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吉大利,今晚吃鸡

2017-11-02 14:30:17作者:大故事家
绝地

文/丧心病狂刘老湿

(一)

听说了么?J235236571拼命挤到我身边,忧心忡忡。

听说什么?

听说这次大杀有几亿人一起参加,竞争超激烈!

我摇了摇头:对咱们这种数以千万计、批量生产出来的人来说,几百、几千、几万还是几亿,有什么区别么?

不对,严格来讲,我们并不能算是“人”。

被批量生产出来的我们没有质量检验,没有流程控制,更没有什么合格证,每个人被分配的,只有一个代号。

从被生产出来的那天我就知道,没人关心我们是不是残次品,或者说,只要能在几天一次的大杀里活下来,成为最后的那个胜出者,你就算是残次品也无所谓。

胜出者赢得名字,成为真正的人。

至于剩下的。

谁在乎呢。

(二)

你这个人真没劲啊。J235236571有点失望:难道你就没想过脱颖而出,成为与众不同的那个?

没想过。我给了他一个肯定的答复:有名字就与众不同了?你现在不也有名字么?J235236571。

我是说,真正的名字,不是这种代码。不过……J235236571若有所思:不过我们可以自己先给自己取一个名字,好不好?我想想看,我叫你瓦怎么样?至于我,你可以叫我芽!

真难听……

等咱们有了正经名字的时候,就不用这个了!他严肃地对我说:这个只是暂时的,暂时你懂么!

你可以叫我J167395305,那是我的生产代号。

不不不,那太长了,叫起来太不方便了!芽义正言辞地说道:而且太容易混淆了,不然我怎么叫你?喂?那个?哎?叫一声别人都以为是在喊自己,一点区分度都没有好么。

为了向我证明这点,他大喊了一声:喂。

被几百个赤身裸体的人围观的感觉,真是一点也不好。

所以我勉为其难的同意了。

(三)

等会跳出去的时候,你一定要拉紧我,芽一脸严肃地看着我。

为什么?你怕我提前跳出去?

不是,我以前听人说过,有时候他们其实没有新的指标,可流水线又不能停,所以你猜怎么着?他们就干脆组织一场没人会胜出的大杀,随便找个地方,直接把所有人都扔出去。

不是吧?我咂咂嘴,听上去有点吓人。

跳出去前看到外面一片光亮,空空荡荡——那多半就是。芽拼命地回忆着:这是听一个老前辈说的,他说到时候死死扒住出口,运气好的话就可以缩回来。

那个前辈呢?

大故事家
大故事家  作家 喂你一滴烈酒投稿邮箱:tougao@ruuxee.com相关咨询:微信singingXRK版权及商务合作:mryueyang@qq.com请在邮件中注明公司及合作意向

中古神话里,沼泽深处有个八首恶魔

我要是能自攻自受,还谈什么恋爱啊!

不是不报,只是时候未到

我的爱情原来值一套房

一个佛性保安的自我修养

涂磊:狗的忠诚是男人一辈子要学习的课程

镇长苗大叔 | 文 ▲ 宠物医生,男,给狗狗看病,有至少两部手机,两个微信号,一个放在明处,用来和女友联系,另一个藏起来,和许多女生(尤其是给宠物看病的那些女生)保持暧昧联系。 订票,出差,约会,开房,步骤轻车熟路,时间巧妙错开,这个医生不当侦探真是可惜了。 常在河边走,哪有不湿鞋。当女友发现他的行径时,他不仅毫无悔意,而且以“凛然”之气狡辩,还骂女友:“你吃我的,住我的,难道我的付出都是白...

消失的五分钟

文/太好阳 “我必须得弄清楚这五分钟去哪里了。”同桌把书合上,毅然地对我说。 “什么?”我没听清。 “你难道没有发现吗?我们提前五分钟上课,这五分钟会在一瞬间流逝。”他看着我,眼神里带着一丝恐惧。“我的五分钟,你的五分钟,加起来便有十分钟了。我们全班有40个同学,你算算,我们全校,提前五分钟上课,而这五分钟不知所踪,这些时间到底去哪了?” “哪有这样的...

音乐剧-故事不会只有音符

天终于亮了,一切都结束了。黑夜又转换成了初晨的阳光,阳光照耀在爱的沐浴里。天使装上爱的翅膀,飞向幸福的世界里。阳光,黑夜,一切都可以变的那么简单而美好。幸福的花园里一样的洒水,一样播种,一样的开花。爱其实就是那么简单而纯真。 离去的萤火虫,散开了微弱的光芒。闪亮的星辰在夜空中指引着道的方向,月和影在黑暗的云朵里擦肩而过。每天每夜,黑暗和光芒在月和影的指引下交替变化。放下心中的烦恼,抛弃所有的...

100篇文章救了他的命

文|心子 1 又有新的玩具了!昨天是粉粉的嘟脸熊,今天是萌萌的公主收纳盒。我在梦里捧着这些玩具,仿佛回到了童年。但是,我的童年并没有这么多玩具。 大学毕业后,我来到北京,一直和父亲住在一起,他的一个书房成了我的卧室。 空间不算大,却因两面墙的书架添了很浓的书香气息。 虽然住在父亲那里,我们却并不能常常见到。他很忙,总是我入睡了,他才回来。而我早上起床准备上班,他还在梦里。 各自在各自的世界里...

新编现代聊斋之:媚术

若论外貌,年约三十的如媚既不出众也不逊色,但她却是个常常成为谈资的女子。 如媚在一家上市公司的分公司上班。前段时间为拓展业务,分公司新成立了一个目前只有六人的小部门,如媚就是这六人中的一员。而郑强,则被提拔为这个部门经理。 如媚在这儿上班已有四年有余,一直是“贴”在分公司周经理身边的红人,也时不时地成为着二十余名员工的谈资。她与郑强也已经共事这几年了,各自有家有室,同事相待,相安无事。偏偏郑...

凌七路救小女子

“长这么大还第一次下山呢,这山下果然如艾老头说的一般热闹有趣”凌七兴奋的指着前方熙熙攘攘的市集说道。 “咱低调点,回头人看出来咱们长这么大没进过过城,多尴尬”徐一整了整衣衫和佩剑对凌七说。 徐一和凌七一前一后的从山上陡峭的阶梯走下来。 “艾老头说过,山下的县城里常有恶霸流氓调戏良家弱女子,被调戏女子大声呼救,而恶霸总是会猥琐的奸笑道:你叫啊,叫破喉咙也不会有人来救你的。每当此时就会有潇洒帅气...

手机故事网_每天读点故事在线阅读©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