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爱上了一个人类

2018-03-20 15:38:04作者:徐芊芊

《她爱上了一个人类》by 徐芊芊

-1-

“我需要一个......呃,少女形象的家务机器人。”姜琢四处逡巡着。

“请跟我来。”售货员笑着作了个邀请手势。

他眼光扫过这些五官和体型大同小异的机器人,打了个哈欠。正打算离开时,一个身穿深蓝色连衣裙的少女机器人定住了他的目光。她眨巴了下眼睛,发出“啪嗒”的声音。

姜琢愣了一下,对她勾了勾手:“嘿,你再眨一下。”

她的眼睛便又啪嗒啪嗒地扑闪了一会儿,姜琢抱着胳膊,嘴角撇出一抹笑走近她。

见他有兴趣,推销员忙介绍道:"这是我们公司新出的全方位仿真机器人,几乎和人类一模一样。当然,价位也是其他机器人的三倍。"

“成交!”

-2-

走进家门,姜琢一屁股瘫在沙发上,边解领带边朝机器人努了努嘴:“把果盘里的柚子剥了。”

机器人两腿一屈,跪在地板上。她精致的小手把柚子划出一个十字,麻利地把皮扒下来,一瓣一瓣摘下来在果盘里摆成一圈。

他盯着她垂在脸颊的栗子色卷发和玫瑰色的唇,一时失了神:“你就叫柚子吧。”

柚子抬起头,认真地点了下,嘴唇笑成完美的弧度。姜琢俯身拿出一片柚子,往她嘴里塞。她眼睛睁得老大,啪嗒啪嗒眨了好几下,含着那片柚子一动不动。

姜琢愣了下,从公文包里掏出说明书,稀里哗啦翻到充电那一页。

“一次充电可维持七天,无需喂食”,他耸了耸肩,掐了掐柚子的脸,从她嘴里扯出柚子,却被触手的冰凉吓得一激灵。

他试着去摸柚子的手,依然冷得像冰块,他的手指猛缩了一下,继而怒火中烧。他拨通手机就开骂:“付款前你们怎么没告诉我,她没有体温?”

“您好,产品的使用说明上是有的......”

姜琢掐掉电话,把手机栽向沙发,烦躁吼道:“你知道自己是什么不?家务机器人!还不去收拾茶几,你没看到烟灰都往下掉啊?”

柚子露出标准的八颗牙笑,用力地点了三下头,似是很快乐地开始了工作。姜琢翘着二郎腿,欣赏她麻利的一举一动,心想如果有个这样的女朋友就享福了。但是马上他就在心里扇了自己一个耳光,想什么呢,这是花钱买来的机器人,压根没有自我意识,她的一切都是程序设定好的。

他半躺在沙发扶手上,眼珠子转来转去,突然坏笑着招了招手,指指自己的大腿。柚子放下手里的烟灰缸,坐了上去。

“你喜欢我不?”他被冰得龇牙咧嘴,倒抽几口气,在她的头发上绕圈圈,而后掐掐她的脸蛋,捏捏胳膊。

“你是我的主人,我当然喜欢你,并且愿意为你做所有家务。”

姜琢的眼睛骤然黯淡下来,冷冷地说了句:“滚吧,去做饭吧。”

柚子又露出了八颗牙,两个小酒窝很深。真是个傻子,听不出好赖话,他冷笑了下,回书房打开电脑开始工作。

-3-

周日的早晨,姜琢伸着懒腰走进厨房里,柚子正在煎蛋。她套着印有龙猫图案的围裙,眼珠子专注于当下的动作。许是热气氤氲,她白瓷般的脸上多了两团云霞似的红晕。

姜琢不觉露出笑容,手指轻扣三下门:“待会儿跟我一起出门散步吧,你看起来的确很像个人,不知道的以为咱们是两口子。”

他说着,往她手上套上一个买东西时送的塑料手镯。她盯着手镯啪嗒地眨了下眼,眯眼迎着阳光看,咯咯咯笑了起来。

徐芊芊
徐芊芊  作家 公众号:徐芊芊写小说源于热爱,文为灵魂安放之处。

一场突如其来的私奔

付一文打算自杀

她爱上了一个人类

桃花庵里风流债

上辈子,唐伯虎被人说成天煞孤星,他不但命不好,还踩了狗屎运。 娶了第一个妻子,死了…… 第二个,跟人跑了…… 第三个,哎…… 都说人在命背的时候,喝口凉水也能呛着,他喝口凉水,直接被噎死了。 唐伯虎被七牛八鬼,黑白无常牵着脖子来到太阴间,见了阎王直喊冤,“大人,冤枉,小的死的实在太冤枉……” 阎王呵呵一笑,拍起了惊堂木,“这是别人从你那借走了运,我这就叫他们还回来,你且回人间去,重新走一回,...

曾有小妖衔珠来

玄苍问:“为什么想走呢?”“你要我帮助你捉妖,可我根本打不过它们。”阿羽想了想,鼓足勇气继续道,“你生气了还会打我。”

平壤,今夜请将我遗忘

一支笔、一张纸比一把匕首、一只手枪更加可怕。——大仲马《基督山伯爵》 一、 夜晚的华盛顿下着小雨,雨滴拍打着白宫厚重的防弹玻璃窗户,发出一系列奇怪的声音。 美国总统唐纳德·特朗普像往常一样喝了一杯波霸奶茶准备入睡。他穿着肥大的丝绸睡衣半躺在床上,智囊团给他草拟了今天最后一条推特内容,特朗普皱着眉头翻来覆去得斟酌着措辞,最后猛然在段落最后加了几个感叹号,满意的点击发送,便陷入了昏睡。 火箭人金...

那年风筝飞

最难过的不是不曾遇见,而是遇见了,得到了,又匆忙的失去。它就像是烙印在你心里的伤疤,它让你什么时候痛,你就什么时候痛,连选择的权利都没有。 尹凉忆遇见苏安然,像是命中注定,可又像是流星划过,瞬间却以成永恒。他,就像是自带光环的王者,而她,却是内敛安静的女孩儿。在外人看来,他们就像是陌生人一般擦肩而过,就连命运也觉得他们的人生不该有交集。可偏偏,她遇见了他,又怎能忘记,而他,又怎会对她视...

既深爱,且等待

2018年2月28日 星期三 睛 (1) “你们就让你的女儿当婊子去吧,拖着我儿子这么多年还不肯结婚……” 当我的父亲指着我的准丈人破口大骂的时候,我知道我和娟儿的婚事要告吹了。 我赶紧拖着父亲往家里走, “你们就养着你的女儿吧,让她当婊子供养你们吧,……”父亲依然一路骂骂咧咧,引得街坊邻居以及过路的人都驻足观看。 “完了,完了,”我心里懊悔极了,我自己和娟儿的矛盾真不该让父亲插手,唉...

没有爱情的爱情

很多时候,我们认识一个人可能就只是为了认识,但有时候认识一个人,不管是以那种出场方式出现,在你我面前他走时留下的绝对是一个可以让人成长或者醒悟的提醒。 1 我认识阿轩的时候19岁,刚从学校出来没几个月,老是被人误认为是未成年,那时的我对于他而言,是和大多数人的眼光一样的…… 他的个子大概就一米七五的样子,但他走起路来却有一米八的既视感。永远都是抬头挺胸,目视前方,看起来有种正义感。他的头发好...

手机故事网_每天读点故事在线阅读©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