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别说一个,就是一窝,朕也愿意给他生啊!”

2017-11-02 18:00:05作者:有个故事茶馆

文 | 叶九意

01.

下朝后,女帝司马蓁悄悄地把御史大夫召到了御书房,问:“爱卿,听说你分外惧内?”

御史大夫噎住了。

“呃,朕的意思是,你是出了名地宠爱妻子。”司马蓁凑过脑袋,压低声音道,“朕就是想向你讨教讨教,平日里你都是怎么哄尊夫人开心的?”

御史大夫很擅长通过问题看本质,于是反问道:“陛下可是又惹沈太傅不开心了?”

司马蓁迅速板起脸说:“谁说的!自从娶了朕,他每天都开心得不得了!”她咳了一下,又道,“朕就是好奇,随便问问,你不说就算了。”

御史大夫露出一脸“然而微臣早已看穿了一切”的表情,暗笑了两下,一本正经地道:“臣自然是有特殊的哄妻技巧。”

她眼眸一亮,問:“什么?”

“跪搓衣板儿。”

“胡说八道!”司马蓁暴跳如雷,道,“朕乃堂堂一国之君,是真龙天子、九五至尊,怎么能为了哄夫跪搓衣板儿?!”

突然意识到自己说了什么,她脸色一黑,道:“你先下去吧。”

御史大夫走后,女帝一个人在御书房来来回回地踱步了好几圈,又是唉声叹气,又是狠抓头皮,最终还是心一横,下定了决心。

她叫来了自己的贴身宫女彩凤,吩咐道:“悄悄地去给朕去弄一块搓衣板来,要记得,悄——悄!”

彩凤转过身,捂嘴偷笑。

心里总惦念着那块搓衣板儿,司马蓁根本静不下心来批奏折,索性摆驾回寝殿。一路上她都在纳闷:她这回明明没犯什么事儿,沈均彦怎么又不高兴了呢?

事发的时间是昨天下午,沈均彦过来御书房陪她一起用晚膳,前一刻他还在体贴地给她披衣服,叮嘱她最近天气转凉,夜间要注意保暖,她也就顺势调笑了几句“你们江南来的男子是不是都这么贤惠”。

也不知道是触到了他的哪根神经,他忽然就翻了脸,拂袖而去。更可怕的是,当晚她居然还被关在了房门外!这养心殿明明是她的寝殿好吗!

想到这里,司马蓁不由得叹了口气:这个皇夫哪里都好,脸蛋好、身材好、气质好,就是忒情绪化了点儿,动不动就翻脸无情。幸亏她这两年一直修身养性,已经渐渐地收敛了暴脾气。

这要是搁以前她还只是刁蛮公主的时候,绝对分分钟把人揍得连亲娘都不认识!

但老睡御书房也不是办法,司马蓁握了握拳,从彩凤的手里接过了搓衣板儿,深吸一口气:自己挑选的皇夫,跪着也要哄回来!

彩凤:“加油,皇上,奴婢看好你哟!”

司马蓁腿一软,差点儿被门槛绊倒而摔进去。

《“别说一个,就是一窝,朕也愿意给他生啊!”》by 有个故事茶馆

02.

屋内灯火通明,熏香袅袅。牡丹竞放的屏风后,一袭白衣的沈均彦正独自下棋。

他那如墨黑发整整齐齐地披在身后,与白衣形成了鲜明的对比,再加上那如玉雕般的侧脸,他身上便有了一种浑然天成的禁欲气息。

司马蓁瞧了,有些心猿意马,可是沈均彦连一个眼神都没给她。

“文修。”她唤了一声,那是他的表字。

小说 弄堂里的纹身馆

——有的故事直白的袒露在被人看得到的明显部位,更多的则是小心隐秘的刻在不被人看到的深处。是一道印记,也是一种铭记。 01✦✦✦ 年余五十的张师傅在弄堂里做馄饨生意已经有30余年了。街坊邻里差不多家家户户都吃过他的馄饨,这里的每一户也都知根知底。 直到有一天,弄堂深处住进了一个背着大大的画板,戴着黑色帽子长发披肩的陌生姑娘。彷佛是在平静的湖面投入了一枚小石子,这个弄堂里原本按部就班的生活起了一...

豚师二三事(野史)

从前有一个国家,这个国家今天在历史书上可能已经找不到了。 因为他们国土面积很小,从太空遥望地球也许只是个小点。 在人类漫长的人类历史中也只是一个小小的注脚。 但是一个标点符号都不会留下,未免太奇怪和可惜了。 所以我决定把那些道听途说,未必真实的故事写成文字,记录下来。 也许为这样的一个国家著野史没什么意义,但我还是想去做这件事。 为那些可能只听说过一鳞半爪传说的人提供一个参照。 虽然我也无法...

不错,赵师傅是我爸

赵师傅,是我爸,但他并不是真的师傅,他没有多大的本领能教徒弟,只是一个开破拖拉机的。师傅也只是他人的一种称呼。但不管怎样,他就是不能是我爸! 原因有一,谁会喜欢那个满身机油味,邋里邋遢的男人做自己的老爸。 原因二,我妈就是被他害死的,他是我的杀母仇人。 原因三,我不想在我女神面前丢脸。 综合以上几点,我从不坐赵师傅的破拖拉机上学。但,赵师傅闲不住啊,这日看着有雨,硬是要开拖拉机送我上学。我看...

那个喜欢闺蜜的男孩,现在和我在一起了

后来,叶欣才明白这一切不是想忘就能忘的。原来冥冥之中一切早已注定。 2017年12月16日 星期六 晴 那天,叶欣下班回去很晚了,每天两点一线的生活她似乎已经习惯。合住的闺蜜肖黎还未归来,想来她应该去约会了。叶欣挺羡慕肖黎有那么好的男朋友,每天接送她上下班,衣服床单都是男友拿走洗好,再送回。她不只一次听肖黎说其男友的种种周到。 想她孤身一人飘荡在这个城市,一切都要靠自己,什么时候可以有个归宿...

【古风短篇】愿为痞子,许你芳华(上)

古风短篇专题寻一柳江湖,得一世情深 文丨蔷薇下的阳光 1.序言 “萧宇轩,你能多看我一眼吗?”林木子看着专心于古言小说的萧宇轩,一脸无奈。 萧宇轩象征性地抬起头看了她一眼,那一刻,林木子知道了,她明白也许她还抵不过这小说中的痞子女吧!“萧宇轩,我们……分手吧!”林木子站起身,终于还是成全了他与小说。 “哦。”萧宇轩哦了一声后并没有任何反应,林木子忽然觉得有些可笑,自从萧宇轩迷上古言小说之后,...

盔甲没了,不是英雄了

1 夜,渐渐深了,洒在大地的月光一泻千里,好似给大地披上了一层朦胧的面纱。一支队伍驻扎的营地内一片安静,只有被分配巡逻的将士还在临时支起的帐篷中间来回轻步走动着,帐篷外的篝火早就灭了,只剩下几缕青烟还在断断续续的飘荡。这支队伍很大,可以看出来这是一支装备精良的禁军。 在营地的最中间,还有一扇帐篷内有着昏暗的灯光隐约透出来,若是再仔细看,会发现这个帐篷要比周围的要大上不少。 “你可知罪!”大帐...

手机故事网_每天读点故事在线阅读©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