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年风筝飞

2017-11-02 19:15:39作者:柠檬TINA

最难过的不是不曾遇见,而是遇见了,得到了,又匆忙的失去。它就像是烙印在你心里的伤疤,它让你什么时候痛,你就什么时候痛,连选择的权利都没有。

尹凉忆遇见苏安然,像是命中注定,可又像是流星划过,瞬间却以成永恒。他,就像是自带光环的王者,而她,却是内敛安静的女孩儿。在外人看来,他们就像是陌生人一般擦肩而过,就连命运也觉得他们的人生不该有交集。可偏偏,她遇见了他,又怎能忘记,而他,又怎会对她视而不见。尹凉忆就如同角落里静静绽放的小花,没有一丝复杂。而苏安然却要在世界的中央轰轰烈烈的行走,他挥霍她的喜欢,她无所谓,可结局,她不想再委屈自己,她开始相信,原来,童话故事都是骗人的……

  1.

天色渐渐暗淡了下来,在洛黎斯集团的写字楼里,21层。尹凉忆静静地站在落地窗前,看着车水马龙,一辆接着一辆,他们都回家吗?尹凉忆煽动着长长而又密集的睫毛。五年了,她拼尽全力坐到了如今这个位置——洛黎斯集团市场总监。她经历了什么,只有她自己明白。她一步步的成长,在这偌大而又繁华的城市,熟悉而又陌生的感觉。如果可以,她多想躲在角落里放声大哭,因为她太累了,她多想卸下这沉重的铠甲,变回自己。可现实残酷的告诉她,她不可以。尹凉忆在职场上行走这五年,早就习惯了隐忍与孤独,学会了隐藏和变通。没有的利益的世界是不存在的,干净纯洁的人生看起来是多么的荒唐。而这一切都是拜苏安然所赐,没有他的决绝,她怎会选择放弃,没有他的伤害,她又怎会绝望。但是,一切都回去了不是吗?真的无所谓吗?可为什么夜深人静的时候心会隐隐作痛,可为什么我的梦里全都是你,半夜惊醒,泪水浸湿了枕巾还是因为你。忘不了,也不可能忘。用力爱过的人怎能轻易遗忘。尹凉忆年少的勇气都给了苏安然,她已经没有力气再去爱了。够了,真的足够了,哪怕结局已然这样。和你断了联系,不去打探你的消息,不是想让你在我的世界里从此消失,而是害怕,害怕有一天你的身边有了可以和你共度一生的人,心如死灰便没了活下去的勇气。

  尹凉忆回想着上午发生的事情,会议中,已经宣布在美国的中方CEO安迪即将回国,开始全权掌管洛黎斯,当尹凉忆看见文件上安迪的中文名时心微微一颤,仿佛时间停在了那一刻,是他,那个她喜欢了六年,爱了四年,念了五年的苏安然。他要回国了,她,还是有感觉。可他呢?会不会已经忘了她她不知道。

  2.

七岁那年,他们第一次相遇。只不过,苏安然不曾记着。那年暑假,尹凉忆去姑姑家玩,在她的记忆中,姑姑家住在大别墅里,很有钱。而她对姑姑的感觉说不出来,很陌生却又很熟悉。就是在姑姑家门前的一大片翠绿的草坪上,她遇见了他。苏安然的父母和姑父姑姑是很好的朋友,也是商业上的合作伙伴。那天,苏安然找姑姑家的表妹沈佳怡一起玩。他看见了她,尹凉忆,亲切的和她打招呼。不知道为什么,她一直都记着他。尹凉忆忘不了的是那年一起放风筝的感觉,对于儿时的尹凉忆来说,那是一段美好的记忆,她将它完完全全的珍藏在心底,直到他们彼此再次相遇。

