君之吾所忆,卿为吾所系

2017-11-10 08:30:03作者:伶仃陌

“遇汝甚欢喜,君亦如此乎?”

“卿尚且如此,吾不亦如是焉?”

《君之吾所忆,卿为吾所系》by 伶仃陌

一,

冬日暖阳,和煦得直让人昏昏欲睡,街边一户人家的石阶上,有一老妪,穿戴整齐,打扮得体,正半倚在门口的石狮旁,眯着眼睛,晒着太阳,慵懒而惬意。

而她的身旁,坐着一白头老翁,和她一起,牵着手,坐于石阶,晒着太阳。老妪眼中,是迷茫虚无,而老翁眼中,只有一个她。

老妇人两眼弯弯,嘴角微起,一片祥和,虽然脸上布满深浅的皱纹,从那笑容里,却依稀可以看出她曾经的样貌,那是个温婉乖巧的江南女子。

静若处子,动如脱兔。之前还安静靠在石狮旁晒太阳的人,却在眨眼间,消失于台阶上。

再转眼,却见她正抓着一个年轻书生的衣袖,紧紧地抓着。脚下踉跄,却固执地想要向前。嘴里不停嘟囔,却无人可懂。

她说,“你终于来了,快,我们快走,再不走就来不及了。”

书生被她拉着,无奈跟着,挣脱不得,看向她的目光,却与他人无异,同情而嫌恶。这是个疯子,一个疯老婆子。

她的世界,从来都只是她一个人的。

她不曾回头,所以不曾看见,在她仓皇的背影后,有一双眼眸,穿过人群,盛满温柔,安静陪伴。

她拉着书生,踉踉跄跄,跌跌撞撞,穿越时光,来到往昔。

二,

这一年,她不过豆蔻年华,她还不曾遇见他,她只是众多姊妹间,最普通的一个。

父亲几番调任,于笙州安定,一大家人,随着朝廷的一纸调令,乘船坐车,回到了曾经的故乡。

她随着大人们,进进出出,行礼叩拜,早已昏头转向。天色渐晚,肚子也向她抗议,看着一桌热腾腾的饭菜,更是闹腾得厉害,父亲却不准动筷,说要再等等。

她趴在桌边,看着喜爱的酱鸭腿,远在天边近在眼前,却不能有所作为,真是可气可恨。她悄悄叹了口气,摸摸可怜的肚子,握了握小拳头,最后还是按捺不住,把爪子伸向了那盘鸭腿。

