纪实小说•育儿婚姻|女儿,我想对你说3

2018-03-23 06:08:03作者:太湖浪子

《纪实小说•育儿婚姻|女儿,我想对你说3》by 太湖浪子

2018年3月23日  星期五 小雨

岳母患带状疱疹,医院一查得了糖尿病,对她如晴天霹雳,打击很大。她的亲生女儿却不管不顾,不知道出于何心。

我再也按耐不住,主动提出带岳母寻医问药,不管妻子开不开心,有病得赶紧治疗,岂可耽误?有一家糖尿病专科医院的党支部书记是我同事岳母,通过其关系寻找最得力的专家诊治。一碰头,俩岳母居然还是老邻居,世界真是小。岳母的病属于早期,问题不大,听专家话,按时服药,放心了不少。

回家后却又起波澜。岳母一贯节俭,早晨还是一大碗老泡饭,高淀粉类食物确实是糖尿病患者所忌讳的。可是妻子有话不会好好说,冲着她妈阴阳怪气一通胡言乱语:

“像头猪一样还要不停吃,作死啊——”

岳母听罢老泪纵横。我斥责妻子,她却不理不睬,根本不当一回事。女儿在一旁像自己做错了什么似的,怯生生不敢动弹,可怜了孩子,祸根蔓延。

与妻子的交流越来越少,她还色厉内荏地管着我和女儿不准与她妈说话、亲近。家里像个冰窟窿。没办法,除了上班,我尽量带着女儿去外面晃荡。

开着当时的燃油助力车,载着女儿去郊游,是父女俩当时最快乐的时光

油菜花香,金黄色一片。天空蔚蓝,空气清新,菜花虫虫在花丛中飞来飞去采蜜,不知名的野鸟腾空而起。女儿呆惯城市,难得一见乡野春色,煞是可爱,在田埂撒谎奔跑。一不小心绊倒在地里仿佛也忘了疼,立马爬起追逐那飞舞的野蜂。

女儿长得可爱,一张张美好童年照片“咔嚓咔嚓”成了我照相机里醉美的作品最好的回忆。尽管机子差、摄影水平低下,总还能百里挑一、甄选出几张出彩而拿得出手的照片。生活依然如此多娇。

回到家里睡到床上,待女儿进入梦乡,我好言好语与妻子沟通,不要与母亲交恶,有什么大不了的,毕竟还是嫡亲母女啊!可她总是很不耐烦地回怼“少管闲事”,然后就用屁股对着你。当时的我也年轻,根本没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我也工作繁忙、回家还要侍弄女儿,既然听不进劝告,就顺其自然吧。

面对死气沉沉的家,我给女儿报了很多课外辅导班,譬如芭蕾舞、二胡辅导学习,一是从小培养女儿业余兴趣爱好,二是避现实、能在外多呆些时间就尽量多呆会,那个家实在令人窒息。尤其对女儿也没有任何好处。芭蕾舞去上了一节课就停止、老师说女儿不是那块料,二胡也拉不了几节课,主要原因出在妻子身上:女儿在家练习二胡,妻子居然极不耐烦地讲那声音像“死猫叫”,本来女儿也不情愿,为此嘎然而止。那把二胡当时值二百元人民币,授课老师就在一个小区居住,想把二胡退还给他却怎么也不愿意。后来那把蒙上灰尘的二胡在角落里挂了很久,最后不知所踪。

当时流行小朋友参加比赛的国标舞蹈,所谓“正宗国际皇家步”风靡一时。这个舞种,女儿学习了较长时间,其实在一众小朋友里面还是默默无闻,只是给舞蹈老师偷偷塞了礼品才给群体表演的偶然一二次机会,出去比赛是绝无可能,天赋不够。

说到兴趣爱好,唯一坚持下来的就是绘画。幼儿园中班就开设,况且女儿也喜欢,于是一直坚持未停歇,后来上大学也因此上了艺术类专业,这是后话暂且不提。与此同时还上过声乐课,女儿唱歌还是可以,至少有模有样,也许继承了我的特点吧,不过到后来不了了之,有点可惜。

忽然发现,妻子有点不正常。譬如晚上十一点半去上夜班,之前提前半小时准备即可,现在要准备一二小时。但见她一个人拿着个装饭盒的塑料袋口中念念有词,双手提着袋子“噗噗”在空中耍,仿佛要把袋中垃圾抖清爽,一个动作重复个把小时。

上前好生询问,把她从沉思中惊醒吓一大跳,又恢复正常,却恶狠狠地回喝:

“关你屁事——”

为免吵架或惊醒睡觉的岳母与女儿,只能忍声吞气,随便她,但是总不太对劲啊。

果然不出所料。有一天岳母郑重其事地说妻子出事了,害怕上班,精神出问题。紧要关头还是她们母女亲,还生怕我这个丈夫知道自己妻子有恙呢!可是我避得了吗?