初一那年,开学的第一天,他们,再次相遇。当苏安然走进教室的那一刻起,尹凉忆被他深深吸引,而吸引她的仅仅是因为苏安然身上那种干净的气质。自我介绍时,当苏安然这三个字缓缓飘进尹凉忆的耳朵中,她心里很激动,是他,是他吗?她不确定,如果是,这个世界还真是小,还是命中注定会再次相遇呢。慢慢的,当懵懂的尹凉忆察觉出自己的异样,她不想面对,可又阻挡不了。她会在上课时偷偷的瞄向苏安然,温暖的阳光撒了进来,照在苏安然的侧颜上,就如同水墨画里的美男子一般。可是,他那么美好,而自己却不配拥有他的好。她会因为苏安然和她说话而开心一整天,也会因为和他在走廊相遇而喜悦,哪怕只是擦肩而过。甚至就连考试名次在了一起也会兴奋,起码我跟上你的步伐,我并不是那么没用。

那天,尹凉忆被姑姑拉去参加化装舞会,尹凉忆本不喜欢这样的场合,可爸爸的小公司刚刚上市,她必须随着大人们和这些商界人士走动。她喜欢独处,更喜欢夜空。尹凉忆坐在秋千上放空,突然,秋千的另一半沉了下去,她扭头,是他,苏安然。尹凉忆有些不知所措。他笑了笑,“怎么一个人坐在这里?”尹凉忆瞳孔放大“苏安然?”他点了点头笑道“怎么?我和在学校里有不一样的地方?这么吃惊干什么?”尹凉忆意识到自己的失态,便沉下头去。突然间,尹凉忆有好多话想和他说,还有,那个问题。 “苏安然,我想问你一个问题”苏安然好奇的看着她“问呗”,她犹豫了,哪怕已经知道了答案“你记得七岁那年和你放风筝的女孩吗?”苏安然蹙眉“不记得,太久了,怎么了?”尹凉忆笑了笑,有些苦涩“没事就是问问”苏安然也没再说什么。算了!不记得也好,毕竟曾经的相识也不能证明什么,可是心里的失落感让她有些难过,反正也没关系,重新开始我的成长有你的影子就够了。苏安然突然说“你总是自己一个人吗?”尹凉忆的眼神黯淡了下来“我不喜欢迎合别人,但我又害怕孤独,我不像你,自带光环,身边无时无刻都会有人跟着”苏安然抬头仰望星空,他轻轻的叹息,但她还是听见了。“如果我说我比你还要害怕孤独你相信吗?曾经我妈走的时候我差一点就和这个世界隔绝了。可是当我看见镜子里狼狈的自己,我失声痛哭,那是我从小到大第一次哭,那种感觉就像是一把匕首,在我胸口割下一刀又一刀。其实我挺感谢生活的绝情,让我学会了如何生存,尹凉忆,你应该快乐,因为你还有资格。”尹凉忆听着苏安然述说着,这是他们第一次心交心的谈话,真好。可尹凉忆突然明白了,在他眼里她曾经没有读懂得故事,原来他也会有脆弱的时候。原来他早就不是那个天真的小男孩了。可是连苏安然都不知道,为什么这些话他只想和她说,但是这个女孩却让人那么安心,在她身边,真的感觉岁月静好。

三年的时光转瞬即逝,很快就进入了中考复习阶段。她拼命的学习,可只要一想起苏安然,她就有了学下去的勇气,因为他们为了梦想可以一起努力拼命,哪怕他们很久没有再过说话了。

  3.

很巧,他们考进了一所高中。但是,随之而来的还有尹凉忆的表妹沈佳怡。沈佳怡美丽大方,学习好跳级考了高中。她那么优秀,有时候,尹凉忆在她身边就觉得像是小丑一样,她自卑,敏感,脆弱,仿佛这个世界从来都没给过她机会,她喜欢隐藏所有,甚至是对苏安然的喜欢。

苏安然霸气侧漏,帅气的无懈可击,沈佳怡美丽动人。他们从小又认识,所以只要走在校园里,就像是一副赏心悦目的画卷。尹凉忆怎敢去打扰,她没得选择,只能默默地转身离开。可是,每当她要坚强的面对,可她那么感性,对于她来说,理性总是败给了情绪。