正当她偷偷拿起鸭腿,张口咬的刹那,从门口处却走进一个少年,这就是父亲一直要等的人。

一身白衣,却不孤高;不曾言笑,却不冷漠;身材纤细,却不瘦弱;玉冠墨发,着实俊俏。这,便是她第一次见他,如此美好的他。

他在迈入大门之前,最先看到的,便是她。啃着鸭腿,嘴角流油,发髻稍乱,如此糟糕的她。明明手忙脚乱,还一本正经,强壮镇定,把鸭腿藏起,将油渍擦拭。

他被她的反应逗笑,却也只是不动声色地轻扬嘴角。他向老爷微微颔首,便随着他一起走向上座。余光里,还见那小孩,低头啃着鸭腿。

三,

这一年,她还只是个笨拙而单纯的孩子,会因他的笑而开心,会因他的怒而害怕,却也是个倔强的孩子。

次日清晨,她早早梳洗好,便站在衣橱前,精心挑选衣裳,却总是不能满意,她想要把最好的自己展现在他眼前,却发现自己还不够好。

她有些沮丧地向书屋走去,不复昨日的活泼,却在书屋前,看到了站于斑驳树影下的他,带着浅笑,向她问好。

阳光打在他的身上,微笑映在她的眼中。

她端坐在桌前,手里拿着书,嘴里跟着一起诵读,眼睛努力盯着字,头却不自觉地开始下垂。

戒尺毫不留情地打落在木桌上,引起沉闷却严厉的声响,打断了众人的读书声,也惊扰了她的美梦。

她被吓醒,思绪还停留在之前,有些迷惘,暖阳之下的他,笑得真好看。却在抬头后,看见他紧抿的嘴角,不悦的神情,他生气了,他不高兴了。

伶仃陌
伶仃陌  作家 浮生若梦,为欢几何?只愿君心似我心,定不负相思意。

喜欢花草,更喜你

还想宠着你

剑上有思念

一支簪一生忆

只愿携手共话

“地下党”的爱情

一 “你抽空找我,我们一起回趟我家吧”。 “终于等到这一天了。” 林月挂掉电话,长长的松了一口气,她和阚明这么多年的爱情长跑终于在她多年的“不投降”中修成正果,虽然过程很漫长,有些心酸,但终究不是一场空欢喜。 在挂掉男朋友的电话之前,她刚接到的是妈妈催婚的电话。林月发现,原来他们已经在一起八年了,从19岁一直...

小童话 一个平常的森林午后

难得的好天气呀。阳光毫不吝啬它的慈悲,洋洋洒洒地倾斜而下,森林里便有了荡漾的光流,流到树叶上溅起一滩光点,流到湖水里便似乎能听到清脆的铃声。 棕熊阿已眯着眼睛,抬起头看槭树叶上的光,它看得入迷了,仿佛自己很久以前是从光后面走出来似的。槭树后的天空都是一格格的剪影,像倒映在湖水里的影子,这样一想,阿已又像坐在湖底似的。 它挪动笨重的身子,搬来桦树做的小木凳,还是着迷地看光。它浑身被晒得暖洋洋的...

棉花如糖

文/菜七 棉花堆积如雪,叠成一座沉寂挺秀的山峦,冠顶尖尖,犹如新坟上的残雪;棉厂围墙上,栽种的玻璃碎片朝天高耸,白色飞絮层叠,让高耸凸起丰满,与院里棉山相对遥望,白头偕老。 萧锋躺在棉堆里,有一种奇异的宁静感,他告诉了燕子,是通过激烈生涩的吻告诉她的。燕子的身体在抗拒,内心却是期待的。因此,她推拒的动作倒像是舒怀畅纳。 风雨筛过一场青春,多年后,燕子剩下零落的记忆。愕然回观,会惊异于当初,挣...

琅琊令之同舟共济|恩

时值深秋,北风呼啸,落叶缤纷。 菜市场的门口冰冷的水泥地上坐着一衣衫褴褛,蓬头垢面的年轻男子。男人嘴里念叨着:“大妈大爷,大哥大姐行行好,给点钱吧!”一边念叨一边把手里端着的小不绣钢盆冲过路的人面前晃一晃。 盆里有三两张一元的纸巾和几个泛着清冷白光的硬币。硬币在男子不断的晃动下,和盆儿碰撞出“哗啦啦”的脆响,和呼呼的北风争夺这冷天的发言权。 行人裹着厚厚的大衣,行色匆匆,没有人停下脚步看一眼...

你不知道我瞒着所有人偷偷爱了你多久

“你不知道我瞒着所有人偷偷爱了你多久。”林靖看到这句话的时候,差点哭了说来,一句话道出了多少这些年的心酸苦楚,但他仍在期盼,期盼阳光灿烂的那天。 与前女友金铭分开三年半,林靖自然孑然一身,拒绝了朋友的好心介绍,顶住了父母的催婚压力,坚守着当初对自己一份真爱的承诺,所有人都看不懂,都以为林靖这是要遁入空门的节奏,殊不知,他心里一直都住着一个人,那个给他生命最灿烂阳光,却又突然离开的人。 一千一...

千秋长若斯

周琛低头憋住笑,给卢月意削了个苹果,月意嫌弃地翻了个白眼,“拿出去扔了,谁要他的东西!”

手机故事网_每天读点故事在线阅读©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