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不要在夜里喝醉

2018-03-20 13:14:03作者:符子西

《请不要在夜里喝醉》by 符子西

  “你知道吗?她真的和我分手了,你敢信吗?我那么爱她..我那么..呕...”男人醉醺醺的,他很重,我吃力的扶住他,并且希望他不要乱动,男人身上的酒气把我呛得不行,几乎一度想要把他丢在某一条充满流浪汉的巷子里。

  我能这么做,而且我这么做,心里并没有任何哪怕一丝的愧疚,因为我和这个男人素不相识。

  我在回家的路上碰见他的,是晚上,他拿着一个酒瓶摇摇晃晃的走在大街上,像是一只鸭子在跳舞,还是一只醉了的鸭子。

  他还能说话,我怕他被车撞死,赶紧过去扶他,哪知道他把我当成了某个久未见面的老友,硬是拉着我,和我讲他的经历。我知道了他叫梁良,他爱着的那个,和他分手的那个女人叫棉花,两个人相识相恋一共三年了,可结束只是一通电话,“我们分手吧”五个字。梁良不能接受这样的结果,一个人出去买醉,这是他第一次喝酒,辛辣的酒液刺痛了喉咙和胃,他觉得这样还有点舒服,伴随着身体上的刺激,大脑释放多巴胺,周遭一切变得虚幻模糊,整个人飘飘欲仙。

  他一直喝到肚子里再也装不下一丝液体,连打一个嗝都会有一股要吐的感觉时,这个可怜的男人发现尽管头脑昏沉而又舒服,但棉花和他分手的画面却清晰无比,那是无法用酒来冲淡的东西,梁良第一次觉得,自己被古人骗了。

  去他的借酒消愁。

  男人嘴里呢喃着什么,像是睡梦中的呓语,我也逐渐感觉肩膀上的男人更加沉了,他已经把很大一部分重量压在我身上,自己不用力了。我赶紧晃了一下他:“梁良?梁良?别睡。”男人用手无力的摇摆一下,用醉了的语气——那种拖长了声调,像是在唱颤音的声音:“我困了,想睡觉。”

  你睡了我把你这个一百多斤的人送去哪儿?但和一个醉酒的人说这个显然不合理,我又把他摇醒:“别睡,别睡,和我说说你和棉花的故事。”

  或许我应该报警,我想,但对这个素不相识的男人,我突然有了了解起别人生活的恶趣味,也许等他说完他的那个对他来说悲伤的故事,我也能在茶余饭后的谈资里多一些“材料”,也许还会被听过的某个和我一样有恶趣味的人记录下来,写成一个故事。

  “不..不想说,梁良想睡觉。”男人闭着眼睛说。

  我无法直视一个大老爷们儿说出这样卖萌的话,一个趔趄,他的重量失衡,我和梁良一起倒了下去,还好有他这个肉盾,我摔在了他的身上,不料这一下让他本来就涨的不行胃受到挤压,他做出一个即将呕吐的样子,我看见了,急忙起身躲避,但速度还是不够,男人吐了我一身,现在我和他一样,除了呕吐物的酸臭,还有一身的酒味。

  “卧槽。”我欲哭无泪,“你特么这人怎么...”随后我发现和一个睡着了的醉鬼是无法讲道理的。

  我不能理解一个人为一个女人把自己变成这副丑陋愚蠢的模样是否值得,是否算是刻骨铭心,我没有经历过,唯一的几次经历都是高中时的小打小闹,最后和平分手,因为我从来无法想象,和一个人在一起三年甚至更久,真的不会腻吗?彼此知根知底,就像是裸体一样,毫无隐私,最后从爱情沦落成为亲情。

  过于可怕,我盯着躺在地上的梁良,我没有精力也没有力气来扶起他,他的故事还没有跟我说完整,我想我或许还能再次猜测一下,虽然对这个陌生人妄加推测不礼貌,但是和一个醉鬼是没有道理可讲的。

  我悄悄的从他的口袋里掏出手机,用他的手指指纹解锁,现在,一个现代人最隐秘的东西在我手里了。

  首先是登录他的微信,这是一个现代人最隐私的软件了。

  他的微信好友很多,我不厌其烦的翻阅着,找到了一个备注叫做傻姑娘的人,如果我没有猜错,这是他的女朋友,那个叫做棉花的人。

  “哼...”倒地的梁良突然给哼了一声,我惊恐的回头看,却发现他只是无意义的哼一下,我知道这个,小时候家里养猪的时候,猪也喜欢没意识的哼哼。

  我放心的继续游览他们的聊天记录,其中不乏肉麻的情话,我选择性跳过,终于知道了他们分手的原因。

  是因为一个叫做水笔的女人,棉花怀疑梁良喜欢上了水笔,希望梁良给一个肯定的否定回答,但这个傻梁良一直模凌两可的态度让棉花再也忍受不了,提出了分手。

  三年的感情就此结束,长如树的生长,短如空中烟花。

  我的好奇没有结束,我退出聊天记录,开始在他的微信上寻找另一个人,那个让三年感情结束的水笔。

  我自己都没有发现,我沉迷于其中不可自拔,或许窥视别人的生活才是人性的根本罪恶,但现在我管不了那么多了,干脆一屁股坐在倒地的梁良旁边,像是发现一个宝藏一样,查看着这个男人的微信。