  高二那年,文理分科。苏安然聪明的让人觉得他就是天才,本以为他会选择理科,所以尹凉忆为了还能和他在一个班,毅然决然的选择了理科班,谁料,苏安然却去了文科班。为什么,她不理解。她觉得去找他问清楚。多年以后,当尹凉忆回想着那段往事,或许是她用尽了所有的勇气,才换来的答案。那一次,她才明白自己有多喜欢,那一次,她才懂得自己多么的卑微,那一次,就注定他们没有可能。

  天台上,他们一前一后,尹凉忆背对着他,因为她不敢看着他,她怕自己会控制不住的哭出来。“为什么?”尹凉忆轻声问他。苏安然沉默。“为什么你理科那么好却选择文科”问完这一句她有些抽泣,因为他的沉默她有些绝望。“为什么要问我这个问题?”苏安然冷静的问。“告诉我”当指甲陷进手心,她拼命的告诉自己不要哭,争气一点。“因为佳怡……”他没想瞒她,这一次,他狠狠地在她心上割下一刀,没有丝毫的犹豫,决绝又没有回旋的余地。凭什么,为什么,她再也控制不住了,泪水噼里啪啦的往下掉 。在他心里,从来都没在乎过她的感受,连欺骗他都懒着骗。她心里很难过,因为四个字就将她心底的温存丝毫不留的扑灭。尹凉忆没有回头,跑开了。她为了苏安然,做了冒险的选择,而苏安然却为了沈佳怡做了同样的选择,是不是童话里的故事都是骗人的。

事情还没有结束,尹凉忆拼命的让自己不再去想他,去注意他。可为什么,她还是在人群中第一眼就看见了他,为什么他的名字永远那么显眼。她恨这样的自己,但这一切却由不得她了。高三那年,元旦晚会。苏安然演唱了一首《十年》。在唱完后,他对着麦克喊“这首歌我想送给一个善良可爱的女孩,沈佳怡。”沈佳怡被旁边的人推着上台,沈佳怡淡淡的一抹笑容在舞台的灯光下那么刺眼,或许别人看不懂,可尹凉忆怎会看不懂苏安然看向沈佳怡的眼神,那么温柔甚至是宠溺。在舞台上,他永远是王者,就像夜空中闪闪发光的星星,可是他身边有了她,站在角落里的尹凉忆失去了知觉,就像是有什么东西在慢慢的流逝,看着舞台上的他们,仿佛就是另外一个世界,有那么一瞬间她想转身离开,成全他们。可是,迈开那一步却是那么艰难,为什么她要喜欢他,为什么他可以轻易的就伤害了她。她想放弃了,真的,她喜欢了,受伤了,是不是就该放开了。这一次,她想对自己好一点。直至高考,尹凉忆都没有再和苏安然说过一句话,哪怕是看他一眼。她不想再给他伤害自己的权利了。

  4.

  或许,他们真的就想这么放弃彼此了。但命运偏偏将他们紧紧的纠缠在一起。他们没有商量的考入了同一所大学。尹凉忆本来以为,她可以开始一段新的生活,没想到遇见了苏安然。多么可笑。她本来想不再联系苏安然,可是,这一次,她却心软了。苏安然和沈佳怡分手了。沈佳怡去了国外,骄傲的苏安然怎会为了一个女孩而做出改变。所以他选择放手。

