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春】 我用余生敬清欢

2018-03-20 11:22:05作者:布本木

青春

文|布本木

《【青春】 我用余生敬清欢》by 布本木

图源网络

我眼睛蹬着她,情绪失控,我两眼发红已不成模样,我拿起手上的刀,对着她的肚子砍过去,她拉着我的衣裳求我放过她……我听不见,我理性的砍了她的肚子和脖子,每砍一刀我嘴角微笑就更凄凉,直到她不在挣扎,肚子里滑落一个活婴……

01

我是一名普通高中的青年教师,一毕业,就凭借非凡的实力成功成为级长。

我的学生都很喜欢和我说心里事,但很多时候,都是和爱情有关。我并没有责怪他们,爱情来了,谁又能挡得住呢?

入职后的第二年初,学校举办了教师新年酒会,因为我很年轻也很漂亮,大家都喜欢询问我的经历,问过后就是敬酒。我向来滴酒不沾,那天实在是挪不过,愣是硬着头皮喝了几杯。这时主任却向我举起酒杯,没法,我只能拿起桌面上的杯子,有点为难。

当我准备一口饮尽的时候,他走过来夺过我的酒杯一饮而尽。他说:“你醉了,别再喝了。”

他和我一样,是新来的老师,许是比我年长5岁罢了。我搬去教室宿舍的时候,一个人扛着两大袋衣物,因为看不见路,不小心撞了他,他二话不说,就主动帮忙。那时他说,叫他阿符就好。

那天饭局结束后,我已经醉得一塌糊涂,我凭借最后一点意识去拦车,这时候阿符却跟了上来,他说了些什么,我已经听不清,耳朵嗡嗡的响,我就这样,晕在他怀里。

第二天我醒来,发现我在我家,我知道,是他送我回来的,可他并没有趁人之危,我心里,对他的好感再度腾升。

后来他不在犹豫,对我展开了激烈的追求。但当我犹豫不定的时候,闺蜜说:“你并不了解他,他也没有住在教室公寓,你没谈过恋爱,还是要考虑清楚。”我觉得闺蜜说的对,感情这事,急不来。

后来很久一段时间,他也没有原来的那般热烈,我有点失落,又有点庆幸自己没有答应他。

寒假的一个夜晚,睡前喝了一杯红酒。正准备关灯睡觉,这时门铃却响了起来,打开门一开,是他。只见他左眼眼角处撕裂,红肿的厉害,手上和脖子处有不同程度的瘀血。

“你打架了?”我试图询问原由,他却显得格外讨厌我提及,我不在说话,邀请他进屋,给他上药。

我帮他把伤口轻轻的处理着,我们面对面,他一直看着我一动不动,我有点慌,不小心就打倒药水,一下子,屋里都是药水味。

上药后,我收拾桌上的东西,他突然抓住我的手。从身后紧紧抱住我,他说:“跟我好不好,我会一辈子疼爱你的。”我感受着他抱着我的力度,觉得他压力真的很大,我不说话,也不摇头拒绝。

“你不说话,我当你同意了。”说完,他一把拉着我转身,轻盈的咬住我的唇。他抱着我,走向了卧室。我想,原来我内心对他早已沦陷,为此付出沉重的代价,再也不能回头。

02

我和他在一起后,一直要他向外界公布恋情,他却躲躲闪闪。为此,我跟他冷战了好一段时间。但他每次都能有办法来逗我开心,让我不得不心软。后来我也觉得既然相爱,不管是轰轰烈烈还是平平淡淡,都不是必然的。

一段时间后,我在上班的时候特别想吐,一天下来整个人食欲都大减,我既是忐忑又特别惊喜,我怀孕了。

当我把这个好消息发短信告诉他时,他的电话打了过来。我欣喜的摸着肚子,结果对面却淡淡的说了一句:“落了吧。”

我有点不知所措,一是吃惊他的冷漠,二是不理解他的不负责任。如果我有预知能力,我一定会得远远的,拒绝一切伤害。

我没有在联系他,决定一个人抚养这个孩子。我也不敢告诉任何人,家里是书香门第,父母亲极要面子,他们就我这一个女儿。

好景不长,夜晚我接到他的电话,我犹豫的接了起来。对面却是一个女子在说话,她先是质问我和阿符的关系,再质问我作为一个老师要不要脸,后来再告诉我她已经查透了我的底细。我问:“你是谁?”对方说,她是阿符的老婆。

我手上的手机滑落掉到地上,整个人一软差点跌倒。我捂着嘴,不让自己哭出声音,那一晚,我心里除了后悔,还是恨他没告诉我实情。

第二天,门被敲响,我打开门那刻还没看清来人,脸上被受了一巴掌。我很慌,只见一个嚣张跋扈的女人大着肚子,指着我的鼻子一顿骂。她并没有消停她的动作,一脚踢过来,我反应极快,转过身来避开她踢我肚子,我被她一脚踢倒在地上,她边骂边上来抓着我的头发。幸得阿符赶来,把她强硬的拉走,我才没有被拔光头发,我趴在地上痛哭着,原来他不是打架,是被家里女人欺负,才找的我……

