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终于可以不在乎你了

2017-11-02 13:00:07作者:沐子衿

《我终于可以不在乎你了》by 沐子衿

图片发自简书APP

“飒清,来来来,你输了,那这次活动的青春故事就用你的了。”策划活动的师姐兴奋地把手里的牌放下。

大家纷纷拍手起哄附和,我笑得有些无语,“要不要都这么幸灾乐祸啊!”

“没事没事,讲嘛讲嘛,愿赌服输,一早就说好的。”

“那我讲青春时期的友情故事。”

和我同一个宿舍的杜斯琪说,“清清,别嘛,讲讲你那个青春懵懂的小爱情故事嘛!”

我瞪了她一眼,这交的什么损友!

“我那哪是爱情故事,未有先夭好吗?”

他们一个个都说,“没关系,我们就喜欢凄美的。”

感觉头上瞬间掉下三根黑线,凄美个鬼哦!看这么多双眼睛都盯着我,我叹了口气,“非要提起人家的‘屈辱史’...”

1

我今年15岁,刚刚拿到重点高中通知书的我还兀自沉浸在喜悦里,幻想着自己走上领奖台接受学校的表彰奖励,正当我双手接住属于自己的荣誉证书时却被背上的一巴掌击回了现实。

“清清,你别傻乐了,快去学校领你的军训服去。”

我差点儿忘了,当即偷偷溜走,留下老妈背站在原地唠叨。

当我穿着迷彩服,站在陌生环境里看着陌生面孔时,心里的喜悦就慢慢消失了。

我躲在树荫下听他们聊天,大家刚刚认识时话题都是你叫什么名字,你初中哪里念,中考多少分...

我遇到的第一个好朋友,是和我同排的徐佳瑜。

她总是绑着高高的马尾,刘海被汗浸的乱糟糟却执意不肯梳理,还总说是凌乱美。后来,她减去了黑色长发,我问,“不会舍不得?”

她笑着说,“短发省事儿。”

我遇到的第一个不喜欢的人,是坐在我前面的女孩,张可盈。

她总是勇敢高调得让我既羡慕又嫉妒。她永远只对你笑,看不到其他情绪,而在我的潜意识里,这样的人并不好相处。你永远不知道什么时候还微笑着的她突然就爆发,那种反差会把她之前的甜美衬托得让人毛骨悚然。

我遇到的第一个喜欢的人,是我的同桌,容焕。

一个颇受欢迎的男孩,他虽易近人但骄傲,他学习成绩不算特别好但深得老师喜爱,他会穿着休闲西装担任学校大型活动主持人,在一帮穿着校服的同学面前,显得格外星眸粲然,清新俊逸。他会笑着喊我“同桌”,生气时大喊“飒清”,每每此时,我会小小开心一下。

我以前觉得“永远”是个美好浪漫的词,但却未曾想到它有一天也会代表离别和痛苦。

2

那个年纪,一点点共同的话题,就足以让彼此的距离一下子拉近。

我和容焕从陌生到熟悉用了三天。

他天生就长了一张很讨女孩儿喜欢的脸,笑起来很阳光。

仅仅一个星期,我前面的张可盈就转过来说,“你同桌好帅啊!感觉有点喜欢他。”

我暗暗吃惊却不知该怎么回答,此等一见钟情的桥段于我还仅止于当时泛滥的偶像剧里。

容焕刚到,我边用眼神示意边悄悄说,“嘿,有人喜欢你。”

沐子衿
沐子衿  作家 故事和时光。微信公众号:布列瑟农Bressanone公众号ID:muzijin-bressanone欢迎围观!

从枫桥无枫到永不相逢

唯独是你不可替代

幸好因为爱你,我们还是在一起

他可能不会爱我

我终于可以不在乎你了

地铁二号线卧轨事件

老李以前总听人说,晚高峰的地铁二号线,就像挤小饼干一样人贴着人。当他刚刚来到这座城市时,对所谓的挤小饼干还嗤之以鼻。而越当他长久的停留在这座城市,他才越明白挤小饼干的意义。 晚上七点,娄山关路。 老李混在人流中麻木的向前挪动着,密密麻麻的人头几乎挡住了他的视线。但即便他闭着眼睛,他也能走到地铁上。他知道往前走五十步就是检票口,进入闸机后左拐有个向下的扶梯,在扶梯上需要...

当初爱他,你后悔吗?

1. 卫生间宽大的壁镜前,林佳音仔细端详着穿戴整齐的自己,将淡妆补了一遍又一遍。在她二十多年的生活里,没有以往的哪一天如今天这般注重穿着和妆容。 都说爱情的力量是伟大的,它能让你在理想的另一半面前打扮成最好的自己。而对于林佳音来说,即便是谈恋爱的时候也没有如此在意过这些。 可是,今天却不得不如此,如果那个人真是他,那自己一定要收拾得漂漂亮亮的,尽管她从始至终都只是想偷偷地看上一眼。 一个小时...

生死浮休

一 早晨7点,梅可来到忆往镇有名的鸡窝,随便敲开一扇门说,“有活儿接了,县委家属院2号楼1单元4楼中间那家。” 小姐的脸透着没有血色的白,她眯着困极了的眼说,“我只在家接活,再说了,现在是早上7点,我下班了!” 梅可从脏兮兮的挎包里摸出一叠钱,在小姐眼前晃了晃,“完事了再给你加一倍的钱,你不去我就找别人,这栋楼又不只你一个出来卖的。” “到底什么人啊,这么急。” “我儿子。” 梅可给了钱,嘱...

我没见过大世面,只喜欢你这一张脸

1.这一次,他没有回头 今天是二零一七年十月十四号,距离上一次和他见面已经有六个月了。在这六个月的时间里,安心心总会时不时地想起那个第一个牵过她手的少年,尤其是男孩在离开前说的最后一句话:“你回去吧”。那一次,他没有再回头,这是属于安心心的秘密。是的,安心心的初恋,如今只能用回忆的方式来祭奠…… 2.阿尔卑斯,是你给我的吗 二零一四年的夏天,全球正在开始变暖,感觉每个人都处于一种烦躁状态。安...

可是,我们已经分手了。

我正站在布拉格的大桥上看黄昏,而此刻身边唯一缺少的就是爱人。 2018年2月25日 星期日 雨 (PS.点击我们不是说好了吗? 边听歌边看文章,享受视觉听觉的袭击。) 她: 知道我喜欢吃,每次下课,他就故意去校园超市买几块德芙巧克力放兜里。有次我忘了,他把我的手放进他的兜里,他的手掌很大,特别温暖,因为害羞手心还流汗了,他说,这是他第一次牵女孩子的手。 可是,我们已经分手了。 他: 某次...

裴公有难(1)

晋公裴度和胡证同一年科举及第,两人经常结伴游玩。裴度和胡证之间的友谊,大概就跟马克思和恩格斯之间的友谊差不多。我小学学过一篇课文,题目叫做《伟大的友谊》,这篇课文讲的就是马克思和恩格斯两个人的事。我现在还对那篇课文的插图记忆犹新,上面的马克思和恩格斯看起来,就像泰森和霍利菲尔德一样强壮。他们的脖子青筋暴跳,他们的胸大肌发达无比,简直要撑破他们整洁的衬衫和笔挺的西服。在那以前,我还从没有见过这...

手机故事网_每天读点故事在线阅读©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