但是苏安然的确喜欢过沈佳怡,这些尹凉忆怎会不知道。KTV里,许多人都在放肆的玩耍,含着泪唱歌,不会有人会问你为什么,每个人的心里都会有一段故事。而苏安然只唱了一首《十年》然后就坐在角落里一杯一杯的喝酒。或许在别人眼里,他们不敢去触碰苏安然的软弱,而尹凉忆总会轻易的就看透了。尹凉忆走了过去抢下苏安然的酒杯,他看她的眼睛布满了血丝。她站在那里看着他喊“苏安然,你别喝了”苏安然抢过酒杯,继续倒酒“要你管”。尹凉忆太了解他了她知道自己劝不动他,便拿个酒杯倒酒,她从来都没有碰过酒,本以为只是普通的红酒,没想到度数那么大,喝了几杯就感觉浑身发热,有朋友看见了,便拿走了尹凉忆的酒杯,刚想去扶她尹凉忆一阵翻江倒海吐了出来。这一幕被刚有醉意的苏安然看见,他默默的走了过来,接过尹凉忆扶她去洗手间。尹凉忆一阵呕吐,吐过后浑身没有一丝力气,瘫软在苏安然的怀里。这样的怀抱那样陌生却又那样让人心安。苏安然抱着尹凉忆走出了歌厅,在夜晚的路灯下,苏安然突然想静静地看着她,原来她睡着了还皱着眉头,这个世界到底有什么让她这么不开心。他拦了出租车,却没办法把她送回宿舍,只能把她带回自己的公寓。其实连苏安然自己都不知道对尹凉忆到底是一种怎样的感觉,她柔弱的让他不忍心去伤害她,他从没想伤害她,可是他总在挥霍她的喜欢,是她给了他这样的权利吗?苏安然嘲讽的笑了笑自己,看着躺在床上熟睡的尹凉忆,他不想去吵醒她,他伸手去触碰她柔软的头发,如此的岁月静好,他怎想不要。过够了耀眼光环的生活,他也向往安宁,而苏安然终于明白,尹凉忆给他的就是这种感觉,这种安心的感觉。深夜,尹凉忆胃里再次翻江倒海,苏安然带她去卫生间,他轻轻的拍着她的背,递给她纸巾,温水,满眼温柔的看着她。尹凉忆有些吃惊,她盯着他。苏安然笑了笑“好点了吗,我们进去说”尹凉忆像木偶一样被苏安然拉进了屋。他们坐在床边,苏安然眼里布满血丝,他的嗓音有些沙哑“凉凉,我们,可不可以在一起”。尹凉忆煽动着她的眼睛,嘴巴有些微微张开,这句话她等了好久,可为什么听着有些难过。或许她需要一个答案,一个诚实的回答。她的睫毛缓缓抬起,“苏安然,你是不是早就知道我喜欢你?”他没有任何犹豫“是”“什么时候知道的”“在化妆舞会上”尹凉忆内心的铜墙铁壁轰然倒塌,原来他知道,他早就知道,她所做的一切,她曾经的暗示,他都懂。自己一直不紧不慢的跟着他,而他呢,都不曾回过头看她一眼。而如今他这样说又算什么,这一刻,她想避,她没有办法承受这样的伤害。她起身抓起外套想离开,苏安然从背后紧紧的抱住他,下颚抵在尹凉忆的肩上,她拼命的想要挣脱,可这样的怀抱温暖的给了她曾经遗失的安全感。苏安然浅浅道“对不起,对不起,我知道这样伤害了你,我承认我喜欢过沈佳怡,而她却不是我想要的。我不想伤害你,”尹凉忆的泪水一滴一滴的滴在苏安然的手臂上,炽热的温度让他心痛不已“那你为什么对我的喜欢视而不见?”苏安然紧闭双眼“我不知道该怎么面对,我对你的感觉很复杂,或许早就超乎了那种喜欢,我害怕你接受不了我这样的生活,害怕失去。以后,我愿意陪你一起安静,我愿意退出世界中央,和你一起隐藏,我的生活里既然你出现了就不许你消失。”尹凉忆已经失声大哭,面对这段感情,甚至是她的喜欢,尹凉忆真的快要绝望,她没有想到苏安然可以为了自己作出改变,他那么骄傲,那么洒脱,居然会被自己牵绊,她一直觉得在他的生命中自己一直是可有可无的人物,没想到她居然走进了他的内心,他的世界。苏安然哭了,他没有想到他对她的保护却成了伤害她最坚韧的利器,苏安然一直在尹凉忆耳边喃喃道“对不起对不起……”尹凉忆瘫软的坐在地上,苏安然紧紧的抱住她,这样的夜晚,明明两人都醉了,可为什么发生的一切是那样刻骨铭心,他们这一刻很清醒,只是多了一份可以说出口的勇气。窗外依旧车水马龙,而他们彼此相拥,多想就这样一直到老。

