可以从他口袋里漏出几个子儿来把那个停转了几个月的换气扇修一下,之后,我可以以取材的名义暂时逃掉这个老混蛋的压榨。如果不是要去零层,我简直可以表演一个原地起跳后空翻来庆祝。 该死的零层又有了什么“有趣”、“奇妙”、“令人好奇”的传闻,而因此又是我要去那该死的零层和...

爱在记忆消逝前 老来多健忘,唯不忘相思

一 据说人的一生可以分为三个阶段,儒、道、释。 儒怕死,道怕生,释是向死而生。但生而为人,总有一死,人生,本就是向死而生。 死亡是生命的终点,韶华易逝,垂暮将至,人无法选择出生,却可以选择如何度过一生,以及,如何死去。 如果我老了,疾病缠身,一天一天地坐在轮椅上,看着子女儿孙进进出出忙着各自的事。 天亮了天又黑了,我将自己的一生回忆了一遍又一遍,开始觉得人间不过如此,与其肉体被禁锢,不如将灵...

婆婆是老巫婆?

韩辰结婚的时候,就和马烨约法三章,其中一条:哪怕自己老死都不要和婆婆住一起。她从小见多了婆媳矛盾,才不要过那种鸡飞狗跳的生活。说来也怪,为什么就那么多不和的婆媳? 韩辰孩子三岁的时候,上了幼儿园,自己天天呆在家里,开始愈发向往上班的日子。而韩辰,也确实是个有上进心的姑娘,学了四年的法律专业,丢掉也确实太可惜了。韩辰在经历了两个月的投简历无望后,终于在一个午后,接到了HR通知上班的电话。 这是...

棉花如糖

文/菜七 棉花堆积如雪,叠成一座沉寂挺秀的山峦,冠顶尖尖,犹如新坟上的残雪;棉厂围墙上,栽种的玻璃碎片朝天高耸,白色飞絮层叠,让高耸凸起丰满,与院里棉山相对遥望,白头偕老。 萧锋躺在棉堆里,有一种奇异的宁静感,他告诉了燕子,是通过激烈生涩的吻告诉她的。燕子的身体在抗拒,内心却是期待的。因此,她推拒的动作倒像是舒怀畅纳。 风雨筛过一场青春,多年后,燕子剩下零落的记忆。愕然回观,会惊异于当初,挣...

手机故事网_每天读点故事在线阅读©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