这事没完,开学之际都没能停止,当我一天忙碌后回家,才发现家中发生一场大难,阿符的老婆带人敲开门,把值钱的东西全都搬走,剩下的东西全部砸烂砸碎。她威胁我不可以报警,她笑得阴森,她说,你父母可是老一辈的书香人家,你如果想你的事公布整个学校,你就去报警。

我是一个多么骄傲的人啊,为了家人,才愿意在众人面前低头。我可以接受任何惩罚,但我却不能容忍她对付我的家人。

她不知道怎么的知道我怀孕的事,她那时已怀有身孕6个月,她打电话,叫我等着,要我好看,我赶紧给阿符打电话,他却不说话只沉默,我像是被打进十八层地狱,我不再求他,我给他老婆打电话,求她原谅,我说我并不知道阿符有家室,我说我愿意打掉孩子,阿符的老婆说,要给她打20万。

我没有这么多的钱,我的理性告诉我,她在敲诈,我的教养告诉我,不能再害怕了,我告诉阿符的老婆,我说:“不可能。”她说:“等着在你学校臭名远扬吧!”她做到了,她去学校里闹,就算领导很重视我的能力,纵使大家愿意相信我,也不敢再用我。

布本木
布本木  作家 校园小说的总攻大人校园小说精选月刊编委天天快报作者今日头条编辑合作公众号:有神么工作室(ysmgzs666)草莓和我你只能选一个,可是偷偷告诉你我有草莓哦,汽水与巧克力,吉他与柠檬茶,看你一眼,便是一万光年。

【青春】 我用余生敬清欢

再见1998

01. 1998是家酒吧,位置就在长西路上。外表灯红酒绿的样子很容易让人连想到里面醉生梦死,纸醉金迷的场面,可简云东不这么认为,他说,应该只有孤独的人才会来酒吧,那冰凉且沁着芳香的液体,很容易使人沉醉,醉在过去,醉在回忆里。 02.送我回家 遇见陆珊珊就是在1998,那时他和一群朋友在103房间唱歌,朋友间男男女女有些吵杂,他一个人坐门口的位置,使人销魂迷离的烟雾便从食指与中指之间慢慢升...

凌七路救小女子

“长这么大还第一次下山呢,这山下果然如艾老头说的一般热闹有趣”凌七兴奋的指着前方熙熙攘攘的市集说道。 “咱低调点,回头人看出来咱们长这么大没进过过城,多尴尬”徐一整了整衣衫和佩剑对凌七说。 徐一和凌七一前一后的从山上陡峭的阶梯走下来。 “艾老头说过,山下的县城里常有恶霸流氓调戏良家弱女子,被调戏女子大声呼救,而恶霸总是会猥琐的奸笑道:你叫啊,叫破喉咙也不会有人来救你的。每当此时就会有潇洒帅气...

我曾因沉迷暧昧而错过爱情

文/陈星然1 张小娴说:“薄幸的人懂得如何去吸引,但不懂得如何去爱。” 我想,每个人都曾做过那个薄幸之人。 高中的时候,喜欢一个坐在我前面的男孩子。 他像所有普通的高中男生一样,穿着松垮垮的校服,脚上蹬着一双运动鞋,留着痞痞的平头。 可是,他又不一样,他狭长的眼睛透露着智慧的光芒,讲题时的声音温暖柔和,连指甲都磨得圆滑好看,我深深着迷。 暗恋一直持续到高一下学期期末考试,因为担心高二分班之后...

【都市】穿过我的黑发的你的手 (20)

上一章(19)(http://www.jianshu.com/p/94efc0022d38) 20 回馈 “没什么好看的啊,我和小顾开个玩笑,大家都做自己的事去!”王美进见围观的人多了,皮笑肉不笑地朝大家笑笑,“开个玩笑,大家散了啊!”见顾安安打开了办公室的门,王美进满脸堆着胜利的微笑,扬长而去。 顾安安局促不安,长这么大还真没被人奚落和嘲笑过。 从小到大,她就是公主般的模样。 仰着修长...

婚姻(科幻)

看似大家都活在同一个物理世界,真相却是每个人都活在自己建构的时空里。——题记 我转头看,看到妹妹住的大楼表面巨大的放映屏上播放着最新的电视剧预告。我记得这个电视剧讲的是一个人类女孩和英俊的男子在一个荒无人烟的星球上一起生活的爱情故事。画面里,那个男人揽着女孩的肩膀,他们都洋溢着甜蜜和迷人的微笑。他们后面是辽阔而美丽的陌生星球。 我突然情绪失控,大叫一声拿起手机就朝那个屏幕砸过去。我老公在后面...

婆婆是老巫婆?

韩辰结婚的时候,就和马烨约法三章,其中一条:哪怕自己老死都不要和婆婆住一起。她从小见多了婆媳矛盾,才不要过那种鸡飞狗跳的生活。说来也怪,为什么就那么多不和的婆媳? 韩辰孩子三岁的时候,上了幼儿园,自己天天呆在家里,开始愈发向往上班的日子。而韩辰,也确实是个有上进心的姑娘,学了四年的法律专业,丢掉也确实太可惜了。韩辰在经历了两个月的投简历无望后,终于在一个午后,接到了HR通知上班的电话。 这是...

手机故事网_每天读点故事在线阅读©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