清晨,尹凉忆睁开双眼,一缕阳光向她射来,他看了看身旁的苏安然,俊美的容颜在阳光下显得那么高贵,她有些痴迷了。苏安然收紧了手臂,缓缓睁开双眼,笑道“看够了吗”尹凉忆瞬间闭上双眼,语气生硬的说“我醒了不知道看哪才看你的”苏安然失笑“狡辩,你骗不了我的,以后你可以正大光明的看”尹凉忆瞪着苏安然没说话。如若能一直这样该多好,可是命运无常,他们现在唯一能做的就是彼此珍惜。

他们,终于可以正大光明的手牵手走在校园里。所有人都向他们投来差异的目光,他们惊奇的不是苏安然身边多了一个女孩儿,而是没想到那个女孩儿会是尹凉忆。可那又如何,只要是苏安然想做的就没有他做不到的。大学这四年里发生的所以事情,连他们自己都不会想到会是他们一辈子最珍贵的记忆,他们用力的爱过彼此,他们的世界早就被彼此占据了一半,又怎会轻易的遗忘。因为彼此的自尊 连爱都走曲折,他们何尝没有放下过尊严,因为深爱着,心甘情愿付出一切,可是累了,就没力气再去爱了,放下,只是想对自己好一些。多年以来,无论身边出现了多少人,可都不是你,我还是不想委屈自己,不爱,宁愿不要,深爱,默默守护,就够了。

苏安然真的很宠爱尹凉忆,真的,但对于尹凉忆来说,她很害怕,因为拥有过再失去远比没曾拥有过更难过。尹凉忆过生日的时候,苏安然会给她惊喜,并且温情的说上一句“凉凉,生日快乐!”那一刻尹凉忆有一种说不出的喜悦。苏安然生日的时候,尹凉忆也会精心准备礼物,有时会是一个小蛋糕,有时也会是个玩偶,每次苏安然都很勉强的收下,但每晚都会抱着玩偶安心入睡,如此真好。他们会深夜一起去看电影,夜景,回到公寓后,紧紧相拥而眠。甚至会在元旦时候一起放烟花,看演唱会,这一幕幕如此的刻骨铭心,原来深爱是陪一个人平凡到老。

可是,美好总是短暂的。大四那年冬天,沈佳怡回国了。尹凉忆第一次感觉那么无助,那毕竟是苏安然喜欢的人,无论是否是曾经。她拼命压抑自己内心的恐惧,努力表现出自己的安然无恙,尹凉忆甚至故意躲着苏安然,不接他电话,因为她怕,她害怕突然有一天他对她说出那句她一辈子都不愿意听见的话。而她的恐惧,苏安然怎会没有察觉,他尽最大努力去给她安全感。

那天晚上,尹凉忆从浴室出来,她听见苏安然站在阳台在和沈佳怡通电话,沈佳怡生病了,希望苏安然可以看看她。苏安然一转身便看见僵硬在那里的尹凉忆,而尹凉忆却装作若无其事的样子,转身坐在床上擦着头发。苏安然没有说话,他希望尹凉忆可以完全的信任他,但她却没有,他们之间永远隔着什么东西。苏安然有些生气,他拿起衣服准备离开,没有任何情绪的说“佳怡病了 我去看看她”这一刻,尹凉忆的嗓子像堵住了什么东西一样,她想留他,可是没有勇气。只是回了一句“嗯 早点回来”,苏安然放下外套,只是道了一句“如果你让我留下,我就不去”终于,尹凉忆的眼泪噼里啪啦的往下掉,再也控制不住,苏安然还是心软了,面对她,他认输,苏安然轻轻的抱着尹凉忆,轻柔的说“让你留我一下有那么难吗?”尹凉忆紧紧的回抱着苏安然,哽咽道“如果我让你留下,你真的就可以忘记她吗”苏安然浅浅一笑,揉了揉尹凉忆的头发“怎么不会呢!对不起,又让你难过了,我没有打算去的,只是对你的无动于衷有些生气,没想到让你哭了,不会了,以后不会了。”那么骄傲的苏安然,面对尹凉忆一次又一次的心软,一次又一次的认输。