此时此刻,妻子也顾不了那么多了,由着我带她去医院诊断,结果是患强迫性精神障碍。由此联想妻子得病原因大体如下:与自己亲生母亲交恶近一年不理不睬,与我这个丈夫缺乏必要的沟通,没有朋友或者好闺蜜,整天以自我为中心,极其容易钻牛角尖。据她自己声称,去妇幼保健院看妇女病非常害怕,当时也没要求我陪同因为怕我嫌弃她脏,看了医院里面有关梅毒、尖锐湿疣等性病之类宣传画面引起内心恐慌,自己往那方面靠,又不与任何人沟通。特别是用药不听医嘱,将一个月的用药量几次就用光,譬如用高锰酸钾清洗造成灼伤那极嫩的隐私部位,如此多种因素交织,最后精神崩溃!

当时我的第一反应就是,负起丈夫的职责,一定要把妻子的毛病看好,不惜一切代价。适逢女儿即将上小学一年级。此时的岳母却极端自私,将我们一家三口往外赶。我也没考虑许多,只是想着妻子的病以及女儿上学的事情一肩挑,没有过不去的沟沟坎坎。

这里顺便说一句,我老家父母、哥嫂知道此事后一点作为也没,只是隐约表示一下同情心,甚至未作过一次探望。如今想来有钱的捧个钱场、没钱的捧个人场,说好听点可能他们也有他们的难处、一时之间不会表达、不知所措,说难听点没有一丁点人情味,形同陌路,也是自私到令人发指的地步。

从此,我既当爹来又当妈,不仅要照顾好上学的女儿,还要无微不至地呵护好生病的妻子,得让她尽快康复啊……

(无戒365极限挑战日更营~第151天)

纪实小说•育儿婚姻|女儿,我想对你说1

纪实小说•育儿婚姻|女儿,我想对你说2

静极思许

“许君泽,我怀孕了!”张静宜淡淡的开口,好看的眉眼向上微挑着,一张薄唇似笑非笑的。 许君泽皱着眉头凝视着张静宜,想从她那张似是而非的脸上看出这句话的真假好像有点难度。 “坐下来说吧!”许君泽起身把门反锁,顺便给她倒了杯温水。 “下周香港的会议,我把需要的数据全部整理好了,公司内部会议,我和你去就可以了,销售部不需要去人,让他们做份报告给你就好。”他从来都不怀疑她工作上的安排,但这似乎与她进门...

“我可是影后,你要我和猪演吻戏?!”

文 | 蛮知云 01. 微博上有一个人,他每天都要秀他的猪。不仅那头猪长得丑,他拍出来的照片儿也很丑。 白曼青举着手机,眉头紧皱!她不能理解,为什么它这么丑还能上热门?自己在家丑就是了,怎么还到热门上来污染她的眼睛? 每天都要看见一条丑猪出现在微博热门上已经让她够头疼的了,今天还变本加厉,连刷了十几条微博都是这条丑猪的照片儿。 简直不可理喻! 白曼青点开评论,咬牙切齿地留了言– 丑成这个样子...

前世缘,今生情

引子 是谁打翻前世柜,惹尘埃是非?纵然青史已经成灰,我爱不灭。繁华如三千东流水,我只取一瓢爱了解。只恋你化身的蝶。 一 雨夜,幽幽的小镇已经进入了梦乡,只有几家客栈门口的灯笼还在闪着微弱的烛光。白天的喧闹已经荡然无存,雨滴落在地上的噼啪声回荡四周,催眠着屋里的人们。 柏兰街的尽头走来一个男人,黑色的长发,黑色的长衫,左手握着一把长剑。身为剑客的江风来到这个无比熟悉的小镇,为的只是和自己的老相...

对话小说:《潘银莲的发型屋》

“大郎,今儿个你还出去卖馄饨啊?” “是啊,娘子,有何事吩咐吗?” “没事啊,不过是想到和郎君一日不得见,妾身心里有些不舍啊。” (潘银莲低头佯装拭泪) “娘子一番话说的我心里像打翻了醋一样,满是酸楚啊。” 大郎放下挑馄饨的担子,低头用粗糙的手摩挲着自己的眼睛。 银莲见状,拭泪的手抓起大郎因日夜劳作粗糙的手,摸到他手的那瞬间心里突然有了丝不忍,但很快就消失。 “哎呀,郎君,你只管出门做那馄饨...

便胜却人间无数

她认识他,是在一个盛夏。 暖暖天光。充满焦灼情绪的录取阶段。她听到这人名字中带有月字,曾心想,这究竟是个怎样的男子。 月白。听上去就很特别呢。突然安心。 (一) 人生起早落夜,明天却总是崭新又陌生。 就像很多时候她仍会指给朋友看刚开的花有多漂亮,看到天空的飞鸟,会不着边际地笑,她仍怀念站在空地上朝绿皮火车里的旅人挥手的日子。很多时候,有些事情早已匍匐着悄然变化了,她还在原点等待生命...

初夏尽微风

文/青雀锦字 多年以后,她靠窗而坐,眺望这山城夜景,繁华如斯。偶尔有风,是温热的。 她听见他叫自己的名字,欣喜回望。他笑意盈盈立在灯下,不偏不倚。 恍如那年夏夜,她从堪培拉留学归来。 『楔子』 华灯初上,人潮攒动的街头,车水马龙好不热闹。 初晨立在商场大门下,踱步等着温温,那将手机落在车上的粗心姑娘。 一旁少年抱一把吉他,浑厚的嗓音唱着周杰伦。面前立着牌匾,“你以故事,我以报酬”。鲜有路人为...

手机故事网_每天读点故事在线阅读©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