掩于岁月 三十二

2017-11-02 14:45:09作者:熊路漫

《掩于岁月   三十二》by 熊路漫

上一章

正当张羽泽尴尬地环视周围的时候,脑袋突然被两只手环住了。还未等他反应过来,周静彤已经凑了上来,在他的脸颊上吻了一下。她的动作很轻,像是雪花飘落在冰面上刹那间的凌结,忽然间荡开、融化。

也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周静彤对身边这个男人有一种很奇怪的感觉。初次见面并不愉快,以为他就是个爱偷窥的猥琐男,被抓住了还抵赖;后来上了他代的课,才发现这还是个有文化的流氓,一副道貌岸然的样子;慢慢熟悉了以后,才发现其实他是一个很细心的人,而且很会照顾人。遇到危险他会挺身而出,帮她讲解功课的时候耐心细致......周静彤也许并不想这么快承认,其实她已经喜欢上他了。只是刚刚台上的主唱这么一互动,周围的气氛顿时暧昧起来,在多巴胺的强烈激荡下,她顾不得矜持了,抱着他的头就来了一下。

亲了一下之后,周静彤又继续像个没事人一样的跟着旁边人一起朝台上挥舞着荧光棒。张羽泽还沉浸在惊愕中没回过神来,但是周围荧光棒的灯光已经映出周静彤满脸的绯红了。

看着旁边面色通红的周静彤,张羽泽突然想到了小冉。那是他的前女友,也是他的初恋。现在看到的周静彤,感觉像极了小冉,一样的短发,一样的俏皮,和当年的她一样的年纪。甚至突然亲吻他脸的这个动作,都是小冉以前经常干的。

这时候,台上的阿信又适时地唱起了《恋爱ing》,台下一片欢呼雀跃。很快,他们的呼吸声、心跳声,就被人潮涌荡的喧哗淹没了。好几次周静彤悄悄瞄向张羽泽,想看看他是什么反应,却发现他都是全神贯注地盯着台上看,好像刚才根本就没发生过什么一样,她突然觉得有些失落。一直默默观看表演的这两个人,和周围热情亢奋地唱着、闹着的观众形成鲜明的对比。随着演唱会进入后半段,台上的五月天和观众们互动越来越多,台下的歌迷们也仿佛被点燃了,各种拥抱、亲吻,整台演唱会变成了热恋中的男女各种秀恩爱的巨型露天场所。

终于等到演唱会结束,观众们高烧不退的热情慢慢散去,才恋恋不舍地退场。

“呼...今天这来的人真多。”张羽泽无话找话般地问道。

“嗯,五月天下次来开演唱会,不知道是什么时候了。”

“阿信真厉害,连飙好几首那么高的高音,要是换作别人,估计嗓子都冒烟了。”

“肯定呀,别人是专业的,而且超敬业,要不然怎么会有这么多粉丝。”

“你肚子饿吗?要去吃点东西吗?”张羽泽看向她。周静彤这会儿的脸色才略显正常,没有刚刚那么红了。

“呃,不了吧,晚上吃东西容易发胖。我们回学校吧。”周静彤说道。

“好吧,你在这等会我,我去买两瓶矿泉水,回来咱们就走。”

“好的。你快一点,马上放假了,学校关门关得早。”她说道。

在出租车上,两个人一路上无话。周静彤假装玩着手机,时不时瞅一眼一直望向窗外发呆的张羽泽。车里光线太暗,她看不清他的表情。此刻她心情很忐忑,因为她不知道张羽泽在想什么,不知道刚刚亲他那一下后他为什么没有多大反应,会不会是觉得自己太随便了?越揣测,感觉心里越混乱。

终于到了学校,车子停了下来。

“那就这样吧,我上去了,谢谢你今天陪我去看演唱会。”周静彤若无其事地笑着说道。

“应该是我感谢你吧,让你破费了。”

“嗨,这有什么,这个学期麻烦了你这么多回,我出点血也是应该的嘛。对了,你啥时候回去呀?”

“我明天下午的飞机。怎么,舍不得我走吗?还想送我呀?”张羽泽故作轻松地揶揄道。

“哎,我爸爸明天上午就开车来学校把我和我姐接回去,怕是送不了张大教授了。”周静彤看到张羽泽开起了玩笑,心里也稍稍松了一口气。

“好吧,那就,再见了,假期愉快!”