  沈佳怡这次回国,是因为生病需要手术。其实沈佳怡从来都没放下过苏安然,这一次,她想挽回他。12月25日圣诞节那晚,本来苏安然答应尹凉忆和她一起过节,而沈佳怡却在这一天骗了苏安然说自己病危,只想见一见他。苏安然有些慌了,他急忙穿好衣服下楼开车,连一句解释都没有留给尹凉忆,那一瞬间,尹凉忆穿着睡衣便冲下楼去,拦住苏安然刚要开走的车,还好刹车及时要不尹凉忆必会命丧当场。苏安然开门下车冲尹凉忆喊到“尹凉忆,你疯了,让开”尹凉忆眼里噙着泪水“别去,好不好”苏安然冷静下来说“对不起,这一次我必须去”“如果你去,那么我们就分开吧”苏安然有些动怒“为什么一定要这样逼我,那么对不起”尹凉忆彻底懂了,在他心里,她永远都不是第一位,她呆滞的让开了。苏安然上车离开了,下雪了,雪花好美,在灯光下闪闪发光,她站在街道中央一脚一脚的踩着雪。瞬间,迎面而来一辆轿车,尹凉忆大喊一声,轿车由于路滑撞上了尹凉忆,尹凉忆倒在地上,血液渗透在雪地里,鲜红一片,她觉得自己浑身开始麻木,像什么东西慢慢的从身体里流逝,失去了知觉。她想,这样也好,省着自己再难过了。尹凉忆被就送进了沈佳怡所在的那所医院。而这边,苏安然因为沈佳怡骗了她而大怒,随后便接到电话“你好,请问是苏先生吗?这里是××医院,手机的主人刚刚发生了车祸,现在很危险,请尽快联系她的家人”苏安然脑袋翁的一声,凉凉,他的凉凉怎么了,他以最快的速度跑到抢救室,而医生却告诉他“患者失血过多,需要输血,而且她的求生意识不是很强”苏安然用力的用拳头锤着墙壁,他恨极了自己,是他害了她,伤了她,她那么爱他,因为他的离开,她连求生的意识都没有了,苏安然坐在凳子上抱头痛哭,他还能为她做什么。凌晨,尹凉忆被送去了重症监护室,苏安然的脸色暗淡,他紧紧的握着她的手喃喃道“对不起,凉凉,你要醒过来,我再也不离开了,听见我说的话了吗,我只有你一个,只要你愿意醒过来怎么惩罚我都行,哪怕让我代替你去躺在这里,你不该承受这些的”苏安然每天都这么照顾尹凉忆,和她讲这四年所发生的事情,终于,她脱离了危险,苏醒了,他们相拥着痛哭,世事无常,没有人知道下一秒会发生什么。他陪着她慢慢的康复,但他们彼此都清楚,他们,再也回不到从前了。

那天晚上,在天桥上,尹凉忆说“我们分手吧”她很冷静,依旧干净的没有一丝复杂。苏安然眼神有些暗淡“我知道你还爱我”“可是我爱的太用力,有些累了,想放弃了”苏安然苦涩的笑了笑“可我我却爱上了你,不想失去了”“放我走吧,这样我们彼此都轻松一些”苏安然点了点头“如果你累了,那就歇一歇吧,余生让我继续爱你,这种痛苦我一个人承担,你,随时可以转身,我都会在原地等你”尹凉忆没有拒绝,原谅她的自私,她还爱他,她的离开只是想对自己好一些,因为痛久了就会绝望。爱一个人同时赋予了他伤害你的权利。

