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别说一个,就是一窝,朕也愿意给他生啊!”

2017-11-02 18:00:05作者:有个故事茶馆

文 | 叶九意

01.

下朝后,女帝司马蓁悄悄地把御史大夫召到了御书房,问:“爱卿,听说你分外惧内?”

御史大夫噎住了。

“呃,朕的意思是,你是出了名地宠爱妻子。”司马蓁凑过脑袋,压低声音道,“朕就是想向你讨教讨教,平日里你都是怎么哄尊夫人开心的?”

御史大夫很擅长通过问题看本质,于是反问道:“陛下可是又惹沈太傅不开心了?”

司马蓁迅速板起脸说:“谁说的!自从娶了朕,他每天都开心得不得了!”她咳了一下,又道,“朕就是好奇,随便问问,你不说就算了。”

御史大夫露出一脸“然而微臣早已看穿了一切”的表情,暗笑了两下,一本正经地道:“臣自然是有特殊的哄妻技巧。”

她眼眸一亮,問:“什么?”

“跪搓衣板儿。”

“胡说八道!”司马蓁暴跳如雷,道,“朕乃堂堂一国之君,是真龙天子、九五至尊,怎么能为了哄夫跪搓衣板儿?!”

突然意识到自己说了什么,她脸色一黑,道:“你先下去吧。”

御史大夫走后,女帝一个人在御书房来来回回地踱步了好几圈,又是唉声叹气,又是狠抓头皮,最终还是心一横,下定了决心。

她叫来了自己的贴身宫女彩凤,吩咐道:“悄悄地去给朕去弄一块搓衣板来,要记得,悄——悄!”

彩凤转过身,捂嘴偷笑。

心里总惦念着那块搓衣板儿,司马蓁根本静不下心来批奏折,索性摆驾回寝殿。一路上她都在纳闷:她这回明明没犯什么事儿,沈均彦怎么又不高兴了呢?

事发的时间是昨天下午,沈均彦过来御书房陪她一起用晚膳,前一刻他还在体贴地给她披衣服,叮嘱她最近天气转凉,夜间要注意保暖,她也就顺势调笑了几句“你们江南来的男子是不是都这么贤惠”。

也不知道是触到了他的哪根神经,他忽然就翻了脸,拂袖而去。更可怕的是,当晚她居然还被关在了房门外!这养心殿明明是她的寝殿好吗!

想到这里,司马蓁不由得叹了口气:这个皇夫哪里都好,脸蛋好、身材好、气质好,就是忒情绪化了点儿,动不动就翻脸无情。幸亏她这两年一直修身养性,已经渐渐地收敛了暴脾气。

这要是搁以前她还只是刁蛮公主的时候,绝对分分钟把人揍得连亲娘都不认识!

但老睡御书房也不是办法,司马蓁握了握拳,从彩凤的手里接过了搓衣板儿,深吸一口气:自己挑选的皇夫,跪着也要哄回来!

彩凤:“加油,皇上,奴婢看好你哟!”

司马蓁腿一软,差点儿被门槛绊倒而摔进去。

《“别说一个,就是一窝,朕也愿意给他生啊!”》by 有个故事茶馆

02.

屋内灯火通明,熏香袅袅。牡丹竞放的屏风后,一袭白衣的沈均彦正独自下棋。

他那如墨黑发整整齐齐地披在身后,与白衣形成了鲜明的对比,再加上那如玉雕般的侧脸,他身上便有了一种浑然天成的禁欲气息。

司马蓁瞧了,有些心猿意马,可是沈均彦连一个眼神都没给她。

“文修。”她唤了一声,那是他的表字。

张过河过河

一、中条山的妖 中条山的一只老野鸭精最近很郁闷。 辛辛苦苦修行了六百多年,没招过谁没惹过谁,就因为一次馋嘴,变了还不是很完整的人形去偷鱼,碰巧遇上了撒夜尿的渔民,把人吓得患了失心疯。 中条山人迹罕至,但是野物并不多,凶悍的野物更少。在此修行的多是些鸡鸭兔犬,最凶狠也不过狸猫野狐,并且很少和人类出现接触。这些渔村的渔民也是头一次见到这种事,大骇之下更是托人去狮虎山找那天师道的道士来捉妖。 那人...

他死在自杀的路上

一 早晨,和煦的阳光像一颗明亮的舞美灯照耀在的公园内,把在公园这个舞台上表演者们照射的生机勃勃,激情四射。 可有一个人却和这里的一切有着强烈的反差,显得格格不入,仿佛身处乌云处的阴暗里。 他叫吴求,身穿黑色风衣,坐在公园一处的长椅上。 头戴一顶灰色的棒球帽,一副蛤蟆镜戴在他冷如冰的脸上,给人一种神经兮兮的感觉,从他身边走过的人都避之唯恐不及。 他右手夹着一支燃烧的香烟,放在口中抽了一口,看着...

已闻花名(言情)

注视我的眼睛,你将会在我的眼睛里看到我最爱的人。告诉我,你看到了什么? -1- 提前将桌上的东西收拾好,当电脑上的时间跳向17:30时,贾明愉快地打开开始菜单选择了关机选项。他从工位上站起来,舒服地伸了个懒腰,朝坐在对面的主管打了个招呼准备下班。 不知道是最近的效率提高了还是工作量减少了,贾明最近每天到了下班时间总能提前完全工作任务,不像其他同事还要苦逼地加班。看着一脸欣喜的贾明,他的主管也...

弑君(执念)

01 赵姑娘 寒风凛冽,冷如刀割。 胯下的那匹瘦马喷吐着鼻息,跟着主人在冬日的劲风中瑟瑟发抖。 林川端坐在马背上,身上穿着那件磨得发白的软甲。他戴着手套的手指早已冻得僵硬,脸上却竭力维持着体面的浅笑。 锦城的夜晚仍旧灯火通明,人声鼎沸。没有人会在意他这个落魄的刺客,更确切地来说,根本没有人知道林川是以什么为生的。 骑马来到那风月楼的时候,立即有一大群姑娘围了上来。林川有些受宠若惊,但他依然面...

20年瓷婚,碎片满地

文/竹露滴清响 01. 整个冬天都没下一点儿雪,立春了,倒下起雪来了,雪花轻轻地往下飘着,一会儿,地面就蒙上了一层白色,一辆车急匆匆驶过,把雪花卷起,被风吹散,马路又漏出了的青灰色。 顾瑶在便道上走着,已经走过了回家的那条街,她不想回家,就想一直走在大街上,走在这飘雪的天气里。 “铃——”手机响了,是母亲打来的电话。 “瑶瑶啊,小南醒了,头有些烫。你快回来吧!”四十多岁的人了,母亲还叫自己瑶...

村医刘民

这村有个医生,人称“刘民”。 他本名“李友民”,姓“李”,“友”字辈。此二字说快了,便成“刘”,以致嫁来的媳妇儿和年幼的孩子都呼其“刘民”。他心里倒挺平衡——村里“友”字辈人无一幸免。 村里就这一个医生。谁家有人病了,派个小孩喊他,随叫随到。那个身子瘦削前倾、晃晃悠悠,斜背暗红医药箱的人就是他。走近了看,西装上衣同他的头发一样沧桑,花白而落满灰尘。 他当过海军,不过更像一个老农民——弓一样的...

手机故事网_每天读点故事在线阅读©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