  我最后终于找到了那个水笔,很好找,他打的备注就是水笔,在s那一栏中第一个。

  我激动的像是第一次参加高考一样点开了聊天记录,但里面空空如也,很明显,他把聊天记录删除了,一股失落感和挫败感朝我袭来,或许我永远都不知道他究竟有没有背叛水笔了。

  生活总有遗憾,但这至少让我知道了三个我不认识的人的情感纠结,像是一场爱情电影,只不过没有给观众解释,还好我知道结局。

  我又把梁良身上的钱包拿出来,里面是他和棉花的合影,棉花很漂亮,梁良也不赖,我笑了一下,只可惜分手了,看起来挺合适的,看起来。

  我记得我上次遇见过一个酒鬼,真正的酒鬼,出轨被老婆发现了,那才叫真正的惨,不过应该他的手机挺值钱,还有钱包也挺鼓。那一次我赚了很多钱。

符子西
符子西  作家 我差劲的从来不愿意看别人成功,因为会被提醒我的失败,但又想去祝贺,因为知道那不容易,我矛盾的像是海水,到底是盐多还是水多。

大河先生不害怕死亡

阿良的夏天

杀人魔、骑士和他的信

我的宇宙和爱情

古三至死是剑客

【我要开付费】骗你没商量

窃钩者诛,窃国者诸侯,行骗者亦如此。 一个高级的骗子,是应该像姜子牙那样让人愿者上钩,进而执迷不悟,最终至死无悔的。 1. 我出生在河西走廊一个叫红山窑的小村庄,我们村因为有个烧制水缸的窑而得名。 虽然方圆百里的人家都用我们红山窑的缸盛水、腌酸菜,但其实这窑并不怎么挣钱,因为缸这东西使用年限很长,一般人家的水缸都要传个两三代,不出来个司马光的熊孩子,缸还得往下传。 正因为窑不挣钱,我爹才在改...

【荒诞悬疑】刽子手

故事发生在清朝末年,大概在同治年间,也就是公历的1870年前后。 在辽阔的华东平原偏西南的地带有一个叫张家屯的小县城,县城不大,也说不上繁华,但却是这方圆几十里地的中心,寻常农家要是想赶个庙会或者置换些生活用品什么的那大多都会往这个地方来。而我们的主人公就居住在县城郊野的一处泥瓦房内,名叫张海荣。 张海荣四十出头,人不高,但黝黑壮实,苦日子过得多,无家无室,孤苦伶仃一个人,种了不到一亩的地,...

梦流年,殇岁月

“咚咚咚”,屋子的门疯了似的响了起来,为了避免听到隔壁的怨言,我赶紧打开门,一张阴暗的脸出现在面前……

斯文败类

李勤眼泪刷刷地往下掉,嗫嗫道,“你自己知道啊,给你发微信你不回……”

心间还有另一个她

心间还有另一个她 蝶舞幽兰 泓涵坐在大厅中间的独立靠背椅上,看着来来往往的各式人等,听着他们各抒己见的激烈谈论,感觉有点疲倦。这是本城一月一次的文学沙龙聚会,这里大多都是一些写手,有的已经颇有名气,有的刚刚跻身写手之列。段位高的或坐或立处在中间侃侃而谈,身边一众粉丝听的“如痴如醉”;段位低的或忙着听大咖发表见解,或忙着和同级别的人一...

2017年12月31日,让我爱你最后一天

文/南街上的萧邪 一旦有一天我不得不长久的离开它,我会怎样想念它,我会怎样想念它并且梦见它,我会怎样因为不敢想念它而梦也梦不到它。 ——史铁生 01 今天的天气很好,适合出行,适合旅游,今天的日子也好,适合遗忘收藏,适合结婚。 今天是珊珊结婚的日子,阿彪前几天就收到了请柬,看着桌子上那烫红的请柬,他几度想把它撕碎,因为它实在太灼眼了,无时不在提醒...

手机故事网_每天读点故事在线阅读©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