五年了,尹凉忆站在窗前想着一前发生的一切,没想到自己依旧会泪流满面。第二天,尹凉忆亲自去机场接的苏安然,他们看见彼此的那一刻,舒心一笑,那种感觉依旧没变,对于彼此,他们保留了原来的自己。苏安然上去轻轻的抱了抱尹凉忆,依旧用熟悉的嗓音说“还好吗?凉凉”尹凉忆浅浅的笑了笑“好久不见”。

我和前任的现女友【言情】

1 大学毕业后我如愿找到了一份不错的工作。在一家外企,薪资也很NICE,然而,报道当天我就差点被这狗血剧情恶心死! 说来大家可能都不相信,我竟和我前任的现任女友分到了同一个部门,而且面对面。 她是老员工,比我早来两年,听同事说我来之前她本来是在人事部的,至于什么原因在我来之前调到了市场部,我不得而知。 当时知道他就是前任的现任女友时,我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 朋友们劝我,这又何必,又不是你做...

李建成在阴间状告李世民谋杀,阴间判官却判李世民无罪,增寿十年

话说玄武门之变后,李建成觉得自己死的实在是冤枉,于是伙同李元吉,在阴间冥司吵吵嚷嚷,要状告李世民杀兄囚父。 ​​​阎王受理了状纸,于阳间贞观十三年(639年),命小鬼把李世民的魂魄勾来,要审查事情的经过。使者牵着李世民的魂魄,李世民很害怕,我征战一生,杀人无数,这就死了吗。 使者把李世民的魂魄带到阎罗殿外,唱名:“唐天子太宗皇帝李世民生魂到!”有使者引他到殿上叩拜阎罗王。李世民却不叩拜施礼。...

伊能静diss背后:没有粉红色的回忆,我仍会做一辈子的少女

文/麦大人 01 第二季《吐槽大会》开播,第一期的嘉宾竟然是话题女王伊能静。 这些年,她每每处于娱乐圈风口浪尖,但她从来不受流言所困,依然我行我素做自己。对她来说,互撕、互怼已成为家常便饭。 “不叫公主,我不出去。”这个常年以“老少女”自居的人,今年已经48岁了。她身上的标签数不胜数,矫情、作、玻璃心、圣母白莲花、玛丽苏等。 节目中,她坦率回应流言蜚语,直言“我就是独一无二的伊能静妈妈,你们...

听说,你的城市飘着雪

今夜的哈尔滨,飘着鹅毛大雪。 虽然我和那座城市,和那座城市的气候,和那座城市的人,已然隔着数不清的山山水水,隔着数不清的时时刻刻,但是那如诗如画的美,仍然让我凝神恍惚。 不知道该形容它,以《水浒》的「紧」,以《诗经》的「霏霏」,还是以岑参的「千树万树梨花开」。 不知道走在雪地里的人,想着的是壮志未酬,是红颜憔悴,是物是人非,是只影向谁去,还是一同在雪里颤抖,一同在雪里白头。 我闭上眼,仿佛又...

我都27了,再不减价就处理不掉了!

文/如马 01 婷婷,是我的小伙伴。 写网络小说方面的小伙伴,曾在一家公司学习奋斗过。 从深圳回到成都,我们一直都没有断掉联系,原因嘛,无非是都喜欢这一行,都喜欢文字工作。 网络小说,是一件辛苦且煎熬的事情,初期根本就赚不到什么钱。因此,婷婷家里人十分反对。 最近婷婷在相亲,还告诉我,已经在百合网注册了。 我有点觉得可惜,问了为什么。她说,我都27了,再不找,真的嫁不出去咯。 与此同时,还开...

无心狐妃

虞书欣站在男子面前,将方才的尴尬抛之脑后,露出猥琐笑容道:“我救了你,你是不是该以身相许啊?”

手机故事网_每天读点故事在线阅读©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