“假期愉快!”说完,周静彤深深地看了张羽泽一眼,转身走了。

张羽泽望着她进楼,直到她的背影消失不见,他才掏出一支烟,点燃过后深深地吸了一口。

他心情很复杂。周静彤的一颦一簇,都像极了小冉。

小冉和他是高中同学,高考过后一起到同一个城市上大学。读书的两个人甜甜蜜蜜,成天都腻在一块,周围所有朋友都觉得他俩是天造地设的一对。他和小冉甚至约定,大学毕业就回家结婚。结果,大三的时候,小冉为了救一个溺水的孩子,跳进湍急的江水,再也没有上来。

从那以后,张羽泽一直有个心结,再也没谈过恋爱。

他不知道刚才为什么突然想起了过去和小冉的许多事情,那些曾经甜蜜的往事,回忆起来令他凄楚。当活生生的周静彤站在他旁边,轻轻吻他的时候,他感觉有些迟疑,有些恍惚。眼前的周静彤是和她那么像,却又不一样。但他说不出是哪里不一样,也许感觉这个东西,是最难诠释的。

但是,也许因为单身太久了,习惯了一个人的生活。小冉是他心里的一个死结,不是其他人能随随便便取代的。如果这时候有个人进入他的生活,他反而会不太适应。就像一个枷锁一样,他被锁在了曾经和小冉的青春里。

熊路漫
熊路漫  作家 管理学在读博士。白天讲方法,晚上说故事。所以,你愿意坐下来,泡杯咖啡,和我聊聊吗?欢迎添加微信公众号ID:jianshu-666,听我说故事;也欢迎上新浪微博熊路漫,来勾搭我哟。原创不容易,转载请简信。我已委托“维权骑士”(rightknights.com)为我的文章进行维权行动

掩于岁月 三十二

姑娘,不是你不够优秀与美丽,是他配不上你

爱只有一个理由,不爱却有千万种借口 01 我打开手机拼命的刷着微信、微博。 起初,我以为这么晚了朋友圈的人都应该睡了。事实就是,朋友圈一条又一条刚刚更新的说说告诉我,今晚夜猫子特多。那么多刚更新的状态,大多部分都是为自己的产品打广告,打广告的是微商专业户,其余的动态不是睡觉前励志的心灵鸡汤就是吐槽自己与他人。其中一条由于似曾相识,便成功的吸引了我,内容如下: “原来我们这一程,要的不是有人多...

约吗(短篇小说)

石家庄的九月末十月初,是一年中最好的时候,至少我是这么认为的。这个时节的石家庄,已经从夏季令人厌烦的空调和电扇之间挣脱出来了,人待在屋子里,别提有多舒服。我抬头看看窗户——我租住的这个狭窄的隔断间里唯一的窗户——没有阳光直射进来,但这里光线很好。外面的风景也很好,此时离雾霾漫天的日子尚远,窗外一片晴空万里,每当我望着窗外放空自己时,总有一种鱼畅游在深蓝的大海之中的感觉。我喜欢这里,我喜欢这扇...

生死浮休

一 早晨7点,梅可来到忆往镇有名的鸡窝,随便敲开一扇门说,“有活儿接了,县委家属院2号楼1单元4楼中间那家。” 小姐的脸透着没有血色的白,她眯着困极了的眼说,“我只在家接活,再说了,现在是早上7点,我下班了!” 梅可从脏兮兮的挎包里摸出一叠钱,在小姐眼前晃了晃,“完事了再给你加一倍的钱,你不去我就找别人,这栋楼又不只你一个出来卖的。” “到底什么人啊,这么急。” “我儿子。” 梅可给了钱,嘱...

为了你,我变成了最好的自己

为了你,我变成了最好的自己 文/阿晓 梁青音没想到会在B市遇到安煜。其实刚开始的时候,她是没认出他的,是安煜主动上前打招呼,自报姓名,再加一点回忆,梁青音就顺利的想起了这么一号人。 说起来,这个安煜的变化也太大了一点。在她的记忆里,他瘦瘦小小的,初中那一会儿还没有她高呢。现在看这个子都有一米八了吧?梁青音有个怪癖,虽然她自己长的...

故事烩22 毕业后,我想带你回家见爸妈

01 当成奇跟我说过年想带我回家的时候,我有一瞬间的不知所措。那一刻我觉得我就像舞台上突然忘词的演员,世界一片虚无,周遭陷入无边无际的沉寂。 不,我并非感觉惊喜,而是惊吓。当初我告诉过他,只谈恋爱,不踏足婚姻。 婚姻是一个牢笼,会束缚我的自由,婚姻是一把枷锁,会限制我的天地。 与我而言,结婚就相当于下地狱。那是现实对爱情的惩罚,是物质对诺言的考验。天长地久、海誓山盟,在柴米油盐面前,统统会被...

一瞬间,往事涌心头

1 2012年,桑桑22岁,靠半工半读终于读完四年的大学。 那一年秋天,桑桑那早已按耐不住的父亲出轨,家暴桑桑的母亲,并与她分居。 桑桑心中仿佛埋着一颗流弹,呼啸着射向那座标志着伟大男人的塔象,它一瞬间被摧毁了。 听着母亲的哭泣声,望着被父亲故意泼洒在地的菜饭,饥饿翻江倒海,仇恨瞬间填满胸口,桑桑和父亲争吵起来,父亲把她拽过来,抄起棍棒就打,母亲扑过来用肉体阻挡,母女双双被他打得遍体鳞伤。 ...

手机故事网_每天读点故事在线阅读©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