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口难辩

2017-09-04 01:15:23作者:一枚

教会我成长的故事

我心里糊涂了,王姐提醒她去找领导,也提醒我去找领导,为什么?难道是想让领导有个比较,让领导更能发现我的长处?

《有口难辩》by 一枚

我大学毕业后参加了公务员招考,幸运地考取了老家镇里的教育助理,单位距家两公里,上班很方便。

自从我成了镇里的公务员,父母整日眉开眼笑,我家世世代代农民的身份终于有了突破。

尽管我的工资除去应酬所剩无几,跟那些做生意的同学相比囊中羞涩,可父母还是把我这个吃公家饭的女儿当成骄傲。

我和做统计助理的王姐在一个办公室,我们整整相差二十岁,年龄虽说悬殊,可我们没有一点代沟。

她对我和善亲切,生活上关心我,工作上也经常指点我,我敬她如师如长,爱她如亲姐一般。

闲暇时间王姐常来我农村的家,尽管她住在镇里最好的小区,她家里的干净整个机关都出名,可是她丝毫不嫌弃我家还残存着鸡屎的院子。

面对一层浮灰还来不及清理的凳子,她一屁股就坐下去,和我父母熟络的像似多年的好友。

父母自是高看王姐这样的贵客,拿手的好菜做了一大桌,临走还把园子里的各色青菜一一摘取,用平时舍不得用的纸壳箱装好,直说让王姐带回家尝个鲜。

“王助理啊,任惠年轻不懂事,平时多亏您关照她,真是太感谢了。”我妈妈诚心诚意地说。

“您太客气了,传帮带是我们这些年长者应该做的,任惠有文化,什么事都一点就透,这孩子不娇气,任劳任怨,是棵好苗子,以后啊,一定大有前途的。”

“幸好有王助理,以后还请您多指点她。”

“一定一定,她有出息我最高兴,放心,我还张罗着给她介绍男朋友呢。”

王姐说的一点也不假,她不只是工作上照顾我,还总是张罗给我介绍对象,只是相看了几个,终究是缘分没到。

时间真快,我上班已经五年了,不觉间我就走进了二十八岁这个尴尬的年龄,王姐一直替我的婚事着急。

“任惠,这个男孩子你感觉如何?若是没看中,姐过几天再给你介绍一个。”王姐一边整理文件一边用眼睛瞄着我。

“谢谢姐,看着还顺眼,我想试着交往一段,我倒是没什么,我父母着急得很。”

“就是就是,做父母的都着急,好好处,也别太挑剔了,我昨天那份材料怎么样了?”

“早都弄好了,放心。”

“那就好,一会帮我发给统计局吧。”

王姐因为年纪大不会电脑,她上报的各种材料几乎都被我包了。

她人前人后总夸我能干,夸我有才有德不矫情,同事们因为她的高度评价对我另眼相看,对我的好评大大超过其他同龄人,王姐可真称得上是我工作中的贵人。

我很庆幸一上班就遇到这么好的前辈,她总说带好我是她的责任。

她还说人这一生就是图个人气,自己关照过的人有感情,都是从年轻走过来的,将心比心,等将来我有了成就她也自豪,没准还能沾到我的光。

王姐的话真诚得让我感动,以前总是听人说,机关单位人际关系如何如何复杂,如何如何难处,工作了五年,我一点都不觉得。

我们同事之间都非常和谐融洽,就像一个大家庭,有了王姐的照拂我更是顺风顺水。

我在这其乐融融的环境中陶醉,一心想着将来有一天要好好报答如此关爱支持我的王姐。

猝不及防,我镇的一个副镇长忽然就调走了。

这种情况自我工作起是第一次,这个岗位的空缺像一颗石子投入湖心一样,阵阵涟漪不停地扩散着,这件事成了机关同事谈论最多的话题。

一些和领导关系比较近的老同志们不停地旁敲侧击,都想猜测揣摩继任的人选会是谁,后来逐渐摸清了领导的脉搏。

“因为我镇领导班子太过老化,文化程度也参差不齐,为了改善班子结构,镇党委向上级领导建议,拟定在我镇35岁以下的优秀年轻干部中推荐一名副镇长。

手机故事网_每天读点故事在线阅读©2017